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750章 金墉城

    六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天气渐渐炎热,气候潮湿。看 http://www>

    “噢!”士兵群中响起了稀稀落落的回应声,更多的士兵拿着武器茫然不知所措,他们那贫乏的头脑还搞不清楚太原上党有许多粮食金银,与自己突然被从家里叫出来有什么必然的关系。而河东马邑、定襄的百姓则不同,很多人想起了刚刚结束的不久的雁门之围,想到了丧命在雁门城下、马邑城下的叔叔和舅舅,想到可能要从此见不到自己那黄脸婆娘、来不及娶媳妇的儿子,还有快塌掉的老房子,于是神情黯然。

    与士兵们心情截然不同,联军的总元帅刘武周心情舒畅,他策马扬鞭走在部队的旁边,不时回头张望着浩浩荡荡的军队,踌躇满志。这已经是他记不清多少次出兵作战了,他还记得在突厥人南下兵围雁门的那场战争中,他们的军队连续血洗了定襄和雁门、马邑三郡的十几座城池,成千上万的百姓被砍掉了脑袋,那种鲜血喷涌的壮观场面让他至今难忘,体内仿佛有一股热流在滚动,浑身颤抖。那时他躲在马邑城中。每天都在祈祷着这些突厥人不要找到自己。在接下来的掠夺城市时候,突厥人那如山般堆积的战利品更让他大开眼界。

    雁门之围结束后。大隋的皇权也终于旁落了。昔日的雁门校尉也终于一跃而成了一方豪雄。夺马邑、占定襄,进雁门,围太原。那一座座城池插上他的旗帜时,他心中的那股激动无法用言语表达。只可惜。他的土皇帝梦没做多久,他就发现了一个事实。他这个豪强也只是个土豪,与河北的陈破军比起来天差地远,甚至连陈破军派到河东的一个将军都比不了。[>

    更另他痛苦的是。他很快就发现。陈破军派到河东的元帅王仁恭简直就是一个混蛋。每次他都把他和梁师都等人骗的团团转,骗他们带着兵马猛攻太原等李家坚守的大城。每当他们损失惨重之时,王仁恭却在一边悠闲的喝茶看热闹。[

    到了最后,他们突然发现,原来李渊已经投靠了陈破军。整个河东李家都投靠了河北军,太原、上党等城早就是河北军掌握了。可是该死的王仁恭却还一直叫他们打太原。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王仁恭险恶的用心。

    到了前些日子,陈破军又下一道命令下来。让他们集结大军去河北打魏刀儿。面对着这命令,刘武周和梁师都等人都愤怒了,陈破军完全把他们当成了不要钱的打手,派他们到处去打仗,可却什么好处也不给,反在不断的消耗着他们本就不多的兵马。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刘武周心灰意冷之时,河东河北一带素有猛将之名的宋金刚和甄翟儿突然来投靠了他。

    刘武周不由得衷地感谢上苍…真是待我不薄啊!

    促使他欣然接受宋金刚劝,公然起来联合梁师都等人反抗陈破军的,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宋金刚能帮他夺取天下,助他称帝。最初时刘武周是没有想过自己当皇帝的,但是现在,在宋金刚的劝下,他心动了!陈破军当的王,他为何就当不得。窦建德那个农民当得天子,他为何就当不得。乱世之中,他偏也要当一回天子。

    “大帅!”一员传令兵急匆匆地从前面策马迎来,马匹都已经跑到口吐白沫的地步了,队伍前面的步兵自觉地让开一条路,让这通信兵不受阻拦地冲到刘武周跟前。

    “什么事情?”

    “报告大帅,宋元帅派我前来报告……”

    刘武周满意地点头:“可把太原城给破了?”

    “大帅!在宋元帅到达之前,太原城突然出现了一支兵马。目前这些人如何出现的行踪还不明。但是,这批人马足有两万人,打的全部都是河北军的旗号。目前他们已经进了太原城,宋元帅派的紧急回来禀报,他兵马不足,需要大帅迅速带兵上前增援。”

    “什么!河北的援兵这么快就到了太原了?!”刘武周震惊莫名。

    -----------------------------

    洛阳北面,邙山脚下,金墉城。

    这座曾经东都的卫城,后来魏国李密的王城,城头上刚刚一名强壮的河北军士兵拨下了上面江淮军的旗帜。那是不久前,江淮军渡过黄河从河阳攻过来,在李密大将王当仁把所有城中兵力尽数调到洛口战场去后趁机占领此城时插上去的。但是现在,那上面已经又换上了一面陈字大旗。

    城中的五千江淮军拒绝河北军入城后,陈破军便一声令下用了不到两个时辰攻破了金墉城。

    战事结束之后,冯婠骑着银马穿过遍野横尸,张出尘和翟无双也率着一队女兵也与她一道,三个女子在战场上穿行,不时的嬉笑几句。

    城外的土地为河北骑兵铁蹄撕裂,土地中的一些作物都被踩进泥土,插在地上断折的长矛和箭支经过鲜血浇灌,仿佛成了一种新的可怕作物。她骑马走过战场,濒死的战马抬头对她嘶鸣,伤者有的呻吟、有的祈祷。大批拿着重斧,专替伤者解脱的“战场清扫者”穿梭其间,从亡者和将死之人身上收割下数不清的人头。跑在他们后面的是一群文弱些的男子,他们会将一些轻伤者从战场清扫者的斧头下抬走,送往临时搭起的医疗营救治。

    在更远些,则是一群普通百姓打扮的男子,他们从尸体上拔取箭枝,装进提篮,以备再次使用。并将那些断折的枪尖、矛头、断剑等残破武器一一拾取,以重新回炉炼制武器。

    城池起火燃烧,缕缕黑烟腾涌翻滚,直上湛蓝的天空。在倾颓的干泥土墙下,河北骑兵战士往来奔驰,挥舞手中长鞭,驱策生还者离开冒烟的废墟。其中有不少人都是魏国文武臣子及军中将领们的家眷,这些女人和孩即便战败、即使被人奴役,走起路来依旧有种愠怒的自尊;他们如今沦为奴隶,却似乎勇敢地接受自己的命运。而城中普通的百姓就不一样了。冯婠穿行其中,深深地怜悯他们,她清楚这种得恐惧的滋味。许多母亲面无表情,死气沉沉,步伐踉跄地拉着啜泣不停的孩子。他们之中仅有少数男性,多半是残废、懦夫和祖父辈的老人。[

    一旁的翟无双看着这些人,其中有不少人还是她认识的。她们不少都曾经是瓦岗军的一份子,但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瓦岗早就没有了,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心中有怜悯,却并没有打算救下她们。

    当初她在河北听到父亲死在李密的刀下,死在一手创建的瓦岗的内讧中时,她就已经在心中和瓦岗的这些人彻底断绝了关系。若是从前,翟无双也许会因为曾经是瓦岗的人,而去求破军放过她们。但是如今,她心中却已经将这些人当作成杀害父亲的帮手、杀手。

    她看到一个男孩健步奔向护城河畔,一名东都军铠甲的骑马战土阻断他的来路,逼他转身,其余的人则把他围在中间,扬鞭抽打他的脸,驱策他四处逃窜。又一名战士快马跑到他背后,不停鞭打他的***,直到鲜血染红了他的大腿。还有一人挥鞭勾住他的脚踝,使之扑倒在地。最后,那男孩只能坚持爬行,他们觉得无聊,便一箭射穿他的背。

    陈破军在崩毁的城门外迎接她们,他在盔甲外罩了一件绯红色罩袍。他的罩袍上一尘不染,丝毫没有在大战中沾染上一丝的鲜血。

    他跳马上前来,揭下头盔。“听到你们也来了,本王可是吃了一惊。”

    “殿下没受伤吧>

    “陈雷连让我靠近战场都不许,又怎么会受伤呢。”陈克复有些抱怨的答道,“本来还想亲自上场的,可是从头到尾,本王只做了一个看热闹的。”

    张出尘上前妩媚的帮着陈克复轻轻拍打着征袍上的灰尘,好看的眸子对着他暗送了一个秋波,声音柔柔的道,“殿下现在可是国王之尊,又怎么能轻易涉险呢。冲锋陷阵的事情交给麾下将士们就好了,殿下要是还不放心,交给臣妾也可以啊。臣妾的剑术可是不凡呢!”着轻笑着拨出腰间那柄好看的短剑,当场作起了剑器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