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苍守夜人 > 第439章 病园病公子

第439章 病园病公子

2022-12-05 作者: 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439章 病园病公子

  病公子,梅无冬。

  梅无冬能称之为京城四大公子,自然非同凡俗。

  他自幼多病,成年后双腿瘫痪,只能以轮椅相伴,但他依然控制着一家大镖局:胜威镖局。

  一个残疾人,掌控名扬天下的镖局,这显然是违和的,然而落在他身上却也极正常,江湖人都说了,无冬公子智计无双,交游广阔,黑白两道全都吃得开,甚至红道之上,他也吃得开,何为红道?官场!

  他这座园子,精心构建,苦心投入,为的就是官场!

  官场大佬,多数都是园中客!

  林苏和毕玄机无声无息出现在病院后院之外,林苏眼中有明显的错愕,难道……

  毕玄机目光移了过来,一缕声音钻入他的耳中:“咱们要找的人,就是病公子,是不是有些颠覆想象?”

  林苏眼中光芒微微一闪,感叹:“那是相当的颠覆!”

  毕玄机嫣然一笑:“跟我来!”

  她的身影陡然一幻,进了病园……

  病园的夜,安静。

  病园的花草树木,在淡淡的月光下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最内侧,一座斑驳的木楼,里面一灯如豆,一个年轻男子坐在灯下,夜风起,他披散的头发轻轻飘起,墙壁上一幅字也在轻轻翻动。

  更深夜静,他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

  也许在他的世界中,很多东西都是颠覆的,包括睡觉,他半生都在轮椅上,坐着其实也是睡觉,他就是病公子梅无冬……

  月亮再度隐入云层。

  梅无冬目光慢慢移向左侧的窗户,这一刻,他的眼睛很亮。

  窗户之前,突然凭空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林苏和毕玄机。

  梅无冬的目光牢牢锁定林苏,林苏也静静地看着他。

  大约二十七八岁年纪,帅气飘逸,眼中有光,符合他心目中关于那个人全部的定位……

  梅无冬也在一瞬间解读了林苏……

  “兄长!这位就是林苏!”毕玄机微微一鞠躬。

  林苏心头也是微微一跳,她称呼“兄长”,今夜所有的幕布都将拉开!

  梅无冬手轻轻抬起,将膝盖上的那层布慢慢揭开,慢慢站起,慢慢走向林苏……

  林苏盯着他的腿,心头大跳……

  病公子梅无冬,双腿残疾,终生离不得轮椅,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而今夜,他在跟林苏见面的第一刻,站了起来,将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

  他,不残!

  他,是个正常人!
  “有些吃惊是吗?”梅无冬微笑着道:“病公子梅无冬,其实双腿正常!”

  “你……你其实不必告诉我的!”林苏喃喃道。

  “是的,我不必暴露,但我还是想暴露,知道为何吗?”梅无冬叹了口气:“因为我想告诉你,在这世上,能遇到一个无需隐藏秘密的人,是何等的快慰……兄弟,我等伱很久了!”

  一句兄弟,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

  “兄长惠达!”林苏跟他双手相握。

  “兄弟,请坐!”梅无冬的手,有温度,也很有力度。

  两人坐下,毕玄机亲手倒了三杯茶……

  梅无冬托起茶杯:“十三妹,如今叫绿衣,是吗?”

  “是!”这就是掀开底牌的开始。

  “我不确定她跟你说了多少……”

  “她当年离开你们的时候,才刚刚十岁,不记得太多的军国大事,但她还记得她有个兄长,有个姐姐,她说,姐姐将踏入道门,以仙人之姿再临故土,哥哥,将率千军万马返回故土,为父母报仇血恨,而她自己,不在哥哥姐姐复国路上,哥哥姐姐只希望她在大苍嫁人生子,了此一生!”

  长长一段话,梅无冬和毕玄机眼中晶莹一片……

  良久,梅无冬轻轻一笑:“当日雁门关外,我目送着她离开,虽然我告诉她,让她在大苍嫁人生子,了此一生,然而我却也知道,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就这样踏入大苍,就是一只小羊踏入莫测的黑暗丛林,绝没有想到,她会遇到你,更不会想到,你会如此善待于她。喝一杯吧……这一杯,我敬你!”

  毕玄机也举起了杯子,三人以茶代酒,共饮此杯。

  林苏杯子放下,目光射向墙壁。

  墙壁上这幅字他熟悉,正是他科考之时写下的那首传世之词《虞美人》……

  “春风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园……”

  不!
  有一字与他的词不相同,故园的“园”字,分明是个“国”!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字是狂草的,一般人甚至关注不到“园”与“国”的区别,但林苏自然能关注到,一关注到就颇有感触。

  这首词是抄的,李大词帝的原版,就是“故国”。

  他不敢写“故国”,改成了“故园”。

  而如今,梅无冬再抄一遍,将故园又一次改成了故国!

  这一改,意境大不同。

  “这是你的词!”梅无冬道:“我改了一字!”

  “我注意到了!”林苏道:“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说!”

  林苏道:“我视绿衣为至亲,你们也是我之至亲!我可以倾尽全力,助你复仇,但是,我不助你‘复国’!”

  梅无冬缓缓道:“兄弟你错了!在我的世界里,原本就没有复国二字!大晋已亡,亡得其所,罪有应得,何敢复之?我所求者,也只有报仇雪恨而已!”

  “那就好!”

  三杯茶再度碰撞。

  这一碰,茶杯里的茶水激起涟漪,一场席卷天下的大幕,从今夜正式拉开。

  林苏道:“兄长,你有何设想?”

  “我的设想跟你是一样的,第一步,掌控暗香,然而,此事颇为艰难,我也正想求教于你……”

  暗香,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如果拥有暗香这种大势力,他们就拥有了一个基本盘。

  但问题是,暗香非同一般……

  暗香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其组织的严密性。

  梅无冬是九堂之中的朱雀堂堂主,他只能掌控朱雀堂以及隶属于朱雀堂的五坛,总人数不过三千。

  跟他地位并列的还有八堂,他知道其余八堂堂主是谁,但他并不知道其他堂的具体构成。

  而他们上面,还有一人,香妃。

  他不知道香妃是谁。

  这就是暗香组织的特殊性,所有人都是一个小小的平台,你只能看到跟你站在同一平台上的人,以及你自己的下属,而看不到更高层的平台。

  这种情况下,任何人反叛,都无法动摇暗香的根基。

  梅无冬只接受“香妃”的指令,但有指令,必须执行。

  那么,他怎么接受指令的?
  香妃手持“香妃令”,蒙面而来,见令如见香妃,不管何种指令,立即执行……

  否则会如何?
  这是林苏最关注的问题……

  梅无冬一字一句地告诉他:敢不接受,香妃令可以激发我大脑里面的毒虫,令我瞬间毒发身亡!

  林苏大惊,盯着梅无冬的脑袋,这脑袋里面竟然有毒虫。

  毕玄机开口了:“兄长大脑里的毒虫,该是药王山最神秘的蛊虫,无影无形,我试过很多种办法,找都找不到。”

  “我试下!”林苏试了,往日无往而不利的回春苗这一刻失效了,他洞察到了梅无冬大脑里面有异常,但根本找不到异常之所在,这种神秘的蛊虫,超出了回春苗的功效范围。

  毕玄机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心中的期望慢慢变成失望。

  她知道林苏曾经救治过陆幼薇,她也知道这是一种文道伟力,她期望林苏能够在她兄长身上创造奇迹,但现在事实表明,人力有穷尽,林苏也并不能创造这个奇迹。

  那么,突破的机会在哪?

  梅无冬目光不离林苏的脸,心中颇有期待,他对林苏的了解其实挺早的,在林苏乡试之时,他就研究过林苏的《四国论》,对这个文道奇才抱有某种认同,因为林苏《四国论》中的观点条条正中他的心扉。

  其后,林苏一路过会试、过殿试,成为文道之上一颗超级星星,同时,跟朝官的对立态势也是如此明显,他就起过招揽林苏的念头,可是他不敢动,因为他知道林苏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任何人靠近都是引火烧身,他不敢将自己跟林苏作深度捆绑,所以就强行压制住了跟林苏会面的冲动。

  但是,就在上个月,毕玄机找到他,告诉他,十三妹没有死,她长大了,现在叫绿衣,有了自己的人生,还找了一个对她最好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林苏!
  那一刻,这个国破家亡、早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男人,第一次心乱了。

  有狂喜,更有期待……

  妹妹还告诉他,这个男人绝对值得信任,而且他还是最擅长解决难题的人,他的智慧,也是天下无双!

  今夜,是他们第一次会面。

  今夜,已经掀开彼此的面纱。

  今夜,他希望看到林苏不为人知的那一面,就是他的智慧!

  林苏慢慢抬头,眼中光芒流转……

  梅无冬的心头轻轻一跳,这是灵感之光,他自己也是一个智者,他也曾听自己的红颜知己说过,但凡你眼中有这抹光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安心。

  自己眼中的光,自己是见不到的,但梅无冬却见到了林苏眼中的光……

  “暗香组织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的严密性,然而,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最可怕的地方,往往也是最有可能突破的地方!”

  “你说!”梅无冬和毕玄机几乎异口同声。

  林苏手中茶杯轻轻放在茶几上:“一枚香妃令就可以号令九大堂主,如果伪造一枚香妃令,号令其他的某位堂主,做件大事,会如何?”

  梅无冬心头怦怦乱跳,伪造香妃令?

  这一着天马行空,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妄为!
  “你不能小看了香妃,如果真有这种事情,她一定能查得出来,一旦查出,伪造者乃是自寻死路!”

  这是事实!

  香妃令不是一般的信物,是面对九大堂主的信物,可以说,整个暗香组织中,也唯有九大堂主才知道香妃令是个什么模样。

  一旦外界出现伪造的香妃令,香妃也好,九大堂主也罢,立刻就会明白内奸是这个小圈子里的人,九个人中找一个内奸,太容易了,一旦找到,弄死这个捣鬼之人,对于香妃而言,一念之间。

  林苏笑了:“如果任由她来寻找,她自然能找到,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其实也在找她?”

  梅无冬跟毕玄机四目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

  暗香组织最可怕的人是香妃。

  香妃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她是个隐形人,没有人知道她是谁,而她,却可以随时面对九大堂主发号施令,操纵数以万计的暗香杀手,也操纵九大堂主的性命。

  所以,林苏的矛头指向某个堂主是假,真正想要的,是香妃露头!
  只要香妃露头,他就可以拿下香妃,夺得真正的香妃令,进而以真令控制暗香!

  ……

  当天晚间,引蛇出洞大计正式展开……

  梅无冬亲手制作一枚香妃令,毕玄机戴上特制的蒙面巾,身影一闪,出现在东城某座庄园。

  “青龙听令,绝杀赵勋!”

  八字指令一出,一条黑影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出了庄园,下一刻,融入夜色之中,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书房里沉睡的赵勋猛然惊醒,一惊醒就看到了窗前的黑影。

  赵勋一惊之下,抓住了枕头边的官印,官印隐隐发亮。

  “是我!”窗前之人声音嘶哑,吐出了两个字,与此同时,他的面孔也在东方微光的映衬下呈现。

  赵勋手中官印的光芒熄灭:“殿下可是有甚安排?”

  “有!”黑影慢慢靠近赵勋。

  “说吧!”

  “殿下的安排就是……杀了你!”

  哧!一把黑色的利刃划过赵勋的颈部,赵勋眼睛猛地睁大,完全不敢置信……

  天大亮,赵府老管家轻轻敲门:“老爷,该上值了。”

  里面没有人应。

  老管家又敲了一次门,还是没人应,管家轻轻一用力,书房门开了,管家踏入了书房,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管家连滚带爬地出了书房,一路高呼:来人啊,老爷遇害……

  整个赵府完全炸了。

  赵吉推开怀里的侍女,冲出了房门,来到了书房,看到了父亲摆在地上的脑袋,赵吉脸色瞬间惨白,眼前猛地一黑……

  皇宫之中,陛下刚刚起床,就听到了这则消息,一听到这消息,陛下脸色也是铁青,呼吸似乎都已经停止,大内总管详细汇报过程中,陛下站着一直没动,大内总管的汗水也一直在背沟里流……

  轰地一声,面前的踏脚板高高飞起,撞在墙壁上粉碎:“查!且看是何人所为!”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