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霜番外——宛若清霜冷(三)

2013-08-23 作者: 白苏
  我册封皇后的那夜他没来,我知道他是去找李落葸了。我身着这一身皇后的正服,住进了淑玉殿,却发现其实它并不是属于我的,我是他身边权利最高的女人,可是与他并肩而立的却不是我。李落葸曾经问我甘不甘心,我知道她其实是问我甘不甘心做她的替身,我以为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可是,当我独自面对着这露水深重的寒夜时,我才发现,我是不甘心的,我该为了自己争取,也该为了冷家争取!我已经输了我的心,已经不能再输了!何况以李落葸的性子她绝不会甘愿被囚禁在这后宫之中,她是落鸢公主,她不会当北朔的鸢妃,也亦不会当南昭的鸢妃,鸢,本来就是该飞翔在天空的,或许将来她会感谢我,帮了她一把。

  翌日我便叫福安找了刘慕到淑玉殿来。

  他来时没有理会我的行礼只扬袍坐在了桌边,冷声问道:

  “有何事?”

  “臣妾只是想见皇上。”我看了他一眼,福了福身子回道。

  “朕封你做了皇后,你还不满意?”他挑眉看着我,语气中有一丝寒意。

  “皇上,那么久以来您难道就没有看见过我真正的心意吗?”我抬眼望着一字一顿道。

  刘慕看着我,眼神极其阴冷,

  “你急匆匆地找朕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我看着他,微微露了笑意,或许他也从没见我笑过,就像我也没有见他笑过一样。我看见他目光微微怔了一下,又随即恢复了常态等待着我定的下文。

  “皇上,你真以为你可以和李落葸长相厮守吗?你有了这南昭的江山,还想要佳人吗?皇上可听说过江山和美人不能同有,否则美人似祸水,国家必定灭亡。”我的声音轻轻的,但我知道对他来说一定比的沉重。

  刘慕抬眼看我一眼,静默了片刻才淡淡道:

  “皇后,你逾越了。”

  我以一种绝对坚决的态度低声道:

  “皇上,李落葸不会留在你的身边的。”

  “你要如何?”他听此脸色巨变,猛地抓住我的手腕,腕间传来丝丝的疼痛,他却没有丝毫要减弱力道的意思。

  “我只是一个女子,能对她做什么?只是您应该让她看清楚眼前的事实,是不是她所能接受的。”我缓缓道,刘慕面色微怔,却比阴冷,我微握了拳沉静道:

  “皇上,您真的要将她逼死于这宫中吗?她现在即便现在因为对你的感情而留下来了,有一天她也终究会走。她若鸢,亦渴望自由的天空,您折断她的翅翼将囚禁于这深深的皇宫与当年她在拓跋傲扬的宫中受的煎熬有何不同?她现在是爱您的,可是她终有一日会恨您,会怨您……”

  “住嘴!”刘慕抬起的手在半空中颤抖,却终于没有落下来,只是握紧了拳,指关节用力得发白。

  我一扬头丝毫不畏惧地望着他镇定道:

  “皇上,您若愿意抛下这万里江山跟她走倒也妨了,可是皇上您能吗?”

  刘慕看着我沉默了半晌,放开我道:

  “朕不能。”

  他怎么能,刘成已死,玉珏离去,他是刘家唯一的血脉,他走了,这偌大的包袱谁来背,想必定会天下定又要陷入混战之中,为了这刘氏的江山他不能走,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他亦不能走。

  我挑眉道:

  “若是不能,何不给她选择生活的一个机会?”

  “给她选择生活的机会?”他疑问道,眼中起了一层清浅的薄雾。

  “若皇上不专宠于她,不时常出现于她以情感来缓和她追寻自由的心,皇上你想知道亦会如何吗?”

  我问道,他皱眉想了片刻才道:

  “朕不知。”

  “皇上,放开手,你若是紧握着她,她有一日便不会再属于你了。真正的爱一个人是远远看着她快乐,而不去打扰,也不能让对方因爱的痴念而困惑,真正的爱一个人是给她自由,成全她去追逐她的梦想。放手,也是一种爱,而这样的爱,才是至高上,超越世间一切的爱。”我的每一个字每一句都说得缓慢而清晰,刘慕以惊讶的目光扫过我,脸色渐渐缓和了,他终轻叹了一口气道:

  “她爱朕,也爱自由,朕却不知道她终是要朕,还是要自由。你说的没错,朕要给她选择的权利。”

  我微笑地点了点头,叫了宫人来伺候刘慕更衣,今夜是他第一次在淑玉殿歇息,我知道他心里是想要一个皇嗣,迫切的想要一个能够继承帝位的皇嗣。

  之后他真的没有再去天宇慕心阁,我便吩咐我的贴身丫鬟临秋故意透露四位贵妃的消息给玉儿,说若兰是皇上钦点的。这样一来即使她再坚毅便也会有一丝动摇了。还命了宫人将金銮殿到天宇慕心阁的小路径封上,一个君王要走小道实是不合规矩。

  而天气微凉,我的心情却日益忧郁,今日总是反胃,吃不下东西,又特别嗜睡,刘慕瞧我如此便叫了御医来为我诊脉。

  “恭喜皇上,皇后娘娘有了身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听闻此语,我面色释然,抬头望了刘慕一眼,他也正看着我,微颔了颔额道:

  “好好休息。来人,吩咐膳司房为皇后调配安胎膳食。”

  “谢皇上。”我低眉道,日后他便日日来看我,却是守着我,夜间在烛台下处理奏章,我躺在塌上看着桌案边的男子,心里一阵安宁,他陪在我的身边,而睡意袭来,眼皮便沉重了许多,便渐渐合了眼,半夜醒来,却依然见了微暗的光摇曳着,他却已不在桌案边,我撑起身子探身看去,月洒阁,他手中握了一根碧玉丝带静静地端详着,眼中流溢出尽的温柔,那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他待我有礼却不温柔,而此时的温柔情怀竟是对着一个信物,霎时觉得人生讽刺,一阵疼痛自心间传来,我轻轻地躺了下来,而这夜却再也没有睡意。

  而过后小国的使节却纷纷来访,一连两月刘慕都忙得不可开交,过了些时日,等我微微显怀的时后,刘慕终于有了空来看我,我便买通刚来的小太监假传皇上旨意让落葸来金銮殿侧厢,她亦应该亲眼来看看这清晰的事实,同是身为帝王的女人,她也应该有我这样讽刺的疼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