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苍守夜人 > 第440章 赵勋之死

第440章 赵勋之死

2022-12-05 作者: 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440章 赵勋之死
  赵府,热闹得很……

  刑部到了,大理寺到了,甚至皇宫大内的第一高手段星天也到了,他阴沉着脸站在最高的树顶,等待着勘查结果,结果一出,就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不管是何人,他都拿得下!
  翰林院首座欧阳东亲自查验,他一个大大的“回”字格外张扬。

  昨夜杀人的场景在文道伟力之下清晰呈现。

  一个黑衣人,显然赵勋是认识的,两人一番对话落入众人耳中,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殿下的安排就是杀了你!”

  殿下?哪位殿下?
  不管是哪位殿下,在场之人都觉得颈部发紧!
  事情牵涉到了皇室,事情已然通天……

  赵吉在那里哭喊:“是林苏!一定是他!这贼子前期跟赵家结下仇怨,刚刚回京就发生这等恶事……”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林苏跟你赵家的仇怨整个京城都知道,哦,不,连离京城五千里之遥的北川县也知道,林苏的确有弄死赵勋的动机。

  但是,有两个问题绕不过去啊,其一,林苏可不是什么殿下。其二,他有文道青木令,就算犯了事,刑部大理寺都没办法抓他,何况你连半点证据都没有。

  欧阳东收了文道神通,缓缓抬头:“这个黑衣人有谁认识?”

  在场之人全都摇头,唯有树顶的段星天,脸色微有改变。

  暗香中的青龙?

  怎么会是他?
  然而,他不敢说出青龙的身份,他虽然可以无视世间一切规则,但有一条规则还是不敢突破的,那就是:关乎皇室的大秘密。

  一个时辰之后,太子知道了这条消息。

  得知这条消息之后,太子脸色也是一片乌青,站在桌边足足有五分钟都没动。

  突然,他袖子一振,出了厅堂,进了内堂,径直走向太子妃所在的房间……

  几个侍女同时跪下:“参见太子殿下!”

  “都出去!”太子的声音很平和。

  几个侍女全都出去了。

  太子妃桌边慢慢回头,多少有些惊讶地看着太子……

  “为什么要杀赵勋?”

  太子妃猛地一弹而起:“伱说……”

  “本宫问你,为何派青龙刺杀赵勋?”这句话,一字一句!
  太子妃脸色一下子改变了:“青龙杀了赵勋?这……这决非臣妾所派!”

  太子眉头猛地皱起:“不是你?”

  “真不是!”

  太子缓缓道:“如果不是你,那就是有人暗中捣鬼了!立刻查清何人所为……”

  太子妃脸色沉凝无比:“是!臣妾今夜给殿下回话!”

  今日的京城,虽然整体上还是风平浪静,但一股无形的暗流却已经流遍了官场……

  左宽州没有上朝,家人说他病了。

  他有病没病无人能知详情,但他的脸色非常不对,一个人将自己关在书房,连管家都不见。

  陆天从一整天脸都是黑的,中途礼部尚书周运之过来找了他,奏事阁中,门一关上,周运之开门见山:相爷,此事,你分析跟林苏有无关系?

  陆天从浓眉颤抖,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周运之自己会说下去。

  周运之果然说了……

  从现场情况看,跟林苏实无关系,但林苏行事,天马行空,单从表面绝对看不出端倪,如果从动机分析,整个官场之中,干得出这种事的只有他!
  前期林苏去了北川,端了赵勋的老巢,赵勋进行了强烈反制,刚刚让监察司的陈东去三平县查他兄长,林苏对此直接发出了威胁,说赵勋活不过这个月,这才第二天,赵勋就被杀!

  陆天从霍然抬头:“他真的发出威胁了?”

  “是!是面对陈东发出的威胁,陈东告知了雷正,雷正当时就大怒。相爷,能否凭这一条,将他抓起来审一审?”

  陆天从眼睛一翻:“你也是久经官场之人,如何也是这般幼稚?就因为他一句话,抓他审?且不说他拥有文道青木令,根本可以拒绝审判,即便他接受审判,你还指望他能在这种情况下失言?”

  “相爷,他……他这是立威啊!如果这次不能将他打下去,他在官场之中将会无人敢惹,以后……以后必成大患!”

  “还用你说?他早就已经是大患!”陆天从挥挥手:“去吧,山雨才刚刚来,何需慌成这幅模样?”

  这是高层的反应。

  而中层,反应更是直接得多。

  最直接的就是刚刚离京的陈东。

  他人还未出楚州地界呢,突然就收到了京城消息,赵勋被杀!

  这条消息一传来,陈东整个人都不行了!

  接到消息的一个时辰后,他上吐下泄的水土不服,艰难地告诉他的长随:本官不行了,给本官找条船,送本官回家。

  交待清楚之后,他昏迷了过去。

  陈东三平县之行,半途而废。

  原因是他病了,重病!
  林苏今天挺乖的,就在监察司,老老实实上班,哪儿都没去。

  只不过,李三瞅着这个上官,眼神里别有一番意味……

  别人没机会听到林苏那句惊天动地的话的,他听到了,林苏昨日才刚刚跟陈东在这办公室里聊天,才刚刚说过:赵勋这个月之前将会大限来临。

  时间才过去一天,大限就来了!
  朝廷二品大员啊,陛下眼前的红人啊,就这样死了,真的只是命数?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就象我不相信张文远的死跟你无关一样……

  虽然肚皮里一肚皮的不信任,但他是个好长随,一个好长随就是不说敏感的话,不办敏感的事,不给主官添麻烦。

  所以,这一天,他只负责添水添茶就是不添话。

  林苏喝了几杯茶自己开口了:“赵大人竟然就这样英年早逝,真是让人无限追思啊,李三,这点银票你拿去,帮赵大人定个花圈吧。”

  李三吓了一跳:“大人,赵家的人要是……要是将大人送的东西丢出来怎么办?”

  “说什么呢?赵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焉能行此突破礼法之事?”林苏沉吟半响:“你只管送吧,如果他们非得要丢,也由他,谁让人家死了人呢?”

  李三觉得自己有点牙酸,大人啊,你这不是送花圈,你这是给赵家上眼药啊,你自己不去让我去,我真怕他们打我……

  钱拿到手上,他目光一扫,满腔的怨念一下子没了,只剩下兴奋,三张银票,全是一千两的。

  “多余的钱你留着,有机会跟杜清泉多交流交流,再怎么说我也是监察司的人,了解些雷大人的个人喜好,我也好投其所好,你说是吧?”

  李三手轻轻一颤,其实心尖儿也颤了。

  杜清泉,是监察司雷正的长随!
  这算不算是目标明确呢?

  下一步,咱们这位大人会不会又请教五台山的某位高人,算一算雷大人的大限?
  夜深,东城庄园。

  青龙刚刚返回房间,突然就看到了房间里的一条人影,身段柔美无双,蒙面,手持一枚熟悉的令牌。

  “青龙,昨夜可是你杀了赵勋?”执令人声音无比的清冷,透着无限杀机。

  “是!属下奉令行事,顺利完成。”青龙恭恭敬敬地回答。

  执令人声音陡然冰冷:“放肆,何人令你杀赵勋?”

  青龙霍然抬头,吃惊地盯着执令人:“尊使,昨夜不是你亲自下令的吗?今日为何……”

  我亲自下令?执令人脸上的蒙面巾轻轻颤抖,她读懂了对方的计策,对方昨夜伪装成自己的模样,给面前的青龙下发了一道假命令。

  可恶!

  如此可恶!

  何人?必是九大堂主之一,旁人也根本不可能知道香妃令是何种模样……

  就在此时,天空的月亮突然改变……

  刚才的清冷月光,刹那间变成一弯银月……

  哧地一声,银月入户,套上了两人的脖子……

  “什么人?”执令人和青龙同时翻身,全身功力激发,但套在脖子上的银色月亮猛地收缩,如同绳索一般将二人捆得严严实实……

  连他们的声音也封锁于斗室之中……

  一条人影似乎从月亮中走出,年轻帅气,脸上还带着动人的微笑。

  执令人和青龙脸色齐变,盯着这个年轻人,如同见到了一个大头鬼。

  “林苏!”

  咬牙切齿的声音!
  林苏微微一笑:“两位都认识我?还真是挺难得的,我都不认识你们!”

  执令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昨夜,假传指令之人,是你!”

  “是啊!”林苏笑道:“这条计策共分两个部分,弄死赵勋是其中一个部分,第二部分是什么呢?猜猜看!”

  青龙全身大震,猜到了!

  执令人更是全身大震:“你……你针对的是本座!”

  “自然是你!”林苏手伸向她的蒙面巾:“我来瞧瞧,闻名天下的香妃,是个什么模样……”

  声音未落,林苏手落,她脸上的蒙面巾掀开……

  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面孔……

  “香妃居然就是太子妃,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一条身影从房间里现身,是一张太子妃和青龙都熟悉的面孔。

  “朱雀,居然是你!”太子妃两眼露出无尽的寒芒:“你胆敢跟林苏勾结,胆敢背叛……”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太子妃无限娇好的面孔上。

  梅无冬的手慢慢收回:“兄弟,青龙可以留一留,这个罪魁祸首就不必了!”

  “不……”太子妃一声大叫。

  喀!她的脖子被拧断!

  这一拧,夹杂着梅无冬多年的怒火!

  这一拧,也代表着他的新生!

  ……

  病园之中,一灯如豆,毕玄机慢慢拆开了香妃令,香妃令中,一块绿色的玉石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沁人的香气,玉石破开,奇变突生,一只金色的蛊虫破空而起,快若电光石火一般。

  眼看蛊虫就要没入夜空,突然撞上了一层文道流光,文道流光一收,这只金色的蛊虫在林苏掌中上冲下突,虽然它的活动空间只有巴掌那么大,但这一弹起来,却是演绎出了无尽的虚影,速度快得难以想象。

  “还真是一种奇特的虫子啊,这种速度如果是在野外,根本就捕捉不到!”林苏感慨。

  “能凭它导出兄长大脑里面的蛊虫吗?”毕玄机紧张地盯着这只蛊虫。

  “这需要试验!”林苏道:“我试试!”

  他的眼睛闭上了,掌中的蛊虫速度慢慢降低,终于安静了……

  大约半柱香,林苏眼睛慢慢睁开,他已经跟这只蛊虫达成了精神层面的共鸣,蛊虫靠近梅无冬的额头,梅无冬眉心慢慢亮了,突然,一只蛊虫虚影从他眉心而出,融入林苏掌中的这只蛊虫……

  “成了?”毕玄机擦擦额头的汗水。

  “成了!”林苏手一起,将这只蛊虫装进世界树的盒子,递给毕玄机。

  突然,他盯着桌上的一堆绿色碎片脸色变了……

  “剩下的事情你们处理,我有事先走了!”

  林苏脚下一旋,到了窗边,下一刻破空而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毕玄机和梅无冬面面相觑。

  夜风细细,林苏已经不知去向。

  林苏突然离开,只因为一点,桌上的这堆绿色碎石。

  这石头是一种奇异的玉石,因为玉石有宁神聚气之功效,所以才拿来封存蛊虫母体,这样的玉石,林苏昨天见到过。

  在哪里见到的?

  玉凤公主生日宴会上!
  皇宫里的大内总管送来陛下亲笔题名的那块玉佩,跟这玉石毫无二致!

  陛下本没有理由对玉凤公主施恩,昨天偏偏就送来了生日礼。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跟玉凤公主、幽影一样,认为这是陛下对他们的安抚,想稳住他们,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有没有可能,那块玉佩之中,也藏着一只蛊母?
  如果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蛊道,神奇至极,一旦暴起,杀人于无形之间!

  陛下前期可是有过给玉凤公主下毒的先例的,如果他真的对玉凤公主起了杀心,玉凤公主危在旦夕!

  所以,他片刻都不敢停留!

  哧地一声,他破空而起,下一刻,直上西山,夜风起,乌云遍布,山风透体生寒,四野一片寂静。

  无声无息中,林苏直接射入西山别院,身形一折,直扑玉凤公主的寝宫。

  寝宫之侧,幽影霍然抬头,抬头的瞬间,她的眼睛漆黑如墨,连瞳仁都变成了绝对的黑色,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但凡她的眼神作出如此改变的时候,就是她的杀意弥漫到顶点的时候,下一刻,将是石破天惊……

  但是,她的眼神突然变了,变得迷茫……

  怎么是他?

  他想干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