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要试图杀死一朵黑莲花 > 第125章 道高一尺(三更)

第125章 道高一尺(三更)

2023-01-25 作者: 序临
  茅草屋里的任衿衿和谢轻舟相处的倒也还算和谐,主要是现在的任衿衿无所顾忌,不管谢轻舟说多难听的话,她都不会搭理他。

  其实也是谢轻舟从前秉承的就是能动手绝对不动手的理念,导致他词汇量很是匮乏,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个词,再加上每次说完后,任衿衿就轻飘飘看他一眼。

  他也就闭了嘴,不再多说,而且心魔连着两天没出来,他也松了口气。

  “谢轻舟,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怎么打算?”

  任衿衿一边搅动着锅里的野菜粥,一边问道,这米还是那猎户留下的,也不多,今天这顿已经是最后一餐了,所以她才问谢轻舟有没有什么打算,她也好盘算一下。

  她也没有提取剑这件事,那心魔时不时的就出来蹦跶一下,她也有些担心,这几天她还在想,要不要想个法子,溜进坤灵仙山给他取剑。

  “我会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谢轻舟开口说完后,又补了一句:“就当报答你这几日对我的照顾了。”

  他那话说出来,任衿衿翻了个白眼,还跟她装是吧,行,她这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追妻火葬场。

  “倒也行,唉,这几日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我这就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既然你要跟我分手,那我也不强求。”

  她颇为惋惜的说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接受你的报答了,到那时我就在人间寻一个夫婿,生几个孩子,也不掺和你们仙魔界的这些事了。”

  听到她说在人间寻一个夫婿的时候,谢轻舟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尤其是她还说要生几个孩子,谢轻舟站起了身冷笑道:“任衿衿,你的喜欢就这么短暂吗?”

  明明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冷言冷语,也不知道他如今又来气个什么劲儿,任衿衿耸耸肩很是无辜的说道:“那不是你说,我对你的喜欢只是同情与怜悯吗?既然你不信,我怎么证明你也非要让我走,我只能妥协了呀。”

  “对了,内个,你走的时候能给我留点钱财吗?你也知道的,在人间,没有钱寸步难行的嘛.”

  她话还没说完,谢轻舟就走了出去,任衿衿笑了出来,还跟她斗,他也不想想,她任衿衿是什么人,既然他要冷言冷语,那她只能阴阳怪气咯。

  走出门的谢轻舟越想越气,任衿衿可真是给个梯子就顺坡下,她就不能,就不能再坚持下?
  但是转念一想,怎么好像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伤心难过的倒成他了?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任衿衿早躺在床上睡着了,一旁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碗野菜粥,他眸光暗淡了下,走到了她身边。

  少女的睡相很不安分,整张被子被她夹在腿里,他看着她手指上缠着的纱布,心疼的叹了口气,然后用灵力加快那些伤口的恢复。

  从前的任衿衿从来没有做过挖野菜的活,那日出去的时候,他看着她被镰刀刮伤了手,可是回来的时候她一声没吭,而他为了让任衿衿死心也没有出声。

  那个时候他多想抱抱她,可是后来他才知道,任衿衿不是兔绒花,被人呵护的时候,她会撒娇求抱抱,说痛,可是无人的时候,她就会自己上药,忍着痛一声不吭。

  他该庆幸的,但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世人都说魔尊实力可怖,可是在面对无法压制的心魔他也会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曾经想过,不管怎样,就让她陪在自己身边,但是当心魔不管不顾的一次又一次出手,他怕了,他想让她活,而不是死在他的手中。

  “我会找到让你活下去的办法,而后,远离我吧,衿衿。”

  谢轻舟伸出手,在她的指尖触碰了下,又很快的收回了手。

  次日清晨,任衿衿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谢轻舟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任衿衿应了一声,将自己身上的碎银子放到了桌子上,就当这段时间的住宿费了。

  两人从茅草屋出来的时候,外面日头正盛,这处山林也很大,但是谢轻舟的脚步却没有停顿,似乎很是急切。

  任衿衿垂下眼眸,然后坐到了树旁边:“不行了,不行了,累死了,我要歇会儿。”

  前面的谢轻舟闻声转过身来,只见她坐在树下,小脸粉嫩嫩的,他站在不远处开口:“就休息一刻钟。”

  到底还是心疼她,任衿衿笑了下张嘴说道:“谢轻舟,到时候我要是成婚,要不要给你发请帖啊,其实你真是一个蛮负责的前男友了,毕竟谁分手了还能给前任找对象嘞。”

  她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文静,一说话就让谢轻舟如鲠在喉,一口气卡在胸腔里,不知往哪处发。

  “我也没个娘家人,我觉得你还是得来的,撑场面嘛是不是。”

  “一刻钟到了。”

  任衿衿话音落下后就听到他冷淡的声音,她哎呀了一声:“我才刚坐下,哪里有一刻钟?”

  “你走不走。”

  他就在不远处看着她,任衿衿哼了一声:“不走,累了,要不你背我?抱我也成啊。”

  任衿衿颇有些无赖的说着,一副我就是累了走不动的模样,谢轻舟嘴角勾起一个笑走过来,在任衿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她扛在了肩膀上。

  “裙子裙子!头晕了!”

  谢轻舟的手按住了她的裙子,给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就听到任衿衿说:“不是,谢轻舟你什么时候改行做土匪!我又不是你的压寨夫人。”

  听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谢轻舟这才觉得刚刚那口气顺了出来,他一只手突然打在了她的屁股上淡淡说道:“安静点。”

  “你你你!你打我屁股?!”

  任衿衿突然很大声的说了一句,惊得树上的鸟儿四处逃窜,谢轻舟仗着任衿衿如今看不见,笑了下。

  “谢轻舟!”

  “喊什么,我又没对你做很过分的事情。”

  他竟是拿她前几天的话来堵她的嘴,任衿衿扭头看向他,然后狠狠的掐了他的腰间软肉一把:“扯平了。”

  谢轻舟没再说话,只是耳尖似乎更红了些。

  感觉离我的简介和大纲有些跑了,我尽力拉呜呜呜,可恶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