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捕梦 > 第7章 007:盲人

第7章 007:盲人

2022-09-29 作者: 得了吧
  第7章 007:盲人

  进门没几步的服装店,外面两件素白的女士衬衣,装饰着花花绿绿的图案。

  第一眼路桥还觉得挺好看的,第二眼被恶心地后退了两三步。

  定睛一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以为是好看的花衬衣。

  此时才明白衬衣本来就是白色的,而上面花花绿绿的是留下的各类恶心的东西。也就是路过的人都将这两件白衬衣当成白毛巾了。

  衬衣已经脏得一塌糊涂了,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奇怪的臭味。

  路桥的身后传来的声音:“小伙,那是女装店,我这里有男士的衣服。”

  路桥转身,看见斜对角是另一家服装店。服装店的老板,高高瘦瘦穿得花枝招展。拿着蒲扇,自个扇着朝着路桥招手。

  路桥尴尬地一笑,自己找的是大海的母亲,根本不是来买衣服的,所以摇着脑袋。

  老板娘见状自己的叫唤不管用,摇着脑袋尖声提醒道:“小伙子,最后提醒你一句,也别说我多说话乱说话,她家衣服你也看见了不干净。”

  说完老板娘就转头回自己店铺了,显然对门的老板娘对大海母亲充满了恶意。

  考虑是竞争关系,路桥都在思考门口两件白衣服是不是对门老板娘弄成这样的了。

  但讲道理就算搞了,老板娘不可能发现不了吧?
  路桥没有多说迈入店铺,清脆的叮铃声响彻。

  路桥这才发现门槛前的垫子是个活动踏板,踩上去之后会下沉一点点,这个微乎其微的下沉会拉动一旁的联动装置,让头顶的铃铛摇晃。

  “客人你好,看衣服吗?”

  声音从房间内传出,声音格外地慈祥。当然随后伴随的是啪嗒啪嗒的撞击敲打声,那是一根黑色已经裂开的手仗,拿着手仗的是一位老婆婆。

  老婆婆的双眼蒙着青色的纱布,半透明的纱下能看见双眼是溃烂的。

  似乎是为了怕吓到别人,才这样的打扮。人已经很大了,七八十岁的面貌,但服装看着还算得体。口音是标准的普通话,这一点格外难得,似乎整条街的素养都很高。

  那么爱干净的人,路桥是更不明白外面两件衣服怎么是那个样子的。

  “没吓到你吧?不好意思了!买衣服是吧?”

  声音再度从对方口中传出,棍子随后精准地敲打在店内正前方的木椅上,用手把住木椅往前微微推了一步。

  “不好意思,我是来找海总的,就是大海。”路桥笑着开口道,换了个思维逻辑说话,也不说是跟大海合作了,直接改口气是找大海帮忙的了。

  “我没太懂,您能说详细一些吗?这样您先坐吧!”老人的手杖向右拍了拍另一张椅子,随后伸手过去也向前推了半步。

  老人坐在其中一张上,指着不远处饮水机的位置开口:“机器上有杯子,喝水您自己倒。”

  路桥看着因为潮湿都是霉斑的饮水机尴尬的笑着,此时两声脆铃响起,是一亮老式自行车,由一个中年人骑到了店门口,随后从车坐上甩出了一袋东西开口道:“今天的送到了!哦?有客人?”

  路桥看着摔入店铺的白袋子里,里面似乎是挂面但此时都已经断得七七八八了。

  中年人取后座东西的时候,似乎是摸到了皮带上的黑油,伸手就在门口的白衣上擦了擦手:“外人挺年轻啊?”

  路桥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搞破坏的人总算是找到了。

  当然路桥是没有脾气的,连忙开口将事情讲给两位听:“我是鹿港半岛晚报的记者,跟电视台有合作,想要采访一下鹿港各个街道的本土风貌,然后这朔门街我就觉得挺有意思的。刚好海总,是我们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他偶尔说起自己小时候住在朔门街,我就想着来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如果找不到也没事,来给朔门街做个采访。”

  老人听完之后,一脸的激动,但此时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中年人冷笑了一声骑走了,隐隐约约能听到声音从远处传来:“想不到啊,大海都出息了!明天我来,多送两个蛋吧!算我送的!”

  骑车的中年人走远了,路桥话语完全清楚糊弄住了。

  “怎么称呼,听你声音很年轻,二十不到三十的样子,我托大叫我一声福妈就成!”大海的妈妈开口了。

  路桥转头开口道:“叫我立夏就成了!”

  路桥直接用了立夏的名字,淡淡的开口道:“大海不在这里,我也已经有小半年没看见他了。上次他回来还是过年,给我打扫了一下这里!”

  此话一听路桥算是明白了开口接茬:“海总大忙人一个,回不来很正常,要不我给你收一下?我看外面两个白衣都脏了!”

  福妈叹了一口气:“帮我收进来吧,我不方便出门!”

  “这是为什么?”路桥下意识地反问。

  “丈夫死了,当时就决定守丧到死绝不出门!”福妈思索着解释道,话语十分平淡。

  “对不起,说到您伤心事了!”路桥连忙道歉。

  “没什么,早就习惯了!大海也是嫌照顾我一个老人太麻烦,我也不想当拖累,就让他自己出去工作了,想不到现在干的还不错!”福妈说着和善地笑着。

  路桥点着脑袋,走到了门口,忍着恶心将衣服收了进来,随后看着福妈用手仗碰到了米面袋子拿起放到了桌上:“大海的事情我们可能帮不上忙,我一个瞎子足不出户几十年了,你可以自己看看这条街。不嫌弃的,中午留下来吃个饭吧?”

  路桥摇着脑袋,显然想拒绝,但仔细想想,反正自己吃不吃对方也看不出来,吃还能套近乎:“那真是太好了!就麻烦了!”

  路桥看着被拿起的米面油的袋子,加上骑自行车送来的中年人那一句明天来多带两个鸡蛋庆贺。

  每天都送一袋子的食物来!先不说福妈佝偻的身子能不能吃下这么多,就路桥自己平心而论,这完全是两个自己吃三餐的量!

  所以这意味着一个事情!这小房子里肯定不止住着一个福妈!
  还能是谁?大海难不成也在里面?街坊们以为大海不在,其实大海一直都在?
  路桥思索着开口道:“福妈,我是记者,想知道一下这条老街的一些历史。虽然您眼睛不方便了,但过去的故事应该知道不少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