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幸运

2022-09-24 作者: 饼饼不画饼
  第107章 幸运
  “皇后娘娘问起良种了?”

  “不,是陛下问了。”

  红鱼激动起来:“这么说,皇上果然对皇后不放心?”

  “嗯。”江牧歌点头。

  从一开始编造出良种这一药材,就是为了验证皇帝和皇后的关系。当时无非因为黛夏态度古怪,探听皇后病情还要借“考查”之名遮遮掩掩,才临时起意。

  这世上根本不存在良种,皇后更是不知她的药需要良种来治。

  如果皇帝真的知情, 就会来质问她。

  皇后更是难免问起良种的事。

  然而此次进宫,皇后只字不提良种,反而是皇帝自己来问了,恰恰说明,皇后根本就没有与皇帝通过气。

  帝后感情,在春日宴上时显得和睦。

  如今看来也掺杂了不少虚假。

  “皇后姓贺, 若是要皇帝忌惮, 难不成是忌惮贺家?”红鱼当即想到。

  “贺家乃世家,根深叶茂,贺文通又是三朝元老,门生不少,哪怕多是文职,一旦起势,依然足以震动朝纲。如今太子又有蓝家兵马相护,的确值得忌惮。”

  皇后是贺文通的嫡亲孙女,太子身体里流淌的贺家的血,注定被人视为一丘之貉。

  “可是太子再怎么说,也是唯一的嫡长子,”红鱼嘀咕,“若是我是皇上,瞧着这三个儿子就难受,雍王殿下身有残疾,四皇子没本事,连爵位都拿不起,那我再忌惮太子, 也没辙。王储已经没一个好人选了。可见做皇帝还是得多生孩子。现在皇上是禁欲还是怎么了,放着那么多后宫佳丽, 真能干晾着?”

  她没想过这一茬,呆了呆,道:“兴许是年纪长了……精力不足了。不过,我倒觉得皇帝对太子寄予厚望。”

  红鱼皱眉:“哪怕他这么忌惮皇后?”

  “嗯,”她道,“皇帝想要削了韩家的势力,一方面是剪除太子羽翼,可另一方面,也可说是为了太子做打算。如今韩家独大,若是韩沫沫嫁过去,将来外戚干政,在所难免。”

  如今的贺家,虽然依然荣宠在身,但是一代不如一代,宗族之间明争暗斗,已是强弩之末。

  皇帝对待外戚的态度,可见一斑。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记着上一世皇帝是名正言顺传位给了太子。

  入睡前, 江牧歌躺在榻上, 见红鱼抱着衣裳要离去,忽然叫了她一声。

  红鱼从榻边探出脑袋:“怎么了,郡主?”

  “没什么,”她笑了笑,“就是忽然发觉,天家亲情淡薄,同我一致,只是他们多半没我幸运。”

  “郡主哪里幸运了?”

  “至少我还有一个自己捡到的亲人。”

  这一夜,月光朦胧,藏进了幽深的云朵。一切不同往常,心随着床帏拉拢而渐渐暗沉下去,无数的事情压在心头,终于卸开了一些。

  最终不是红鱼拉着她一起睡,而是她拉着红鱼一起睡了。红鱼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近在眼前,紧闭着眼,一根根短小的睫毛都数得清。一会儿,两人就睡着了,直到半夜,江牧歌被一道轻声呓语骤然惊醒:“小姐……小姐……什么时候我们能回家……”

  明明说得那么轻,却好像一字一句,都缀了沉甸甸的重量。

  都是平时想说但说不出来的话。

  快了吧?
  她想回答,但出不了声,彻底被睡意包拢。

  韩家,韩沫沫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春华坐在韩沫沫榻边打瞌睡,听韩沫沫又翻了身,忍不住道:“郡主赶紧睡吧,明日大理寺正式来人盘问,您可得打起精神。”

  “你以为我不想睡?”韩沫沫气得掀起被褥起身,“渴死了,快给我倒一杯水来!”

  她忙不迭给韩沫沫倒了一杯热水,却尽数被韩沫沫浇在地上,溅起一地惨淡的水花,鞋尖也湿了一片。

  “想烫死我不成?”

  春华瑟缩道:“奴婢不知道您要的是凉水,奴婢再去倒。”

  一边去倒水时,一边禁不住想,郡主近来性子是愈发暴躁了。往常,还会好声好气说话。如今整日里就是喜欢折磨人,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尤其是,郡主在围场一夜未归,后来太子和慎淞郡主一同回来,却将郡主拒之门外之后……

  她就给韩沫沫送上水,小心翼翼道:“郡主,您不是说,上次太子承诺了,一定会娶您做太子妃,您为什么还如此愁眉不展?您什么都没做,难道还怕大理寺的人不成?”

  “谁知道太子是不是骗我?我可是听说了,今日那江牧歌得空去了宫中领赏。”

  “慎淞郡主有护太子之功,确实当受赏。”

  “你真是会说话,也不看看,”韩沫沫将水一饮而尽,呛到了,当即全咳出来,“太子为何要巴巴地掐着点和她一起去拜会皇后?谁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皇后本来就一直在推脱我和太子的婚事……”

  她也拿不准,只小声道:“宁公公不是特地对郡主嘱咐过,莫信流言吗?”

  “好一个莫信流言,你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什么吗?他们都说,我倒贴不成,还被太子殿下抛弃,已经成了个没人要的空头天下第一才女。如今,太子更是有可能对我那出身乡野的义妹一见倾心。这些人笑得不知道有多开心!既然太子非要对我如此,我凭什么要让那江牧歌好过?”

  韩沫沫扔掉茶杯,神色阴冷下去。

  春华瞧得胆战心惊,顿了顿,终于不忍道:“郡主,您叫奴婢多听多看,少说话,可奴婢这么看下来,还是要说,太子似乎当真对您无意。”

  “你说什么?”

  她硬着头皮继续道:“奴婢看到的,是那日太子再怎么说,终归是推脱了没见您;奴婢听到的,是后来太子端了一碗鲫鱼萝卜汤,亲自去了慎淞郡主帐中。太子自从落桥再回来,真是同慎淞郡主亲近了不少。您还是要早作其他打算。”

  韩沫沫闻言,不仅没有清醒,反而气得浑身发抖道:“他该不会拿着我的汤,给了江牧歌那个贱人?原来那些流言真不是空穴来风!”

  “郡主息怒,”春华劝道,“哪怕是不轻信流言,与太子的亲事最好还是放一放。”

  “你懂什么?”韩沫沫反手一巴掌。

  “啪”一声脆响传来,春华捂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韩沫沫。

  韩沫沫望着春华高高肿起的脸颊,心底亦有些后悔,却强压下了这一点不舒服,冷道:“明日大理寺少卿先来我这里,我必叫他们知道,谁才是谋划了这一切事,却奇迹般地每次都能逃脱的幕后主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