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只对你服软 > 第74章 挡酒

第74章 挡酒

2022-10-01 作者: 圆子儿
  第74章 挡酒
  周遭气氛,一时间随着歌舞的热络变得松散而又随意,在场的都是大佬们,虽说今晚不是专程来吃饭的,但酒却是不能少喝,毕竟来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互相交流和互攀交情的。

  陈宴的杯子已经被满上酒了,他温润笑着和首富刘远靖饮了一杯,然而这一杯酒算是彻底开端,片刻,在桌几人乃至周围桌上的人皆朝陈宴过来敬酒。

  眼见陈宴接连喝了四五杯酒,言笑晏晏的面容也逐渐染了几许苍白,或许是胃又不好了,他眉头也轻微皱起,不太明显。周棠这才压下所有不满且抵触的情绪,自行为自己满了一杯酒,开始微微而笑,故作自然的起身为陈宴挡酒。

  因着陈宴身份特殊,在场过来敬酒的人大多都为巴结陈宴,虽对周棠为陈宴挡酒这事颇有微词,但既然陈宴没拒绝,他们自然也笑着笑着就将面子抹过去了,开始和周棠喝。

  周棠喝酒干脆,像不要命似的将辛辣的酒水倒入嘴里一口喝掉,在场之人见她这个小姑娘这么干脆,忍不住笑着赞赏几句,但却没有一人怜香惜玉,一杯接着一杯的和周棠喝。

  周棠来者不拒,陈宴在旁边没喊停,她也就没打算停。

  今晚陈宴的那些话着实太让她来气,这会儿喝酒,也大多算是在变相的发泄情绪,却待十来杯酒下肚后,她肚子里辛辣成片,犹如翻江倒海,仿佛到了胃的极限。

  这时,她开始后悔了,也开始自嘲自己的不自量力,昨晚还信誓旦旦的想要和陈宴缓和关系,然而这一刻,胃里难受成这样,且又被陈宴像猴耍,她开始意识到无论是陪陈宴出席晚宴还是为陈宴挡酒这些事从来都不可能是她完成得了的,所以,陈宴昨晚那些话根本就是耍着她玩儿的,因为他知道她根本完成不了。

  她眉头开始紧紧的皱起,胃里逐渐开始疼痛。

  然而敬酒的人却络绎不绝,她不得不一杯接着一杯的继续灌,她双手都开始打颤了,有些钝痛的脑子开始思量这会儿要不要明哲保身的装晕,毕竟自己是真到极限了,再喝就得当场吐了,不料在旁的王琰太太似乎看不下去了,笑着出来圆场,“大家还是让这小姑娘休息一会儿吧,小姑娘喝得挺多的了,如果真喝出什么个好歹,陈总该是要心疼了。”

  这话虽然有点打趣的意味,但好在有效,那些朝陈宴敬酒之人也顿时回神过来,深觉王琰太太的话有理,毕竟这小姑娘现在算是陈宴身边的人,他们这些大老爷们也总不好在陈宴眼皮子底下将他的人彻底灌醉。

  “大家的心意陈某心领了,今晚也实在抱歉,我和我这助理都身体不适,不能过多饮酒,还望各位见谅。”

  这会儿,陈宴也慢条斯理出了声。

  众人这才借着台阶下来,纷纷热络的笑着攀谈几句,最后纷纷端酒离开。

  周棠这才借着机会大喘了几口气,苟延残喘的跌坐在椅子上,红着脸口齿不清的朝王琰太太说:“谢谢您。”

  王琰太太落在她面上的目光有些探究和复杂,欲言又止,但客气回话后就没再多说。

  这时,舞台上的歌舞不断变幻,那满身热辣亮片裙的苏意突然出现在舞台,她轻摇着瘦削的臂膀,扭动着曼妙细痩的身子,开始唱歌。

  她是演员而非歌手,但她的歌舞表现却极好,加之人气颇高,在场气氛也被彻底点燃。

  周棠呆呆的朝舞台上那艳光四射的苏意扫了扫,最后将目光向陈宴落去,没料到陈宴竟没看舞台上的苏意,反而手指正握着那透明的高脚杯把玩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棠是真觉得陈宴不上道,不懂女孩的心思,明明这几年对苏意在意成那样,却在闹矛盾时又不愿意主动,就像这会儿,他若一直盯着苏意,在对苏意笑几下,她能保证苏意一定丢盔弃甲,彻底奔向陈宴,与陈宴破镜重圆。

  奈何这陈宴,就是不上道!且他和苏意闹着矛盾,她这不相干的人却在被殃及,这简直都是些什么破事。

  或许是酒意上涌,周棠这会儿也没怎么过脑子的就伸手扯了扯陈宴衣袖,等陈宴转头朝她望来时,她酒气熏熏的朝他说:“要讨好女孩子,就得稍稍放下身段才行,只要你这会儿主动点,看着台上的苏意温柔的笑笑,苏意就一定能和你重归于好。”

  陈宴薄唇勾出一抹讽弧,落在她面上的目光越发深邃,“就这么想让我和苏意和好?”

  周棠干脆点头。

  陈宴伸手慢条斯理的将她的手指从她衣袖上拂开,薄唇像在夺命般一开一启的朝她说:“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我和苏意和好?”

  周棠酒气上涌,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有点坐不稳,但还是点了头。

  陈宴笑了,“皆说酒后吐真言,看来这就是你的肺腑之言,既然如此,那我便……如你所愿。但从此之后,你之生死,将与我无关,毕竟,你今晚也没能为我挡多少酒,昨晚你我的约定,也全数作废。”

  周棠猝不及防的呆了呆,即便神智不太清明,也感受到了陈宴这番话里的阴恻和威胁,好像她又错过了什么示好和表现的机会,好像她又在不知不觉间让陈宴更恶心她了。

  她使劲儿摇了摇头,迫使自己清醒,没想到摇头的动作太大,本就摇晃不稳的身子顿时失了重心朝一侧的王琰太太倒去。

  周棠下意识瞪着眼睛惊呼,眼看就要撞上王琰的太太,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勾住她的手臂一拉,她整个人也蓦地随着那股拉力反向扑去,最后竟恰到好处的扑到了陈宴怀里。

  霎时,周棠脑袋发懵,仿佛一切都诡异的彻底静止。

  鼻子里钻来陈宴身上那独特的木质熏香味道,有些特别,耳朵里也扬来陈宴胸膛里那清晰的心跳,周棠懵了懵,闭了闭眼,又仿佛听见了周围惊诧的呼声和相机的快门声重重交织,最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道震撼惊愕的大吼:“苏意摔倒了!”

  刹那,周棠脑袋一片发白,所有的注意力被‘苏意摔倒’几个大字吸去,震撼呆愣之下,那只贴在陈宴胸口的手顿时起了冷汗,心底也最终只剩了一个念头:今晚肯定死定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