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77章 整编新军

    等到黄英几人都得了陈克复不少礼物满意而去,鲁世深和胡海等众将都是肃立敬礼,“恭喜将军荣升大将军之职,贺喜大将军爵升辽东开国候。”

    李节更是大步走到陈克复面前,隆重的敬了一个礼,大声笑着说道,“大人身为我破军营之主将,今次高升,此乃我破军营全体将士之荣耀,我等不为大人身感欢欣。”

    陈克复听着那话却怎么都感觉有些酸味,不过陈克复也不以为意。

    “拉倒,这虽然加封为左屯卫大将军,可是这手下的兵还不是只有咱破军营一军。至于这辽东开国候,虽然五百户的实食封不少,可是大家不要忘记,那辽东城现在可还在高句丽人手中呢。我就要敢去要,人家也不会给啊。大家还要先想想,我们要怎么按照陛下的旨意分守四城和大营。”陈克复有些懒洋洋的随意抛着手中的左屯卫大将军虎符。

    陈克复有些郁闷的看着众将,“大家先说说看,我们这一万人如何分守五处?”

    这要是按照兵法来说,他们这一万人当然是不分最好,只有合为一处,这一万人才能保证战斗力。分守五处,却很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毕竟分成五处,一处也就两千人,实在是太少了。

    一说到这个,众人都不说话了,要不是这分兵的意思是皇帝的旨意,估计这个时候大家都要破口大骂了。不过既然是皇帝的旨意,就没有哪个敢直言说皇帝的不是了。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人说话,看着众人不说话,陈克复也没什么反应。既然他们不愿意说也好,干脆等到所有军官到齐后再说。

    没等一会,破军营中的所有流内的队副以上军官就全到了帐内,等大家坐下,陈克复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想必大家也应当知道,这次大军退兵,我破军营将担任殿后任务,在此伪装大军坚守半月以上”

    “等等,既然是如今军中所有军官议事,为何却把我丢在一边?难道陛下已经将我的折冲郎将之职革除了?”

    陈克复的话才说到一半,大帐就被掀开,李奔雷老爷子头上还缠着布条,身上却全副武装的走了进来。陈克复看到老爷子进来,忙上前去扶,老爷子一把甩开他的手,“我虽老,可是老当益壮,还没有到连走路还要人扶的地步?将军召集众将议事,为何地独自丢下我?”

    陈克复笑了笑,将老爷子请到他位置的左手边坐下,“我只是观老爷子之前受了伤,需要休息一下,所以就没让人去请老爷子来。”

    老爷子此时已经知道了破军营将做为殿后部队在此留守,走到陈克复的面前一跪道,“今日在御营末将口摭拦,如不是将军为臣说情,末将此时已怕是身首异处了。如今破军营留守殿后,也都是因为末将才但此危险任务,这一切都怪末将,请将军责罚。”

    陈克复轻轻的笑了笑,“李将军,我等留守乃是军令,你就不必乱说了,这事和你没有关系。如果真要说起来,只能说害大家留守的人是我,因为我和裴世矩及裴蕴关系不和,破军营才会被留守。不过这些事情都已经法改变,现在离三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得马上商议接下来该如何办。”

    对于这个问题,李节道,“大人,不知道您是如何打算的?”反正陈克复是主将,他把皮球又踢到了陈克复的脚下,不论如何安排,这也都将是一个难事。

    陈克复道,“现在我等有四十万辅兵民夫,还有一万破军营骑兵。这四十万人里,其中各类工匠马夫伙头兵等都占了不少,剩下的则都是运粮一类的民夫脚力。真正称的上是精壮的汉子估计有十来万人。我们要分守五处,却只有一万精锐士卒。所以我个人觉得,破军营最好是不要分的太散,一万人聚则成兵,散则用矣。现在新城等四城有坚城可守,所以我个人觉得派两千轻骑加四万民壮分守四城。两千轻骑以南苏三,每城驻四百骑,剩下的八百骑则做为机动,兼顾三城。一但有警,立即援手。”

    “剩下的三千轻骑和五千重骑则全都留在大营,再挑出五万人,加紧训练,就是其它的辅兵民夫也不能懈怠,全都要分发武器铠甲。”

    李奔雷老爷子点了点头,“将军安排的没错,新城等四城有坚城可守,不须太多兵力。反是大营,却得强兵把守。只是陛下大军退兵虽不会带走那些军资器械,可是却也不可能一下子让数十万人都武装起来。如今营中的铠甲能装备十万人就算不错了,至于武器倒是能多装备一些,如果每个人只发一件兵器的话,我们倒是能让人人都有武器,只是一下子也不可能形成战力。如果到时辽人知道我等的虚实,只怕是守不住啊。”

    陈克复当然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全部退守四城,但是现在他们却得在这冒充大军,退是退不了的。

    “既然只有装备十万人的铠甲,我看,四城各领一万套甲,其余全都留给大营。另外武器就人手一件,弓弩调一半给四城,一半留在大营。兵力就这样分配了,现在商议一下领兵的将领们。大家觉得当如何分配?”

    “大人,我愿前往新城镇守。”陈克复的话一落,折冲郎将李节就率先请命。

    陈克复冷冷的笑了一下,新城乃是仅次于辽东城的大城,而且如今城中的百姓也全都在上次城破之后被押往了中原。如今那就是一座空城。不管哪个人去守,有一万多人,也会是这次殿后留守任务中的比较安全的任务了。

    陈克复是不可能让他去守新城的,如果让李节守新城,这小子到时万一只顾自己,不管别人,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陈克复也不想让这个家伙有单独领兵的机会,这破军营他绝对不想有第二个老大。让李节去守新城,这小子很有可能就会趁这个机会,自立山头,到时他就能在军中自成一派了。

    摇了摇头,陈克复笑着道,“李将军乃是我破军营之副帅,军中还多需要你来居中统率,怎能单独让你去守新城。我看不如这样,陈青、刘铁柱、张合三位郎将各领轻骑一营四百人加民壮一万镇守南苏、苍岩、木底三城,李奔雷将军领轻骑兵二营八百人加两万民壮守新城。并且随时支援其余三城,我再调鲁世深为李将军副手,一起坐镇新城。”

    “至于李节等将军随我一起坐镇大本营,所有民壮以十人一伙,五十人一队,百人一旅,两百人一团,四百人一营编练。我破军营有两百个队正,二百个队副。我下令,从军中抽调所有队副,编进各民壮之中,每队副领一营两百人。我军中一千个伙长,现再抽调四百个伙长,编进民壮之中,每个伙长领一团二百人。破军营所空缺的队副伙长之职位,由军中提拨精干之才临时任之。”

    从军中一下子抽调六百个基层军官到民壮之中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这民壮很多,可是如果没有专业的人指挥,估计到时连一层的作用也发挥不出来。现在一下子以那些管十人的伙长,管四五十人的队副去管两百人、四百人,虽然有些儿戏的感觉,但也是没有办法了。好歹这些伙长队副也是职业的精锐军人。

    李节坐一旁虽然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是心里却已经是恼怒不已。这陈克复说他是军中副统帅,让他居中统率。可是却把军中的二把手调到新城去,这不是张着嘴说瞎话吗。可是他就算明知道这陈克复的意思,可也不好说出来。这破军营陈克复为帅,他说出的就是军令,他没有半点办法置疑。

    过去陈克复和他还同是折冲郎将,可是如今陈克复却是手握左屯卫大将军虎符,他没有半点办法。现在他不禁有些后悔来了破军营,虽然身为折冲郎将,可是却还不如一个正五品的雄武郎将,一个正五品的雄武郎将还能领一营四百人马,他一个军中的三把手,却只能做一个光杆将军。要不是手下这次还带来了七个郎将,分领到了七营人马,他真的想拍拍屁股走人了。

    尤是如此,他也认识到了,这个自小在偏远小地方长大的南陈皇室果然不简单。当初来时,他以为自己能很轻易的就将破军营接过手,没有想到如今居然半分办法也没有。

    对于陈克复的安排,李奔雷去有些意见,“将军,以一伙长,队副来统一团一营人马,未免有些不大合适啊。如果让伙长统一队人,让队长统一旅人还算合适,这如今一下子跳过几级,怕是不大合适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