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傻妃传奇

将心比心

    “青云山庄?当然听过了。那云青可是武林盟主,我怎么可能没听过?怎么?难道皇上为了拉拢青云山庄的武林势力,让你娶了青云山庄的哪位姑娘?”

    显然的,宇文旭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司空谨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那你总应该听说过那个三岁变成痴儿的云蓉蓉吧。”

    这话,宇文旭几乎已经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口了。

    可司空谨却还是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口中嘟囔着:“云蓉蓉。”

    终于,他双眼一亮,转眸看向宇文旭,满脸惊奇加不确定地问道:“兄弟,你该不会……娶的是那个傻子吧。”

    “嗯哼,你终于转过弯儿来了。”

    宇文旭都懒得再开口多说什么了,不得不说,娶云蓉蓉为侧妃这件事,当真是笑掉了天下人的大牙,再多面前这一个,也不奇怪。

    果然,司空谨一见他承认,立刻“哈哈哈”大笑起来。

    并且,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他,笑得肚子都疼了,不得不站起来捂着肚子狂笑。

    宇文旭却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他发疯,过了好一会儿工夫,笑声才终于停止。

    司空谨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怎么止也止不住。

    这会儿总算好些了,脸上的笑容稍微收了些,再看看宇文旭这堪比锅底的脸色,他只得忍住笑,开口道:“皇上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居然让你娶一个傻子为侧妃。”

    话说到这里,他口中话语微微一顿,话音一转,又道:“不过仔细想想,皇上这么做也不是一点儿逻辑也没有的。毕竟外间的传言,都知道你们两个一个是笨蛋,一个是傻子,这俩凑一对儿,百姓们估计还觉得挺般配。哈哈……”

    司空谨这话,像是在跟宇文旭说,但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宇文旭却是沉声说道:“你笑吧,尽管笑。其实我也觉得这事儿挺好笑。最好笑的是,父皇还是先斩后奏,圣旨都下了,我不娶也得娶。”

    “什么?皇上还是先赐婚才通知你的?哎呀呀,看来皇上还真是用心良苦。”

    司空谨听得此言,笑得虽然不如方才那般厉害了,嘴角却还是挂着明显的笑。

    这笑容,并非嘲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件事情本身好笑。

    宇文旭自然也知道,所以,即使他都笑成这样了,他也没有对司空谨发火。

    他就坐在桌案前,静静地等着,直到司空谨不再发笑。

    终于,他这位好兄弟总算止住了大笑,却是又开口说出了一番令宇文旭惊讶的话来。

    “好了好了,我不笑话你了。不过这事儿啊,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反正你这六皇子府这么大,也不是养不起这么个傻子。更何况,你好好想想,在这件事情上,被动的不只是你,那个傻……姑娘其实也是被动的。”

    “此话怎讲?”

    宇文旭听到此处,眼中立刻染上不解。

    司空谨则是继续给他分析:“你想啊,皇上既然要拉拢青云山庄,自然是要帮他们解决这最头疼的难题。这傻姑娘显然就是他们青云山庄的第一大难题。这个问题解决了,皇室和青云山庄又成了亲家,如此一来,岂非一举两得?再者,这傻姑娘既然是个傻子,肯定也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甚至可以说,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力,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傻姑娘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吗?现如今你又如此讨厌她,她在这六皇子府里,能过得好才怪。说到底啊,你们两个,不过都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而已。你又何必对她如此厌恶呢?”

    不得不说,司空谨这一番话,宇文旭从一个月前到今日,都不曾想到过。

    他的确不曾站在那个傻子的立场考虑过,他只想到了自己的为难,自己的隐忍和自己的委屈。

    却不曾想到,那个傻子的境遇,甚至可能比他自己更加糟糕。

    如今被司空谨这么一说,他像是被一语点醒梦中人一般,顿时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没有人性。

    是以,司空谨话落之后,良久,他都只是在思索,一言未发。

    而司空谨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的话,宇文旭已经听进去了。

    静谧,在书房内快速蔓延。

    外面的夜风吹得花园里的花草树木簌簌作响。

    书房里的氛围分外寂静,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宇文旭方才说道:“司空谨,行啊,三年不见,学会为别人着想了啊。这可真不像你。”

    司空谨则是说道:“呵呵,你也知道,打仗的时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个道理不是一样的吗?”

    宇文旭闻言,顿时一脸黑线。这跟知己知彼有关系吗?好像说不通吧。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司空谨方才的一席话,的确是有几分道理。

    看来,不管怎么说,他也应该去看望一下他的侧妃才是。

    想到就做,宇文旭顿时站起身,就欲朝门外走去:“我这就去看看那个傻……侧妃。”

    他原本是想说“傻子”的,但是又觉得这样称呼他的侧妃似乎不太好,是以,话说一半儿,又变成侧妃了。

    倒是司空谨见他起身,连忙提醒道:“现在时候可不早了,你那侧妃只怕早就睡下了吧。”

    他这话音刚落,宇文旭往外走的脚步顿时一顿,再次转身返回桌前坐下。

    “也罢,明日得空再去就是了。”

    “这样才对嘛。这才是我佩服的宇文旭。”

    “去去去,你个臭小子,变着法儿的教育我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哎,教育可谈不上,最多只是提醒。你也知道,忠言逆耳,你能听得进我这忠言,说明你将来足以成为一位明君。”

    司空谨笑嘻嘻地说道。

    “啧,我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了多少遍,我对皇位没有兴趣。”

    一提到皇位,宇文旭就是一脸的嫌弃。

    如果不是那皇位,他母妃就不会在宫中被人害死,他那年也不会被人刺杀,从此以后装笨蛋数载,每日小心度日,有才不能漏,有话也不能讲。

    甚至至今为止,他还没有查出那个陷害他母妃的真正凶手。

    后宫妃嫔何其多,他看着每一个都像是杀害他母妃的凶手,每一个又都不像。

    仅是这些事情,就够他烦的了,更遑论皇位。

    并非他胸无大志,而是这些年来,他更加明白,想要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要学会自保。

    司空谨听他这么说,却是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角,转过头低声地自言自语:“话虽是这么说,可真到时候,恐怕你也身不由己啊。”

    “你说什么?”

    宇文旭耳尖地听见了他的嘟囔,开口问道。

    “呃,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你,你那傻侧妃住在哪个院儿里?明儿个我也好去见见我这位嫂嫂不是?”

    司空谨连忙打哈哈般随口问道。

    “哦,我让人把她安置在凉风园里。”

    宇文旭虽然听见了司空谨的嘟囔,却还是故作不知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凉风园?”

    司空谨闻言,皱起眉头想了一下,方才道:“是东北角上那个凉风园?”

    “正是,怎么?”

    宇文旭见他如此,不由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司空谨如此说着,心中却在想:刚才他来的时候分明就是从东北角来的,难道那位姑娘……是那个傻侧妃身边的丫头?

    如此想着,他又问道:“你那侧妃我可是听说脾气十分古怪,你可有派丫鬟过去伺候?”

    “当然有,不过她不喜欢,全给退回来了。现在在她身边伺候的,还是从青云山庄一起陪嫁过来的两个丫头。”

    宇文旭如实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

    司空谨听得此言,心下大约已经有了想法。

    看样子,方才他经过凉风园时看见的那位姑娘,当真是那傻侧妃身边的丫鬟。

    不过,一个丫鬟生得如此貌美迷人,真是暴遣天物啊,浪费,真是浪费了。

    他心里有些可惜,但更多的却是欢喜。

    明儿个,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去凉风园与那位姑娘见面了。

    想着,他连忙主动开口道:“宇文旭,你看我马不停蹄地从边塞赶回来恭贺你娶亲,怎么样,今儿晚上好好款待一下我吧,我就住在你府上了,如何?”

    “有何不可?以你我的交情,别说是一晚上,就是十个晚上我也留你。尽管放心的住吧。”

    宇文旭说到这里,走出书房门外,喊了一声:“于叔。”

    “诶,皇子,有什么吩咐?”

    于叔就住在这翠竹雅居里,闻声连忙过来问道。

    “快让人给瑞小王爷收拾一间房,他今儿晚上住在咱们府上。”

    “是,老奴这就让人去收拾。”

    于叔自是答应,连忙转身下去吩咐人收拾去了。

    书房内,司空谨微笑着说道:“这才是好兄弟。”

    宇文旭则是正色道:“你也知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好朋友,好兄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