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战锤:开局就是灭世危机 > 第263章 普罗斯佩罗之战(求订阅)

第263章 普罗斯佩罗之战(求订阅)

2022-12-07 作者: 作死的小黑龙
  第263章 普罗斯佩罗之战(求订阅)
  要想挽回自己的颜面,莫塔瑞安能做的就是斩杀或是俘虏察合台。

  若能做到其中一点,他就还不至于沦为笑柄。

  要做到其中一点并不容易。

  潘铎星系一战,莫塔瑞安只差一点就被活抓了,逃得极其狼狈。

  可莫塔瑞安没得选,若是不想沦为笑柄,那就放手一搏。

  做了充足的准备后,莫塔瑞安发誓一定要拿下察合台,洗刷自己的屈辱。

  “你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愚蠢,自大,看重自己的虚名。”察和台注视着面前的莫塔瑞安,露出一丝嘲弄。

  察合台的身躯傲立在蠕动着血肉的废墟大厅之中,目光宛若鹰隼那般锐利。

  手中的长刀跃动着电弧,噼啪作响,撕裂周遭的空气。

  全新的动力装甲蚀刻着一只翱翔的金鹰,这是独属于察合台的标记。

  动力甲内部的精密机械结构奏响出战争独有的音乐韵律。

  原来的那一套动力甲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察合台不是什么迂腐之人。

  不会过于在意传统之类的东西。

  在他的心中,实用性才是最重要的。

  糅合了帝国最先进技术,还加入了亚空间知识的全新动力甲,不但能够让他发挥出更强的力量,还能提供更好的防御。

  莫塔瑞安则是穿着原来的那一套装甲,之前被察合台破坏的地方已经进行了修复,手中的镰刀则加装了几个骷髅,想必又是某种巫术仪式。

  兄弟二人注视着彼此,紧握手中武器,目光中都带着欲杀对方而后快的敌意。

  时隔万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他们曾是血脉兄弟。

  如今却沦为了生死仇敌。

  “你觉得你赢得了吗?再强大的猎鹰也会被猎人捕获。”莫塔瑞安语气冰冷,他注视着察合台,双眼中透露着可怕的恶意。

  “今日之后,伱我都会知道谁才是猎手。”察合台举起手中的刀刃,调整呼吸的节奏,做出了战斗姿态。

  “确实。”莫塔瑞安手持镰刀率先发动攻击,瘟疫之神的赐福闪耀在镰刀上。“我们将会知道谁是技高一筹的猎手。”

  巨镰的利刃闪烁着至高天的光芒。

  他们的战斗激烈无比,寻常人只能看到残影。

  刀剑相击,散发着阵阵恐怖波动。

  每一次碰撞,都回响着人类怒吼与恶魔的阴险诅咒。

  两者交战的速度还在不断地提升。

  每一次出手的力度都比凡人竭尽所能的还要大。

  范围笼罩内的一切金属被摧毁,无论是撞死还是破碎的机械残骸,尽数化为飞灰。

  忠于自我,或是忠于邪神都好,他们的力量都是世人无法想象的。

  他们都拥有着神明的潜质,可以承载着凡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当他们放手一搏的时候,就宛若神明在交战那样。

  彼此之间都释放出了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

  在这场决斗中蕴含着无穷的威力。

  是雪崩的咆哮,大海的奔涌。

  是火山的喷发,群星的阵痛。

  彼此之间满怀杀意,只想将对方赶尽杀绝。

  莫塔瑞安的身上燃烧着原始的能力,手中的镰刀宛若雷霆,暴戾且迅捷。

  每一击都蕴含着异界的魔法,划破空间的结构,精准地朝着对方的弱点砍去。

  在他的双眸里闪烁着恶魔的光芒。

  察合台丝毫不落下风,战鹰翱翔,他的目光在越发疯狂的战斗中变得冷静。

  手中的长刀斩断莫塔瑞安的每一击,将他的镰刀格挡开来。

  他的身上同样涌动着非凡力量。

  诸神的赐福并非不可取代的。

  至高天是意志至上的地方,无论是凡人还是诸神都需要遵循这一条铁律。

  越是强大的意志,能够撬动的力量也就越庞大。

  万年的磨炼和厮杀,早已让察合台心若磐石。

  他驾驭着足以毁灭对方的力量,倾力施展着每一击。

  虚幻和现实的帷幕分崩离析。

  浩瀚之洋的力量澎湃无尽,足以碾碎一切,被兄弟二人的意志驾驭着杀向彼此。

  金铁交鸣,震动四方。

  凭借着超快的速度,察合台一点点扭转双方的攻守之势。

  莫塔瑞安拥有着坚韧的特性,能够承受他人无法承认的伤害。

  可他的速度永远也不及追逐极速的战鹰。

  察合台手中长弯刀迸射着电弧,散发着奥术的力量。

  这是帝国最新的研究产物。

  用来对抗亚空间居民的武器。

  每一击的余威都让亚空间的污染退避三舍,在刀锋之外嚎叫不安。

  他们的兵刃一旦触及彼此,就会迸射出五颜六色的火星。

  这些火星落在大厅里,熊熊燃烧了起来。

  褴褛的挂毯,不洁的艺术品,和生根发芽的诡异面孔。

  双方的战斗所到之处,烈焰也随之滚滚升腾。

  “我已经今非昔比。”莫塔瑞安大喊道,“你将很快知道这一点。”

  “你成为了泰丰斯的部下吗?他成为了你的父亲?你成为了他的儿子?”察合台将砍向自己的面庞的镰刀逼开,淡漠地回应。

  一句话就让莫塔瑞安差点破防。

  泰丰斯已经成了他的耻辱所在。

  除非,他能证明自己的出色,否则,他将永远被耻笑。

  “我会让你跟他作伴的。”莫塔瑞安愤怒地尖叫道:“你会得到和他一样的待遇。”

  察合台往后退了一步,“说实话,我并不想。因为我不想成为你的父亲,你可以向泰丰斯求救啊,他会可怜你的,就像是当初将你扔到瘟疫之神的手里那样,给你一条升华的道路。”

  “我会把你的嘴撕烂。”莫塔瑞安手中的攻势越发凌厉,“我希望你待会能够和你的嘴一样厉害。“

  “你要是能做到,就不是废物了。”察合台格开镰刀,一刀直取莫塔瑞安的脖颈,”反正比你厉害,莫塔瑞安。我统治了我的母星,而你失败了。若不是帝皇将你救下来,只怕你早就死了。”

  莫塔瑞安听到这话,更加地愤怒,他轮动手中的镰刀,疯狂无比地劈向察合台。

  在如此疯狂的攻势面前,察合台却没有丝毫的变色。

  还从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中,看到了破绽。

  电光石火之间,他将弯刀向下一斩,在莫塔瑞安那刻画着亵渎符文的铠甲上划开了一道可怖的伤口。

  刀锋凌厉,深深没入了莫塔瑞安的体内。

  奥术的力量发挥作用,纵然是有着瘟疫之神的赐福,莫塔瑞安也遭受了重创,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他用镰刀将察合台的刀荡开,踉踉跄跄往后退去。

  “受死。”察合台发出战吼,迈步向前,想要抓住机会给予莫塔瑞安重创。

  莫塔瑞安身上的毒气瓶子,猛地发生了爆裂。

  浓重的毒气从其中喷涌而出。

  毒雾像是有生命那般,淹没察合台伟岸身躯,从战甲的缝隙没入其中,腐蚀其中的精密机械结构,破坏那具承载着伟大力量的身躯。

  莫塔瑞安趁着这个机会远离,让察合台一人被淹没在毒雾之中。

  那瘟疫毒雾是库加斯精心调配的。

  本来是送给基里曼的礼物,不过现在送给察合台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莫塔瑞安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毒雾,那可怕的腐蚀性能将恶魔的灵魂都给毁灭。

  原体纵然拥有不凡的力量,也难以抵抗。

  察合台从毒雾中冲出来。

  可他的速度肉眼可见地变慢了。

  皮肤变黑。

  躯体和脸庞多处出现了瘟疫的斑点。

  冲出毒雾的察合台踉踉跄跄,差点就跌倒了,只能利用手中的长刀拄在地上,支撑自己的身躯,不让自己倒下去。

  “怎么回事?”察合台感受到身体的虚弱,看向莫塔瑞安,目光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原体具有着非凡的恢复能力。

  普通的瘟疫是无法伤害他们。

  现在,他竟然如此虚弱。

  “这原本是给基里曼准备的礼物,没承想却被你得到了。怎么样?这个由瘟疫之神最宠爱者-库加斯利用世间最可怕的所有瘟疫调和而成的礼物,你一定很喜欢吧。”莫塔瑞安露出了笑容,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

  “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啊,莫塔瑞安。卑鄙无耻,只会利用这种阴险的手段。”察合台看向莫塔瑞安,目光中带着鄙夷。

  这种目光激怒了莫塔瑞安,他走过来,猛地一脚踹在察合台的身上,让察合台沉重的身躯连续翻滚了几次,才停下来。

  “你输了,察合台。”莫塔瑞安低吟道,就像是在基里曼的耳边说话那样,“放弃抵抗吧,慈父将会接纳你。你可以加入我一起,到时候,我们就能一起推翻基里曼,让人类放弃虚伪的神,让银河系进入无尽的死亡和循环中。”

  察合台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战甲的内置系统正在高速运转,阻止瘟疫对机械的腐蚀,努力延续他的生命。

  莫塔瑞安走到察合台的身边,将其一把抓了起来。

  察合台的鼻子和喉咙艰难地对抗着他兄弟身上的臭味。

  “你将成为我俘虏。”莫塔瑞安说道,“现在没有人来救你,你跟错了主子,你孤立无援。现在,你知道了吧,我才是最后那个猎手。”

  “你将成为花园的一员,沐浴在慈父的荣光中,享受永恒的生命,察合台。你曾经厌恶我,可在不久之后,你成为我一样的人。哈哈哈,你失败了。“

  瘟疫工厂的沦陷已经不可避免。

  人类发动了全面攻击。

  瘟疫之神的爪牙和叛徒们一路溃败。

  很多恶魔要么被寂静修女彻底击杀,要么被帝国部队放逐回了亚空间。

  败血病,黑血病之类的大恶魔也是同样的命运。

  战局失利到这个程度,瘟疫之父-库加斯被迫放弃了纳垢坩埚的搅拌,亲自加入了战场。

  为莫塔瑞安战胜察合台争取时间。

  只要能带走一个原体,这一场战役就还算是有收获的。

  库加斯拖动着肥硕,高大,宛若山丘那样的身躯,走过潮湿的走廊,向帝国的部队发动攻击。

  他先是扔出培养疾病的烧瓶。

  瓶子落地的瞬间,释放出了上万种足以致命,甚至腐蚀机械的瘟疫,让成片的帝国士兵倒下,那些机械也生出了铁锈,被腐蚀得不成样子。

  原铸战士也难以抵抗这种瘟疫的伤害,倒在了那些瘟疫的范围内。

  库加斯又从手中释放出带着亚空间能量的光矛,将那些试图靠近它的战士尽数笼罩,使得战甲崩裂,血肉脱落。

  那些战士被他尽数杀死,唯有一坨坨腐烂流脓的血肉残留。

  “真希望莫塔瑞安能够快一点。”库加斯抱怨说:“战争不适合我这样的艺术家。”

  说话间,库加斯又将一个肮脏的烧瓶扔向推进中的坦克。

  一大团黏糊糊的物体溅满了整个坦克。

  悬浮的重型坦克前行了一段距离后,铁锈就像是火焰那样蔓延了整个车体。

  厚重的装甲被腐蚀穿了巨洞,锁住了它的发动机。

  反重力阵列失效了,动弹不得。

  坦克的大炮还在继续开火,直到它也被彻底腐蚀为止。

  一枚炮弹卡在炮管里爆炸了。

  只喷出一点火花,就将整个炮塔都炸飞。

  车组成员被尽数炸飞,断裂的肢体随着车体残骸飞溅。

  换另一个大不净者或许会对铁瘟的效果喜出望外。

  库加斯却只是叹了一口气,身为纳垢第一宠爱者,他应该做得更好才对。

  无精打采地从空气中变出一块带着黏滑液体的木片,投掷出去,刺穿了一个原铸战士,将其钉在了地面上。

  库加斯阻止了帝国部队继续向前推进。

  这位最受宠爱的大不净者太强大了。

  泰坦,坦克都被他的瘟疫腐蚀殆尽。

  驾驶员都被他的瘟疫侵蚀得不成人样。

  可惜的是,库加斯的部下太差了。

  它们被武装到牙齿的帝国部队疯狂屠杀着。

  战争不是逞英雄的地方。

  库加斯很快就陷入了困境,他独自一人面临着帝国部队的围攻。

  他从原先战斗的地方,后退到了一个破碎的大厅中。

  鹿角从高高的屋顶刮下了散发着臭味的淤泥。

  房间十分地潮湿,到处都长满了黑色的霉菌。

  地面还有蠕动的腐烂血肉和枯草。

  这样的环境让库加斯感到舒适,
  要是整个宇宙都是这样该有多好啊。

  大家都能在慈父的怀中,相亲相爱了。

  人类紧随着库加斯的步伐,他们不断释放各种攻击,试图击杀这头大恶魔。

  大厅被炮火覆盖,砖石飞溅,那些腐烂的血肉也被炸飞。

  “你们不要再进攻了,这里已经是我房子,你们不能这么粗鲁。”

  回应他的只有几道灼热的聚变光束。

  没有人类会理会他的喊话。

  那些光束从拱门的一侧射出,命中了他的下腹,炸掉了他的一截肠子,臃肿的腹部出现了一个伤口,涌流出脓液。

  “欧买噶,慈父在上。”库加斯将烧瓶扔过去:从臃肿的身上扒拉出了一把生锈的剑,“你们怎么可以偷袭!!”

  在烧瓶瘟疫的腐蚀下,几个原铸战士痛苦地嚎叫着,然后倒在了地上,快速腐烂,就连装甲也被瘟疫给腐蚀了,只留下了一团恶心的黏糊。

  库加斯挥舞着瘟疫之剑,砍向一个原铸战士。

  红色绘制着骷髅头的动力装甲在剑刃划过后变成了黑色,里面的人快速腐烂,成为了像午夜一样黑的臭油。

  库加斯又伸出青蛙一样的长舌头,卷起一个原铸战士把他从地上甩到空中。

  瘟疫快速毒害了那个战士,破坏他的血肉。

  撞到墙壁的时候,那个战士已经变成了一堆四肢错位,肠子缠在身体外侧的东西。

  “哈哈,知道我厉害了吧。”库加斯说道。

  然而,更多的战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向他倾泻弹药。

  新式泰坦破开墙体,从高空落下,向库加斯释放出足以毁灭城市的攻击。

  悬浮坦克也围拢了过来,对其进行炮火覆盖。

  骑士们驾驶着机甲快速跑动,利用动力长矛偷袭库加斯。

  “快停下,你们太无耻了。这不公平,你们以多欺少。”库加斯不满的说道,“我很生气。”

  库加斯很讨厌这些诅咒者的部下。

  他们数量太多了,还会用那种可以释放恒星力量的武器对他进行攻击。

  他想要脱身,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轰隆隆!!

  爆炸的声音响起。

  库加斯转动肥硕,宛若山丘那样的身躯,火焰在瘟疫坩埚的方向冲天而起。

  国教的部队正在向那里发起冲锋。

  牧师们手持香炉,狂热无比的歌颂着帝皇的诗篇,驱散恶魔的力量,为战士们打开通往坩埚的道路。

  “不。”库加斯发出了尖叫声,坩埚是维持恶魔们在这个星球活动的基础。

  一旦被破坏了,恶魔就无法在伊克斯星球维持形体了。

  库加斯想要去救援。

  一柄巨大的动力长矛在这个时候,刺穿了他肥硕的身躯。

  接着是第二柄,第三柄。

  三台流线型,贴近人体工程学,高达百米的巨型泰坦站在库加斯的旁边。

  那些动力长矛正是这些泰坦弹射出去的。

  着急的库加斯忘记了自己身处于帝国部队的包围中。

  他没有用巫术来躲避和防御泰坦们的攻击。

  “不。”库加斯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朝着坩埚所在的方向大喊道,“我的宝贝,我的宝贝,不要攻击我的大锅。”

  库加斯扔出了自己身上携带的所有烧瓶,又释放了一个强大的巫术,从帝国的围攻中逃离了。

  他尽可能快地跑向坩埚。

  瘟疫携带者们已经失败了,它们被人类屠杀,残留的那些也被围住了,很快它们就会迎接同样的命运。

  人类牧师们利用信仰压制了恶魔的力量,大量的炮火覆盖坩埚所在的方位。

  那些炮弹是特制的,里面全都是受过祝福的祷文,还有利用黑石特性制造,带有反亚空间力场的碎片。

  坩埚摇摇欲坠。

  升腾的绿色雾气保护着它免受伤害。

  可那些雾气正在快速变薄。

  “我请求你们停止攻击,不要伤害慈父的坩埚,凡人。”库加斯身上百孔千疮,全都是伤口,可他依旧在跑向坩埚,试图护住它。

  人类用更加猛烈的炮火回应库加斯的话,想要抢在库加斯前面摧毁坩埚。

  “你们去死吧,我讨厌你们。”库加斯大喊,他的腹部蠕动着,然后从大口里面喷出了大量的黏液,蛆,胆和半消化的骨头。

  “神圣的帝皇请庇护我们。”

  “神圣的帝皇请庇护我们。”

  牧师们手捧香炉,举起祷文旗帜,狂热的大喊道。

  金色火焰构成的屏障,挡住了污秽的攻击,让其化为了洁净的蒸汽,消散在空气中。

  库加斯露出生气的表情,举起了自己的武器。

  “我讨厌那些总是向神祈祷力量的混蛋。我要打爆你们。”

  在他说话的时候,坩埚的防御已经到了极限。

  伴随着强烈的金色光芒,坩埚爆炸了,化为了无形的冲击波,掀翻了恶魔和人类。

  库加斯大喊着不!不!不!
  刚才被他摆脱的泰坦又追了过来,再度向他释放毁灭性的攻击。

  动力长矛刺入库加斯的身躯。

  巨大的激光炮对着他肥大的脑袋发射。

  还有导弹以及热熔炮弹。

  坩埚被毁了。

  库加斯的力量也被削弱了。

  他没有支撑多久,就被泰坦们处决了,庞大的躯体被炸得支离破碎。

  可惜的是,库加斯没有得到真正的死亡,他逃回了花园。

  坩埚被毁灭,恶魔们再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帝国部队发动了最后的屠杀。

  寂静修女们挥舞着武器,冲锋在最前面。

  无数恶魔被吓得转身就逃或者是直接自杀。

  被寂静修女杀死,那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亚空间风暴平息了。

  没有了瘟疫之神的帮助,虚空中的敌人很快就溃败了。

  帝国的舰船凭借着强大的火力,快速摧毁了那些血肉舰船。

  没有了亚空间的力量,那些血肉舰船也难以做到在虚空中自我修复。

  一部分舰船逃离。

  更多的舰船被帝国舰长们的怒火撕碎。

  大量的残骸散落在虚空中。

  、

  高塔的废墟上。

  中了瘟疫的察合台说不出话来,先前植入他体内的东西正在发挥作用,对抗着瘟疫,维持他的生机。

  基里曼早就对莫塔瑞安的一切手段都做了提防。

  在原来的计划中,是菲克里斯和文特里斯进行诱捕行动。

  原体和非原体之间的战斗力差距很大。

  纵然经历了二次原铸升级,也注定难以抗衡莫塔瑞安。

  对方掌握的瘟疫更是被基里曼列为了头等需要解决的目标。

  为此,动力装甲拥有着一定的反亚空间功能,能够削弱瘟疫之神对瘟疫的加持,尽可能的延续使用者的生命。

  察和台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每一个细胞都在哀嚎。

  病毒浸入了他的灵魂,意图将其拖向瘟疫之神的花园。

  就在莫塔瑞安认为大局已定的时候。

  坩埚被毁灭的冲击波也传递到了这里。

  莫塔瑞安转头看向那个方向,面色惊愕,惶恐不安。

  烈焰熊熊燃烧,映亮了整个天穹。

  黑烟滚滚升起,纵然在几十公里外,也清晰可见。

  天空的乌云也在散去,清新的空气徐徐吹来。

  蠕动的黑暗在退却。

  覆盖建筑的血肉也在枯死,化为飞灰消散在空气中。

  伊克斯星球和亚空间的联系正在变弱。

  意识到计划已经被推进到最后阶段的察合台,努力抬起头。

  凭借身上那套拥有着帝国最先进技术的战甲和亚空间长期战斗拥有的坚韧灵魂,他硬撑到了现在。

  “你一如既往地蠢,莫塔瑞安。若是你看到马格努斯是如何被基里曼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话,你就不会这么猖狂了。你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运用不知名的瘟疫来试图获得胜利,趾高气扬的发表胜利的宣言。”

  “不可能。”莫塔瑞安愤怒地说道:“他要是那么厉害,那他有没有预见你落在我的手上,让他来救你啊,让他来啊。我现在就能杀了你,没人能救你,察合台。”

  莫塔瑞安举起了自己的镰刀,试图给予察合台最后的终结。

  “你没机会了,莫塔瑞安。伊克斯将是你的终结。”察合台激活手中的弯刀。

  宽大的刀身上蔓延着金色的纹路。

  释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辉。

  神秘至极的伟力被接引而至。

  惊愕之中,莫塔瑞安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钳制着。

  利用灯塔装置撬动信仰的力量这个项目,帝国一直都在研究。

  为了创造能够杀伤恶魔的武器,基里曼和考尔对亚空间巫术,星神科技,还有独属于基里曼的科技进行了全面的整合,打造出了类似于帝皇之剑的反魔武器。

  单单拥有反魔武器还是远远不够的。

  武器能够驱逐敌人,可没有办法抓住他们。

  恶魔原体拥有着随时逃入亚空间的能力。

  要想抓住莫塔瑞安,就要想办法切断他和亚空间的联系。

  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为此,就研究出了神圣之刃。

  神圣之刃除了是一把奥术武器之外,剑身上的纹路也是微型化的灯塔结构回路,可以撬动信仰之力,形成囚禁莫塔瑞安的枷锁。

  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足够近的距离,才能确保成功。

  在全面反击伊克斯之前,帝国方面就进行了全面的研究。

  制定出了两面出击的计划,确保莫塔瑞安无处可逃。

  “他预想了你的逃离,佩图拉博和福格瑞姆的失败,一定会让你心生警惕,做好随时逃离的准备。”撬动帝皇的力量形成囚笼后,察合台也好受了一点。

  莫塔瑞安的瘟疫伤害这么大,更多是借助了瘟疫之神的力量。

  只要能驱逐瘟疫之神的力量,瘟疫本身对于察合台的伤害是可以修复的。

  被损坏的战甲也启动了纳米修复程序,各部件也逐一恢复正常。

  “不。”莫塔瑞安咆哮了起来,他试图让自己的身躯动起来,却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他的身躯都被那金色的光芒牢牢地钳制着。

  那个可怕的意志切断了他和花园的联系。

  瘟疫之神也无法解救他。

  除非现实和虚幻的帷幕不复存在,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你被捕了,蠢货。”察合台说道:“听见了帝皇之歌吗??父亲在泰拉等着你。”

  “不要。”莫塔瑞安的声音颤抖着,“不要带我回去。”

  “为什么不要?一万年前,你不是很想进入皇宫吗?你即将得偿所愿了,莫塔瑞安。”

  炮艇的引擎声传来,早已做好准备的灰骑士们从炮艇中鱼贯而出。

  他们带来了足以囚禁原体的力场装置。

  察合台注视着灰骑士们的动作。

  莫塔瑞安在尖叫中塞入了力场中,被机奴们利用工业化机械臂运送到了炮艇里面。

  现在,只要将莫塔瑞安运送回泰拉,就算是真正的胜利了。

  察合台决定先带着莫塔瑞安返回泰拉,去见基里曼后,再返回自己的母星去看一下。

  死亡之怒号巡洋打击舰属于撕肉者战团所有。

  战团长赛斯拒绝接受原铸战士技术。

  认为基里曼心怀不轨,意图谋夺帝皇的位置。

  巴尔之战后,撕肉者战团短暂休整,修复他们的舰船后,赛斯就带着残存的战士们离开了巴尔,去追猎残存的虫族。

  组建战团的时候,撕肉者战团的基因变异过。

  让他们极其容易被黑怒和血渴困扰。

  导致被编入死亡连的战士很多。

  撕肉者的母星-科瑞塔西娅又无法提供足够的兵员。

  一直持续下去,必然会导致撕肉者战团灭团,最终被帝国取消番号。

  赛斯一度想要利用一场荣耀之死来让撕肉者战团体面的落幕。

  为此,赛斯带着撕肉者战团奔波在各处战场,独自作战,挽回撕肉者战团那糟糕的名声。

  巴尔求援的时候,更是直接带着残存的所有战士来参与战斗。

  无疑就是为了履行昔日的誓言。

  得知撕肉者战团可能会灭团的时候,赛斯就立下了誓言。

  “若是撕肉者注定消失,那么就要让人们在日后纪念他们,而不是畏惧他们。”

  现在,赛斯觉得自己的想法已经不可能成立了。

  撕肉者战团不可能得到荣誉之死。

  一个战团的灭团,在如今这个时代将会被视为耻辱。

  旧式星际战士的植入手术危险性极大,必须要严格筛选种子,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熬过手术期成为星际战士。

  和现如今近乎百分百成功率的原铸手术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帝国现如今的原铸战士数量已经十分庞大。

  很多旧式星际战士都选择了原铸升级,从而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接受了全新的改变。

  类似于赛斯这种抗拒改变的人,就像是旧时代的幽灵那样,正在慢慢失去影响力。

  在帝皇星炬照耀不到的帝国暗面,活动的原铸战团数量极其庞大。

  基里曼改革了帝国军事制度,新建战团的数量远超过往,而且战团原有的数量限制也被放开了。

  若是战事需要,可经过星区军务部的审批,扩建战团,最高可达万人以上。

  可想而知,帝国现如今活跃的原铸战士有多少。

  赛斯带领的撕肉者战团在追猎虫族的时候,遇到了数个战团。

  对方凭借着原铸身躯和规模庞大的友军部队碾压着那些虫族或是异形。

  撕肉者们刚刚完成战争宣言,准备空降作战的时候。

  人家就已经凭借着大规模传送技术和绝对的火力碾压,取得了胜利。

  对于撕肉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挫败。

  新时代在快速发展,没能及时适应的都将会被淘汰。

  “或许我们应该正视这个新时代的发展。”接连经历了几次打击后,撕肉者战团的首席牧师在战团会议上说道:“再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连星界军兵团都不是对手了。看看他们的装备,清一色的外骨骼,悬浮坦克,还有骑士配合作战。”

  “星际战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属于原铸战士的时代,若是我们不能顺应改变,那就只能被淘汰。”

  “我们只有两百个战士了,若是在以往,这是一股不容轻视的力量。可现在,对方一次战役就投入一千多名原铸战士,还有数个星界军兵团辅助作战。我们连参与一次标准战役的资格都不够,只能在外围独自作战。”

  赛斯独自站在圣吉列斯雕塑的阴影中,脑海中回忆着战团会议上众人的发言。

  相比其他战团的迅猛发展,撕肉者这些固守传统的战团快要被世人遗忘了。

  有一部分人被诱惑了。

  他们渴望着利用基里曼的技术让撕肉者战团重生。

  只要成为原铸战士,撕肉者就能克制血渴和黑怒,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战团。

  不用再为兵员补给而头疼,能够拥有规模庞大的友军协助。

  能够在一个小时内就击穿敌人控制的星球,为帝国收复一个个世界,为战团增添更多的功勋。

  可赛斯认为,那样的重生是对帝皇造物的亵渎。

  没有血渴和黑怒,圣吉列斯之子还是圣吉列斯之子吗??

  那只是一批名为撕肉者的极限战士。

  赛斯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在自己的战团内发生。

  迈步走出阴影,在昏暗的房间中,赛斯径直走向自己的武备库。

  漫长的走廊中,只有少数的地方点燃着烛火。

  更多的地方笼罩着黑暗。

  这种环境对赛斯造成不了任何困扰。

  星际战士拥有着超凡的感官,能够在黑暗中轻松视物。

  走过长廊,赛斯将自己的手放在沉重金属门前的生物检验装置上。

  随着确认的提示声,光滑的面板发出了嗡嗡声。

  大门慢慢打开。

  隐藏的活塞装置发出嘶嘶的声音。

  走到房间的中央。

  一个静滞力场正在黑暗中闪烁着蓝光。

  属于他的终结者铠甲悬浮在那里。

  这套战甲已经传承了三百多年,是赛斯上一任留下来的。

  上面的战争痕迹代表着撕肉者战团的功勋,是撕肉者战团的传统和精神的体现。

  那些听从基里曼的战团背弃了自己的传统,毫无荣誉可言。

  “若是我们应当作为一个旧时代的痕迹而消失,那撕肉者便选择荣耀之死。让基里曼噎死在自己的法令中吧,撕肉者绝不会向他妥协。但丁那个蠢货,当他死亡的时候,大天使将会唾弃他的灵魂。”

  赛斯一拳砸入一旁的墙壁中,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基里曼改变了一切,却无人在意。

  等到帝皇和大天使创造的一切都被遗忘,都被改变,那他将顺理成章的攫取帝国的权力。

  那样的行为和背叛又有什么差别!!

  赛斯不会向这样的背叛行为妥协了。

  撕肉者将是最后捍卫大天使-圣吉列斯荣光的战团。

  脚步声响起,战团首席牧师从外面走了进来。

  “团长,战团需要您指引我们的目的地?”

  “去普罗斯佩罗,但丁就在那里,试图抓捕马格努斯,那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就算他接受了原铸升级,也难以对抗一位原体。撕肉者战团能在得到最后的荣誉之死,我会在那里见但丁最后一面,唾弃他对大天使的背叛。”赛斯说道。

  若是撕肉者是旧时代的幽灵,那就随着旧时代的离去而离去吧。

  赛斯无法改变这些人的想法。

  唯有怀抱着对大天使的赤诚以及对帝皇的绝对忠诚离开。

  撕肉者将会奋战到最后一刻。

  “我必将复仇。“

  端坐在王座上的马格努斯注视着群星,他的灵能帝国正在壮大。

  整个星区都已经被纳入了他掌控的范围。

  源源不断的灵能者,邪教徒,叛国者从四面八方而来,躲避帝国的迫害,寻求一个真正的同盟组织。

  这些投诚的家伙,每一个都对帝国恨得咬牙切齿,想要彻底葬送那个该死的人类帝国。

  巫师星已经和普罗斯佩罗形成双子系统。

  马格努斯将会利用这两颗星球撬动更加强大的力量。

  基里曼擅长运营。

  马格努斯很清楚要想战胜基里曼就不要和他去比发展。

  他擅长的是巫术。

  利用巫术去对抗基里曼才是最明确的选择。

  凭借着预测未来的秘术以及恶魔的情报,马格努斯已经逐渐拼凑出基里曼的意图。

  这个家伙比帝皇还要疯狂。

  不但让人修建网道,还让人修建异宇宙通道,想要借助这些手段让人类摆脱诸神的钳制。

  帝皇的疯狂让自己坐上了黄金王座,受尽了折磨。

  马格努斯很期待如此狂妄的基里曼将会付出何等代价。

   缺少的章节在公共篇章,已经在申请解禁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