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浴佛节

2022-09-24 作者: 饼饼不画饼
  第108章 浴佛节

  清晨,红鱼醒来时,怎么动作,江牧歌都紧紧闭着眼睛。她打了水来,替江牧歌轻轻擦拭脸颊和手,如过去江牧歌照料她时一样。

  渐渐地,江牧歌睁开了眼。

  “得起了, ”红鱼叹气,“好不容易郡主睡得这么好,还是得起了。”

  原本脑子是混沌的,但她顿时想起来,今日有许多事要办。先是起来接到了大理寺少卿郎申,和他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应了郎申派人守在医馆近处, 时时监视周围的要求。

  关于第一次刺杀,她只道是似乎听到项蓝郡主参与的事,暂时抹去邀月庵不提。又补充道,她与项蓝郡主的确有隙。

  郎申一身鸦青官服,原本始终是面容整肃的模样,坐在医馆中仿佛一颗水中冲不走的石头。

  闻言,忽然身体前倾:“请郡主详说。”

  江牧歌面露迟疑,道:“没什么可说的,我住在韩家时,与项蓝郡主发生过一些误会……如今都过去了。往后再有的,大约就是我不肯替韩家五公子治疗手伤之事。”

  “怎么回事?”

  “家丑不可外扬,”她低下头,“少卿大人,若是此事与案件无关,可否不再追问?”

  郎申的态度毫无软和之意:“此案事关太子,不可马虎。慎淞郡主前面该说的都说了,还嫌揭韩家的底揭得不够多不成?”

  此语一出,江牧歌就知道,郎申是误会了。

  从她说出项蓝郡主的名字开始, 他多半就以为她是背弃了于自己有养育之恩的韩家,在他这里故意要说韩家的诸多不是。也难怪, 毕竟现在说她要代替项蓝郡主做未来太子妃的言论众多。

  给韩家泼脏水,也的确是她和皇帝的目的。

  如今在郎申眼里,她大概就是一个能为了荣华富贵陷害情敌、忘恩负义、惺惺作态的女人。

  就是不知道数月之后,她的身世揭开,郎申是否还会这么想。

  她心内微微一笑,面上仍惶恐道:“那也不好什么都揭了。我想我能说的,最多只有一桩。”

  “果然如此”四个字仿佛写在了郎申脸上。

  他冷笑道:“郡主别磨蹭了,有话直说。”

  “是,”她偏偏愈发磨蹭,回忆似的,缓缓道,“先前韩家五公子的手受伤,是我弄的……他误以为我拿了一块蜀锦,竟要把我掐死在家中……我扭了他手腕筋络反抗,才逃过一劫。”

  郎申听得不耐烦。

  哪怕是听到“掐死”,面色都不变。

  听到她说她扭了人筋络,才目光炯炯道:“这么说, 郡主会武?”

  “自然不会, ”她老实道, “扭转筋络是我在江湖行医时所学,不过是个自保的法子。要论武功,韩家五公子比我强多了。”

  他眯起眼睛:“这么说,这就是郡主每次都能全身而退的原因?这到底是谁教郡主的?”

  江牧歌怔愣了片刻。

  “筋络、穴位、用药,是我们做大夫的基本功。谁都会,端看是如何琢磨,能救人的东西,就能伤人。我只不过是把医理稍微反过来考虑……自学的。”

  “这么说,郡主也算是天纵奇才了。”

  “不敢。”

  “好了,暂时就到这里吧,”郎申起身,“我们怀疑那些人的目的还是要刺杀郡主,如今他们尚未成功,所以要抓到他们,最好的法子,还是以郡主为饵,引蛇出洞。马上就是浴佛节了,请郡主记得离开医馆,拜访寺庙。臣先行告退。”

  江牧歌送走了郎申,转头就问陈青道:“他来之前,可先去见过别人?”

  陈青答道:“先去过韩府。”

  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笑了笑,跟红鱼一起用了早膳。心平气和地开始商讨浴佛节该去什么地方进香。说来说去,还是逃不脱郁金寺。

  那是前世令她死在路上、一直尚未到达的地方,总让人难免好奇。

  此时,医馆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众伙计见到他那头标志性的雪白长发,皆是如临大敌。有的伙计直接抄家伙,挡在了门边。来人确是放荡不羁,人未至声先至,高喊:“牧歌,我画了一幅《西白山图》,特地给你带来了!”

  江牧歌不知他为何这么高兴,为了防止他被伙计误伤,挥开众人,亲自上前道:“韩大人,怎么了?”

  韩真廉一身褐衣,袖口、衣领、无不沾染了许多墨迹,双颊酡红,披头散发,衣襟大开,抱着一卷画,跌跌撞撞从马车上而来,葫芦撞着腰间,咕咚咕咚响。

  靠近了,一股浓郁的果酒气味瞬间从她鼻尖窜上来。

  她刚张开手,就被韩真廉抱了个满怀。

  顿时闷哼一声。

  好沉!

  “牧歌,走,”他靠在她肩头,嘟囔着嘴,像个孩子在说,“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红鱼听到“好吃的”三字,当即跑了过来。

  “什么好吃的?”红鱼一看见韩真廉,就立刻嫌弃地挪开了目光,“什么嘛!堂堂画圣,怎么喝成这样?你们快点,帮郡主把他扛进来。”

  江牧歌苦笑着把韩真廉高高大大的身躯交给伙计们架起来,送进了后堂躺下。

  一大早的,一堆人动静极大。惊得旁边的嗜卧病人弹射起床。红鱼高兴地把他扶起来,重新诊脉去了。

  跟在韩真廉身后的小厮,连连冲江牧歌鞠躬。

  道是韩真廉这两日没日没夜地泡在画院里挥毫泼墨,饮酒助兴。哪知道这画画完了,酒还没醒,吵嚷着要他们送他来灵霄医馆,脚尖点地,一路像走在棉花上,站都站不稳,他们却拦都拦不住。一直喊着,要把画赶紧拿给江牧歌看。

  怪不得方才调门那么高,原来是连酒都没醒,就来了。

  江牧歌熬了一碗橘皮醒酒汤,给他喂下。

  然后就去接赏赐去了。

  今日医馆里迎来送往,忙得很。昨日送进宫里的药材名单,给皇后过目之后,已经一一赏赐了下来。足足送了十个大箱子,再有百两黄金。一路从宫里抬过来,引得不少百姓围观。

  恩宠昭彰。

  黄金是给郡主的,林冬荣倒是没在意,揭开箱子和伙计们清点药材,点得眼睛闪闪发亮。

  才点了两个箱子,就冲江牧歌美滋滋道:“郡主,如今灵霄医馆太有体面了。”

  红鱼笑道:“多亏了郡主会讨赏。”

  陈大夫原本在坐堂,听到动静跑过来一看,当即满脸泪花,作势又要朝江牧歌跪下。众人早有准备,他膝盖还没碰到地面就被抬起来了。

  “郡主殿下!”

  “呆瓜!”众人异口同声笑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