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664章 红颜祸水

    芒砀山金墉城,魏王府。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密接过一美貌女子斟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饮罢,还拿起手旁的一卷画轴犹自沉吟道。

    那美貌女子闻言,忙道,“魏王真是好才华,如此诗句写的太好了,真让奴家仰慕万分。”

    不料李密闻言却有些不快,丢下手中卷轴,淡淡道,“这诗可不是本王所写,听闻乃是河北陈克复前几日在对面的黄河上所吟。”

    “陈王陈破军?”那美貌女子闻言一愣,出声问道。

    “什么陈王,不过是个不忠不孝的乱世jn雄罢了。”李密听得身旁女子说起陈克复时语气中的那股子仰慕之意,不由的心中却发不快,语气中也不觉得带着些酸味。

    那女子倒也聪慧,一下子听出了其中的味道,忙巧笑倩兮的移步过去,将一对大xong尽倚在李密半边身上,嘴里尽是些让人su麻的腻人话语,把个李密一下子哄的高兴不已。

    “魏王,你那诗词什么的多趣啊,奴家今日可是带了样好宝贝来。”说着从一旁也取出一个画轴,在李密面前徐徐展开。李密凑了过去,却见古画之上竟然绘着十余对姿态各异的小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幅春宫图!

    只见上面那些小人,一个个se彩鲜艳,姿态各异,描纵的栩栩如生。

    酒为se之媒。

    李密本已饮了不少美酒,此时身边还有一个美人不断的挑逗,再一见这逼真的画卷,顿时xng致起来。当下一手搂住那美fu人,笑道,“这画上小人倒确实精致,不过看这些许动作,倒是新颖别致,不如,你我今日就照这图上所描绘演练一番如何。”

    那美fu人本就是故意挑逗之,这个时候却假意起身,jo嗔道,“不嘛,奴家还得去沐浴”可刚走一步,她忽然故意装作脚下一拌,jo呼了一声,jo躯软绵绵的向地上倒去,李密伸出双臂及时搂住了她的纤腰。这女子也就反手抱住了他,充满xng的jo躯紧紧偎入了他的怀中,古画从李密的手中落在了地上,自动展开,画上的一幕幕景象再度进入两人的眼帘,李密顿时如坠云雾之中,早轻轻印在了李密的颈部,柔软的香舌沿着颈部的肌肉缓慢游移着。李密只觉心中一ng,顿觉浑身的血液顿时冲上了头颅,全身的膛。g榻的方向走去……

    李密大汗淋漓,正大声喘息着不断起伏

    恰在这时,却听的一名小婢女在外面道,“魏王,东海郡公、右武卫大将军徐大人求见,说是有紧要事情。”

    听到禀报,李密抬起身就yu起来,却不料身下的小妖精一下子将那么白腻的玉tu缠在了李密的腰上,哆声道,“魏王”

    “国事要紧,世绩向来慎重,如没有紧急之事,也不可能这么急着求见,等孤先见过了他,再回来与你这小妖精大战三百回合。”

    那女子满面粉红,正在不上不下之时,这时哪愿意,伸tu用力一箍,李密却是感觉又进入了那紧窄润滑之处。

    “魏王,就算真有事,也不差这么一时三刻啊,还是让奴家还服sh了魏王再说。”说着在下面,缓缓的蠕动起腰肢来,一阵阵快活传来,李密也顾不得外面的徐世绩,当下又与那小妖精快活起来。

    外面的等李密的并不单单是徐世绩一人,还是王伯当与单雄信等人。自陈克复率军到了对岸的盟津驻扎,会盟唐、郑两家以来,李密就已经抽调了重兵防备在芒砀山的北面,以随时应对有可能的陈、唐、郑三家联合攻击。

    今日凌晨之时,北山值守的军士突然抓到一人,自称是魏公原军师沈军师的随从。禀报说房玄藻大人已经落在了陈克复的手中,现在沈军师已经准备带人从河北水寨中把人救出来,特派他来通知魏军,准备接应。

    得此消息,守卫们不敢隐瞒,当即传达给了值守的大将徐世绩。徐世绩之前已经通知了李密。李密下令让他多派斥候,随时注意北岸的动静,但却不允许他直接派兵往南岸,怕引起对岸三家联军的直接反击。就在刚刚,北岸的水寨中传出喊杀声,徐世绩不敢擅自做主派出兵马过去,只得连忙来通传李密。

    单雄信、王伯当也是闻知此事而来,可在外面等了许久,却只见那名李密收留的太监王公公道,“三位大人,魏王现在没空,你们请再等等。”说完就转身进了魏王府。

    徐世绩三人又等了许久,直到天已经亮了,也还不见传令接见。火爆脾气的单雄信却是等的不耐烦,“今日之事如此紧急,可魏王却拒不见人,这算是怎么回事。”他本负责镇守洛口仓,不过李密最近因加强金墉城的防守,特意把他从洛口调了回来。

    一旁的徐世绩见状,忙悄声对他道,“你刚从外面回来,有些事情还不知道。最近就那刚刚来回话的太监王公公,不知道想了什么想子,居然给魏王带回来十几个美貌女子,听说以前全是洛阳皇宫中的宫女。特别是还有一个居然是辽王杨暕的一个妃子,长的十分jo媚。自她入魏王府后,魏王就对她宠爱有加,甚至有时经常数天不理政事,一心只顾着和那女人嬉戏。今日的事情不用说,定是昨夜又与那美人嬉戏一夜,估计现在还没有起hung呢。”

    徐世绩为人比较谨慎一些,很多事情都会在心里。可单雄信却又不一样,这是个有什么事情也从不放在心里的莽汉子。虽然李密火并翟让之时,单雄信差点让人砍了。不过后来李密对他们这些老人倒还不错,这也使的单雄信依然按着以前的行为方式与李密相处,并不知道改变。

    他久镇在外,并不知道如今的李密已经改变了许多。特别是自沈落雁离去,火并翟让,及大败王世充,在河南取得了一场大捷之后,李密的心境变化更大。如今的李密已经公然称魏王,中原各地来依附于他的那些农民义军越来越多,他的兵马甚至超过了天下所有的其它豪强,成为了天下拥有兵马最多之人。

    甚至他已经将大部份中原之地占据,夺下了大隋最重要的数个粮仓,眼下他已经死死包围了大隋的中心东都洛阳。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攻下洛阳,夺得中原。到那时,他即将在东都称帝,进而ng平天下。

    对于这些变化,单雄信在外时知道的并不清楚,眼下听到这话,却是十分愤怒,“我等弟兄们在外面拼死拼活,可曾有半分懈怠。如今东都未下,天下未定,魏王何以就如此懈怠,这岂是为君者应该之事?你们平日里随在魏王身边,何不劝谏?”

    徐世绩和王伯当两人都有些奈,他们当然也劝过。不过如今的魏王,早已经不是先前的那个魏王。魏国的声势不断扩大,不但许许多多的农民义军来投,就是中原的诸多世家也纷纷投靠了李密。就连周边的许多郡县的朝廷官员,也有许多降了李密。有了这些与他差不多出身的世族子弟、及文人的投奔之后,李密对于最初的那些瓦岗寨的老兄弟们也不再是以前那么亲密,那么言听计从了。

    就连王伯当这个魏王的学生,当初李密何等的倚靠,如今也是冷落疏远了许多。

    又等了一会,单雄信再等不下去,大步直接闯进魏王府去,值守的弟兄们虽然阻拦,但也认识这位左武侯大将军,并不敢过于阻挡。

    单雄信一路闯入李密内室外,大叫一声,“臣单雄信有紧急军事求见。”

    内室之中,李密之前与那杨暕的妃子盘肠大战了许久,早就累的精疲力尽,哪还记得外面有人等候召见。他与那女子又说了会,这会却是睡的正香。

    单雄信这一声大吼,一下子把李密惊醒,还以为敌军杀入城来了,惊的一下子跳起。他怀中的那美人也是惊慌不已,两人都胡乱的披了件衣服就忙奔出室外。却见外面安静比,如铁塔一般的单雄信正站在那里。

    李密心下隐隐有几分不快,但是对于单雄信还是打起笑脸,“单兄弟这么大早有何事?”

    单雄信看着衣衫不整的李密,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同样如此,lu出大片白腻xong脯及大tu肉的jo媚女子,不由冷冷的道,“魏王如今为一国之君,为君者当以国事为重。之前臣与右武卫大将军徐世绩,及左武卫大将军王伯当在外令人禀报求见。大王竟不召见,反和这妖女在此呼呼大睡。大王如此行为,岂不是要寒了这些跟随大王的兄弟们之心。今日单雄信礼,为了大王与我魏国之好,斗胆请诛此妖女,以绝祸害。”

    说着单雄信拨出腰间横刀,就要上前斩了那女子。吓的那fu人当时就已经面se发白,体如筛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