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人间有味是清欢(二)

2013-08-23 作者: 白苏
  李瑾承将买好的桂花糖放在怀中,而抬眼望向早就不见瑾瑜身影的街对面脸色一霎那间变得苍白比,单薄的唇线略微勾起丝寒意,足足愣了好一阵才从牙缝挤出两个字:

  “可恶!”

  瑾瑜躲在药膳房的木门后边,从微阖的门缝隙中看着满脸寒意的李瑾承快步从街的一头绕到了另一头,来回绕了几次不见她,才又向两人来了的方向走去。瑾瑜心里暗自偷笑,她知道瑾承没有耐心细细找她,一定是回去告诉娘亲了。而到时候说是脚踝疼痛难忍,叫药铺的先生看了去,他不是也没认真寻她嘛?娘亲定也不会责骂她,想着得意地笑了笑,从药铺里探出了身子,向方才卖花灯的摊位走去。

  “老板我要这个。”瑾瑜偏头指着一个燕子形的花灯道。

  “小姑娘,对不住了,这盏花灯这位爷已经付了钱了,你去别处看看。”花灯老板指着旁边一位中年男子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盏。燕子类鸢,就喜欢这盏。”瑾瑜嘟了嘟嘴道。

  “这……”花灯老板神色有些为难。

  “你喜欢便拿去。”突闻了一个略带寒意的声音,方见了另一个月白袍锦衣中年男子自他身后走出,他细细了看了看身前的瑾瑜,眼中有丝许难以言明的情愫。

  瑾瑜抬头望着月白袍的男子,心里一颤,往后退了一步,将袖口绕了绕没有说话。

  “小姑娘,我家爷说了,这灯便送你了。”那个中年男子看着瑾瑜不动又重复了一遍道。

  瑾瑜目光微闪,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道:

  “那请公子转让给问我,我不能平白故的受人之物,士者所,物亦非物,是情也,功受物,非拖欠也。”

  男子目光微一怔,抿了唇未说话,转眼扫了一眼瑾瑜,瑾瑜睁着一双辜的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冷峻的中年男子。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理解。”月白袍男子淡淡道。

  “这些都是我娘亲教的。”瑾瑜回道,小手将一粒银子递给了中年男子。

  “你为何一个人在此?你的爹娘呢?”月白袍身边的男子自问道。

  “我……和哥哥走散了。”瑾瑜一霎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可记得路?”月白袍男子问道。目光柔和了一丝。

  瑾瑜点点头,月白袍男子淡淡道:

  “送她回去。”

  “二爷,福安送她回去。”中年男子拱手道。

  “一起走便是,也正好随处逛逛。”月白袍男子道。福安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望向刘慕。刘慕低了眉,没有说话。

  瑾瑜奈地吐吐舌头,眼前好心的两人也没问问她的意见,就要决定送她回家了。而她倒也不忍生,便过来拉月白袍男子的手,触碰到她的小手时,月白袍男子身子微怔了一下,却也没有拒绝,任瑾瑜牵着他。

  瑾瑜拉着月白袍男子在前面带着路,一行三人穿过热闹的街市,在一座居民宅院门前停下。

  “思慕轩。”月白袍男子勾了勾嘴角,觉得这名字甚是有意思。思慕,思慕……嘴角噙了一丝笑,真是如此巧合?

  而走进院落,见了四方丛生的银杏与梧桐,还有布满庭院的各种名贵兰花,想这宅院的主人倒也是个风雅之人。

  “娘亲,娘亲……我回来了。”

  “瑾瑜,你这丫头。跑哪里去了,你哥哥到处寻你不见。”少妇微微蹙了眉道。

  话才刚问出,见了跟在瑾瑜身后人的容貌,瞳孔一阵收缩,整个人却呆立在原处,抿了唇没有说话。

  整整十五年了,当日拓跋傲杨带她出了南昭,她便回到了西域,本以为这些年已经平静了,可是再见他时,还是会让她的心绪如此急剧起伏,十五年前的记忆缓缓涌出,胸中翻江倒海,心疼得令人窒息。

  而他竟然比轻松的带了略微的笑意,怔怔的看着她,亦如当初之日。

  刘慕随即目光扫过旁边的一双儿女,眼中的神色更加复杂。

  “爷,我在外面等你。”福安拱了拱手便退下了。

  “娘亲,这位爷是瑾瑜方才……”瑾瑜刚想说话,却被李瑾承拉了过去道:

  “娘亲,我带瑾瑜下去了。”

  看着一双小人走远了,落葸才淡淡地道:

  “皇上,君民有别,你还是请回。”她的神色恢复了沉静,这十多年来她的内心早已安和而放。

  “李落葸!”他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冷声喝道,眼中透着寒意,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看透她的心,半晌才一字一顿的沉静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

  “孩子不是你的……”

  “他们今年十五岁。是十五年前元宵前的那个夜晚……我记得,我都记得……”

  “知道又如何呢,他们姓李,与你关。”

  他一把揽过她,将她紧按在怀中柔声道:

  “落葸,我很想你。拓跋傲扬当时肯带你走,又怎么会不肯告知我你在哪里?”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她还是如此的沉醉这片刻的温柔,她身子一软下巴便抵在他的肩头,整个人滑入了他的怀中,微合了眼虚弱道:

  “为什么要来?既然要来,为什么现在才来?”

  刘慕紧了紧手臂,缓缓道:

  “今生今世,誓不可忘。落葸,你那时终究不懂的是,我为什么不能放下江山。”

  落葸心里轻轻一笑,她又何尝不懂,可是她那时候心里的委屈和渴望他又怎么能懂?她的手滑到他的袖中,轻抚着他系于手腕的那根碧玉丝带道:

  “生死契阔。誓不可忘。我没想到,我们此生终究还会相见。可是刘慕,再见了又能怎么样呢?不过平白勾起你我心中的伤痛而已。”

  “落葸,今日是敛儿的继位大典。”

  “你……”

  “如此,你还要怪我?还要怨我吗?”落葸心里一扯,略略摇摇头,紧了紧环在他腰间的手。他终究还是倾尽了他的所有来爱她了。

  落慕萧萧,阳斜晖,此情可待。

  院中的假山后面,两个孩子探着脑袋看着不远处的情景。

  “李瑾承,他为什么会抱着娘?”瑾瑜晃了晃脑袋不解道。

  “瑾瑜,你不是一直想有个爹吗?”李瑾承唇边勾了一丝笑意,一副果真不出他所料的神情。

  “可是他与你一样冷,如果他要成了我爹,那我岂不是整日对着两块冰?”瑾瑜嘟了嘟嘴奈地叹了口气道。

  李瑾承听此便冷冷瞪了她一眼道:

  “李瑾瑜!”

  作者有话要说:spn

  《落鸢》经过漫长的时光终于完本了,在此感谢一直以来支持《落鸢》的读者们,谢谢你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