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 第259章 月下论道

第259章 月下论道

2023-01-26 作者: 青蚨散人
  第259章 月下论道
  江月白没把谢景山怎么样,这段时间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谢景山,她和天衍宗众人才得到谢府的庇护和照顾,让外面的动乱没有影响到他们。

  而且谢景山其实也没说错,她十岁就敢引雷劈自己,的确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不过看到她出现, 谢景山自己吓得够呛,慌不择路掉水池里去了。

  江月白笑着摇摇头,跟卓青锋颔首示意,不等他开口说什么,就从他身边御风而过。

  住在院中各处的天衍宗弟子,还有最近搬来归元剑宗几人,听到外面动静纷纷跑出来,江月白看到云裳,葛玉婵他们,大家全都好好的。

  相熟的那些人都只是相视一笑,反倒是平时不熟悉的同门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关心。

  “江师姐,看到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我这些日子担心你担心得寝食难安啊。”

  “寝食难安?你嘴角点心渣子擦干净!江师妹,我代我们这几个老弟子向你道一声谢,当时要不是你及时放……出手,我们都要被困在里面。”

  “对对,江师妹真是眼疾手快, 一察觉到有问题立刻出手, 真不愧是天衍宗年轻一代的首席弟子。”

  “虽说这次最后关头出了问题, 但我们宗门弟子也算是逆转了局势,可以说是我们宗门盟赢了,这都是江师妹的功劳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全是夸赞感谢和恭维。

  江月白忍不住问道, “你们难道就不会觉得我用毒不是正道手段,太卑鄙了些吗?”

  正道修士一向非常鄙视用毒这种阴险手段,尤其是像修君子道的孔氏这种世家。

  说夸张一点, 但凡有人敢像她那样大量用毒,肯定要被当做邪修来看,所以她当时才一直忍着,没有直接用毒。

  江月白一问完,发现有些师兄眼角抽了抽,师姐纷纷尴尬扯嘴角。

  “不会,事急从权,我们理解。”

  “对对,江师妹品性高洁,外面谁敢说江师妹不是?”

  江月白感觉哪里不对,或许因为都是同门,所以大家都偏向她吧。

  但是远处归元剑宗那些人,怎么也对着她尬笑?感觉眼神中带着莫名的敬畏。

  难道是她师父干了什么?所以大家都在怕她?

  谢过大家关心,江月白从人群中挤出去,拉了云裳和葛玉婵到云裳的房间,进去看到虞秋池正盘膝打坐,又道歉离开,去了葛玉婵房间。

  三人叙话半日, 大概说了说最近发生的事情。

  陆南枝的事情, 云裳和葛玉婵都没打听也根本没提她的名字。

  外面的传言愈演愈烈, 大家已经基本信了流传最多的说法,说屠灭方氏大量弟子的就是陆南枝,她背后有鬼族和三元教支持。

  因为鬼族原本就起源于魔族,算是魔族的爪牙。

  目前三盟商议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但孔方城内最近风平浪静,再加上丁兰芷说过几天会解除戒严,江月白估摸着,方氏和陆氏暂时打不起来。

  天色渐晚,江月白告别云裳和葛玉婵,准备回去继续闭关。

  一出门,江月白就感觉浑身刺挠,总感觉大家都在暗暗关注她。

  经过小花园,江月白看到拂衣真君的大弟子,贪财又惜命的金丹真人李慎之像是特意在等她,听说他这次也被困在上层秘境中,险些没出来。

  李慎之对着江月白尴尬的笑了两声,“叫师侄见笑了,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师侄,不知师侄此刻方便否?”

  江月白疑惑道,“你是我师叔,就算是请教也应该是我请教你啊。”

  李慎之道,“修为高不代表学识高,我单灵根资质,金丹期之前的修行根本没什么难度,可一进入金丹期,开始接触五行规则为结婴化神做准备时,就感觉很多东西晦涩难懂,使不上力。”

  五灵根因寿元和资质限制,能顺利修到金丹期的少之又少,但过了金丹期,之后的修行又会变得相对容易些,只要有毅力,比单灵根突破化神的几率稍高。

  单灵根相反,金丹期之前容易,金丹期到元婴巅峰之间,需要领悟和补全五行,又会因为灵根限制,变得艰难无比。

  唯有五行齐全,才能证阴阳二神。

  情况虽然是这么个情况,可无论是宗门还是世家,仍旧更愿意培养灵根资质好的弟子,就算不能化神,也更有机会修到金丹和元婴境界,成为宗门和世家的中坚力量。

  而且金丹和元婴寿元绵长,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突破之法,所以从数量上看,灵根资质好的化神修士仍比五灵根化神修士多。

  五灵根要耗费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时间,培养成本太高,还因为寿元限制,容易半道陨落得不偿失,也就逐渐被大部分人放弃。

  江月白若不是因为奇遇和自己的努力,绝不可能在二十五岁的年纪,修到如今的境界。

  顺利的话,她有望在四十岁之前达到金丹期,跟单灵根所用时间差不多。

  “师叔是想问我五行相关的问题?”

  李慎之点头,左右看看凑近了道,“实不相瞒,我这次被困有意外收获,看到了秘境边界的法则碎片,这让我对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些感悟。”

  “但也因此产生大量问题,我知道你和九川真君修的是祖师那一脉的功法,对五行之道的理解肯定远超常人,请教你准没错。”

  江月白没想到被困在里面,竟然可以因祸得福,也是造化。

  她关于那些法则碎片的领悟也很有限,而且李慎之刚才所言,跟她眼下从现有木火土灵物中,以相生之法转化出金水灵物的设想有共通之处。

  在玄冥战场,她有那么一瞬,感觉都要轮转成功,现在又回想不起当时那种感觉,也不知缺了什么。

  跟修为高的人讨论讨论,或许对她也有帮助启发。

  “那我们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吧。”

  “唉好!”李慎之喜出望外。

  这时,一个异常高大的身影从拐角走出,身背百宝匣,正是云裳的小姑姑虞秋池。

  “我也要请教。”

  李慎之诧异道,“你也看到法则碎片了?”

  “嗯。”虞秋池点头。

  “还有我。”方欲行也从房中走出。

  李慎之忍不住喊道,“你不是没被困在里面吗?”

  方欲行提着剑,“我强行压制在筑基巅峰许久,结丹在即,听你们论道,总有好处。”

  “我也要听。”

  “加我们几个,天天哪都不能去,正无聊呢。”

  “论道这种事情可不能少了我。”

  众位筑基后期的师兄师姐纷纷从各自房间走出,目光灼灼的望着江月白,江月白那本战术集的事情他们可都知道了,正愁找不到由头请教呢。

  李慎之嘴角抽搐,眼睁睁的看着单独请教变成群体论道,不能暗戳戳的偷学,好可惜。

  江月白也是一阵头疼,不过听到好几个被困在里面的人都说看到法则碎片,为了听听大家的不同见解,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那就在这小花园里吧,你们去拿蒲团。”

  众人纷纷回屋拿蒲团,江月白从手镯中找出一个旧蒲团,在花园假山下选了个位置坐下。

  明月皎洁,金桂飘香。

  大家呼朋唤友,纷纷从各处抱着蒲团赶来,在江月白面前横排竖列的坐好,挺背伸头,双目绽光。

  李慎之,虞秋池,方欲行三人抢占最前排位置。

  葛玉婵,何忘尘他们几个筑基初期中期的也来凑热闹,就云裳不喜欢人多没出来。

  江月白茫然眨眼,不是一起论道吗?

  这架势怎么跟她主讲一样?大家是不是太高看她了?

  江月白有点虚,她的学识还不足以教导这么多人,她向来都是问别人问题的人。

  此刻她忽然有点体会到师父头疼和想跑的的点了。

  看着大家期盼的目光,江月白取出自己先前记录法则碎片感悟的玉简抓在手里,问李慎之。

  “李师叔,你先详细说说你的问题?”

  李慎之清了清嗓子,斟酌片刻,在不暴露他自身虚实的前提下,慢慢开口。

  “我有一个朋友……”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