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383章 雄关陷落

    东都洛阳,紫微宫。

    杨广强忍着愤怒终于看完了来护儿加急送来的飞鸽急书,好谓好的不灵坏的灵。杨广没有想到,他一直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陈克复刚死了一个多月,这突然间居然又活过来了,而且居然已经回到了辽东,这让他极度愤怒。

    他拿起第二封信,第二封信却是荣国公来护儿,送来的陈克复发往天下各处的清君侧靖难檄文。一打开信封,里面一张印刷精美的信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不是一封手写的信,而是一封印刷的信。这是陈克复让辽东的印刷厂批量印刷出来的,虽然是印刷品,但是却是陈克复按照后世的宣传单亲自设计,字体精美,还配了插图。就连纸张都是彩se的,上面的插图是由十多幅连环彩图组成,描绘的却正是宇文述、李渊、裴蕴等jn佞大臣,如何的古huo天子,让他黑白不分、是非不明,残害忠良,荼毒百姓。

    杨广看着那画上的工笔人物画,活灵活现,简直就是跟真人一样。

    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恼怒,因为在这画中,他也成了一个反而角se。

    成了一个每天只知道玩乐,什么事情都听从于几个jn佞大臣古huo的能蠢货皇帝。

    再往那信上的文字看去,……“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本帅自留守辽东以来,惟知循公守法,卫国保疆,曾以一万孤军而灭高句丽之国,平定辽东边疆。当今陛下久居深宫,天听阻隔,受蔽,是非不明黑白不分。宇文述、裴蕴、李渊等jn人,盅huo朝野,倒行逆施,不思以治国良策以谏君反党同代异、结党循s,大肆杀戮国之柱国。如今又yu将我辽东将士视为异己,yu除之而后快。想我辽东军民百姓,为国守疆却换来此种结果,令人心寒。此数獠乱祖宗成法,辱先皇遗愿jn佞不除,江山不报,先皇文皇帝国训有云:朝正臣内有jn恶必训兵讨之,以清君侧!!现本帅奉先皇遗命m一除jn佞,清君侧安社稷,复大隋,还我朗朗乾坤!!…,

    “耻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陈氏小儿其心可诛这才是真正的古huo天下百姓,妖言huo众。朕,朕要发兵百万,彻底踏平辽东,将陈氏小儿抓回来,一片一片的将他的肉全都割下来,朕要抽他的筋,拨他的骨,将他的皮拿来men广将手中这精美的和艺术品一样的檄文宣传单揉成了一团,狠狠的扔了出去。

    “陛下,切不可动怒,伤了身子。、,萧后在一旁劝道。

    “朕能不动怒吗?看这陈氏小…儿,都把朕说成了什么样子?难道朕真成了那三国此间乐、不思蜀的那扶不起的阿斗了?朕看他是巴不得向全天下的人宣布,朕就是那些“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

    说到怒处,杨广又跑下墀台,重又捡起那被他揉成了一团的宣传单。手指戳着上面道“皇后你看,你看这逆贼都写了些什么,居然还说先皇曾有遗训,朝正臣,内有jn恶,必训兵讨之,以清君侧!

    说他现在奉先皇遗命,除jn佞,清君侧安社稷,复大隋,还我朗朗乾坤!人怎么能耻到这个地步。枉朕当初还那么看重他,觉得他虽然年轻,但不失一个真汉子,真英雄。可到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一个虚伪的小丑罢了。就连造反谋逆,也不敢光明正大,居然还想出这种糊弄天下百姓的借口,耻!”

    出云公主自听到陈克复没死,回到辽东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在那里呆呆的发愣。她现在终于明白,原来今夜那闯入宫中的人是来带自己走的。陈郎是还没有忘记我吗?

    听到父皇不断的在那里骂着陈克复,公主有些法听下去,轻声道“父皇,破军本没有谋反之心,是你们要杀他,逼他这样的。他说的没错,那宇文述和裴蕴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而那李渊更不用说了,他本来都已经将女儿嫁给了陈克复为妻,可是为了自己的s利,居然背弃出卖自己的女年。不但如此,他还耻的派自己的儿子去追杀破军。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丑陋的事情了,这样的行为,可想他的人品有多么的低下。这就样的人,父皇又怎么能相信他呢?他能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女婿,那父皇又怎么相信有朝一日,他不会为了s心而背叛朝廷和父皇呢?…,

    杨广没有想到女儿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面se有些yn沉,冷冷的道”“你是不是发现陈克复没有死,很高兴?父皇真是白疼爱你这么多年,生于帝王之家,可却如此不知自爱的去喜欢一个已经有了妻子的男人。而且面对乱臣贼子,还帮助他,你太让朕失望了。”

    “儿臣喜欢一个人又有何错?”出云公主道。

    杨广今天已经是糟透了,此时听到女儿这样反驳自己,不由的怒气爆发。冷冷的道“看来朕往日太过于溺爱你了,让你已经是非不分。

    好,朕已经决定了,将你赐婚给唐国公二子,辽阳郡公李世民。

    等到秋后立即择日完婚!”

    出云公主一愣,伤心的喊道“父皇,孩儿的心中只有破军一人,这辈子除了他,我谁也不会嫁。更不用提是那耻重伤陈郎的李世民。如果您非要我嫁他,那我就去死。”

    杨广冷冷的看了女儿一眼“是吗?你说是死,到时朕也会将你的尸体送到李世民手中,到时你死了,也还是李家的媳完一甩长袖背对着公主而立。

    萧皇后抱着宇文禅师在一旁,没有想到他们父女居然一下子爆发了如此大的冲突。心中惊急,起身拉着杨广的袖子“陛下,出云可是您的掌上明珠,有气也不能撤到孩子的身上啊。”说着转头对出云公主道”“公主也是,陛下是您的父皇,即是父又是君,你怎么能这样和陛下说话呢。不管过去你多么喜欢陈克复,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快向陛下道歉,那李家二公子李世民一表人才,丝毫不比陈克复差,陛下让你嫁给他,也完全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把陛下的好心如此误解呢。”

    出云公主向杨广低身行了一礼“陛下,孩儿不是有意要气陛下的,请父皇恕罪。但是让孩儿嫁给李世民,孩儿法办到。”

    杨广黑着脸正要说话,外面却又有一名内sh小跑了进来。

    “陛下,荥阳郡太守、河间郡王杨庆发来紧急军情,昨日金堤关被东郡瓦岗贼军攻破!”

    “什么!”杨广大吃一惊。河间郡王杨庆是他父亲的堂侄,是他同辈的兄弟。袭父爵为河间郡王,他继位之前,皇族子弟多有站错队选择跟随他几个兄弟的。后来他继续后,大加清洗,皇族之中,这位堂兄弟杨庆算是一个有些本事的。他将他放到东都附近的荥阳为太守,也很有政绩。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突然给自己传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金堤关处于荥阳郡和东郡的交界处,而且这里还同时属于黄河、运河的必经之处。金堤关就是整东北方向进入荥阳的一道险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金堤一失,整个荥阳都暴lu在了盗匪的面前。而且金堤关还是东都的一道屏障,金堤一失,那么洛阳的东面就只剩下了一个虎牢关。而虎牢关距离东都洛阳不过半日日程,这已经等于大隋的京都都已经在盗匪的不远处了。

    杨广怒喝一声,抢过急信快速阅读起来,只见信上草草的写着,昨日,原本在东郡做乱的晃岗贼军突袭了金堤关,而且人多势众,达到了十万之众。由于是突袭,兼之贼人又有内应,不半日,金堤关就已经陷落贼手。目前贼军己经从金堤关冲入荥阳各县,大加劫掠。

    更加让杨广愤怒的是,杨义在信上说,陈克复当初落入河中,正是由瓦岗贼首翟让的女儿所救。陈克复在瓦岗养伤月余,而且还是瓦岗的十六当家。之前瓦岗贼军攻打东郡各县,听说正是出于他的主意。而如今,翟让之女已经去了辽东,听说还被给了一个从三品的飞凤将军的伪官,让她统五千女兵。

    据他查探所知,瓦岗贼军如今突然来攻荥阳,这一切也是陈克复的教唆。而且有很大的可能,瓦岗已经被逆贼陈克复收复,成为了陈氏一党。

    杨广怒从心起,真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这一整天,他听到的全都是关于陈克复的坏消息。而如今,陈克复不但在东都搞风搞雨,

    动乱烧杀,居然还在东都附近安排了一支十万人的兵马,这要他如何忍受?

    ps最后一章,求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