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傻妃传奇

阴谋(2)

    上擂台比赛自然容易,可是要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思及此处,云蓉蓉不禁眉宇微微蹙起,眼露几分忧色,但是很快,这份忧色便消失不见了。

    因为她想明白了,就算现在发愁又当如何?还不如届时上场后走一步看一步呢,如此一想,她也就觉得释然了。

    只是,就在她凝眸思索之时,身旁的过道上却突然间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四溅的血花。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令云蓉蓉从思索中倏然回神,眼露疑惑和震惊地朝看台旁边的过道上看去。

    入目所及,只见一名身着澜沧派服饰的男子正被人重重打到了看台上,此人身上已有多处受伤,浑身上下伤痕无数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他的身子落到看台上之时,双目圆瞠,口中“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血花四溅之下,随即整个人就那么躺在看台上一动不动地断气了,而且还是死不瞑目。

    此时此刻,死者的眼睛里,写满了浓烈的震惊和无法置信,甚至于是满满的不甘。

    这血腥残忍的一幕,看在在场所有人的眼里,都只觉得无比震惊。

    在这一瞬间,原本充满窃窃私语的看台上,瞬间变得一片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处在震惊之中,跟死者一般双目圆瞠,不敢置信地将嘴巴张成了o字型,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没有人会相信,这样血淋淋的一幕,会在武林大会上发生。

    因为,不管怎么说,历年来的武林大会比武,虽然难免有些受伤者,但是大多数的比武都是点到即止,还不至于要人性命。

    可是今天,竟然发生了这样血腥的死亡事件,这怎能不叫人惊骇呢?

    看台上的人们,在这一刻,无论远近,纷纷站起身目露惊骇地朝此处看来,几大名门正派的人也是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担忧地朝此处远远看来。

    云蓉蓉坐得位置,距离这个被打死的澜沧派弟子是最近的,而她此时更是震惊无比,只是不同的是,即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她脸上的表情也只是有一瞬的惊骇,一闪即逝,快得几乎令人捕捉不住,在外人看来,她的表现,显得十分镇定。

    原因无他,在现代的时候,她经历过的打杀场面太多了,死个人什么的,她更是见过无数次,是以,这样的场景,于她而言,早已见惯不怪。

    只是,不得不说的是,即使如此,她还是很讨厌这股腥气的血腥味。

    杀人,她不是不会,但她却从不会轻易杀人。

    每个人的生命都不应该轻易被毁灭,她心里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在现代的时候,她虽然也杀过人,但是,其一,那是组织派给她的任务,其二,她自认为她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并且,有所不同的是,那时候她杀人,是用枪,而现在,在这个冷兵器时代,能用的只有刀剑这样的东西,没有火药,杀个人总是会让她觉得很有罪恶感。

    毕竟,冷兵器带来的嗜血感觉,比手枪要严重多了。眼前的这一幕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短暂的震惊之后,云蓉蓉迅速将目光看向练功场上的八个擂台上。

    只见原本正在进行激烈打斗的八个擂台上,有一个擂台上正站着一个身材十分高大彪悍的光头男子。

    此人穿着一身极具攻击性的黑色铠甲,铠甲上一根根尖锐的铁刺是近身战中最佳的攻击和防护武器,仅是穿着装备上,他这一身奇特的服饰便胜人一筹。

    但是,这样的服饰,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必须拥有足够强悍的肉体才能够穿上如此沉重的铠甲。

    只见此人生得浓眉虎目,高宽的鼻翼和厚厚的红唇,他的眼神凶恶而又冰冷,只这么看上一眼,都不免让人觉得胆寒。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嗜血感觉,仿佛他自小就是在地狱中长大的一般,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都是阴暗骇人的。

    云蓉蓉朝他看去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男子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笑着的同时,他还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方才在打斗中溅到他嘴边的鲜血。

    他的目光,不知是看向那看台上已经倒地不起的死者,还是看向云蓉蓉这边的。

    看到这样的一幕,云蓉蓉心中顿时微微一颤,暗道此人是何来路?为何给人的感觉竟有种仿佛要将世界毁灭般的阴暗感?

    隐隐地,云蓉蓉心中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个人,想必还不止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无论是他这样的装备,还是他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都让她直觉的十分不喜欢。

    他是什么人?是谁派来的?

    她心中暗暗想着,迅速收回目光,不再看向那男子,毕竟,有些事情,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到底这背后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她,都还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最主要的是,就算澜沧派的弟子死了,但是,目前来说,这跟青云山庄没有什么关系,云蓉蓉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除非……这人最终的目的,实在已经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如此想着,云蓉蓉心中迅速作出决定,先看看情况再作打算。

    毫无疑问的,方才这被打死的澜沧派弟子,显然就是从这个擂台上被打下来的。

    并且,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其他七个擂台上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此时此刻,只见那另外七个擂台上的武林人士已经都停止了打斗,目光齐刷刷地看着那个死不瞑目的澜沧派弟子,见到此人已死,有的人是又惊又惧,有的人则是庆幸此刻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有的人只是冷漠旁观,还有的人则是从最初的震惊转为义愤填膺的表情。

    但是,谁都没有忘记,他们现在所处的,是武林大会的现场。

    连青云山庄的人都没发话,其他人自然不会率先冲出来胡言乱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