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836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枭雄竟被流矢亡

    三年前,杨暕一度差点兵败身死。

    先是进攻河东,虽然战场上节节胜利,可是战略上却是连连走错。虽击败了李渊,却被宇文化及与王世充联手阻击。最后劳师远征,损兵折将之下,却又不得不退出河东,征战半年,全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随后事备兵马,原本想暂时放弃关内,全力征伐巴中、汉中、蜀中,以控制西南,掌控长江上游,以此来稳固长江中游的江汉大本营,最后扫平南陈,从此占据南方半壁江山,再图北伐西征,一统天下。

    可谁又能料到,那个只是杨家旁系的堂弟杨浩,不但不肯顺应天命,居然还要联合杨家的两个叛逆来对付他。一招不慎,大军被困在巴汉进退不得,偏偏那时南陈的沈法兴听了他女儿之言,借道中原,空然挥师自北而来,绕过了九江一带布下的防备,转而直取襄阳,再取江凌,转而将他的大本营江汉尽夺。

    三面夹击,最后他剩下不到十万兵马被困汉中,差点饮剑自刎。[

    如果不是关健之时,陈克复发军『逼』迫汉中,威慑到沈法兴与宇文成都,又对他援以器械粮草,他早已经兵败身亡了。

    不过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可笑,几度山穷水尽,最后连两个舅舅萧瑀萧铣都举城投降陈朝了,他反而渐渐柳暗花明了。撑了三年,结果三年没有出声的陈破军突然发兵攻城,差点灭了南陈。沈落雁、杜伏威兵败。沈法兴连忙将驻于巴中,一直攻打汉中的兵马急调回了江南。

    恰在此时,关中的宇文家同样是不得独善其身。一直被河西李轨与关中宇文氏联手打击的陇右薛举,突然也不知道是哪找来了一个奇才。结果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再过几年。薛氏的秦国就要被灭之时,薛举突然倾全国之兵,举兵三十万猛攻宇文氏。宇文家连战连败,一路丢城失地。

    而西秦霸王薛举却一路高歌猛进,转眼间就已经打到了长安边上,距离长安也不过是百余里距离。

    宇文化及惊惧之下,一面紧急征兵阻击,一面只得急令调回了正在汉中与杨暕对峙的养宇文成都。

    一直被两面夹攻。渐渐自己都快丧失了信心的杨暕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好机会之时。在焚香沐浴感谢了老天和杨家历代先祖之后,杨暕派出鱼俱罗、吐万绪、董纯、杨义臣四位老帅各领三万兵马,四面出击。

    四位真正的沙场老将。能一直保着杨暕支持到了现在,本就是证明了他们的将能。这个时候受命出征,值此千载难逢之机,自然更不会有什么意外。前后不过三月有余,四位元帅就已经四面开花。

    北面。鱼俱罗率军沿着秦岭,将秦岭东面的汉中数郡皆收入囊中,兵马直抵散关之下,控制了关中自陈仓出散关入汉中的通道。堵住了宇文氏许国将来再入汉中的可能。

    随后,吐万绪率军向南。连战击败了杨浩的蜀军,将剑门关以北的诸城全部收复。将杨浩的兵马全都赶回了剑门以南的蜀中。

    董纯和杨义臣各领一军,一路向南,将三巴的南陈军尽败,大巴山以南诸郡收复。杨义臣甚至兵马一路向东,一路攻到了江汉重镇江凌门口。

    一时之间,杨暕兵威大盛,虽然还没有恢复当年占据江汉,攻取巴汉时的全盛之时,但也已经彻底翻了身,不复等死之状了。

    恢复了大部份实力之后,杨暕虽四面受敌,可他既没有先对付宇文氏,也没有打算单挑取了他老巢的沈法兴,更没有马上就忘恩负义对付陈破军。而是立即出兵攻打蜀中的堂侄杨浩。

    对杨暕来说,杨浩即是周边四家之中最弱的一方,也是他最恨的一方。有道是宁与外敌,不与家贼。在杨暕看来,杨浩身为杨家之人,不思帮助他收复故国,反而勾结外人来对付他,这是真正不可原谅的。而另一方面,四帅也一致提议先取蜀中,数年来,杨暕一直靠陈破军支援粮草武器才撑到现在。

    但是现在,既然他已经恢复了大部实力,再不是那个只能依靠着陈朝粮草武器,只能和宇文氏与南陈死拼着,帮陈朝分化了不少压力之时,陈克复自然不可能再傻傻的向他提供粮草了。因此恢复部队实力的杨暕就极需要重新扩建军力的后勤财力与粮草。而蜀中向来富饶,富饶却又弱小,这自然就成了最好的进攻目标了。

    汉中入蜀,自古便有两条道路。

    自南郑向南循山岭经喜神坝、渡巴峪关,越山岭之后沿南江河谷至巴中,是为米仓道。由汉中入三巴,此为捷径。三国时,曹『操』攻打张鲁,张鲁就是从米仓道逃巴中。

    而另外一条道路则是大部份攻蜀的将领的首要选择,因蜀中重心在成都,金牛道北起陕西勉县,南至剑阁之大剑关口,中间越最高峰曰朝天岭,剑阁为其南端咽喉。金牛道最早为秦惠王伐蜀所开,其后,钟会攻蜀汉、尉迟迥取梁益州、郭崇韬攻前蜀、北宋平后蜀、蒙古攻南宋,都曾由此进兵。

    四位老帅一番商议之后,决定两路进兵。

    杨义臣与杨暕留守汉中,而董纯率兵佯攻米仓道,吸引南陈与蜀中注意。然后鱼俱罗与吐万绪两位老帅却率精兵由金牛道秘攻大剑关,直取成都。[

    八月,就在统叶护还在刚刚开始集结兵马之时,董纯统兵五万,号称十五万向南越过了米仓山,出兵米仓道,出巴东,直指江凌。

    江凌即古荆州,乃是江汉重镇,更是中心。自襄阳为北陈所据后,沈法兴便驻重兵于江凌与江夏二城。以此来防守整个辽阔的江汉沅湘地区。

    董纯出巴东,沿着长江顺流而下,直奔江凌而来,眼看着就要攻打宜昌城。董纯进入宜昌范围之内。不单单是单纯的进攻问题,而且还代表着杨暕对沈法兴全面报复的开始。

    诸国混战,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国境边界,但以宜昌为界,以西是巴东,以东是江凌,这却是自古以来的界线。现在巴东是杨暕的地盘,江凌是南陈的地盘。董纯一出现在此。在南陈看来,这就已经是杨暕的全面报复了。

    因为六月之时与北陈的那场仗,让南陈军元气大伤,东西更是被北陈军从中截断。被隔断的江汉诸郡。本就已经处于北陈军的窥视之下,十分危险,这个时候杨暕突然率十五万大军而来,沈法兴如何不担心。一个不好,整个十几个郡的江汉就要重归于杨暕之手。更何况江汉本就是杨暕的老巢,如今南陈夺取不过三年,谁知道各郡会如何面对杨暕。

    杨暕所出的这一招,效果惊人。就如同四老帅预测的一样。董纯的前锋部队刚一出现在宜昌城外,沈法兴就已经亲自从江夏赶到了江凌。并且迅速的将江汉各地的部队抽调赶到江凌。

    不过南陈还没有从上一战的败果中完全恢复过来,而且为了预防北陈再次南征。沈法兴也将大量精锐兵马布置在了东部的建康等各长江南岸。此时西部江汉一带兵马不到十万人,还得防守各城。预防陈军从襄阳沿着他们当初夺取江汉的路线再重演一次。

    无奈之下,沈法兴也是拼了老命,与陈破军一样的下达了强制征兵令。不过北陈有着数十行省,更是有二千余万人口。而南陈江汉一带不过十余郡县,区区几百万人口而已。而且沈法兴与杨暕几次在这一带大量征兵,早已经没有了什么青壮。

    因此,无奈之下,沈法兴退而求其次,这个时候也管不了年龄的限制了。原本十八岁起征,现在十五岁以上者就要入征。过去五十五岁以上者可以免于征兵,但现在,六十岁才能免除。

    为了凑够人数,那些征兵者,把许多明明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也通通当作十五岁征走。有些老人满头白发,看上去都有七十岁了,却也被他们当成是只有五十九岁征走。

    十室一空,十乡八里连个青壮的男人也看不到了。惨烈情况让人震惊,许多不愿意从军的百姓纷纷出逃,逃进大山水泽。可是征不够兵役的南陈军愤怒之余,便开始强征逃走男人家的青壮女孩与『妇』人入军营,担负后勤运输等役力。

    几番强追猛索之下,沈法兴终于在江凌城凑集了二十万大军。不过二十万人中,『妇』女与老人小孩就占了差不多三十之一,剩下的又有一半左右是新征的百姓。真正的士兵,也不过是五六万人而已。

    “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有二十万人,再坚持点时间,楚国公主马上能率十万大军来援!”

    不过这样的话除了能安慰一下百姓外,并没有多少作用。在董纯的佯攻之下,仅仅三日,董纯就接连抢占流头滩,狼尾滩两大阵地,并随后攻占了宜昌城外的黄牛山。

    宜昌是长江边的一座不小的城池,但是董纯却轻易的将其上游的两大滩地和制高的山峰给抢占了。这个结果让本是佯攻的董纯都没有想到,一度以为其中是沈法兴的圈套。

    结果第四日,董纯试探『性』的全军猛攻了一次。五万大军乘着战船与无数木伐顺水而攻。结果战到傍晚,董军居然已经攻破了宜昌城,占领了全城。

    沈法兴调至宜昌的五万大军战死无数,余者皆溃,就连亲上城头指挥的吴王沈法兴也为流矢所中,伤及肺腑,被人抬着回了江凌城。

    刚一回江凌,沈法兴吐血数升,大夫们一番抢救,半天后遗憾的声称回春无力,吴王只剩下数日可活了。一听这消息,半昏『迷』的沈法兴长叹一声,无力的吐出一句话:“传本王令,速召楚国公主前来江凌!”(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