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还真的是她

2022-10-01 作者: 白茶岁月时光浅
  第93章 还真的是她

  “不是,我好友黎司媛,黎氏集团的董事长。”黎司媛面不改色的说道:“她一直在查自己家当年火灾的事,最近查到火灾跟她妈有关,请我帮忙查查温兰兰在哪儿。”

  “要是方太太知道温兰兰在哪儿,请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免费给你看病一次。”

  方母的神情不太自然的应了下来, 抓着包包的手不断用力,心里惴惴不安。

  “好的好的,要是我知道,我会跟你说的。”

  看到她这样,黎司媛已是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了,嘴角浮起一丝冷意,温兰兰你可真是好样的。

  还有方家, 她可不认为当年她家的事,方家一点儿不知情,否则温兰兰怎么会嫁给方董事长。

  至于方家是不是真凶,或者是在火灾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会查清楚的。

  “华医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话音还没落下,无法再待下去的方母急匆匆的走了。

  黎司媛给巴皇发了个消息,要他查一查当年她家火灾发生前后,方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着重查方董事长和方太太有没有密切的往来。

  巴皇回的很快:【方家跟你家的火灾有关?你这是又查到什么线索了?“】

  黎司媛把方母的那番神情说了下:【现在基本确定方太太就是温兰兰,但我需要确凿的证据。】

  巴皇:【哦豁,难怪方董事长父女极力隐藏方太太的身份,敢情真是这样。】

  黎司媛说是啊,方董事长父女不敢让外人得知方太太的真正身份,就是跟她家的火灾有关。

  假如方家跟她家的火灾有关,她会让方家付出最惨痛的代价的,也不会让温兰兰好过的。

  而方母偷偷摸摸的回到方家, 躲在客房里直发抖, 她怎么都没想到,华医生居然和黎司媛是好友,还在帮黎司媛查她。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黎司媛那孽障怎么还揪着当年的火灾不放!”

  她阴沉着脸,一把将茶几上的东西全挥到了地上,恨怒交加:“那人都被烧死这么多年了,还查当年的火灾做什么,孽障活得好好的不就好了吗?”

  早知道,当年她就应该让那孽障一起被烧死在火灾里,拿走黎家所有的资产,不给她留一分钱。

  怪她太善良,想着好歹是她的女儿,给她留了一部分资产,谁知道那孽障敢这样对她。

  “不行,必须要想个办法尽快弄死黎司媛,不能再让她活着,否则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都是那几个绑匪没用,没能帮她解决了黎司媛, 不然也不会有这些事了。

  方母猛的坐了起来, 拿出了备用的手机,发了一个消息出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必须尽快给我解决了黎司媛,她和华医生是朋友!华医生的人脉你是知道的。】

  对方回的很快,像是随时都拿着手机的:【这件事我会处理好,最近你安分的待在方家,不要再做任何事,容易被黎司媛查到,另外,处理好你和方董事长父女的关系,方家的事闹大了对你没好处。】

  方母也知道方家的事不能闹大,对方父的不满多了几分:【我知道,黎司媛的事你尽快,她活着对我俩都有极大的害处。】

  她真的是太后悔心善留了黎司媛一命了,这孽障太不知道感恩了。

  所谓不知道感恩的黎司媛,在回到公司后,被等在大厅的纪厦拦住了。

  “黎董事长,我们谈谈?”

  纪厦暖暖的笑着道:“我有些方家和黎元武的事,想跟黎董事长谈谈。”

  黎司媛淡淡的瞥了眼他,走到了休息区的独坐沙发坐下,请前台倒了两杯水过来。

  前台倒了两杯水放在茶几上,恭敬的说道:“董事长,纪先生连着来了好几天了,每天都和咱们的员工开心的聊天,今天他总算是见到董事长了。”

  黎司媛看了眼微僵了一瞬的纪厦,朝前台点了下头,才问纪厦:“纪先生的条件是什么?”

  纪厦给前台记上了一笔,等他得到了整个黎氏集团,再来好好的和前台算账。

  “黎董事长,之前我就说过,我就是想跟黎氏集团合作而已。”

  黎司媛一个字都不相信,却没戳穿:“如果纪先生给的消息够价值,我自然会跟你合作的。”

  纪厦往左右看了看,略微向黎司媛的方向靠,压低了声音:“黎董事长知道方暖玉想做什么吗?”

  黎司媛靠着沙发背,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单从纪厦出卖方暖玉来换取利益,就知道纪厦是个什么样的人。

  纪厦想再靠近,但又担心惹怒了黎司媛:“上次农家乐油锅的事,至少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跟方暖玉有关。”

  黎司媛眯了下眼,神情不辨喜怒:“你继续说。”

  纪厦说上次在农家乐,方暖玉借口要打电话离开了,当时他觉得很奇怪,偷偷的跟了上去。

  看到,方暖玉站在农家乐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神情阴鸷的跟谁在打电话,说着等会儿在黎司媛到厨房做饭的时候,按安排好的进行,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出错。

  “具体我没听到方暖玉说油锅的事,后来我得知农家乐发生了油锅的事,估摸着是方暖玉做的,肯定是她想毁了黎董事长你的容貌。”

  在那次油锅事件后,黎司媛就怀疑过方暖玉,只是没有证据,现在再听了纪厦的一番话,她更怀疑黎司媛了。

  不过,她不太相信纪厦的一番话。

  “纪先生这个时候来告诉我这件事?”她似笑非笑的睨着纪厦。

  纪厦挠了挠头,尬笑了两声:“原本我也不想说这些的,但考虑到我家的情况,没办法了才来和黎董事长说这些。”

  黎司媛像是明白的点了下头:“纪先生,黎元武那边有什么事,他仍然被关在拘留所的啊。”

  上次蓉蓉的绑架案后,黎元武就一直被关在拘留所里,连律师去保释都没用。

  纪厦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朗笑着道:“黎董事长,不如我们先来谈谈合作的事,你看怎么样?”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