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舔狗金能报销 > 第126章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第126章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2022-12-03 作者: 耳火L
  第126章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姚元芳已经在大门外等着了,夜风有些冷,吹的陆余鼻头有些发疼,跟众人告别后上了车,乘着夜风直奔酒店而去。

  虽然已是深夜,不过余杭市的商界今夜注定无眠,尤其是以同乡会为主,姚三爷为了抢先一拍,率先对外公布了消息,说王先生跟他们打成了一项重要的合作,其中包括股权置换,产品质量要求标准,新产品入股优先权等。

  姚三爷深夜公布的这些有鼻子有眼的,比起钱华宇详细太多了,所有人都睡不着,在想是谁更靠谱一点。

  回到酒店,陆余准备开门,见姚元芳还跟着,说道:“你回去吧,早点休息。”

  “我得跟你住一块。”姚元芳认真道。

  “没必要,下午已经演了。”

  “必须住一块,要不然他不放心,先进屋再说。”姚元芳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眼,打开门一把将陆余拉了进去,关上门道:“我觉得他深信不疑,可以签合同了,明天先签一份儿假合同,接着再签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就说你的身份,放在伱名下容易被集团查,放在我名下,他肯定同意。”

  陆余听到她这话,有些傻眼,看来谁也不是傻子啊,让钱华宇把厂子的股权转让到她名下,然后她跟钱华宇离婚。

  自己到最后还是个小白脸啊!

  陆余刚准备说点什么,姚元芳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显示:速回电话,钱华宇。

  “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回来,你先洗澡吧。”姚元芳说着话,还踮起脚尖在陆余脸上亲了一口。

  房门关上,陆余叹了口气,伸手擦了擦脸,嘀咕道:“妈的,没一个省油的灯,全是高手啊!”

  姚元芳出门拿出手机打过去问:“怎么了?”

  “你跟他在一起嘛?”电话那头钱华宇小声道。

  “没有,我在外面呢,可以说。”

  “老婆,辛苦你了,只要这次干的好,咱两下半辈子天天过富豪的生活都没问题,你今天晚上说什么也缠着他!”

  “放心吧,我对你没啥好感,对钱还是有好感的,到底什么事儿?”姚元芳有些不耐烦道。

  “姚三爷刚放出来的消息,这小子对咱藏着掖着啊,有个新车型项目跟你说了嘛?他这次来就是为这事儿,供应入股的模式,他这小子想捞点,就跑来了,听说是市政牵头的,有什么股权置换。”

  十几分钟后,姚元芳的脸色难看起来,自己从来没让他说这些话,怎么跑饭局上跟姚三爷说这些。

  “我今天晚上问问他。”

  “老婆辛苦了,我还是爱你的。”电话里的钱华宇绝对是最近两年最温柔的声音,只不过偶尔传来的女人撒娇,让这些变的有些扭曲而已。

  “知道了!”姚元芳说完挂了电话。

  站在那很是狐疑,心里在想,陆余到底要干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年轻的大学生有些失控。

  姚元芳想的很简单,她拿到厂子控制权,拿到最多的财富,到时候包养陆余这个大学生,也过上几天小日子,可是现在看来,陆余这个清纯大学生,心眼有点多啊!
  姚元芳敲了敲门,说道:“开门。”

  “我睡了,你开一间房睡吧。”

  “别闹,快点开门,要不然我找前台要房卡了。”

  陆余无奈,只好把门打开,姚元芳走进来看到陆余刚洗完澡,光着上半身,健硕的胸膛看的她心跳加快。

  “你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瞎说什么了?”姚元芳质问道。

  陆余就知道她要问,什么身份都能戳穿,唯独安圣电气老板的身份不能戳穿,要不然一切都变味了。

  在姚元芳眼里,自己就是个叛逆的大学生,清纯是自己唯一的标签。

  “我瞎说的,你不在,他们逼我喝酒,我当时好慌乱。”陆余坐在床上,整个人手足无措,像是个没经历过社会的大男孩一样。

  姚元芳见他如此,心里暗叹一声,真的是难为他了,走上前抱着他的脑袋,轻声道:“没事儿,有姐在呢,不会有事儿的。”

  她说着话,抬起陆余的脑袋,慢慢的亲吻了下来,陆余下意识想要躲。

  “你不愿意?”

  “没有啊,就是觉得太快了吧。”陆余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喝酒了,嘴臭。”

  “我不嫌弃,你有对象没?”

  “没有!”

  “有老婆嘛?”

  “没有!”

  “傻瓜,我不是你老婆嘛?”

  陆余听到这种土味情话有些无语的挠了挠头。

  “姐知道你这样的大学生,看不上我的,姐也不耽误你,几年,甚至几个月,姐不会亏待你的。”姚元芳说着话已经骑在陆余的身上,伸手要把他推倒。

  “我累了!”

  “我不累啊。”姚元芳暧昧的笑了笑道:“你是我的人,咱两必须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肯定不会亏待你,让姐尝尝大学生什么滋味.。”

  陆余脑袋里飞速想着脱身的办法。

  家里一堆评分九十多分的美女没睡呢,跑来睡这个有点没意思了。

  可是他是个男的,又不能说自己今天不方便。

  他憋着气,哇的一声,喝酒吃饭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我喝多了,抱歉。”

  姚元芳厌恶的看了一眼,顿时没了兴致。

  已经是深夜,整个商界都在躁动,连邹高生都被惊醒,一些电话打到了他那里,询问一些情况。

  市办公室内,邹高生披着衣服坐在那,听李秘书把事情说完。

  “本地国企的那几家都打电话过来,想问问这个事儿,真的假的,也有人说,不要乱动,现在是关键时刻。”

  “放屁!”邹高生眉头紧皱,喝道:“怕是有人怕我动他的利益吧,这事儿先这样,明天把那个家伙接过来,一声不吭就搞个大事情。”

  “哪个家伙?”

  “能有哪个家伙?那个陆余!”邹高生说完站起身走了。

  李秘书叹了口气,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是后半夜一点了,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像是感叹,低语道:“要变天咯!”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姚元芳敲门后走了进来,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这个大学生不会跑了吧?

  “人呢?”姚元芳有些慌张叫道。

  “洗漱呢。”陆余在卫生间说道。

  “没事儿,你洗漱好了,快过来。”姚元芳招手道。

  “不去,你耍流氓。”

  姚元芳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乐,磨蹭了快一个小时,俩人才下楼吃早点,姚元芳披散着头发,脸上满是笑容,整个人风情万种,荡漾无比。

  陆余吃着饭道:“你越来越漂亮了。”

  “心情好了,看见你就想笑。”姚元芳说着话笑弯了眼睛。

  陆余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想着事情办完之后该怎么跟她说,刚准备给她打个预防针,一个服务生走过来说道:“王先生,打扰一下,有人找你。”

  陆余掉过头看去,李秘书站在了餐厅门口,开口道:“让他过来吧。”

  李秘书走过来打量了陆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把余杭市这潭水搅动的乌漆嘛黑,他也是佩服的很,若不是他底细,自己也不敢怠慢。

  “吃着呢?吃完跟我走一趟吧。”

  “你吃了没?”陆余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下来,一块吃点,这地方早餐是真的好吃。”

  李秘书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姚元芳悄悄看着他,假装很是随意的问道:“去市里什么事儿啊?”

  “跟你没关系。”李秘书也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嫌弃道:“你不是钱华宇老婆嘛?整天在他身边干啥?”

  姚元芳脸色不好看,想怼他一句,碍于身份又不能发作,很是憋屈,陆余急忙道;“朋友,朋友!”

  吃过饭,陆余交代了几句,跟着李秘书直奔市里。

  办公室内,邹高生面前摆着一大堆文件,脸上有些愁容,李秘书敲了敲敞开的门,说道:“陆余来了。”

  “什么陆余?以后叫王先生。”邹高生摆摆手道:“进来吧,把门关上。”

  陆余走进去直接坐在了对面,问道:“什么事儿啊?”

  “你注意你的身份,还有你的态度!”李秘书在一旁提醒道。

  邹高生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盯着陆余问道:“你昨晚跟姚三那帮人吃饭,提的什么新车型项目,是什么意思?现在传的满城风雨,本地银行连夜冻结了对外贷款业务,你一句话让很多人暗地里开始集结资金了。”

  “这么猛的嘛?”陆余对于这个效果也有些惊讶。

  “你要注意你现在的身份,你不是普通人,代表的是国内最大汽车制造商,跟你沾点边都能发大财。”邹高生原本以为他有什么计划,现在看,像是随口说说,气的直拍桌子。

  李秘书站在一旁黑着脸,屋子里的气氛压抑极了,邹高生那种身居高位的气势还是很压的,陆余歪歪扭扭的坐在那,眯着眼看着这一切。

  “我告诉你,任何后果都要你承担!”邹高生翻脸不认人,用手指着陆余喝道:“让你去坐牢!”

  陆余微微一愣,感觉出什么来了,耸了耸肩膀道:“坐就坐,到时候我瞎说什么,可别怪我。”

  “你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给公安局,以招摇撞骗罪把你拘起来!”邹高生步步紧逼道。

  陆余点头道:“不仅能拘,法院还能判呢,可是你得到什么了?我也没得罪你吧,现在合则两利,极限施压的手段没用的。”

  “什么极限施压?”李秘书出声道:“只是因为你昨晚做的事情而已。”

  邹高生盯着陆余,见他坐在那吊儿郎当,满脸的不在乎,心里暗叹一声,郭总经理说的不错,这人有点城府。

  若是普通人被这么吓唬,早就六神无主,随后就是让他干啥就乖乖干啥。

  “大家各有所需嘛,就是你昨晚的事儿,都没商量,有什么想法可以交流。”邹高生换上了一副笑脸,从桌子上拿起烟盒道:“抽烟,抽烟,我这人脾气臭,你别见怪。”

  “没事儿,我这个人脾气也不好,就是不在本地,不敢发作而已。”陆余接过烟,点着后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弄个假项目,吸收他们的现金,通过银行进行短期放贷,两边资金拉扯,在时间是上形成真空期,只要有那么几天时间,这些企业就彻底崩了,接着针对一些企业放水,对其他企业进行吞并,您想啊,姚三爷倒下了,他手下的那些小跟班起来了,同乡会也就散了。”

  邹高生思索了一下,说道:“这种模式很不错,有助于激发地方经济活力,也对本地经济结构再调整有明显的促进。”

  陆余竖起一个大拇指,说道:“还是您总结到位,这种台面话听得人舒服。”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来牵头,形成一个资金蓄水池,你得让他们把钱砸进来,至于你怎么玩,我不管,还是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陆余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了大门,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邹高生要干啥,也不想知道,这不是他该了解的。

  姚元芳已经开车在门口等着了,她对陆余绝对是阴魂不散,按了一下喇叭,开口道;“钱华宇找你,已经有点急了。”

  陆余上了车,对于钱华宇着急,也在意料之中,若不是姚元芳在自己身边,他早上就跑来了。

  “他跟你说什么?”姚元芳问道。

  “没啥,就是对同乡会有点意见,想借我的手动一下。”陆余随口道。

  “我觉得你不要掺和那么多,邹高生对同乡会不爽很久了,同乡会本质上就是一个有钱人帮有钱人的组织,他想要打破这种垄断,双方之间对抗好几年。”姚元芳看着陆余道:“咱不管那么多,咱就把该拿的东西拿回来。”

  陆余之前不明白邹高生为什么要动同乡会,本地企业发展好,带动地方经济,对于他这种领导来说,是好事儿。

  现在似乎明白了一点,国家刺激经济发展是为了形成市场竞争,造就出良性的商业生态。

  按照他们这种统一行动,统一收购的办法来,只会肥了这一部分人,其他人永远没有机会玩这场游戏,更别提什么市场良性竞争,说白了就是垄断。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