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835章 卖身

    谢文东是建康的一名商人,专门以跑长江一线做买卖。不过他并不是商队的老板,他只是陈郡世族谢氏的一名高级掌柜罢了。说起他的东家陈郡谢氏,那就江东有名的大族。淝水之战时,就是陈郡谢氏的谢安指挥东晋军队取得的这次大胜。也是从那时起,谢氏从东晋起一直到南陈之时,都一直是和王氏并称王谢的江南最大高门。

    不过在南梁末年侯景之『乱』时,侯景因当初向王谢两家求婚不成,后『乱』叛『乱』时就将王谢两族屠杀无数,几至灭族。到如今,其后经历了南陈,隋朝,复立南陈,近百年的休养,谢氏总算恢复了些生机。

    南陈初立之时,谢氏甚至还是朝中四大家族之一。可惜谢家最后还是没落了,如今的南陈已经成了沈家的天下。谢家虽然还居于建康,却已经完全排除在了朝廷之外。失去了政治上的特权,谢家也不得不开始转向经济。不过连年战『乱』,到处者在打仗,生意却不是那么好做的。

    谢文东身为谢氏的偏支族人,才有机会成为专门跑长江的谢氏商船队的掌柜,可是战『乱』年代,他不但得冒着巨大的风险,得在北陈的水师舰队眼皮子底下,偷偷『摸』『摸』的往来于建康、九江、江凌、江夏等长江中下流诸城。可是利润路过的关卡太多,到处都要交税,商船的利润微薄,他的薪水也越减越少。在支付家中七房妻妾与十几个儿女与几十个奴仆的生活费用后,他现在已经连在商行途中,上次青楼找个姑娘的钱都支付不起了。

    “你好像不太高兴?”[

    “没有啊,小的一直就是这么个模样。天生的惹人嫌的样子,这不是面对您才这样的。”谢文东小声的道。

    后面的话有些欲盖弥章的样子,不过坐在他对面的那名中年男子似乎并没有在意。

    “你的船队是谢家的商船吧?”

    “是的。”

    “你觉得谢家人怎么样?”

    依然是冷冰冰的问题,问完后却又对谢文东的回答不置可否,这种感觉让谢文东的额头汗水不由的流了出来。

    “我不太清楚。不过世族不都是一样的吗?王家、谢家、顾家、朱家、张家、萧家好像都一样吧。”

    “言之有理,你觉得世族们享有的这些特权公平吗?你看现在陈国哦就是你们说的北陈,北陈现在就没有这些盘剥庶民的特权世族了啊。”

    “不可能吧,世道再怎么变,也不过是这一批人换成了那一批人而已。北陈虽然血洗了那些世族。可是现在不是也有十大元帅,无数将领,总督提督什么的。不过是把太守什么的换了个名字而已。听说现在北陈的长孙氏、李氏、高氏、陈氏、薛氏、陈氏、罗氏等家族一点也不给隋朝时的那些高氏、刘氏、赵氏等家族差。”

    “哦!”

    坐在对面的那个官职为江西行省都督的男人十分有有兴趣的望着谢文东,被他这样看着,谢文东总有种被蛇盯着的感觉。这位据称是管着一省兵马大权,相当于过去总领六郡兵马的大臣的男子也不过三十余岁的样子。长的十分精悍,但是脸上却有一道狰狞的紫『色』大疤。让人一望而生畏惧。不过听说这人当初是最早跟着北陈皇帝打天下的大将之一,所以面对着这个江西的都督胡海,他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一个回答不好,就会被抓去杀头。

    “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很有趣。是你自己的想法吗?”

    “小的哪里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是现学现卖而已,一个江夏的朋友说起过的。那人以前是辽王杨暕的幕僚,现在杨暕做了隋国皇帝,占据了巴汉,他也水涨船高。听说现在都当上太守了。”

    “那朋友叫什么名字?”

    “韦德”

    谢文东有些得意的报出这个名字,韦德乃是杨暕的元妃韦氏之弟,喜好渔『色』。江夏还属于杨暕之时,两人曾经在江夏的青楼中相遇过。两人臭气相投,倒是很快成了酒肉朋友。不过此时说出来,那胡海都督却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他顿时有种无人欣赏只能自唱自赏的感觉。

    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过后,那位有道大疤的都督总算开口说话了。他再不开口。谢文东都快要撑不住了。

    “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不,应当是我大陈江西行省都指挥使司有一项重大任务交与你。”

    “啊!”谢文东惊讶一声。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谢文东的东家是谢氏,是南陈国大族。而这江西行省,虽然也是在长江以南,而且也归属于陈朝之下,可这陈朝却是北陈。南陈和北陈,可是两个死对头。尽管皇帝是亲生的父子两人,可谁都知道南北陈的关系,现在这北陈要委托给自己一个任务,这事情就有些太奇怪了。[

    许久之后,谢文东才在数名卫兵的护送下,一路坐着马车从九江城中直接赶到了九江码头的谢家商船上。登上船,他还用力的挥舞了几个胳膊,似乎在挣脱一股束在身上的无形束缚。

    商船上的学徒伙计二蛋如以前一般迎上前来,却被满腔喷火的谢文东一脚踹倒差点掉到江里去。好几个水手一起上前来拉开,才把谢文东拉开。

    一进舱,谢文东的大儿子,也在船上跟着跑了几年,如今已经成了他的副手的谢成笑着道:“父亲,刚才码头有北陈兵过来说,咱们可以出港了。还给了咱们一张文书,以后再进出九江码头都不用再担心检查了。而且连碰到了北陈的长江水师,只要递这文书都可以直接过去的。另外,还有几个人说是江西都指挥使司的,送来了一封信,说是我们可以去商业街那边进那些只允许北陈商人才可以买卖的许多辽东产的如琉璃杯、琉璃镜,葡萄酒等赚大钱的商品。另外,这里还有一张四海银号的一千两银票!”

    “父亲,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诈啊,咱们又不是什么大商号,不过是几条商船而已,他们怎么对咱们一下子这么好了?”

    “我卖身了!”

    “什么?”谢成听到老子这没头没脑的话一阵惊讶。

    “卖给北陈了,就是那个刀疤脸。”

    谢成慌忙的四顾左右,生怕周边有人。往来于长江之上的商船,又有几个会不知道北陈的刀疤脸呢?虽然九江、豫章等长江南面的几个郡经常易手。但是自从上半年新晋封为楚国公主的沈落雁大败于陈军之手,杜伏威元帅的十万淮南军差点全没,就连建康也差点被北陈军攻占,虽然后来吴王挥师回援,解了建康之围,又收复了不少江南郡县。但九江、豫章等联通着岭南的数个郡却依然完全被北陈军控制在手。

    楚国公主和吴王数次攻打都只能无功而返,如今南陈虽然拥有江汉沅湘的十几个郡,但却因为九江豫章等郡被北陈占领,整个南陈反而被从中切断。长江下游以北更是北陈大北营,就连南陈南面的岭南都早成了北陈的广西、广东、海南、越南等行省,再加上九江等郡组成的江西行省。

    南陈虽然拥有着天下近四分之一的疆土,可却南北两面被包夹,东西两部更是被一个江西行省从中切成了两半。如今北陈势力越来越大,几本上已经没有人觉得南陈还可以将这个江西行省收复了。而只要这江西行省一天还是北陈的,那过往长江上下游的商船就得经过九江,就得经过北陈长江水师的防地。

    而这刀疤脸身为北陈江西行省总管兵马大权的都督,是没有人敢侮辱他的。要知道这总督的职位虽然听说不高,可这人却是北陈皇帝最初的部下大将,这么些年,没功劳也是有苦劳的,最起码人家还有顶着个郡国公的封号,对付他们几个敌国商人,那还是说杀就杀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难道你投靠胡都督了,那咱们成了他们那个啥公务员了还是直接当官了?”巴巴乐最快更新-巴巴乐第一时间更新“当官?公务员?”

    听到儿子的话,谢文东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要是当官或者公务员就好了,哪怕只是个公务员也不错啊。北陈的新名堂多,这公务员听说就是以前的吏目。不过待遇好,干的好还能升官员。

    不过这样的好事哪里轮的到自己呢。

    叹了一口长气,谢文东左顾看了看,轻声道“这也算是公务员的一种吧,那胡都督把我们收编到他麾下的军情处了,给我的任务是要我接近杨暕身边的汉中太守韦德,帮他们打探情报。”

    “这北陈的情报不都是归那个什么特勤司管的吗?怎么胡海还有军情处了?”

    “这你都不懂,特勤司那是归皇帝管的,那特勤司长比胡海还要官高权大。胡海只是个一省都督,自然也会有些自己的斥候间谍什么的。”谢文东叹气道,就是当个间谍也当不了高级的,还得当个低级的,越是这么想,他心里越是不舒服。

    “哎,咱们陈郡谢家可是华夏大族,江东世代世族,真正的高门朱第。却没有想到,咱们父子居然有一天得沦落到给人当间谍的命运,世道不公啊。”

    谢成也是满脸茫然:“这事要是让族中知道了,会不会家法处死我们?”

    “那就不让他们知道好了。”

    “哎,明天的事情明天再管了。传话下去,扬帆,走一步算一步好了。”说不定哪天你我父子就成了特勤司的司长什么的高官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