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母巢王虫

第550节 衡蝶的第一次

    这一次齐墨竟然将整个超文明的人给杀绝了?他也不怕超文明的人背后的黑森林来报复吗?这些人却不知道,齐墨在黑森林所做过的事情已经彻底将他们得罪了,并且天不怕地不怕了,哪里还有什么胆怯。

    只是这样彪悍的行径难免让诸多异族感觉到恐慌,就算是地球的人类一族们也同样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齐墨实在是太强大了,并且同样也是心狠手辣,从不留情,从他以前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任何人招惹了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本想着这样的人根本就活不长,因为总会有比你更强大的一些人来收拾你的,结果果然是这样,超文明的人将齐墨赶了出去,但是却不想,这齐墨一个多月后竟然又回来了,并且还是如此的大开杀戒,将超文明势力从血腥之地当中给抹除了出去,虽然这个结果是所有人所喜闻乐见的,但是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所有的恶魔族在这个时候停止了所有恶魔的活动,他们虽然天不怕地不怕简直就是一群疯子,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自然不会明目张胆的做一些自取死路的事情。虽然疯狂,但是对于自己的生命,也是同样看重的,否则恶魔族早就死光了,任何一个智慧种族都是不能够小看的,热血疯狂并不代表着他们没有一丁点的理智。虽然避其锋芒的感觉很是耻辱,但是也只能够这样,等ri后更强大一些后就能够报复回来。

    灵族的人同样也是这样,作为另一个地球,双生地球的灵族,在这个时候理智的将所有在外活动的人全部召集了回来。

    事实上不并不仅仅只是灵族以及恶魔族,就连人族,异兽,甚至于那些亡灵们都选择了避其锋芒。

    实在是齐墨所做的事情太过于惊人了。将一个种族的势力硬生生的抹除掉了,并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就可以从中看出齐墨的实力。已经不是一般的王,不,已经是天王,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天王。

    “是非同寻常的天王,这个家伙。已经强大并且凶残的连以往的盟友们都沉默了下来。”生之王微微眯起了双眼,看着暗红se的天空,喃喃自语着,显然在评价者齐墨。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任何一件事情,都讲究度。如果做的不好,就会有反效果,这也是这样。”生之王的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坐了起来,三两步就来到了树顶,看着一片森林的汪洋,半晌都没有说话。

    呜呜呜呜呜。

    这是林中的一些奇怪的鸟类的叫声。这些天生之王听过很多次,而这个时候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感触。

    “呜呜呜呜呜。”生之王也叫着。

    “呜呜呜呜!”林中的鸟也同时在叫着,似乎在回应生之王一样。

    生之王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玩下去,而是嘴里轻叱一声:“嘭!”这一声巨大的声响,直接就将整个森林当中的鸟儿全部惊吓得冲天而起。无数的鸟儿飞向高空,场面十分的壮观。

    “哈哈,真是有趣。”生之王笑着说道。于是坐在了树顶上,会想着自己刚刚说到了哪里呢?

    “哦,对了,讲究一个度。这个世界上,虽然信奉强者,虽然崇敬强者,任何时候任何世界。都是这样的,但是有些时候,并不是你强大了别人就必须要巴结你,如果这个齐墨花上一个数十天才能够做出这样的壮举的话。我想他会成为整个人类的英雄,但是现在,呵呵,一头杀人狂魔罢了。”这生之王不知道在喃喃自语还是在和别人说话。

    “你觉得呢?”

    “为什么不说话?”

    生之王抚着树冠,笑眯眯的说道。

    “因为它说不了话。”

    就在此时一句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让这生之王的脸se顿时变得jing彩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又有着深意,也不知道想要暗示着什么。

    也并不急于转头看着来的人到底是谁,因为他已经从来的人的气息当中明白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生之王并没有接这个人方才的那句话,而是问出了这样的话。

    来人冷漠的说着:“想要见见你,就用了许些方法,自然就找到了你,你也并不怕别人找到你,所以并没有掩藏行迹,找到你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听着来的人这样说,这生之王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声音明显冰冷了很多:“也对,你既然能够将整个超文敏的人全部给灭掉,那么自然也就获取了他们的各种各样的资料,从中找到我的踪迹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并不是关键,我想要知道啊,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来的目的?”来的人正是齐墨,听着这生之王冰冷的问话,并不在意,因为自己的语气也是这样的冰冷,又何必职责在别人?

    “我可不想要与你客套什么,所以自然就直接说出了结果,省得我们扯皮来扯皮去浪费大家的时间,你说,我说得对不对?”生之王笑着说道。

    “不错,我来的目的有两个。”

    “两个?”生之王有些意外,然后摸了摸下巴,想了想,继续说着:“两个?两个什么样的问题呢?你说出来,我回答你。”

    “你倒是很有自信的样子,让人直接说出来,仿佛你都能够回答一样。”齐墨一笑而继续说着:“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

    齐墨的这样的问题让生之王一愣。

    生之王yu言又止,张嘴了半天,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想了一会儿,就说道:“你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齐墨如实说道。

    生之王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我想要听的说的话可不是这么无趣的话语,你想要问这个问题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我之前帮了你?”

    齐墨见生之王戳穿了这一点也并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这样的。之前你帮助了我一次,我很想要知道你之所以帮助我的原因,有什么我做的,我可以为你做出来。不是我自夸,我现在应该已经足够强大了。”

    “的确足够强大。”生之王也不否认,而是摊开了手说道:“但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回报了?”

    真正的回报在已经在和齐墨在一起的时候就得到了。

    齐墨很可能永远也想不到。

    不过,齐墨不需要去想着点。而是继续下去说道:“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说第二个事情,我需要你帮我看一下我更清楚的未来,命运的轨迹。”

    生之王定了齐墨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看不穿。”

    “……”真是快。齐墨心中说着,有些微微遗憾的说道:“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离开了。”

    “丝毫不拖泥带水,这还真的似的你风格,据说掌握了宇宙心脏之后,可以成功的看到整个世界的未来,以及更神秘一些的命运长河,主导整个世界流向的长河。如果有那个时候,就给我用一下。体会这样奇妙的感觉。”生之王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

    而这个时候齐墨已经离开了。

    “真是风风火火的家伙。”生之王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也正是这样奇妙的人,才能够有这样的成就,不是吗?和很多人不一样,有的时候,错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我,虽然这话中二了一些。但是从某些方面,也能够获得极其强大的力量……”摸了摸下面的书,生之王继续说着,好像在和什么人聊天一样。

    过了半晌,树木发出一股微弱的波动,显然在说着:“但是,强大的力量。也没有这么容易获得,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获得了,那根本不是真正强大的力量。”

    “你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了呢。你是在整个森林当中最有灵xing的一棵树木,如果连你都没有办法说话的话,那么ri恐怕没有任何一颗树木能够开口说话了。”生之王兴奋的摸着树皮说道。

    树木发出一股淡淡的波动:“这应该并不是说话,而是意识交流……”

    “都差不多了!”生之王含糊的带了过去。

    齐墨离开了生之王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往其他的势力继续逛逛。渐渐那些熟人。

    事实上原本还是有着这方面的打算的,但是被生之王的那些话给刺激的,只能够离开了。

    有的时候,强大并不代表着就能够有人过来巴结,太过强大太过凶残的人,已经让那些想要巴结的人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又怎么可能过来招呼齐墨?

    也难免有些感伤,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只是一瞬间就想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很快,齐墨便回到了家。

    也算是个家。

    这个是简单,衡蝶以及络丝都回来了,似乎弄了很多的饭菜等待着齐墨。

    齐墨刚一进来,二个穿着围裙的美少女就围了过来,一个人抓着一只手,就仿佛三明治一样,将齐墨带到了桌子前面。

    然后也没有问,就是做出那一副表情,快来夸奖我,做出这么多的佳肴,你看我们厉不厉害?

    还真的像是一个等待着夸奖的小孩子一样了。

    齐墨摸着她们的头,笑着说道:“的确非常厉害,非常好看。看起来就让人感觉食yu完全上来了,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哼,我们做的,味道当然十分的好了。”络丝撇着嘴说一句。

    “快点吃,虽然有着特殊的能量保温,但是是时间长了,也就没有太多的原滋原味了。”

    “嗯。”齐墨点了点头,夹了一口菜吃,果然很好吃。

    满桌子菜,有着西方的菜肴,也有着ri本的菜肴,更多的则是中国的菜肴,几乎将这个长长的桌子给摆满了。

    一眼看去,得有几百多道?

    这也太夸张了。

    齐墨默默想着,心中难免也有些感动。因为这些菜肴体现了就是这二个少女的心意了,看来这些菜肴足足折腾了他们一个下午?

    二个少女看着齐墨吃了一口菜,干巴巴的看着,虽然络丝嘴上自信说着十分的好吃,但是没有得到亲口的承认,难免也有些忐忑的。

    “嗯,非常好吃。十分好吃,世界第一好吃。有家的味道。”齐墨的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点了点头肯定说道。

    听着齐墨这样说,二个少女拍了拍手,然后跳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然后络丝兴冲冲的将一块寿司端了过来:“这可是我研究了半天才做出来的哦,尝了很多次才觉得满意。才放在这里的哦。”

    “哦?”齐墨抓着一块寿司看了看,然后咬了一口。他无意间瞥到那衡蝶的yu言又止,随即立刻感觉到自己已经上当了。

    “好辣!呸呸!”齐墨立即呸呸的吐了出来:“这算什么呀?”

    里面放满了特浓的芥末以及辣椒。

    “这算惩罚。”络丝理所当然的说道。

    “哼,真是不听话。”齐墨佯装虎着脸说道。

    “嘿嘿,怎么着,你还能够怎么办?”络丝洋洋自得笑着说道,这么多天来的疲惫也随着这个闹剧一扫而空。

    齐墨撇了撇嘴。舌头似乎被辣的麻掉了,连忙用能量将这种感觉去触到。

    “看我晚上怎么惩罚你!”齐墨虎着脸对络丝说道。

    “人家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你惩罚了呢!”络丝听了竟然丝毫不知道廉耻的蹭了过来,来到了齐墨的怀中。

    齐墨毫不犹豫的在络丝的口中亲吻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衡蝶看着二人的亲昵举动,顿时脸颊通红,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虽然心中也有着期望,但是更多的依然是羞怯。

    齐墨并没有在这里干了起来,因为这二人的心意可不能够这样浪费了。也同样不能够让衡蝶太过于尴尬了。

    齐墨和络丝的双唇分开,然后看了一眼衡蝶,问着:“你准备好了吗?”

    衡蝶听着齐墨的话,半晌都没有反应了过来,过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朝自己说话的,但是一时之间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啊?”

    “没什么……”齐墨有些悻悻然的说着。

    “哦……”衡蝶又低了头。

    “妹妹你可真是的。怎么这么迟钝呢?这么多天经常发呆你在想谁?”络丝见衡蝶这样,竟然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训斥起来衡蝶了。

    衡蝶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络丝。

    这样络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算了,吃饭。”如果衡蝶不主动一些,自己可没有那么做贱。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男人分享给别人啊,要知道原本分享的已经足够多了呢……

    齐墨也点了点头,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衡蝶,然后说着:“吃饭,等吃完了,衡蝶我们一起洗澡?”

    “啊!”衡蝶顿时惊呆了,有些不敢相信齐墨会说出这样的话,脸‘嘭’一声,冒出了几许烟雾,整个脸完全红透了。

    “怎么,不愿意吗?”齐墨调笑着问道。

    “并不是不愿意……只是正常情况不应该是我们一起睡觉吗这个询问选项才对呀,哪有询问洗澡的……”衡蝶听着齐墨这话,低下了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着。

    “啊?”声音太轻了,也含糊不清,所以齐墨没有听见。

    “愿意。”这回事声若蚊呐,但是勉强能够听见。

    “嗯。”齐墨喝了一口啤酒,若无其事的扭过了头,顿时看见了络丝那一张有着深意的笑容的面孔,微微有些尴尬:“吃饭,你们的陷阱应该只有这一个?”

    “当然不止这一个啦!今天你必须要吃完所有的菜!嘿嘿!”络丝又重新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

    而衡蝶则低着头,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你脑子里似乎还在浮想联翩,低着头的脑袋上不时冒出几许白雾,似乎是因为脸太烫了,将汗水蒸发,所以流出了武器,这样只有动画里才能够看见的萌妹子的属xing。齐墨竟然在现实当中看到了难免有些目瞪口呆。可真是夸张啊……

    齐墨还真的将所有的菜全部吃完了。这具身体很多天没有吃饭了,现在吃光了这一百多道菜正是吃了个九分饱。

    喝了一口果汁,齐墨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可真是很多天没有吃过像是现在这么开心了。”

    “哼哼,那是当然的。”络丝洋洋自得的笑着说道:“也不看看我是谁呀!”

    而这个时候,中途离开的衡蝶回来了,小声的说着:“那个,洗。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说完就低着头在也不说话了。

    就等候着齐墨大人的发落了。

    络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嘴的样子一丁点的淑女摸样也没有,这让齐墨暗中排腹,这个家伙有点往女汉子的方向发展啊……

    络丝笑着说道:“你可真是急不可耐了啊!”

    “哪有!”衡蝶立刻摇了摇头,然后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低言细语说着:“我只是刚才没有事情,饭又吃好了,当然得像是一个妻子的摸样将洗澡水准备好呀……”

    看上去文雅端庄,并且有些自闭症,交流困难症的衡蝶实际上是一个闷sao?齐墨有些好笑的这样想着。

    “你不会是在想些很失礼的东西?”衡蝶瞥了眼齐墨然后小声地说道。

    “哪里有。”齐墨笑着说道。

    很快地点便从这里转移到了浴池当中。

    这栋别墅的浴池并不算很大,也自然不可能太小,容纳两三个人还是戳戳有余的。不过络丝病没有更来,因为他知道衡蝶这是第一次,若是自己不解风情的跟过来那还真的是什么也不懂了。<天,虽然马上夏天就要来来临,但是夜晚难免还是有些寒冷。

    齐墨先来到浴室当中,在了热水当中,随意洒了一包温泉粉末。舒舒服服的躺在了里面。

    大概等待了十多分钟,衡蝶才姗姗来迟,犹豫了半天,踌躇了很久,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齐墨看了过去。

    只见衡蝶只简单地用一条浴巾将自己的身体给围住,大片的雪白头颅了出来,肩头膝盖有着粉红se的肌肤。吹可弹破一般。

    一张脸也红透了,几乎和红苹果一样,头上冒出一阵阵的蒸汽,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自己产生的还是这间浴室当中本来就有的蒸气。

    从门口的方向走了过来。只有几米的距离,却仿佛从地狱到天堂那般的漫长,让人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虽然浴缸并不是很大,但是浴室倒是十分的大,大概五十来个平方,只有中间才摆放了一个浴缸。

    终于来到了浴缸的旁边,齐墨看着她那羞涩的摸样,透露出的大片的雪白,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仿佛要停止而来一样:“还真是让人美到了窒息啊。”

    听着齐墨的赞赏,衡蝶很是欣喜,只是欣喜的同时更多透露的是羞涩,这个时候已经根本不敢看齐墨了,一直低着头,任由齐墨摆弄着自己。

    身体仿佛都是僵硬了一样,关节都有些难以活动了般。

    齐墨并没有猴急着乱动,这样的衡蝶实在是让人有感觉,但是如果更放开一些,便是更加的美好了,总不能任由自己摆弄,完成了这一个厨业?

    齐墨伸手搂住衡蝶的腰间,衡蝶啊的尖叫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反抗,一下子就被齐墨抱在了怀中。

    看着衡蝶的羞涩表情,将小小的她搂在怀中的感觉十分的美好,仿佛轻轻一捏就能够破碎的jing致工艺瓶一样。

    女孩子的身体一般都是十分的柔软,齐墨玩弄过不少少女的身体,只是到现在为止,感觉这衡蝶的身体,却是有史以来的最柔软的一具身体了。

    “真是美好的感觉。”齐墨摸着衡蝶的肌肤不禁有些迷醉,心中想着,以前竟然没有发现这一点呢。

    “啊呜呜……”被齐墨玩弄着自己的肌肤,衡蝶的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呻吟声,脸上红的可怕,烫的可怕,就像是发烧了一样。

    这甚至让齐墨有些担心会不会就这样的将衡蝶给玩坏了?

    虽然知道这是能力者的身体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的被玩坏了,但是难免哟有些担心的问道:“感觉还好?”

    “呜呜……”衡蝶的背部在微微抽搐着,像是尽力在控制着一些什么一样。好看的褐se的眸子,水汪汪的看着齐墨,没有太多的媚se,有的只是清纯如水的可爱,让齐墨食指大动,真的想要立刻将这个眼前的可爱少女给就这样的吃掉。

    “没事……只是,只是我好像是太紧张了呢……毕竟……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呢。虽然……啊啊……”齐墨的双手已经触摸到了衡蝶的小小的可爱的肚脐眼上,顿时让她再次发出了惊叫。

    得到了衡蝶的答复,齐墨便放下了心,心中有些好笑的想着,衡蝶这么紧张,弄得自己也紧张起来。等等不会影响战斗力?

    从那小小可爱的肚脐眼上往上攀登,顺着这柔滑的皮肤,感受着皮肤下面的肋骨,很快就攀升到了上面,那可爱的盈盈一握的双峰上。

    “呜呜呜……”衡蝶都闭上了双眼,脸sechao红的仿佛能够滴出血来一样。

    齐墨觉得手感并不是很好,因为有着浴巾阻拦着一切。轻轻将解开浴巾,将其丢掉。

    “呀呜呜……”衡蝶看着自己的身体完全的曝光在眼前的这个男人的面前,顿时连忙的将下面,将上面给遮掩住,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齐墨轻轻地将衡蝶的手拉开,揉着她那刚刚能够一只手握住的双峰,感受着衡蝶的身体不断地在颤抖着,背部抽搐的动作似乎更大了一些般。

    “那里不行……不行啊……啊呜呜……”衡蝶脸se微醉的说着。眉头微蹙,睁开了双眼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齐墨。

    “你不喜欢吗?”齐墨将自己的额头和衡蝶的额头碰在了一起,然后小声的询问道。

    “并不是不喜欢,只是,只是感觉,我的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一样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衡蝶说着说着就尖叫了一声。身体里面有着一股洪流冲击了出来。这是齐墨刚刚含住她的耳垂,刺激着她的这个敏感点,同时也加大了揉捏的动作以及搓了搓那颗小小的豆蔻的缘故。

    “尿,尿出来了……”衡蝶的眼泪都留了出来。微微苦着脸说着:“好,好,好奇怪的感觉哦,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啊呜呜……就是,就是那个吗……”

    看着衡蝶竟然在流眼泪,齐墨的心弦立刻被波动了起来,一只手深入了衡蝶的下面,一只手环着衡蝶的细腰。<se的看着齐墨:“你的下面……有那个东西抵着我,好大好硬好烫啊……呜呜呜呜呜呜……你的手指,不要乱动,啊啊啊,我的身体,呜呜呜……感觉,……啊啊……好奇怪啊……变得好奇怪了……咿呀阿呀,好舒服……嗯嗯嗯……齐墨……嗯嗯嗯……呼呼呼呼……”<话儿,语言很是急促,仓促的呼吸喷吐在齐墨的脖子上,有着一种痒痒的感觉。

    齐墨低下了头吻在了衡蝶的口上。

    “啊呜……”衡蝶微微皱眉的样子真是可爱到了极点,让齐墨的心火一下子窜了上来,有着一种恨不得立刻就将她给吃掉的冲动感觉。

    衡蝶的牙关紧锁,不管齐墨的舌头怎么进攻都没有办法攻入进去,这样难免有些无奈以及恼火,下面的手立刻加快了一下动作。

    伴随着动作的加快,衡蝶的背部抽搐的动作越来越大了,她那修长的大腿,在浴缸当中蹬来蹬去,动作真是诱惑到了极点,有的时候死死的夹着齐墨的手,动作就变得有些困难,有的时候将双彻底分开,任由齐墨把玩着自己的桃花源。

    很快,一股热流冲了齐墨一手都是,这是衡蝶又一次的丢了,这让齐墨难免有些错愕,心中想着竟然第二次了,并且还是如此之快的第二次,衡蝶未免也太紧张了一点?

    伴随着那股热流,衡蝶的整个身体都是一阵阵的抽搐,随手身体张开。而这个时候那紧缩的牙关也终于松露开来。

    齐墨感觉着牙关的松动,顿时将舌头长驱直入了进去。

    “啊啊呜呜呜呜!”感觉这齐墨的舌头竟然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衡蝶一阵阵啊呜呜的声音叫了出来,下面的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当中也就算了,自己也曾经这样自我安慰过,感受着身体带来的快乐感觉,可现在是别人玩弄着。还是这个自己所喜欢着的男人,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而刚刚丢了两次的身体,也仿佛一滩烂泥般瘫软在齐墨的身上。

    齐墨玩弄着衡蝶的舌头,小巧可爱的香舌不断地在逃避着齐墨的进攻,不过空间就这么大点地方,又能够逃到哪里去?齐墨的另一只手从衡蝶的腰间产攀爬了上来。来到了衡蝶的脑袋后面,将她的头颅抚着,让这个吻更加的漫长一些,让她也没有办法跑掉。

    衡蝶的香舌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于生涩了,相对于齐墨的不断挑逗,她只能够一退再退,不过到了最后还不是退无可退呢?

    似乎渐渐地意识到了这个现状。衡蝶终于下定了决心,那一个小小的香舌顿时开始和齐墨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酥麻的感觉源源不断传来,微微的刺激,让整个身体都变得快快的,有着一种从里到位的释放,这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美好的感觉。

    果然,果然和自己自我安慰的玩弄着自己的身体有些不一样的。衡蝶心中这样说着,那小小的柔荑,开始在齐墨的下半身摸索了起来。

    她似乎已经进入了状态,不是那么的害羞了,很快,衡蝶终于找到了那根滚热的分身,顿时吓得她连忙松开了。不过松开之后,过了一会儿,又试探xing的将那分身握在了手中。

    再次睁开了双眼,衡蝶立刻就看到了齐墨的那鼓励xing的眼神。

    这算是什么眼神啊。你这个混蛋,坏蛋,变态,se狼,混蛋,坏蛋,变态,se狼,无耻的家伙,将我的身体玩弄的这么有感觉,将我从自闭的深渊拯救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呢?

    虽然知道你一直在利用这我,但是我并会在意,因为我同样也在利用着你,我并不是喜欢你,而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你仿佛冬ri的太阳,将寒冷竭力给驱散,虽然难免还是有驱散不尽的寒冷,但这是唯一的关怀。

    不知不觉级开始彻底的迷上了你,只是你的身边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绝美少女,我总是站在了最远处,怯生生的渴望的看着你。

    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的话题,或者说,根本没有办法顺利的进行交谈,想要和你的身体缠绵在一起似乎终究是一个假象般。

    实在是太过于孤独了,实在是太过于想你了,想要和你子啊一起,只要在一起,什么都好,只有这样的渴望了。

    但是凭什么能够和你在一起呢?你虽然是一个混蛋,坏蛋,变态,se狼,人渣,但是同样也是自己见过的最出se最出se的一个男人,仿佛将所有的事情都掌握了一般。

    而在这个时候衡蝶看到了齐墨欧索欠缺的,于是来到齐墨的身边,一直默默地为齐墨帮助着。<天给带回来,将温暖该带回来,将所有的yin冷全部给驱散。

    这也真是衡蝶所期望的,也正是和衡蝶所期待的一样,衡蝶渐渐克服了很多的事情。这都是这个男人的功劳。

    所以说,遇上你,真的是太好了,心中这样的渴望渴求也越来越大,riri夜夜都似乎想要和你缠绵在一起,这是我的期望,几乎没一次自我安慰着我的身体的时候,我都在想着,如何如何和你缠绵的场景,就和我所看过的那些小说里面的情爱片段一样,真是美好到了极点,我也嘿嘿的傻笑了半天,有的时候也会因为你而感觉到苦恼,害怕你下一刻就将我给丢弃掉。所以请你千万不要将我丢弃掉,请多爱我一些,好吗?

    “好。”齐墨有些感动,点了点头认真地说着。

    “哎?”衡蝶这才发现,自己和齐墨的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分开了,迷离的眸子顿时清醒了几分,脸上顿时更加的绯红了一些,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我我我我,刚刚刚刚刚刚,将心里话,心里话,心里话,说说说说说,说出来了?!”

    “嗯。”齐墨有些好笑的说道,双手搂着衡蝶的腰肢说,颇为感动的说道:“你可是一句不差,完完整整的将所有的心里话完全说出来了哦。”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衡蝶顿时因为害羞,而瞪大了双眼,满是不敢置信的捂着脸:“怎么会,怎么会都说出来了呢?真是,真是丢死人了……啊呜呜呜……”

    齐墨将衡蝶捂住脸的手拉开,看着她的眸子认真地说道:“一点也不丢人哦,我很开心,你能够这么想,这么想的你,也是十分的可爱,我很喜欢,很爱,这样的你。”

    “真的,真的吗?”衡蝶微微抬起了头,用含着几滴泪水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齐墨,然后小声的询问道。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会讨厌我呢,觉得我……”衡蝶松了一口气,脸se恢复了一些,没有之前的剧烈chao红,只有几许羞红,盯着齐墨的双眼看了半天,方才下定了决心,说道:“齐墨,爱我。”

    “嗯?”齐墨假装没有听见,有些疑惑的嗯了一声。

    “讨厌啦,不要逗我,我说,爱、我啦。”说着将爱字加重了一些。

    齐墨将衡蝶紧紧地搂在怀中,然后调笑着说道:“怎么爱你呢?”

    “啊呜呜,好羞人,的话,我才说不出来呢。”衡蝶表示抗议,低声说:“难道你憋得不难受吗?就,就不要死忍着啦……”

    “但是我还想要知道,你说,让我如何来爱你?”齐墨挑着衡蝶的下巴,用嘴在她的嘴边亲声说着话,然后吻了下去。

    “啊咿呀……呜呜呜……”衡蝶的表情迷茫了一会儿,双出分开会后,难免有些yu求不满的恳求着齐墨,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齐墨,简直就叫人发狂。

    齐墨继续低声说着:“你连刚刚那么羞人的话说出来了,还差这一句?”

    衡蝶像是和什么做出了很大的抗争一样,犹豫了半天终于趴在齐墨的耳边,轻声的说道:“用你的,那个,那个,分身,来好好的,疼爱我,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想要你的下面,很想要,我想要和你缠绵,彻底的缠绵,快点给我,快点给我……”

    “嘿嘿,我只是叫你说一句,干嘛说那么多?”齐墨笑着说道,此时衡蝶的这个姿势,让她的双峰压在齐墨的胸膛上,柔软的触感,以及那一点硬硬的豆蔻,感觉十分的美好。

    衡蝶被挑逗的都露出幽怨的表情了。

    “我进来了啊?”齐墨不再挑逗,将衡蝶的双腿分开,低声说着。

    “嗯,嗯嗯。”衡蝶点了点头应声着:“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感觉,感觉好奇怪,好粗啊,呜呜呜,真实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

    <情的看着齐墨:“我终于,呼呼,快点动一动,我好,好好的体会这种感觉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