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我立于亿万生命之下 > 第68章 戛然而止

第68章 戛然而止

2022-11-30 作者: 陈莱特
  第68章 戛然而止
  第二天一早,海上一个孤岛的洞府前面。

  一滩黑色的滚动液体中浮出来了一个黑衣遮脸男人和一个猴女。刚刚出来,猴女就趴在地上吐了。

  猴女:呕!你这比我跳山还刺激!呕!

  北阴:……

  他只是长叹一口气,难以想象自己以后会和这么一只猴女纠结在一起,而且还是十分错综复杂的纠葛。

  想着想着,北阴身上的阴冷气息又浓厚了几分。

  说实话,北阴不是没有想过解决掉这只猴女,但是天道的纠缠不会这么轻松解决,搞不好解决了之后会纠葛更深,他只能放弃。

  再说了,能给自己漫长的岁月中添上一些乐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等到猴女吐完了,发现自己跟前多出来一个裤子只到膝盖,上衣露出洁白的双臂的短发丽人,正在嫌弃的看着北阴,开口就十分暴躁的骂道:“你这个阴人,不去看着人间,来老娘的地盘干什么?老娘之前说过了,不归你们三界管,你是要违约吗?”

  这一开口就把猴女镇住了,不愧是她要找的师傅,开口就比自己还要暴烈,也就这样豪烈的仙人才配当自己的师傅。

  北阴却是压根不在意,只是指了指刚刚站起来的猴女,看来是要把自己不说话的人设贯彻到底。

  奇怪的是,他明明之前和猴女扯了一大堆天命八卦之类,让猴女听着就脑壳发胀的玄乎玩意儿,但是之后就一言不发,无论猴女怎么问他为什么帮自己,只是点头点头再点头。

  短发丽人看了一眼猴女,忽然噫了一声。

  随后,她眯着眼看向北阴:“你是说,她居然能够和你牵连到一起?但是你的身份可是注定……”

  北阴摇了摇手指,然后被丽人一巴掌打翻在地:“少给老娘当谜语人,你再这样就滚出老娘的岛!”

  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北阴还是用他毫无起伏的声调开口了:“有点意思,而且她让我想起了年轻的菩提。”

  菩提听到这话,脸色立马沉了下去。而随着她阴沉的脸色,整个岛屿上方,方圆数百里的天空都被阴云所遮蔽,不时在深邃的云层中划过几道金色的闪电。

  北阴还是用黑布上的眼睛“看”着菩提,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只是在菩提眼中,那该死的白色符号怎么看都带有几分促狭。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后,还是菩提叹了一口气,选择了让步。她脸色稍微好了点,周围的天气也都平静了很多。

  她揉了揉额头,刚想开口答应下来北阴的“请求”,却被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但是,我有一个问题。这位仙人姐姐,你这么强,为什么要隐居起来?”

  菩提有些意外的看着猴女,心说不是你拜师学艺吗?居然还问起我问题了?不过看到猴女清澈的眼眸后,她心头微微一动。

  是啊,的确是你拜师学艺,那我们两个无视你的意愿,在干什么啊?

  菩提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北阴,心说真是被你捡到大便宜了,随后缓慢而认真的开口,斟酌着回答了弱小的猴女的问题:“因为我虽然强,但是没有他这么强,所以有些事我改变不了,只能给像我之前一样,弱小,但有希望的人们机会,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看了一眼被菩提指着但是无动于衷的北阴,猴女点了点头。

  菩提越发觉得自己捡到宝了:“你不跟着他?明明他才是最强的?”

  猴女看着菩提,直视着她翠绿的瞳孔说道:“只有强,没有意义。”

  听到这句话,菩提和猴女沉默对视了很久,忽然开怀大笑:“是啊,只有强,没有意义,哈哈哈——”

  说完,她敲了三下猴女的头:“欢迎来到老娘的斜月三星洞。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孙悟空了,可以吗?”

  悟空摸了摸自己额头被敲打过的地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大笑着离去的菩提的背影,犹豫着问向一旁死人般杵着的北阴:“师父喜欢女孩子?”

  北阴沉默着点了点头,而得到肯定答复的悟空则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于是当晚三更时分,北阴和孙悟空夜袭了大名鼎鼎的菩提祖师。

  菩提:???
  第二天早上,被扔出门外守了一整夜的北阴面无表情的“看”着悟空打着哈欠从菩提的房间里面走出来,隐隐有些幽怨的感觉。

  悟空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干嘛啊,我俩都是女孩子,你这么看我干甚?”

  北阴还是一言不发,只是移开了“目光”,让悟空自在了一些。

  挠了挠头,悟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那我去演武场了,你要一起吗?”

  看到北阴摇了摇头,悟空瞥了一下嘴,自顾自的去了演武场。等到了那里后,她才发现演武场上有不少“人”在早早地练习。

  而其中最醒目的,是一大群女性中,一个吆喝来吆喝去的光头和尚。

  “来来来,买定离手了啊,今天谁会是第一个通过演武场的?”

  悟空听到这句,一下子眼睛亮了起来,心说这不是和我在花果山的赌约一样吗?于是自告奋勇的挤开一众女妖怪,凑到和尚面前:“我试试!奖品是什么?”

  那和尚眼睛也一下子亮了一下:“好说好说,你只用压上一部分自己的物件,赢了就会得到其他人的物件。”

  周围的女妖见状顿时起哄道:“金蝉子,你又骗新人了。”

  那金蝉子也不恼,只是嬉皮笑脸道:“各位姐姐们误会了,佛家的事,能叫骗吗?”

  悟空有些心塞,挠了挠后脑:“但是我没什么可以压上的东西啊……”

  金蝉子闻言笑得更奸猾了,故意长叹一声:“诶呦,那我可没办法,不过看在这位姐姐是新来的份上,你可以帮小僧做一件事情来当做……”

  话未说完,金蝉子的后脑便挨上了一巴掌。心知肚明整个斜月三星洞只有菩提会这么打自己,金蝉子顿时脸色苦了下来,一边扭过头,一边说着好话:“老祖,您别生气,小僧这只是……”

  结果,金蝉子一回头就看到面色愠怒的菩提。最可怕的是,她的身旁站着一位自己最害怕的黑衣怪人,金蝉子的脸一下子僵了下来,而女妖们也顿时跑了个干净。

  废话,谁敢不跑啊,以前黑衣怪人每来斜月三星洞一次,就会有一位大限将至的姐妹被他带走,从此天人永隔。

  这次这个瘟神又来了,虽然没有姐妹们大限将至,但是众人还是自觉地退避三舍。

  看着散开的女妖,悟空有些泄气,于是也溜达走了,只留下他们三个在原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菩提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金蝉子,如来花费那么多代价把你送来我这里,不是让你整天设赌局的。”

  伸手又打了想要狡辩的金蝉子一下,菩提指了指一旁的北阴:“这个阴人是酆都大帝,你们佛家如来都不愿过多牵扯的存在,以后跟他有关的人和事,你要是不想白白修炼这么多年,就有多远躲多远,听到了没?”

  金蝉子闻言,眼睛眯缝了一下,原来那个猴女居然和酆都大帝有关啊……不对啊,酆都大帝怎么可能去帮助生灵?
  菩提也是眼神晦涩,心说老娘怎么知道,看来三界搞不好真要变天了。

  而北阴始终纹丝不动的站在眉来眼去的二人一旁,似乎所说的一切跟自己都毫无瓜葛。

  眼神交换了一会儿,菩提觉得把身旁的阴人一直晾着不太好,咳嗽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演武场传来惊天动地的一阵轰鸣。

  这下连北阴都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在看清了那里发生了什么后,连北阴也有些无奈。

  原来刚才嫌无聊偷偷溜走的悟空,凭借着自己的铜头铁臂,硬生生在本该用法术和技巧通关的演武场砸出一条路,然后在一片狼藉的演武场中大笑着宣布自己成功成为今天第一个通关的弟子。

  北阴看完了演武场里面的情形,扭过头“看”向菩提:“七十二变?”

  菩提这会儿也是回过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北阴:“绝无仅有的天才。”

  随后,菩提看着向金蝉子要奖品的悟空,和蔼的笑了笑,摸着悟空毛茸茸的头顶说道:“悟空,以后出了斜月三星洞,莫说老娘是你师父。”

  悟空:???
  由于弄坏了斜月三星洞唯一的演武场,悟空第二天就被撵去打扫场地,并且由暴跳如雷的菩提亲自下令,为了日后演武场的安全,禁止悟空再次进入。

  但是之后悟空该怎么办呢?自己前天晚上已经把七十二变教给这丫头了,本想着她怎么也得参悟个十几年,但是她学得也太快了吧?!

  仅仅是一个晚上!
  一个!
  悟空就学完了七十二变,要知道菩提自己当初都费了几个月呢!
  现在悟空主要得多加练习,但是演武场是不能让她再进来了……

  想着想着,菩提就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北阴:“我说,这是你领进来的,怎么也得出点力吧?”

  北阴自然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便点了点头。

  然后悟空的苦日子就开始了。

  从修完演武场那天起,北阴就拉着她进行特训,说是特训,其实是悟空使出浑身解数,只要碰到北阴就能够成功出师,但是别说碰到了,连北阴身前二尺都进不去。

  要么是北阴滑不溜秋的,让悟空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要么是北阴不动如山,身前二尺的屏障连悟空搬山都没法撼动一丝一毫。

  结果因为搬山这事,菩提又气的跳脚,大骂才第二天就搬山,是不是要把斜月三星洞拆了才满足啊?
  最后还是悟空陪着菩提睡了一个礼拜才让她消气,不过之后北阴也就没有采取过不动如山的方法了。

  但是!整天滑不溜秋,不时抽冷子打自己屁股的泥鳅北阴,让悟空更怀念不动如山的训练方式,好歹那样有处发力,不像现在这样,有力无处使。

  不过好在自己的师姐们都是不错的人,虽然平时嘴上挖苦着从不梳妆打扮的自己,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她们在帮自己敷药包扎。这让悟空很感动,说你们以后要是有什么为难,尽管来找我老孙。

  师姐们纷纷调笑着说好好好,知道你本事大,你要是到时候不接收我们,姐妹们就到你的洞府哭喊你对我们薄情寡义,始乱终弃好了。

  说着,她们都笑得花枝乱颤,其中一个白骨修炼成精的女妖笑得最开心。

  不过金蝉子每每听到这些,都只是撇撇嘴,苦口婆心的劝说悟空,说你还是省点心吧,乖乖修炼,学会梳妆打扮,以后方便找一个好的主人当坐骑或者说童女。

  白骨说拉倒吧,哪个神仙会骑着一只猴儿?而且她要是去当童女,怕不是要逼疯童子。

  悟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们打闹,完后说我要当神仙。

  白骨叹了口气,说斜月三星洞谁不想当神仙?但是我们这些妖怪最好的结果就是去当神仙的坐骑或者童子。

  金蝉子倒是罕见的没有嘲讽悟空,只是笑了笑说,巧了,我也想成佛。

  白骨不满的指着金蝉子说,你看看你看看,来镀金的和尚果然不一样,你回去之后自然会成佛啊,可比我们这些没有背景的小妖怪强多了。

  看着笑着哄白骨的金蝉子,悟空若有所思。

  就这样,斜月三星洞的求学日子持续了整整十六年,最后在悟空成功碰到了北阴的衣角,然后兴冲冲的去找菩提报喜而告终。

  菩提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的指着悟空身旁的北阴,哆嗦了半天才说出话来,我说怎么王莽折腾了十六年,你压根没管过,原来你这十六年都在我这里???

  北阴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一言不发。这十六年里连和他朝夕相处的悟空听到他说的话都不超过三位数。

  憋了半天,菩提认输了,无奈的说,你们赶快走吧,还好现在是姓刘的老天帝被一个叫张百忍的升仙凡人放逐了,天庭现在自顾不暇,也没法管你们。

  赶快拨乱反正,免得新天庭要拿人开刀立威。

  于是,告别了菩提后,北阴融进了来时的黑水中归去收拾烂摊子,悟空同出海时一样,孤身一人回到了花果山。

  然后,陈凡的意识便回到酆都的掌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