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苍守夜人 > 第441章 夜入公主寝宫

第441章 夜入公主寝宫

2022-12-06 作者: 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441章 夜入公主寝宫
  幽影微微犹豫的瞬间,林苏已经潜入了玉凤公主的寝宫。

  掀开了公主的帐幕。

  这帐幕一掀开,林苏眼睛一下子直了。

  玉凤公主躺在床上,而且睡得相当不老实,被单卷到了一边,雪白的胸露了一半……

  她的眼睛猛地睁开,突然看到了床边的黑影,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地弹起,一声尖叫就要传出……

  林苏猛地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的嘴,玉凤公主眼睛睁得老大,旁边的红烛摇曳,清晰地看到了他的面孔……

  玉凤公主呆住了,脸蛋上陡然一片红霞……

  居然是他!

  她刚刚做了个梦的,梦还没醒吗?

  一时之间,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别叫,有件事情很严重!”耳边传来林苏的声音。

  玉凤公主悄悄地在被窝里掐了自己一把,终于确定了这不是梦,下巴轻轻点一点示意她知道了。

  “你生日时收到的那枚御赐玉佩呢?在哪?”

  玉凤公主目光移向床头边,那里有只首饰盒。

  林苏松开了玉凤公主,来到了桌边,拿起首饰盒,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这块玉佩。

  “怎么了?”玉凤公主声音很轻。

  林苏目光一回,看到她的脑袋,只有脑袋,整个身子都缩在被窝里面,这张脸蛋上红霞遍布,她的眼神又娇又怯……

  我C!

  林苏赶紧将目光移开,内心一句我C!

  强行收敛心神,林苏吸一口气:“殿下,我怀疑这玉佩有问题!”

  玉凤公主脸上的娇羞终于冲淡了不少。

  室外,幽影心头猛地一跳。

  “所以,我得毁了它!”林苏额头一亮,一枚银色的月亮突然从眉心飞起,这,就是传世青词《满江红》形成的奇观,往日是一轮血月,他破入文路之后,这轮血月变成了银月,威力十倍提升。

  银月覆盖他的手掌,形成一个透明的保护罩。

  喀地一声,玉佩破裂,里面出现一只黑色的奇异虫子,在银月之中左冲右突,玉凤公主一声轻呼,脸上的娇羞此刻才彻底消散干净,变成了完全没有血色。

  室外的幽影内心猛地缩成一团,她的头发无风自动,她的眼睛,变成了万古冰霜。

  哧地一声,黑虫在银月中消于无形,林苏站在窗前,目光冰凉如水。

  “这……这是怎么回事?”床上传来玉凤公主的颤音。

  “这就是……他的善意!”善意二字,林苏咬得很紧:“公主殿下,危机已除,你安心休息,我去了。”

  “别走……”

  林苏脚步停下了。

  “我……我有点怕!”

  林苏目光慢慢移了过来,冷若冰霜的眼神,移到玉凤公主脸上时,变得温情无限。

  “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

  三更天,月亮已经彻底隐没。

  四更天,浠浠沥沥地下起了雨。

  五更天,雨大了,风狂雨骤。

  天亮了,整个西山一片迷蒙。

  公主寝宫,拉开了迷蒙的外衣,林苏慢慢站起,看一眼床上睡得香甜的玉凤公主,出了寝宫。

  他一出去,玉凤公主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看着虚掩的房门,玉凤公主眼中一片迷离……

  身边风声轻轻一动,幽影站在她的面前……

  “殿下,昨晚我……我不知道他想干嘛,所以……所以没有拦他。”幽影脸上有点不好意思。

  玉凤公主脸蛋红透了:“伱……你都不知道他干嘛,就敢放他进来啊?”

  幽影笑了:“有什么不敢的?要是他起坏心,不就如了殿下的愿吗……”

  “啊?……”

  枕头直接砸中了幽影……

  林苏踏出长廊,瞅着天井里的雨点,今年雨季到了啊。

  今年的雨季比去年迟了些,去年是殿试之前,今年足足迟了一个月。

  也许雨也知道迟到了,所以一下就格外的猛,仅仅一夜时间,荷池里的水都满了……

  突然,前面一声惊呼:“林公子?”

  林苏目光抬起,看到了谢小嫣。

  谢小嫣站在屋檐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谢小姐,早上好!”林苏平静面对她。

  “你……你怎么在这里?”

  “哦……你也知道的,我在京城本就没有宅子,昨晚偶尔想起有点生意上的事情要跟公主殿下谈谈,就过来了,谈得有点晚,就住下了……”

  “谈得有点晚?多晚?我凌晨时分还跟殿下谈诗词呢,对了,别院的客房在那边,你刚才过来的地方是公主的寝宫……”谢小嫣指一指长廊尽头。

  林苏纵然舌底尽是莲花,这一刻也是无言以对。

  谢小嫣嫣然一笑:“你需要给我一个封口费!”

  啥?
  林苏好吃惊。

  “林大公子吟风吟月诗贯古今,小嫣实在很想听听公子是如何吟雨的,不如你写上一首?”

  林苏眼睛睁大了:“你一向这么善于敲竹杠的么?”

  “嗯!”谢小嫣眼睛里全是小花花,直接点头。

  好吧好吧……

  林苏无力地叹息:“点菜!诗还是词?”

  这话一出,刚刚走出寝宫的玉凤公主和幽影同时傻了。

  我的天啊,他被人逮住了!
  被逮在那里敲竹杠!
  过分的是,他还真妥协了!
  最最过分的是:他流传天下、让文坛所有人都想揍他的文道奇观——“点菜”,出现了!
  谢小嫣差点跳了:“词!”

  “新词牌还是老词牌?”

  我靠!玉凤公主差点趴下了,虽然对他的新词牌无限向往,但她此刻却宁愿林苏别玩这么颠覆的,你随便给谢小嫣弄一首诗多好啊,你来这手,你知不知道后遗症有多大?

  你一个新词牌开创出来,总会成为文道佳话。

  瞒都瞒不住。

  今天你来这手,后面的开创花絮就太有想象空间了。

  大家会怎么说?
  林苏开创新词牌《某某某》,是谢小嫣逮住他敲竹杠敲出来的,他干啥坏事了这么见不得人?众位看官听我慢慢道来,他大清早的从公主寝宫出来,被谢小嫣逮了个正着……

  我玉凤公主一世清名啊……

  我是无辜中枪啊……

  你玩新花样玩了个名扬千古,为什么受伤的是我……

  她在那里越想越紧张,林苏已经落笔了……

  “《浪淘沙.西山雨》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裘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笔收彩光起,似五彩似七彩游离不定……

  帘外的雨突然成了彩虹一般,西山别院如梦如幻……

  刚刚走到西山别院的毕玄机目光抬起,盯着别院深处的这一缕迷离彩光,她的眼中也是光彩无限。

  突然,青光弥漫天地间,朵朵青莲如同大雨中的游鱼,在空中绽放……

  “天啊,传世!”谢小嫣猛地握住了胸口,脸蛋一片鲜红。

  “传世!”玉凤公主瞬间不知身在何处。

  刚刚,她想通了今日林苏题词的后果,有那么片刻时间,她平生第一次希望林苏别写得太好,但如今,又岂止是一个太好?他写的新词直接传世了!

  传世之词,千古流芳,但偏偏跟她玉凤公主的清白名声挂上了钩,她实在不知道该哭一场还是该笑一场……

  空中圣音响起:“传世青词《浪淘沙.西山雨》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裘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词作者大苍林苏!”

  青光流百里,京城之人大清早就领了个巨大的福利。

  圣音继续传来:“词成传世,赐你‘天上人间’妙境,西山别院,邪崇莫入!”

  词作数十字破空而起,落在西山别院九个方位,西山别院突然有了一股迷蒙的圣光,刚刚凋谢的花朵,再度红了枝头,树上的枯叶,再度泛绿,有些污秽的荷池,突然清可见底,几条毒蛇靠近别院的边缘,突然掉头……

  玉凤公主冲了过来,这一刻,她如在梦中。

  “殿下,很早以前我就答应过你,要送你一首词,今日,算是送了!”林苏微笑着告诉她。

  这话,是真话。

  当日林苏、章浩然、霍启等人游西山别院,章浩然等人都写了诗或词,当时众人也让林苏写一首,林苏本着压尽天下人就是不压朋友的基本指导思想,拒了,他的原话就是:公主殿下,我答应给你写一首,但不是今天。

  今日,他兑现了当日的诺言。

  写下了一首词。

  开创新的词牌,写下传世之词。

  圣殿之人似乎知道他的心意,没有给他本人奖励,而是给西山别院一个“天上人间”的妙境,从此,西山别院,邪崇莫入!
  玉凤公主的安全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你不仅是送了我一首词,你还送了我圣道的保护!”玉凤公主脸蛋红通通一片,胸口轻轻起伏,激动得难以自持。

  不管了,哪怕跟自己的清白相连,也不管了……

  谢小嫣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嘴儿翘了起来:“哎哎,有没有搞错啊?我拉下脸皮不要,找他要的词儿,怎么就送给殿下了?我连张原创词稿都没捞着,什么事儿啊……”

  玉凤公主傻了,也是哈……

  以前林苏写诗写词,原创词稿总是有的,但今天写的传世,原创词稿直接化成了别院的守护,没词稿。

  林苏笑了:“别翘嘴儿了,哪天我给你唱首歌儿行不?”

  “新的?”谢小嫣完全活泛了。

  “保证全新!”

  “哪天……是哪天?”

  “下次进京!”

  谢小嫣一跳而起,开心得快疯了……

  一声叹息钻入林苏的耳中:“看来,西山上的几大才女,你是一个都不想放过啊。”

  我靠,这么不负责的话谁说的?
  林苏目光抬起,就看到了毕玄机,毕玄机似笑非笑地过来了……

  “几大才女,可是包括你自己在内的。”林苏一句文道传音传过去,毕玄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白眼慢慢形成。

  她过来,谢小嫣跳到了她面前:“玄机你来迟了,没亲眼见到最神奇的词道诞生……”

  “传世青词耶……”毕玄机横她一眼:“京城绿柳山庄的章家老爷子都见到了,灵隐寺里的幼薇都顶着大雨、怨气冲天地朝这边赶,你说我见没见到?”

  “我的天啊,我捅马蜂窝了,我撤!”谢小嫣伸伸舌头,跑得飞。

  林苏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也是无语。

  传世青词什么都好,就这一宗,真是很无语啊,原本撩撩小美女挺好的,但它动不动上了天,闹个百里之外都能见到。

  章家老爷子估计在翻白眼。

  陆幼薇怨气冲天肯定是夸张了些,但吃醋翘嘴儿肯定也是大概率事件……

  毕玄机坐在了他的对面,一个声音轻轻传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林苏手上沾点雨水,轻轻在桌上写了个“封”字,四周的雨声突然就完全听不见了。

  “我突然想到,玉凤公主收到了一枚玉佩,这玉佩的材质跟香妃令里面的那块玉石完全一致。”

  毕玄机问话的时候,脸上是有微笑的。

  林苏回答这句话时,脸上也是有微笑的。

  毕玄机的微笑突然消失了:“结果呢?”

  “她这块玉佩里,有一只黑色的蛊虫!”

  毕玄机呼吸完全停止……

  “有些事情得变一变了……”

  “你说!”

  “九大堂主,除了你兄长之外,一个都不能留!先将他们部下的秘密掏出来,然而选择新的九堂堂主,另外,你兄长,也得消失!暗香,从今天开始,转入地下!”

  毕玄机轻轻吐出一口气:“有这么严重吗?”

  林苏道:“你得透过现象看本质!”

  “玉凤公主的玉佩中,出现一只蛊虫……你看到的本质是什么?”

  “太子妃不是香妃!真正的香妃,在宫里!”

  毕玄机托起了茶杯,茶杯水轻轻荡漾。

  前天,陛下让人送来了一块玉佩,玉佩里面有蛊虫,这蛊虫跟香妃控制人的伎俩一脉相承,所以,香妃不是太子妃,而是陛下控制的某个人,甚至是陛下本人!

  暗香,不是太子掌控的一支秘密力量,它有可能是陛下亲手掌控的。

  这太可怕了。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想拿下暗香,就等于从陛下手中夺食。

  陛下可不是太子,陛下的能量一百个太子都比不上。

  香妃还在!

  她就一定可以重新掌控九大堂主!
  哪怕她兄长手中握有掌控其他堂主的利器,那只母蛊,香妃也有手段废了这只母蛊,重新掌控暗香。

  要斩断暗香跟香妃的联系,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九大堂主集体消失!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