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霜番外——宛若清霜冷(二)

2013-08-23 作者: 白苏
  后来北朔边界突起了战乱,刘慕请战去了,我知晓李落葸有了身孕便主动去照顾她,到不知道在刘慕离开之前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眉间含着微微的痛楚,而身子似是极其的虚弱。她开始对我很是防备,随着日子的移她的心中倒也是减了几分戒心。我甘心去伺候她,只因为她肚子里怀的是刘慕的孩子,若是孩子有什么事情,刘慕定是很难过,我不愿意见他皱眉心痛的样子。

  而战争开始之后,南昭这边竟然打探不到关于鄂首边界的所有情况,也没有消息从战场传回,大臣们纷纷猜测天宇军定是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局面,直到那日我去看李落葸,她独自一人站于楼阁之上,那背影看上去甚似寥落,她回头接过我递予的披风,眸中透着深深的忧愁,似雾气氤氲其中,难以看清眸底,我望了她的小腹一眼没有同意。

  “算我求你。”她眼中浓雾急速蔓延开来,那是不管如何掩饰都法藏住的担忧,漆黑如石的眼里蒙上了一层灰暗,神色却甚是坚决,那时候我方才知道她对刘慕的爱并不少于我,她为了他可以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心里不禁对她起了敬佩之意,我看了她半晌后才道:

  “你真的如此爱他?”

  “是。”她回答得毫不犹豫,其实这是我能猜到的答案,可是还是忍不住要听她亲口说出来。

  之后我便助她在皇帝面前演戏,在她走时我将尚书府珍藏的至宝赤炎甲给了她以作防身之用。

  数月之后我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南昭二皇子刘慕为掩护天宇军而阵亡。那一刻我竟然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我没有哭,只是将自己锁在房内,不愿睡觉也不愿吃任何的东西,整个人迅速地消瘦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刘慕死后南昭军队就夺回了鄂首,我不知道李落葸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我只知道,没有了他,我的人生虽然还很长,可是在他死去的那一霎就已经结束了。

  后来爹来看我时,我已经病窝在了榻上。

  “孩子,你这是何苦……”他脸上有着皱纹沟壑,深深浅浅的密布着,一双老花眼有了浑浊之色,他握着我的手竟有一丝颤抖,那一刹那,我觉得他其实是疼爱和关心我的,我勉强撑起一丝笑容道:

  “爹……”他的身子明显地一颤,微微颔了额,将一封信递与我手中,我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心里猛地一惊,抬起头满目惊讶地看着爹。

  他点点头低声在我耳边道:

  “他还活着。”我的眼中的泪水霎时绝了堤。

  我听说李落葸成了北朔的皇妃,而南昭皇帝却昭告天下二皇妃落鸢公主已经病故,我不知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渊源,在大皇子妃诞下皇孙刘岄后皇上就病重了,这看似平静的南昭朝廷实际上已深藏暗涌,我唯一知晓的是恐怕这天下要变了,刘成,的确是个可怕的人物。

  刘成提出要择日登基,爹与一些老势力的大臣在朝中极力地反对,刘成采取一系列行动压制终果。刘成似是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中,也没有特别派人监视我,我便借以二皇子遗孀的身份得到了不少可靠的消息,都以极其隐秘的方式传送给宫外的刘慕,那时刘成的登基日子已经定为八月二十五日,还邀请了北朔的拓跋傲扬皇帝。

  我知晓,他快要回来了。

  当我再见他时他依旧是一脸的寒意,低声对我道: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瞥见了他眉间似曲壑一般的疤痕,身子不觉微微颤了一下,而他神色淡然比,不带丝毫的情绪。

  “一切小心。”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情绪,淡声道,他略略点了头,又轻声道:

  “落葸她……”

  “我对玉儿交代过了,只要她一回天宇慕心阁,便带她来清月阁,到时你就能够见到她了。”我说的淡然自若,他心中重要的人终究还是李落葸,他的目光动容是为她,他的深切思念是予她。

  刘成将要登基的时刻,李落葸果然回来了,与拓跋傲扬一同来的。而拓跋傲扬却没有着急着公开她的身份,我不知道她若是知晓刘慕还活着会有怎样的情绪,而她又将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刘慕的面前?后来才知晓对于这点我确是多虑了,刘慕根本就不在乎她如今的身份,生死契阔,她一生一世都是他认定的妻,所以旁的人怎么样说,对他来说亦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在一场血雨腥风之后,刘慕终于成功的登基,南昭的烨晟皇帝,慕年开国,一派胜景。处理了开国前的一系列事务之后,朝中的老臣开始纷纷上奏章进谏建立后宫之事,可是他却驳回朝中老臣的奏章,对建立后宫和立后不作应答。我知道他心里皇后的唯一人选只有李落葸,可是她不能,她的身份不被天下所认可,他却不愿有丝毫负她,才一再。

  万般奈下,我只能去找李落葸,我告诉了她目前大概的情况希望她能去劝刘慕,她只淡声说她会权衡,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真的会去找刘慕,那时我更加惊叹于她的心胸与气度,我知道她并不是不在乎,而是站在了大局的那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