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霜番外——宛若清霜冷(四)

2013-08-23 作者: 白苏
  元宵之夜,李落葸要求刘慕与她出宫。这是她最终的选择?我心里尚且明白了几分,只对福安吩咐道:

  “天亮后去寻皇上。”

  清晨微亮的时候,我在天宇慕心阁门前等他,我知道他定会先来这里。不一会儿远远见了一个轻如落叶的身影,风扬起他的青色衣袍,偏偏倒倒,丝毫不见往日的气宇轩昂。

  而我终究是没有见他如此神色,如同失了魂一般,眉目低落,褪去了往日的寒意,眸中如一片难以见底的深渊,漆黑得没有光泽,单薄的唇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因为干燥而有些开裂,全身的力气似乎中用于握紧手上那根碧玉色的丝带。

  我站在阁门内,怔怔的看着他,他连看都未看我一眼只一把开我冷声道:

  “出去!”

  我被他一,后背猛的撞到了门阁上,一个重心不稳却往后仰去,我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腹部,眼看就要重重地摔倒在地,却适时被一双手扶住,我侧头见了是福安,对他微微颔了额,而背脊却传来一阵深切的刺痛,一直蔓延到心里,回过头看着刘慕使劲甩上的阁门,眼中溢出了泪。

  一日一夜,他没有出来过,也没有人敢进去。

  而我也只是静静地呆在门外,他不吃不喝,我亦陪着他不吃不喝,而终于福安也看不下去才对我拱手道:

  “皇后娘娘,为了您肚子里的皇嗣您还是回淑玉殿,这么陪着也不是办法……何况皇上他……”我勾了勾嘴角对他摆了摆手打断道:

  “我没事。他心里一定很恨我,若不是我劝他的那些话,若不是我故意做那些事,或许如今李落葸并不会走。”我淡淡道,可是哪怕他恨我,我也不后悔。

  福安听后看了我一眼缓缓道:

  “皇后娘娘不必自责,我方才问皇上要不要去追,他说不要。他出宫前就特意叫我派人放松关外的戒备,我想皇上他是知道落葸姑娘会离开的,知道她下了药,也是心甘情愿喝进去的。皇上……是……愿意放她走的……”

  我惊讶地看了福安一眼,没有说话。

  这样一直熬到了第二天夜里,刘慕才从门出来,他见了我,先是一愣,之后缓声道:

  “我陪你回淑玉殿。”

  仿佛元宵之夜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他依旧是冷漠沉然的刘慕,或许说是南昭众人仰视的皇帝烨晟。

  刘慕勤于政事,联合北朔亲自领兵出征将四周小国全部吞并,增添了南昭四周的版图。

  而整个南昭自此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繁荣而昌盛。他时常来淑娇殿,也依例宠幸过四位贵妃,来年的七月,我成功诞下皇子,我给孩子名为敛,内敛而生,取谐音刘敛即留恋。

  他听到这个名字时,眼中微微的闪过一丝光泽,却抿唇沉静了良久。

  整个宫中没有一个人敢提起李落葸这个名字,她是似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被淹没在了时光的深处,可是我知道在刘慕的心里她依旧是清晰存在的,他时常良久凝视着左手系着的那根碧玉丝带,他时常去了天宇慕心阁一坐就是一整夜,有时会听道悲戚的箫声自里面悠悠传出。我知道即使她离开了,也始终以记忆的方式活在他的生命中,他一直在爱着,以他自己的方式永生永世的爱着。

  我知道在此生之余他会是个好皇帝,是个好夫君,更是个好父亲。可是我内心却比清楚,早在那夜之后,他的心已经死去了,随着李落葸的离开,彻底的死去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