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666章 关陇二李

    李密赶到北山营地之时,沈落雁与李渊、房玄藻三人已经简单的洗浴过,又刚刚…吃过了早饭。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之后,三人的精神也立马好了许多。特别是房玄藻,自昨日被俘之后,他就一直提心吊胆着,心惊胆战。如今终于又回到了魏军军营,心里总算是大松了口气。甚至在洗浴之时,他一个人躲在屋中放声痛哭了一回。

    等再出来时,他却是又高兴起来。这次潜入盟津,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最后取得的成果也是相当惊人的,原本他只是请命做为魏国使者,与窦红线一起入盟津,联结李家。可如今,虽然没有毒死陈克复,却是把眼下魏国的大敌王世充给毒死了。

    不但杀了王世充,他还成功的与李渊达成了盟约。甚至,眼下他还把李渊带回了洛阳,李渊在手,与和李家结盟这可是两码事情。陈克复费了那么多功夫,当初还不是为了把李渊掌握在手中,好图谋李家的河东吗。如今王世充已死,魏国掌控了李渊,那更等于已经谋得了一半河东。

    除此外,房玄藻心中更j动的则是他知晓了陈克复水师的图谋。

    幸好他回来了,不然这次魏王可是要吃上一个大亏。陈克复当时拉自己参谋的时候,想必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还能回到洛阳。

    虽然吃了不少皮肉之苦,也受了不少侮辱,但此番归来,他所立下的功绩也是所有人不能抹杀的。以此番的功绩,还有谁能撼动他魏国第一文臣的位置?想到这些,身上的疲惫和疼痛也减轻了许多,剩下的则只是〖兴〗奋。

    北山营地的气氛有些微妙,徐世绩、单雄信等将领都聚集在营中。

    刚刚他们接应沈落雁回来之时,派出去的游骑与河北的追兵有过简短的遭遇战。不过双方都没有开打的意思,简单的遭遇之后,河北骑兵就退回了南岸的船上,返回了北岸。

    不过徐世绩等人却并没有放松警惕,虽然得到李密的命令是坚守防御,可是营中的将士已径做了战斗准备,将士们披上了铠甲,拿起了刀枪,随时准备出击。

    沈落雁与房玄藻都是魏军,回复了些精神之后,便与徐世绩等人在说起对面的情况。三人中,唯有李渊有些落寞与不安的坐在营中右上首,低着头,面se十分憔悴,众人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其实李渊在登上南岸之后,1s里也并不轻松。刚刚出了陈克复的那个虎xue,李密这里未必就不是狼窝。

    不过与陈克复那种神秘莫测,出手向来不讲规则相比。李密却又让他感觉熟悉,李密的出身与他相当,说来他们很多地方都很相似,是同一种人。而且当初他也没有与李密有过什么直接冲突,两人表面上的关系还算不错。甚至他起兵之时,还曾经按裴寂的策略,向李密写信,尊其为盟主。

    虽然明白李密和陈克复也差不多,必然也是一心想图谋着河东之地。不过眼下李密的面前还隔着一个江淮军。虽然王世充已死,可短时间也是不可能就能击败的了的。李渊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能返回到太原,那么这大半年来,所遭受到的一系列厄难就算是过去了。

    李渊低头沉思着,盘算着这大半年来的点点滴滴。

    “魏王到!”帐外传来一声大喊,紧接着帐门一掀,在数名铠甲华丽的彪悍sh卫护卫下,李密手按着腰间长剑跨进了大帐。帐中诸将都起身而立,李渊也跟着起身。

    李密带着j动的心情踏入帐中,第一时间就在搜寻着心中的那道身影。

    很一眼就看到了沈落雁,许久不见,她似乎清减了许多。脸se有些苍白,身上穿着一套有些稍稍大了些的皮甲,站在那里,目光正望着他。

    快步上前几步,李密站在沈落雁的面前“军师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有没有受伤!”沈落雁屈身行了一礼“多谢魏王关心,末将身大碍,只是跟随末将一起救人的百位属下,却未能回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密嘴里忙道,眼中尽是关切之情。

    他伸出手,也搂着她的肩膀,可手伸到一半,却看到沈落雁微微退后了小半步,心下顿时明白过来。叹了一口气,李密有些讪讪的收回了手。

    “魏王,此次行动虽然伤亡了诸多弟兄,可总算没有白走一趟。

    虽然混乱中那位燕国窦皇后失散了,可总算把唐王与玄藻大人平安带回来了。

    李密闻言,这个时候才转身去看一旁的李渊与房玄藻二人。

    看到二人,李密收起了心中对沈落雁的那些感觉,又恢复了他的王者风范。甩了下袖袍,转身上了上座“沈军师此番,功莫大焉。”

    又转头去看了看李渊,见此时的李渊苍桑集悴许多,站在一旁只是沉默不言,连忙安慰道“唐王莫要担心,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虽然你我并非一族,但是二家也有多年的渊源,你我都是北周八柱国家之后,数代祖辈皆是同殿称臣,你我之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更何况,去岁之时,meng唐王尊称一声兄弟,拜在下为盟主。那唐王之事,自然也是密之事。”李渊感慨道“渊先受杨睐、王世充二贼围攻,已致龙门之败。

    又受陈克复挟持,几yu不保。如今兵败失地之臣,切不敢在魏王面前称兄道弟。如果魏王能够看在往昔的情份之上,对臣照顾一二,臣感j不尽。臣此生别他愿,但为魏王马前卒,重回河东,为魏王前锋,扫ng群丑。”李渊低姿态的一番臣服之语,说的李密面se大悦,心中仿佛六月天吃了冰凌一般。李密虽然借着农民义军起事,但是他心里其实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义军莽汉。李渊身为李阀之主,世代公卿,能得到李渊这样过去高高在上的阀门之主的臣服,这可比得到十万泥tu子义军还要让他高兴。

    如果关陇的那些世家贵族们,都如李渊这般,那要取这天下,还有何难。

    “淑德兄言重了,言重了。你我兄弟相称即可,主臣相论就有些过了。孤也听闻了淑德兄近来之事,不胜稀嘘。

    不过既到了孤这,就不要太客气,也别把自己当客人。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等将来平定天下,孤为天子,则淑德兄为唐王,你我共享天下富贵也。”

    “李渊何德何能,能当魏王如此看重。如今魏王尚且只称王,臣不敢暨越。臣请去除唐王之位,降为国公,从此以示上下尊卑有序。”李渊语气诚恳道。

    李密心中大喜,觉得李渊确实是走投路了,才会有如今这般的态度,心下对李渊的表现十分满意。不过嘴上还是辞了许久,最后才装作是奈下同意下来。于是当场改封李渊为唐国公,李渊留守太原的儿子楚国公李智云则降为楚郡公。另外李密又加封李渊为朝廷右武侯大将军,兼太傅、尚书省右仆射,兼河东抚慰大使,太原留守。又封赏了许多金银宝贝,极其大方。

    李渊也假作辞了一番,上前谢恩。

    两人一唱一喝,看的一旁的单雄信、徐世绩等人都是暗暗不满。

    但李密如今向来如此,对待那些归降的原朝廷官员,及那些世族子弟,封赏十分丰厚,反倒是对待自己这些农民义军兄弟们,反倒是刻薄起来。不过他们也知道李渊的势力,就算不论如今李家还有太原、上党两大城,及十余万兵马。光论李家在关陇贵族中的影响,及在河东的多年经营,如果真的能收降李渊及李氏一族,那疑是值得的。

    但徐世绩和单雄信两人都一样,他们凭着直觉,都不相信李渊这样的家伙会真心归降。刚刚他们可是听房玄藻说了,在陈克复的酒宴之上,李渊为了避免李家受儿子牵连,居然亲手杀了李世民。这般狠辣果决,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降服在李密之下。

    不过看着李密此时万分高兴的情况下,两人都闭口不言,没有在这个时候,去触李密的霉头。

    徐世绩等一干武将,沉默不言。但是刚刚归来,自认为劳苦功高的房玄藻看到魏王居然如此厚待李渊那个丧家之犬,却不由的愤愤不平起来。

    想他出生入死,九死一生,才捡了一条命回来。这番又是毒杀了王世充,又是带回了李渊,甚至他还掌握着陈克复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这立下这么多功劳,魏王都没怎么看他一眼,可却对那李渊如此亲近厚待,这让他如何心甘。

    当下也顾不得李渊、李密二人在那里互相奉承,谈论渊源什么的,直接站起身,打破了二人的话语。

    “魏国已经危在旦夕,还请魏王早做准备。”房玄藻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就把帐中众人都震了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