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大结局

2013-08-15 作者: 朦胧月光
  “娘,你不要听他的,宝轩没事。”夏宝轩在阎冥的手下拼命地挣扎,两只脚不断地踢打着他,两只无力的小拳头也不断地他的身上捶打。

  “吵死了。”阎冥暴怒,手下一个用力,窒息的感觉传来,夏宝轩的小脸憋得一阵酱紫,呼吸不畅。

  “阎冥,你不过是想要我的命,何必为难一个孩子。”夏子洛冰冷的瞳眸好像百年冰窖,淡淡一扫周遭温度骤降。她放下手中的天狐软剑,一步一步朝着阎冥靠近,在距离三步之遥的距离停下了步子。

  阎冥指尖射出几道气劲,夏子洛顿时不动,两只眼睛转动,红唇轻启,清脆的嗓音飘出,“阎冥,如今我已经遵守承诺,让你点住的穴道,现在你可以放了宝轩。”

  “好啊,我现在就放了他。”阎冥阴鸷的眸中闪过一丝狠毒的杀意。心中暗忖,夏子洛,你毁了我地狱门,今日我先让你尝一尝失子之痛,再送你下黄泉去陪你的孩子。

  话落,阎冥唇角挑起一丝邪恶的阴笑,手下用力居然奖夏宝轩朝着天堑的悬崖抛了过去。

  “无尘,救人。”夏子洛一声大喊。其实不用夏子洛大喊,柳无尘也会救人的。

  只见柳无尘身形一阵暴闪,快如闪电,急如飓风,电光火石之间,柳无尘伸出的手一抓,即将坠落悬崖的夏宝轩被柳无尘牢牢地抓在手中。

  阎冥将夏宝轩抛出去之后,手中的鱼骨一提快速地朝着夏子洛刺去,想先杀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可是他的鱼骨剑还没刺到,诡异离奇的事情发生,形势瞬间转变,夏子洛气劲挥出,直接点了阎冥的穴道。

  “该死的女人,我明明点了你的穴道,为什么你还能动?”阎冥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疑惑问道。

  “孤陋寡闻,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世界上一种可以改变人的穴位的功夫和医术。”鄙视地瞥了一眼阎冥,夏子洛嘲讽地回道。

  原来,自从风幽谷让人掳走那一次,因为点穴被那个该死的男人吃尽了豆腐,揩尽了油,夏子洛后来再柳无尘的帮助下,改变了自身的穴位。

  “奸诈的女人。”咒骂一声,阎冥阴鸷的寒眸瞪着夏子洛,迸射出杀人的骇人目光,恨不得杀了那个狡诈的女人。

  这时,四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传来,地狱门四大全都与那四名精挑细选出来的轿夫对打斗,统统落败,每个人皆身受断断脚之刑,典型的人棍。最后,被那四名轿夫踢下天堑的悬崖。

  “女人,你怎么在这里。”凿牙的声音隔着天堑飘了过来。

  “当然是为了守株待兔,没有想到我运气真的不错,居然真的堵到了几只准备逃跑的兔子。”夏子洛眉梢微挑,暗讽着。

  话落,凿牙和姬流风已经施展轻功,踏着铁链飞了过来。

  “洛洛,你好聪明。”姬流风唇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拍着马屁道。

  “行了,你也别拍马屁了,赶快给我去找柴,这厮不是喜欢放火吗?今日我就来个火烧活人,让他也尝尝被火烤的滋味。”眼眸闪过厉芒,嗓音毫无一丝温度,冷寒说道。

  “娘亲,没有烧之前,能不能把这个混蛋交给我处置一番。”夏宝贝走过来,明媚的眼睛闪烁着邪恶的光芒,稚嫩的声音响起。

  靠之,死变态,居然想把宝轩丢入悬崖,今日不剥了你一层皮,我就不是夏宝贝。

  “行。谁你怎么玩,只要留口气就行。”夏子洛提醒了一句她的一向原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儿子强悍狠毒一点儿没有什么,只要孝顺她这个娘亲就行。

  “放心,我有分寸。”夏宝贝的口气好像一个小大人,无比的可爱,可是做出来的事情却让人分外胆寒,那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

  只见夏宝贝走到动弹不得的阎冥身边,发出阴恻恻的笑声,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施展轻功站在阎冥的肩头,在阎冥的头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瓷瓶中银色的液体在阳光下反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夏宝贝将瓷瓶中的液体对着那个小口慢慢地倒进去,一瓶不够,接着他又从腰间拿出第二瓷,第三瓷倒入阎冥头顶的小口中,只到腰间所有的瓷瓶中那些银白的液体统统用光才算。

  做完这一切,夏宝贝轻轻一跳,落到地上,等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刻,当知道要来地狱六那一刻,他的脑海中就蹦出了这个整人的法子。

  一柱香之后,阎冥发出一声凄厉如鬼的嚎叫,刺耳的燥音刺得人的耳朵生疼。只见阎冥身体的皮开始由上而下自动剥落,而且还是一整块的,皮下的毛细血管突突地跳动着,整个人鲜血淋漓,好像从血池中走出来无皮厉鬼,恐怖、狰狞、骇人……

  这一幕落入众人眼中,除了夏子洛和她那几个习以为常的男人没有反应,其余人脸色大变,心中暗忖,这个夏宝贝简直上一个比阎王还要恐怖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不止的小鬼,以后宁可得罪老大也千万不能得罪他。

  晚秋的风带着微微的寒气吹过,浓郁的血腥气味瞬间弥漫在天堑处,两处的悬崖边站立的人脑海中一直回放着人眼脱落的那一幕,此刻血腥气味飘过鼻端,再也忍不住,弯下腰朝着一旁狂吐不止。

  可是这远远还不够,夏宝贝天真无邪的眼睛一眨一眨,好像纯净清明的清泉一般清亮透彻,可是微微弯起的嘴角浮现出的笑意,却让人觉得无比的邪恶,天使的面容,恶魔的行为,让人颤粟不止,阵阵寒意从脚底窜起,寒意无边。

  夏宝贝可是做足的准备,走到夏宝轩身边,从他的腰间拿过二个瓷瓶,将里面装着香甜味美的蜂蜜倒在了阎冥褪了皮的身上。过了一会儿,闻香而来的蚂蚁密密麻麻地顺着阎冥的脚慢慢地往上爬,越来越多,最后发展到了上万只蚂蚁啃食他的肉。

  一声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不断地回荡在天堑悬崖边,被深秋透着寒意的风吹散。

  这时,那些寻柴的人也回来了,每个人手中捧着一大捆木柴,走到夏子洛身边,恭敬有礼道:“夫人,柴寻到了。”

  “架到他身边,烧死他。”指了指那个在痛苦深渊中徘徊的阎冥,夏子洛冷漠如冰,没有丝毫同情怜悯地开口道。

  半个时辰之后,熊熊烈火燃起,不能动弹地阎冥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炙热的烈火一寸一寸地吞噬自己的身体,凄厉宛若鬼嚎的痛苦嘶喊断断续续地飘出,直到消失。到最后,只剩下一堆残灰,秋风吹过,尘土飞扬,随风而逝。

  从此之后,地狱门三个字也永远从世间消失,若干年之后淡出人们的记忆。

  夏子洛一行人铲除的地狱门之后,坐着那辆来时的豪华马车,一路游山玩水,慢慢悠悠地朝着翡翠城的方向行去,准备飘洋过海回到岛上待产。

  一月之后,地狱门灭门之事,门徒无一生还,传遍整个天元朝,大街小巷。酒楼茶馆皆谈论此事,众说纷纭,说法不一,天狐宫却从此名扬天下,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此时,翡翠城一间茶楼中,一名说出的先生手执纸扇,“啪”的一声打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站在说书台上说着地狱门灭门的前因后果,从武林盟主大会说到香山大火,从香山大火说到天狐宫的神秘女人,从神秘女人说到地狱门一日之间灭门一事。

  “娘亲,我怎么看那个说书先生有点儿面熟,而且还说得如此详细,毫无偏差。”夏宝贝眨着明媚的眼睛,疑惑不解。

  “你不是想要天狐宫名扬天下吗?这就是一种宣传的手法,学着点儿,臭小子。”夏子洛眉梢微挑,轻抿一口香气扑鼻的花茶,温柔一笑,缓缓道。

  又坐了一会儿,茶楼人潮散去,关门打洋之后,那名说书先生将脸上贴着的假胡须一撕,俊美妖孽的面容露了出来,讨好般地坐到夏子洛面前,笑得妖孽,“美人,我刚刚说得怎么样,有没有奖励?”

  “说得很好,自然有奖励。”夏子洛美眸媚气横生,笑得那叫一个贼,两指抬起,直接赏了小白一个爆粟。

  小白无语地揉着额头,幽怨在望着夏子洛,心中嘀咕着,偏心的女人,等你生完了孩子,今日的奖励一定会一次性统统拿回来。

  “洛儿,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登船回家吧。”柳无尘飘逸如仙的身姿优雅万千地走过来,脸上永远是一抹淡雅如兰的清浅笑意,温柔的语气令人心动。

  茫茫大海,一碧万顷,平静的海面,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驱赶了黑暗,带来了光明,世间的一切都变得美好。

  天空蔚蓝,白云悠悠,海鸥贴近海面快乐地飞舞回旋,一条条梭子形的飞鱼破浪而出,在海面上交织穿梭,迎着雪白的浪花腾空飞翔,真正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一艘大船行驶在茫茫大海,船上欢声笑语,气氛融洽,谈论着登船靠岸后,回到阔别几月,温馨的家园的美好幸福生活……

  ----------

  全文完

  至于番外,有空月光会在这二天送上,感谢亲们一路的支持和鼓励,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月光才能够坚持到底,在二个月的时间内写完全文,谢谢大家,月光爱你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