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146章 倒卷珠帘(召唤月票)

    近黄昏时分,天空满布乌云,越发的低垂了。虽然还没有下雨,但是风却已起,漫天的风卷起战旗上的一面面旗帜,尘土与枯叶齐飞!

    整今天se都昏暗比,傍晚的时候却已经像是天黑了一样,飞沙走石之中,两军十八万人在连绵长达近二十余里的战线上胶着撕杀。

    峡谷、树林、山坡,到处都是人马。

    骑兵呼喝、战马狂嘶!

    长矛如林、横要如雪!

    北岭之上的数百面战鼓,此时依然没有停歇,鼓声雷雷,大角长鸣。

    接到了陈克复的命令,西面的毛翊坚决的玩起了拖字诀,有了五千陈克复增援给他的兵马,他的层层防线玩的更是炉火纯青。而东面的李奔雷老爷子接到陈克复让他们全军突击辽人中军的命令时,也是哭笑不得。眼下的情况,根本用不着陈克复发这样的一一条命令给他们。

    那疯子郭孝恪早已经牵着他们整个骑兵部队的鼻子,正不断的向中军方向冲击。他就是想不跟上都不行,重骑兵旅太宝贵了,他不可能让这样的一支部队单独去冲击辽人中军侧翼。

    不过郭孝恪虽然猛,但是骑兵们冲击了这么久,这个时候基本上也快要冲不动了。速度也慢慢的慢了下来,而渊盖铜这个时候,也趁着这难得的机会,重新又带着那些骑兵开始汇聚起来,虽然集结的人还不多,但是却已经开始慢慢的将隋军的骑兵们拦在了中军的左翼。

    渊太祛久经战阵,知道此时两军人马都是十分的疲惫,谁率先击破对方阵形,说不定谁就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他亲自披甲上阵,手提金钢狼牙大棒,骑着一匹溧亮的白se骏马,率领着一大票的高句丽城主、领主、将军们,带着最精锐的白马营,和各贵族们的精锐卫队,死死的盯住了右翼。

    那里是刘铁柱的辜五师,高句丽中军面对的隋军,李世民兄弟俩领的重步兵旅突击的是高句丽中军的正中间,而张合的第四师步兵攻击的是高句丽人的左翼。

    除了李世民兄弟俩的那六千人马”如同一支尖锥似的不断向着辽人阵形插进外。刘铁柱的第五师并不强,这支部队本来是驻守新城四城的,可以说来前连血都还没有见过,只走进行过一次急行军而已。论起部队士兵的素质,更是连原辽东城中原来最弱的张合第四师都比不上。

    张合的第四师虽然是辽东城内最弱的一个师,可好歹后来还又在辽东城的民壮中重新补充了一批精壮的民壮。且在几天前,还在辽东城参与了伏击高于贞他们的战斗,虽然那战打的十分丢脸,好在已经有过一次经历了。

    但是刘铁柱的第五师,却更比第四师还要弱上几分。当初一接到命令,陈克复就让刘铁柱和李奔雷他们连夜赶往了新城”所带的兵马,都是连夜临时挑选的民壮,一时间根本来不及挑选出多少精壮的壮丁。

    进入新城防守后,又忙着加固城防,更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训练。此次被陈克复调来参战,除了那一千人的老兵,整个第五师全是菜鸟。

    鼓声一响,战斗一启,新兵和老兵很轻易的就能分出来。第四师的官兵虽然一样还是阵形不稳,但好歹也是打过一仗了。不少的士兵们已经都适应了战场上的杀戮,特别是那些充任了底层军官的老兵们,那天辽东城的伏击战,他们只光顾着自己冲上去,而忘记了一个军官的责任,被陈克复在三军面前狠批了一顿。回到军营之后”又被师长张合把所有的军官叫过去又狠狠的训了一顿,接着,又给所有的军官们重新又临时上了课战场指挥课。

    此时再上战场,这些老兵们已经多少都能记得自己的职责,虽然还是常常一杀的xng起,就冲到了前头”但总算没有人把自己的兵给带丢了。

    可是现在负责右翼的第五师,却是一支真正的菜鸟部队,他们的表现完全就是第四师当日辽东城伏击战的翻版。好在今天隋军打的走进攻,并不是防守。这些第五师的士兵们在那些老兵的带领下,倒也叫的十分的响亮。那些第五师的班排长们的表现,和当日第四师的那些人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刀兵一起,全都一个个奋勇争先,生怕落入人后了。上千的老兵,全都给冲到了第一线,反而是他们的那些手下们,全成了后续部队了。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全是各班各排的班排长,基本上都是破军营过去的老兵。

    打了数个时辰之后,老兵们伤亡很重,右翼的漏洞一下子就显了出来。缺少了那些老兵们,右翼对辽军的冲击基本上就没有多少威胁力,甚至多次被辽人反冲锋,杀的不断后退。

    捏柿子要拣软的捏,打仗也一样。

    渊太祛领着他的那支生力支,直接就奔着右翼第五师去了,对于中阵和左翼的情况完全就是视而不见。隋军以重步兵旅为主,不断的向辽人的右翼和中军杀去,那些辽人兵马不断后退。

    而反过来,渊太祛对于自己右边的情况视而不见,带着生力军不要命的对着隋军右翼的第五师杀去,一bobo的攻势就如同浪潮一样。早已经战斗了数个时辰的第五师官兵本来就战斗力不强,又缺少基层军官们的合理指挥,完全就是在各打个的。

    渊太祛的白马营是强悍的,一直在养精蓄锐的白马营本就为辽军中的最强部队。此时一出手,完全就是一道绝堤的洪流。白茫茫的一片,更犹如雪崩一样,那些第五师的轻步兵们何尝见过这等情景。让他们以步对骑,却又缺乏草官的及时指挥,连个像样的防线都组不起来,被白马营及辽人贵族们的精锐亲兵那一浪高过一浪式的冲锋,只几个回合就完全败了。

    第五师的官兵不断的后退,渊太祛却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给第五师的人马。放着自己中阵右翼和中阵同样被攻的节节后退的情况,视而未见,只是一味的率着人马狠冲隋军右翼第五师人马。

    第五师的师长刘铁柱,此时带着一队亲卫,被辽人追赶的且战且退,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嗯他入破军营以来,每战不是他们破军营一路追赶着高句丽人,打的对手如同丧家之犬。可是现在,他辽东军堂堂第五师的少将师长,手下带着一万多人马,却被后面的万余辽人追的地可逍。

    “结阵!结阵!”

    刘铁柱不断的呼喊,希望那些将士们能停下来结步兵阵防守。

    可是任他喊的喉咙也快破了,每次也只是会有几十数百人在老兵的带领下停留下来结阵。可是每次都用不了等到辽人兵马冲到,基本上只是几十骑辽人的前锋,他们的阵形就已经破了。

    渊太祛悄角带着一丝冷笑,低伏在马上,紧紧的咬着前面的那万余隋兵。

    ,“大帅,让儿郎们围上去,这些隋人已经吓破了胆,只要围住了,用不了一个时辰,我们就能全歼他们。”一个城主骑着马奔跑在渊太祛的旁边,他也没有想到,这看似勇猛的隋人原本如此不堪一击。

    居然一路下来,就没有几个敢回身和他们接战的。

    “围起来?本帅为什么要围起来?就算杀光那些隋人又能如何?

    本帅要的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让弟兄们继续驱赶他们,我们绕到他们的右前方去,把这些隋军全部驱赶到左翼和中阵去。本帅要让这些隋人帮多们踏破他们自己的后阵!”

    旁边的数位贵族一听,都是眼前一亮。此时峡谷内的混战”光歼灭眼前的这支隋军确实于整个战斗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如果驱赶着这些隋军,冲击他们自己的左翼和中阵的后阵,到时隋人的阵脚一乱,自己这边趁势杀进去,前面中军大阵中的自家兵马再来一个两面夹击,这中军混乱的隋军必然溃败。

    中军的隋军一败,那到时整个战场上的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他们的手上了。这些东北山林之中长大的高句丽人,最擅长的就是围猎了,而隋军最擅长的则是阵势。

    牵一发而动全身,溃一军则破全师。

    那些辽人将军贵族们,此时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在望。一个个喜笑颜开的纵着战马,呼喝着自家的兵马,呼啸着,骑着战马风驰电掣,呼拉拉的就分出一支兵马直接迂回到了第五师的右前方,齐齐的一勒马缰,高句丽骑兵们挥舞着马刀,骑枪,如围猎一般,开始驱赶着第五师那些早已经溃败的兵马,往着第四师和重步兵旅的后阵冲去。

    第五师的一众新兵们此时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只是在前路被挡之路,慌不择路的调头就跑。

    万余人马,乱糟糟的就如同是溃堤的洪水,顺着辽人给他们划出的河道,向着自己的兄弟部队们冲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