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我立于亿万生命之下 > 第67章 企图开挂却遇到管理员

第67章 企图开挂却遇到管理员

2022-11-26 作者: 陈莱特
  第67章 企图开挂却遇到管理员

  浑浑噩噩之际,陈凡再次来到了虚无里之境。

  就是这次着陆的时候有些不太好看,咣当一下就砸到了一大堆的财宝小山丘上,顺着耀眼的器具‘水流’哗啦啦就往下方流去。

  吭哧吭哧费老大劲才从财宝之海中爬上岸,陈凡刚抬眼却发现身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对穿着古代黑靴的脚。

  陈凡顿时陷入了沉默,就是不肯继续抬头往上看,仿佛这样对方就看不到自己了似的。

  可惜这招对面前的男人并不管用。

  男人带着帝冠,延之前端缀有数串小圆玉,珠子之后却是一块儿黑布,遮住了后方的面容,也遮住了这片天。

  于是,轻轻一个响指过后,陈凡就被无形的力量托举起来,和面前的男人平视而立。

  “呃……”一边疯狂思索着对策,陈凡一边流露出虚伪的讨好笑容,“这不是酆都大人吗?您怎么忽然有空来这个垃圾堆看看啊?”

  冷淡地坐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黑玉帝座上,酆都被遮住的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就连口吻也毫无波动:“你上次偷跑进来之后,黑鸦向孤说了这回事,而且如果真是垃圾堆,你进来干什么。”

  那个王八蛋!
  心中对上次见到的黑鸦破口大骂,陈凡见自己的企图已经被识破,无奈地耸耸肩膀:“好吧,我这不是又升级了吗?就想着来弄点好东西,没想到酆都大人您居然在这里蹲着我,这可真是……”

  并未在意陈凡讽刺的话语,酆都依旧平静地坐在帝座上:“然?既然已经放弃了加于自身的职责,那为什么还要进入此地不告而取?”

  “哎呀,这话说得,”陈凡脸上笑嘻嘻,心里则是MMP,“酆都大人,您老人家也得讲点风度吧?我好歹之前挽救过那么多的世界,这次就当是收点利息,您大人有大量,没看到我行不行?”

  可惜帝座之上的酆都毫无风度:“不可。”

  一句话噎得陈凡半天喘不上下一口气,酆都继续冷漠开口:“比起那些没能觉醒自我的存在,你明明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却不愿履行自己的职责,孤没有顺着过去把你的世界一起抹除,就已经是网开一面,莫要继续异想天开。”

  尖锐且危险的话语从酆都嘴里说出,陈凡顿时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他才冷冷抬眼,看向了脸被无边无际黑布遮挡住的酆都:“我要去救人,所以现在没时间跟你浪费。”

  可惜酆都依旧淡漠,就连一根指头都没有抬起,无形的力量已经卡住了陈凡的脖颈。

  意识到对方想要彻底抹除自己,陈凡赫赫艰难喘息,用尽全力才说出三个字:
  “母……猴子……”

  刹那间,施加在陈凡脖颈上的无形力量突然暴涨,下个瞬间却又突兀地归于平静,但总算是给他留出了喘息的余地。

  缓缓从帝座上站起身来,酆都一步踏出,迈过遥远的距离直接来到陈凡面前:“谁告诉你的?”

  勉强挤出一个丑陋且狰狞的笑容,陈凡意有所指:“做个交易吧,如何?”

  冷冷注视着面前的陈凡,酆都忽然毫无预兆地伸出了手掌,按在他的头上。

  下一刻,世界开始了重组。

  …

  …

  上古时代,天地异变,女娲不忍生灵受灾,于是炼出五色石补好天空,折神鳖之足撑四极,平洪水杀猛兽,万灵始得以安居。

  神鳖:???
  咳咳,总之呢,在补天的过程中,许许多多的碎石掉落人间,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奇观美景。而其中一颗掉落在花果山上的石头,在漫长的岁月中吸取天地之灵气,最终在一记惊天动地的崩裂中,诞生出了一个猴女。

  事后,一只花果山的猴子这么回忆道:“你想想啊,为什么当时我们这么不喜欢大王?你正哼着歌,吃着果子,泡着温泉。忽然一声巨响从石头里面蹦出来个猴女,温泉塌了,果树倒了,你吓傻了,换你你能喜欢吗?”

  后来,花果山最年长的猴长老带领几个最强壮的猴子上山看了看,发现一直在山顶的大石头碎了,只有一个瘦瘦的猴女站在原地,看见上来的长老第一句话是:“哟,老头,带我去洗个澡呗?”

  当然,猴子们是不在乎尊卑老幼的,长老以为是外来的猴子迷路了,于是好心的把她带到了花果山的一条大瀑布下,指了指水潭:“女娃娃,你就在这里洗洗吧?”

  那猴女也不客气,直接跳进去就沉了底,半天也没上来,亏得没往深处去,最后还是四五个精壮猴子拼了老命才把她捞上来,也不知道这瘦猴怎么死沉死沉的。

  随后长老也是长见识了,就招呼猴女在岸边洗洗就好,然后洗着洗着就聊到了水潭上方的大瀑布,一脸悲情和感叹的说到,花果山的猴子们在长老小时候就都相互约定好了,能够跳进瀑布后面洞里的猴子就能称王,可惜这么久了,没一个成功的。

  结果就见那正在沐浴的猴女动了动耳朵,撸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抬头看了一眼上边的瀑布后,稍微下蹲了一下,直接跳起几十米,硬生生顶着激烈的水流跳进了瀑布后面的洞里。

  被溅了一脸水的长老:???

  等到猴女探查完了里面的洞穴,一把跳出来后,顿时被外面乌压压一片的猴子吓了一跳。而长老则是一脸复杂的站在猴群最前面,斟酌了一下用词后,有些迟疑道:“女娃娃,你恐怕不能当猴王啊……”

  没等皱着眉头的猴女开口,长老身后,被认为花果山最有望跳进瀑布后面的大猴不耐烦的说道:“别想了,从来都没有过母猴子当猴王的,你就乖乖等我跳进去吧!”

  那猴女也不生气,看着大猴问道:“那母猴子能干什么?”

  大猴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猴女瘦干的身体:“那自然是生小猴子咯,但是你这样子……”

  这次,被打断的是大猴:“但是我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估计生不了,我还能干什么?”

  大猴愣了,猴群里面也是面面相觑,只有长老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最后,大猴恼羞成怒:“反正就是没有过母猴子当大王,你就是不能当!”

  那天晚上,在猴女打翻了大半花果山的猴子后,猴群一致同意她成为花果山第一位女猴王,并且自作主张的加上了一个“美”字,号称美猴王。

  而就如同其他猴子一样,曾经信誓旦旦反对女猴王的大猴跟在猴女身后,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样子,听候猴女的吩咐。

  当了猴王之后,猴女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不光要带领猴群摘果子编树叶,还要去抢回来山下一种叫做“猎户”的人类抓走的小猴。问题是抢回来之后,那些猎户还是会继续抓小猴,猴女又得去抢回来。

  久而久之猴女烦了,问大猴说你们以前是怎么处理这些的?
  大猴崇拜的看着猴女,说以前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猴子们被抓走,都是大王你厉害,才能救回来他们。

  猴女乐了,说我不可能一直都在,到时候你们该怎么办?
  看着唯唯诺诺的大猴,猴女叹了口气,说那些猎户厉害就厉害在有脑子有武器,你们都是花果山的猴子,不会蠢到不可救药,那么只要抢来武器,不就不用担心了吗?这样即使我不在,你们也能保护自己。

  大猴有些犹豫,说大王,之前从来没有猴子用人类武器的啊?

  猴女眼睛一瞪,大猴就萎了,被长老拿拐杖敲着头骂道:“废话,以前有母猴王吗?大王说行,那就肯定行!”

  大猴:长老,说归说,你别打我啊?!

  于是猴女在新的抢小猴过程中,顺带抢回来不少猎户的武器。这下花果山的猴子们神气多了,整天舞把着抢来的武器,把上山逮小猴的猎户撵得抱头鼠窜,久而久之来花果山的猎户逐渐消失,猴女也轻松了许多。

  但是就在猎户不再来花果山不久,年事已高的长老在一天清晨,躺在树叶编成的毯子上不再动弹了,猴女也第一次经历了名为死亡的自然规律。

  在长老的葬礼上,猴女看着被黄土逐渐埋起来的长老,和周围哭丧一片的猴群,不耐烦的大吼道:“别吵了,你们为什么要哭哭啼啼的?”

  大猴抹了一把眼泪,说大王,长老死了,猴子都会死的,大王也不例外,我们是在哭这个。好好一个猴儿,昨天还在拿拐杖敲我头,今天就没了,再也动不了笑不了,连哭都哭不了,能不叫人伤心吗?

  猴女沉默了下来,洒上最后一把黄土,埋葬了长老后,看着天上的太阳说,难道就没什么能够一直活下去的方法吗?

  大猴也是平复了一些,说大王,只有那些天上的神仙能够长生不老,可我从没听说过有什么猴子能够成仙的。

  猴女又叹了口气,拍了拍大猴的脑袋:“凡事总有第一次,我去花果山外面找一下成仙的办法,你就在这里帮我守着花果山,不要走动。”

  大猴:???
  大猴:大王,我怀疑你占我便宜。

  于是乎,第二天,猴女就带着一堆干粮,意气风发的告别了猴群,坐着小船出了海,去寻找长生不老的办法。

  看着猴女远去的身影,猴群里一只小猴忽然问道:“妈妈妈妈,大王为什么要坐船啊?”

  大猴笑着看向小猴,代替他的母亲回答说:“那是因为咱们傲来国周围都是海,要出海只能坐船。”

  小猴说,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大王不会水,沉了底怎么办?海里可没法捞啊?
  大猴:……

  看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猴女,大猴有些底气不足:“吉人自有天相……大概。”

  五天后,在近海遭遇海难,拼死拼活逮着一只大海龟上了岸后,发现自己干粮全丢了,已经整整饿了三天的猴女,趴在一个集市里面饭馆的屋子上,严肃的考虑要不要先抢一顿吃的。

  而就在她即将舍弃气节去抢食物之前,屋顶的瓦片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喀拉一下塌了个洞,毫无防备又饿了三天的猴女一下子掉落进饭馆里。里面的食客只听到一声屋顶坍塌的声音,随后掉下来一个瘦巴巴的猴子,还以为是什么妖物,顿时吓得作鸟兽散。

  而当猴女晃着有些晕眩的头,从一片狼藉中站起来时,只看到角落里,一个一身黑衣,用一张上面有着奇怪的白色符号和一只白色眼睛的黑布遮住脸,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人”纹丝不动,还在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

  与此同时。

  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地府实际上的统治者阎罗王伸着懒腰走出了大殿,刚想埋怨几句人手不足,自己一个人要负责好几座地狱,忽然觉得眼前缺了点什么。

  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是你上班路上一个熟悉的景物没了,但是却因为它平时存在感太低,想不起来是什么一样。

  沉思了一会儿,阎罗王耸了耸肩,刚想继续出门,忽然悚然一惊,扭过头死死盯住大殿后方。

  那往常一直立在大殿后的巨大黑影现在荡然无存,地府的人一直以为那是阎罗殿后的一座大山,没有多留意过。但是阎罗王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山——

  那是地府真正统治者,酆都大帝投在地府的一道分身!
  而这个分身居然不见了!

  阎罗王急忙抬头看向地府永远只有一轮怪模怪样月亮的天空,还好,月亮还在。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能让酆都大帝的分身暂时离开地府?阎罗王陷入了沉思。

  而将目光拉远,伸展到极致后,才能发现,阎罗王所在的地府,不过是一个一身黑色龙袍,上面有着一条不断游走的银色龙纹,脸部被一张上面有着奇怪的白色符号和一只白色眼睛的黑布遮住,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坐在龙椅上纹丝不动的“人”,所佩戴的二十颗皇冠坠子上的一颗而已。

  而那轮月亮,不过是他眼睛符号在地府人们眼中的部分罢了。

  ……

  对视了一会儿后,猴女忍不住腹中的饥饿,迟疑的靠近了一下黑衣怪人。刚刚靠近,猴女就觉得一股阴冷刺骨的气息充斥着黑衣怪人的身旁,不得不咬牙顶着这股气息坐到他对面,有些腼腆的说道:“我说,你能给我点吃的吗?我看你也不怕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沉默的对视了一会儿,黑衣怪人默默推过来自己装着食物的小碟,随后看着直接上手狼吞虎咽的猴女,指了指自己身旁写着两个白色大字的黑旗。

  猴女:“……我看不懂你们人类的东西。”

  黑衣怪人:……

  他脸上的黑布微微动了动,似乎是在叹气。随后,他向着猴女伸出手,示意给自己一只手。

  狼吞虎咽的猴女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在最开始花果山被大猴骚扰就算了,怎么现在还有人类来骚扰自己?也太变态了吧?
  腹诽归腹诽,猴女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递给眼前这个帮了自己的家伙。结果下一刻,一股极端的阴冷之气顺着自己的手蔓延了上来,看着黑衣怪人脸上无风自动的黑布,猴女觉得自己被下套了,刚要鱼死网破一把,却发现黑衣怪人松手了。

  刚刚做好必死决心却发现敌人主动放弃的猴女:???
  黑衣怪人也不解释自己刚才的举动,只是拿起身旁的旗子,看着一脸戒备的猴女,思索了一会儿后,开口发出几乎无法分辨性别和情绪的阴冷声调:“我知道怎么学长生不老。”

  猴女愣了一下,果断摇了摇头:“我信不过你刚才的举动。”

  黑衣怪人憋了一下,然后还是维持着阴冷的语调:“我是算命的,所以才要摸你的手。如果让你不舒服了,我很抱……”

  话未说完,猴女饭也不吃了,刷地一下蹦到他面前,水汪汪的双眼看着他,充满好奇的问道:“什么是算命?听起来好厉害,黑衣服你能教我吗?”

  黑衣怪人:……

  “算命,即是指推测人命运休咎之行为,属玄学范畴。研究算命的学术叫易学,也叫命理术数;理论核心是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及伏羲八卦,理论系统较为复杂深奥。

  狭义的算命是指对人生辰八字,即四柱八字、六柱预测的推算预测;广义的算命则涵盖紫微斗数、看相,包括面相手相、八卦六爻、奇门遁甲等等,古代的占卜、青乌术、筮法等均属于算命范畴。广义上所言的算命泛指四柱八字推算预测。战国竹简中记述,算命起于先秦。”

  讲完这些,黑衣怪人斟酌了一下:“还有,你可以叫我……”

  “北阴。”

  (酆都(fēngdū)大帝,又称北阴大帝、北太帝君、北帝大魔王、酆都北阴天子,阴间最高神,也是道教尊神中的五方鬼帝和十殿阎罗的上司,他的职责是统管酆都之下的罗酆六天的六天鬼神。其生日为九月九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