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留得青山寨,不怕没柴烧

2013-08-15 作者: 朦胧月光
  “流风,如果不亲手灭了阎冥那厮,出了这口恶气,这一辈子我都会郁结于心,会不开心。”一提道阎冥,陡然间,夏子洛周身散发出极致的寒意,周遭温度骤降,瞳眸中也迸射出丝丝浓烈骇人的寒意,比千年寒冰还要冻人。

  该死的阎冥,让她的孩子和男人遭受了那么大的罪,差点儿全体灭亡,不杀了他,誓不为人!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这几天地狱门在各处的据点皆被我们几人联手给捣毁,今日我们还打算商量一下如何攻入地狱门总坛,将地狱门一举铲除,让地狱门成为过去,从此之后永远从江湖中消失。”姬流风邪魅的眉一挑,没有任何隐瞒,一一道出。

  “地狱门总坛在什么地方?”看向姬流风,夏子洛淡淡问道。

  “回风崖。”姬流风回。

  “那你们打算什么出发去回风崖?”夏子洛继续问道。

  “还几天正在做准备,出发时间还没订下。”姬流风老实回道。

  “既然还未定下时间,那我帮你们定下,三天后出发去回风崖。”夏子洛瞳眸闪烁着坚定,一锺定音。

  “洛洛,你如今有了身子,不如就呆在别院这中休养,等着我们的好消息不就行了。”姬流风雾气缭绕的桃花眼中浮现出担忧,柔声劝说着。

  “放心,刚刚无尘替我把过脉了,脉象很稳,不会出事的。”夏子洛是铁了心一定要亲收拾阎冥,岂是姬流风三言两语就能够改变的。

  闻言,姬流风眸光转向柳无尘。柳无尘飘逸淡然的面容挂着淡淡的浅笑,微微颔首。见此,姬流风才放下心来。

  “好,一起去,不过你要答应我,到了地狱门总坛,不能冲在最前面,不能强出头,躲在我们这些男人的身后坐等胜得的那一刻就行。”姬流风叮嘱道。估计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啰嗦。

  夏子洛翻了白眼,细声嘲讽道:“流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啰嗦嗦的,照你这说法,干脆找顶轿子抬着我一路出发算了。”

  “这到是个好主意,我等一会就找人去办。”姬流风邪魅的桃花眼一挑,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

  “行了,我答应你,就躲在你们的身后,不过,阎冥那厮一定要交给我着手处置。”夏子洛温软说道。她也不想让几人担心,而且如今的她有了身孕还是少一些杀孽对胎儿较好。

  “娘亲,我也要和你一起去,我要保护娘亲。”夏宝贝坐在椅子上,两个小腿一晃一晃的,眨着明媚的眼睛说道。

  “宝贝,宝轩的身体才刚好,你就和宝轩呆在别院,好吗?”夏子洛面容挂着慈爱的笑容,轻柔地说道。

  “娘,我的身体已经好了,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夏宝轩扬起小脸,第一次勇敢地说出心中的想法。

  夏子洛不忍拒绝,答应了二个小鬼的要求,面色微微严肃道:“你们两个要去也行,不过要跟在娘亲身边不能走开,否则就别去了。”

  “没问题,我一定寸步不离娘亲。”夏宝贝明媚的眼睛闪亮若星辰,赶紧应道。

  “我会跟在娘的身边,不让娘操心的。”夏宝轩低头头,声音细弱,斯斯文文,不如夏宝贝那般宏亮清脆,透着一股子调皮劲。

  三天后,在姬流风的安排下,夏子洛坐进了一辆超极豪华的马车,四匹汗血宝马拉车,马车内铺着厚厚的锦被,马车的内壁皆订着几层软布,马车内的小几角都被磨成了半圆。

  “流风,你也太夸张了吧,我们这哪里像是去挑人家的老窝,简直就像是坐着豪华马车游山玩水。”看到那宛若房子般大的马车,夏子洛眼角抽了抽,真的是钱烧得慌,这也太他――妈――的奢侈了。

  “洛洛,如今你有身子,当然要注意一点儿,马车大一点稳定性强,路上才不会颠簸。”姬流风狭长的桃花眼凝着夏子洛,耐心地解释。

  “流风,难为你想得如此周道,我们出发吧。”夏子洛眼中流露出感动,接着在姬流风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接着,夏宝贝和夏宝轩二个小鬼也坐进了豪华马车,柳无尘也钻了进来,其余人统统骑马。有的人马早已经朝着回风崖的方向出发了。

  十天之后,夏子洛一行人终于来到回风崖下,抬头仰望着那高耸入云,云雾飘渺的回风崖,谁也不曾料想宛若仙境般飘渺的回风崖居然是地狱门的总坛所在。

  “洛儿,到了,我们下马车吧。”柳无尘飘逸的面容挂着淡雅如兰的浅笑,轻柔如风的声音宛若柔和的轻风,在熟睡的夏子洛耳边轻轻拂过。

  “别吵,我好累。”夏子洛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轻声嘀咕。

  这十来日,经过柳无尘的细心调养,她的胃口巨增,整个人胖了一大圈,每天窝在这铺着厚厚的锦被的马车之中,吃了睡,睡了吃,自个儿都感觉快成母猪了,脸蛋红红的,如扑了一层淡淡的胭脂,水色极好,腰身也粗了一圈。

  “洛儿,回风崖到了。”柳无尘再一次轻摇夏子洛的身体,轻声喊道。

  朦胧间,夏子洛一听到回风崖三个字,陡然间睁开了双眼,起身下了马车。抬着望着那地势陡峭险要的回风崖,一条蜿蜒狭窄的道路朝着山顶不断延伸,耳边一阵阵回旋之风的声音,宛若鬼泣,呼呼作响。

  “走吧,上山。”夏子洛非常不雅地伸了个懒腰,这一次怀孕完全不同上一次,身子总是特别容易乏,吃得又多。

  此时,姬流风、小白、凿牙他们等早已经率领着各自的部下攻上了回风崖的地狱门意坛。回风崖下只有夏子洛、柳无尘、二个小鬼还有四名抬轿的轿夫,别小看了那四名轿夫,也是武功高强,个个身手不凡。

  走到了最一半的路程,突然山腰之间出现一条岔路,朝着另一个方向延伸。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夏子洛停下脚步,指着那条贫嘴缓缓地问道。

  “回夫人,这条岔路,楼主先前已经让属下们打探过了,是通往地狱门的后山的另一座山峰,此峰与地狱门后山中间有一条天堑,中间用一根二十多米长的铁链连接两峰,如果不是轻功卓越之人,根本不可能从此通过。”先前说话的那名轿夫有礼回道。

  “无尘,我想往这条岔路走,看看到条天堑到底有多险?”夏子洛眼珠一转,临时改变主意。

  “听你的。“柳无尘宠溺地淡淡一笑,点头应允。

  一行人又改变了方向,走上通往天堑的岔路。

  回风崖顶,地狱门总坛,喊杀声震天,凿牙、姬流风和小白带领的人马越战战勇,地狱门的门徒边打边退,死伤无数。此时的地狱门尸横遍野,鲜血染红的脚下的土地。

  “门主,我们的人快要顶不住了,拈花楼和隐阁的人快要攻到了大殿,属下肯请门主赶快从后山的天堑逃走吧,留得青山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保有住了,还可以重新建立地狱门。”阎冥身边的四大使者之一黑使者单膝跪地,诚肯地劝言。

  下面,还跪着其它三位使者,白使者,幽使者和冥使者,他们对阎冥倒是忠心耿耿,一起肯请阎冥先从后山天堑处逃走。

  阎冥坐在地狱门大殿九级台阶的黑龙主位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垂着头,浓黑的眉紧紧地锁起,阴鸷的眸中寒意无边,思索着黑使者的劝言。

  “不错,留得青山寨,不怕没柴烧,只要活着,总有一日我阎冥一定重建地狱门,然后将拈花楼与隐阁一举铲除。”阎冥阴寒的眸中闪过一抹希望,接着又道:“去后山天堑。”

  话落,阎冥率领着四大使者施展轻功朝着后山天堑处快速掠去。而地狱门其它的门徒依然在拼死地顽固抵抗。

  “凿牙,怎么没有看到阎冥那厮,洛洛可是指定要亲自处置那个混蛋。”姬流风朝着身旁的凿牙问道。那一身红衣极其耀眼,说话间,手中的天蚕丝一抛一扯间,又是一名可怜的地狱门门徒成了无头的鬼魂。

  “你问我,我问谁?”凿牙简单又冷酷地回答,说了等于没说,让人非常的无语。

  只见凿牙手中的鬼瞳刀一扫,带着横扫千军之势,强悍到暴的气流荡出,瞬间倒下了一大群地狱门的门徒,个个腹部一道长长的刀口,鲜血汩汩直流,肠子也从伤口处掉了出来,那画面血腥恐怖又恶心。

  “哼,就会装酷。”姬流风冷哼一声,手中的天蚕丝急舞而起,银芒闪烁,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丝网,朝着那些拼死抵抗的地狱门门徒头顶上笼罩过去,片刻之后,数十个地狱门门徒倒地,每个人纤细的脖颈之上鲜血狂涌喷出,颈上动脉皆被那锋利无比的天蚕丝割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