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捕梦 > 第4章 004:朋友

第4章 004:朋友

2022-09-23 作者: 得了吧
  第4章 004:朋友

  大海跑掉了,蝙蝠群能感知到大海的运动轨迹,路桥也能感知到。

  可以被声呐识别,带有大海特征的气泡不断地冒出水面。

  大海水性极佳的前提下,此时居然打算横渡鸥江逃离这里。考的就是小型氧气管,完全在水下游动,不需要浮上水面。

  水里蝙蝠的攻势就失效了,但路桥想起江内也是有鱼。

  却没有任何水生动物的视角,蝙蝠也开始离去。

  路桥回到了自己的视野内,并且又一次感知到了兔子。

  兔子再度开口:“谢谢你人类!不是你对梦特殊的理解,现在我已经在囚笼之内了。”

  路桥尝试着理解和分析对方的话语,反应过来明白了什么,应该是自己的控梦改变了一些事情,导致大海的计划失败了。

  路桥刚想开口,却发现没有嘴巴。

  下一秒,周遭的一切重回黑暗。

  再度来到古时候的江渎庙前,路桥站在一旁,寺庙门口台阶上坐着那一具威严的神像。

  神像此时望向路桥:“有什么想说的,问吧。我愿意回答你的三个问题。”

  “你是谁!”路桥说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

  一尊面目可憎的神像,此时双手托在下巴之下开始了沉思:“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应该说人类诞生之初我就存在了。他们都喜欢叫我梦,我也就认下了这个名字。就好像你们回忆一年前的今天吃了什么一样困难,让我回忆我的过去更困难。但我知道我喜欢什么,我喜欢不断的观察新鲜的梦境。我只是个观察者,就好像好奇的孩子看见了皮球,就好像熊看见了蜜罐。”

  “所以我可以叫你梦对吧?”路桥感觉到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在跟梦,或者说梦的本质对话。而且听它的说法,似乎是有人类,也就是有智慧生物开始它就存在了。

  “这是你第二个问题吗?”恢弘的神像再次发声。

  路桥连忙摇头:“大海,是怎么知道你的存在的?”

  神像望向身后庙宇:“大海的水性,让我隐隐约约想起一个人。好像就是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事情,他或许是其中一群人的后人。”

  路桥听到这话想明白了什么:“等等,难不成真的是江渎庙的四渎水神,你是当年其中一个不小心落入江面的水鬼?”

  神像摇头反对了路桥的想法:“你知道那个故事?”

  “大海为了让我入梦吸引你说过那个故事!”路桥几乎不带隐瞒。

  “你知道的,人的梦境只能出现对方曾经面对过的东西。就好像你梦里的僵尸,是你上个梦的产物。我现在的形象,也就是大海灌输给你的面貌只跟进入的梦境有关。所以我进入那个道士的梦,道士把我当成了他之前驱过的鬼罢了。至于为什么要祭拜所谓的四渎水神,完全是因为我喜欢香的味道。那玩意对我有意,不然那大海也不会点那么大一根蜡烛就为了判定我到来没有不是吗?”

  此话一出,路桥算是完全都明白了。

  但很显然,三个问题直接用做了两个,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那我能许愿吗?比如要很多很多钱?”路桥反问道。

  “许愿?梦里可以实现,对于普通人还是管用的,但你也会在梦里构造东西,所以需要我帮忙吗?”此时的神像浑厚的声音完全没有隐瞒说出了大实话。

  “那算了,那你就是在梦里称王称霸,现实中啥也不是了?”路桥反问道。

  “我回答这算第三个问题吗?”神像再度如法炮制。

  路桥只能无奈再次摇头,对于路桥来说,对方是未知,且神话般存在的东西。对它的一切都无从所知,但如果非要从三个问题就完全知道对方是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还有一个角度!
  路桥只能退而求其次:“你说大海之前故事里的某位后人,知道你存在的除了道士就是捞尸人!其他捞尸人不都七窍流血死了吗?就算他们儿女想要报仇,估计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你看见了,我怕水。大海游走之后我都没追,当时捞尸人确实都已经死了,唯独一人,苟活于世!”神像才说完。

  路桥激动地开口道:“我知道是谁了!是当年抽签抽到烧掉道士和寺庙的捞尸人,那个被湍急江水冲走的捞尸人!捞尸人必然精通水性,所以其实没死对吧!”

  神像点了点脑袋:“聪明,很荣幸见到你,你跟我见过的大多数人都不太相同。但可惜我已经不打算跟人类交朋友了,一百年对你们来说无比漫长,但对我来说不过是节点中的一束。当然这不意味着一百年对我来说很短,我们所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相同的,只是百年后朋友的死亡会让我无法释怀,永生是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再见了,能控制小部分梦的……朋友!”

  还是叫自己朋友了,但估计真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了,这是路桥最直观的感受。

  一种拉扯感传来,巨大的神像在路桥面前崩塌,随后只剩下了江渎庙。

  太神奇也太诡异了!以前的路桥虽然写着最恐怖的鬼怪故事,让蛇叔可以通过直播吓唬观看直播的各类用户,但自己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而此时的路桥有些被颠覆了,当然对方的能力似乎没办法被称为神。但基本上跟古代神话里描述的鬼怪没有太大差别了吧?与鬼一样食香。

  路桥摇晃着脑袋,放弃了思考。因为清楚再想象下去,自己的梦境就会成为噩梦,到时候就难受了!
  又不知道过去了几个小时,路桥感觉梦境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再度睁开眼,早上的太阳将路桥照醒。

  诡异的姿势,发麻的全身,路桥扭动着身子,才从这紧密的人体三角之中脱离而出。

  路桥是第一个醒的,拖着发麻的身体起身。

  看着现场,路桥清楚自己要处理现场。不然无法解释!这不是为了大海,而是为了那个叫做梦的朋友。

  路桥将捕梦网从众人身上摘下,随后扔入江水当中。

  当然害怕大海如果什么都没做,那么显然不合理,一咬牙,路桥将立夏和韩东的钱包都找了出来,随后连同自己的投入鸥江之内。

  路桥转身回到两位身边,此时另外两位的药力的消散,都有清醒的趋势!
  “发生什么事了!”立夏率先开口。

  “我身上好麻!”韩东的话语随后而至。

  路桥清楚事情的经过结果,但清楚说出来没人会信,只有假装成大海劫财,才有机会把事情说明白。

  路桥把握这尺度开口:“迷药!大海不是好人。把我们迷晕了,这是我最后的记忆!都看看少了什么?”

  三人此时艰难的爬起,开始翻看身边和口袋的东西。

  “钱包没了!”

  “我也是”

  路桥担心的说:“我也没了,大海就是个骗子!酒里面有药!”

  “大海呢!”

  “那个变态呢!”

  “人家怕是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我就说之前见面看见他整理包的时候。有个气瓶,他说是吸氧的怕意外,我似乎隐隐约约看见一件泳衣,我怀疑他没少干这个事情!骗人上岛,偷完东西游走!”路桥解释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