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师兄请与魔女拜天地 > 第325章 请君入瓮,进入【地惘】

第325章 请君入瓮,进入【地惘】

2022-10-01 作者: 牛奶奶牛生
  第325章 请君入瓮,进入【地惘】

  “喂,你那什么眼神?”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白雪正坐在我的床上,晃悠着她那一双大长腿。

  我坐在山洞洞口,怅然地将目光从乔毅琛脸上收回。

  身上不仅是痛,还有饿。

  这销神钉, 确实是受钉者越体力不支,效果越好。

  但是,其实小珏每日给我送来的海带,也够我果腹了,只是,我大部分都分给了乔毅琛。

  他毕竟是因我受累, 而且,我还有七十几天就死了, 他还能活下去, 自然先紧着他吃。

  幸好他在天穴中看不见外界,他每每被我放出天穴,都会问我是否吃过了,然后才肯吃完我给他的海带,也从不抱怨菜单单调。

  我时常想,我身边净是一些温柔的人,那我怎么可能去毁天灭地?
  直到神魂苏醒,我才明白,原来不是“我想”,而是神魂控制我这么做。

  可笑我活了二十岁,神魂突然苏醒,告诉我,我不过是个代管,她才是真正的身体的主人。

  我正饿得头晕眼花地惆怅着,突然看见海面一阵深蓝色的漩涡翻涌。

  我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

  直到波涛带着海水的腥味扑面而来, 我才意识到——小珏上来了!

  我赶忙跳起来, 扑向乔毅琛:“快进去!”

  一边悠闲的白雪也吓了一跳,跟随乔毅琛钻回了我的天穴——白雪作为剑灵,可以在我的天穴内望见外界发生的一切,然后自从她发现小珏性格大变之后,白雪对着小珏也犯怵,不敢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坐会床上,这也是这个洞穴内唯一可以端坐的地方,坐着这里好歹显得体面一些,也不会让小珏察觉出我的虚弱。

  果然,不过几息,小珏从龙身化为人性,踏入了洞穴。

  我抬头,他往我这里走了几步,在销神钉的射程内,就止步不前了。

  我对他笑笑,可他并不理睬,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撇过头去,盯着石壁发呆。

  从前,我也不是话多的人,那时候,我就喜欢和小珏靠在一起,就吹着海风,望着碧海蓝天,一坐就是一天,也觉得很惬意快乐。

  却没想到,如今就连和小珏共处一室,都觉得呼吸都是尴尬的。

  余光瞥见小珏抬起了手,我没控制得住身体,全身颤了一下。

  小珏看见我这一颤,似乎有些震惊,瞪大了眼。我赶忙转过头,望向他,笑道:“最近入秋了,海风有些冷。”

  小珏的表情逐渐又冷冽下来,甩手将第八跟销神钉打入我的胸腔,然后毫无留恋地转身就走。

  我望着他的背影,苦笑,嘴角溢出了鲜血——随着销神钉数量的增加,每增加一根销神钉都会多一分痛。现在才是第八根,打入我体内的瞬间,我都没控制住牙关颤抖,不慎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白雪从我的天穴窜了出来,蹲在我的面前,双手拖着下巴,望着我叹息道:“你这么忍着,吃苦的是你自己。”

  我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哦,对了,八十一天后,神魂消散,【天仲源元】自然也会消散,而你这剑灵……”

  “你才意识到?第一天我就想到了好吧?不过我觉得你被这蠢龙背叛了也挺惨的,就没说。既然你提了这件事,那你说吧,怎么办,说好的跟着魔剑长命千秋,怎么没几个月就寿命终结了?”

  我歉疚地望着她:“对不起,这事,是我不对,我从前也没想到,【天仲源元】还有消除的办法,毕竟,你也知道,史书上记载,【天仲源元】是不破不灭的。”

  “算啦,老娘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阶下囚一般计较。”白雪站起身来,探探手,然后将我往旁边推了推,大喇喇地睡在了我的床上。

  我以为她要午睡,正想着将乔毅琛拉出天穴,和他对弈一局。

  白雪却突然又开口道:“我是真没想到。”

  她故作深沉地停顿了一下,我配合地问道:“什么?”

  “我第一次看见那蠢龙,是他穿着黑斗篷,和金香香一起参加【驭傀】大比,他的黑斗篷虽然遮住了面部,将他的一张脸都笼在了阴影里,但是他的那双眼睛,我透过阴影都能看见他那双眼睛,一直望着你,没有任何侵略性,也没有任何渴望欲求,只是那样看着你,澄澄的眼神,我觉得太熟悉了。可我想啊想,想了好久,没想起来,究竟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你现在想起来了?”我问。

  “嗯,想起来了。就在一次你自恋臭美照镜子的时候,想起来的,那时候,他让我必须每天照镜子,观察我自己的变化,我的眼神,逐渐就变成了那样,澄澄的,没有任何渴求,只是纯粹的爱。”

  “小珏当然爱我,他可是我一手养大的呢。感情不知道多深,我敢肯定,就算他厌恶我了,他对我的感情,肯定也比对那金香香深得多。”

  白雪一直不喜欢金祈襄,觉得她插足我和小珏之间,于是一直蔑称她为金香香,我也延用了这一称呼。

  “你没明白,我说的爱,不是你说的那种爱,你想想,你对你师兄什么感情,那蠢龙,对你就什么感情,甚至更深。”

  “不会吧,你别吓我。他一个孩子,想法哪有那么深沉?”我没想到,白雪竟然这么想,着实吓了一跳。

  我能体会到小珏的不快乐,我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自己唯一的亲人被抢走而不快乐,从来没有想过男女之情。

  “也就你把人家当孩子了。你们之间的事情,那蠢龙也提过两嘴。听说,你在冰原之上身魂分离的时候,才十岁?”

  “对啊。”我点头。

  “也就是那次【天仲源元】爆发,导致你身魂分离,也让那蠢龙吸收了能量,成功化形的吧?”

  “是啊。”我继续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时候你才十岁,如果那蠢龙真的只把你当做姐姐,为什么会化形出一个十六岁少年的模样?”

  “……?”我愣了一下,反问道,“这难道不是天生的吗?”

  “天生你个鬼啊,妖怪化形都是化形之时心之执念形成的外貌。有的妖怪弱小时被老年天罚欺负过,于是化形之时,就会化作差不多的老头,有的妖怪爱上了人类,就会参考对方,化形成相配的伴侣姿态。无疑,蠢龙就是后者。”

  “???”所以,我把小珏当弟弟,他嘴上喊着我姐姐,实际上想和我搞姐弟恋?

  “你也太迟钝了吧?难怪你和你那师兄,经历的那么多,还没能在一起,还让他娶了旁人,你说你是不是个笑话。”

  “你出天穴就为了骂我?”

  “我不仅今天骂你,我剩下的七十几天也要骂你。”

  我闭上了嘴。

  白雪却不依不饶:“我却没想到,他那样痴迷你,爱恋你,却有一天,这样囚禁你,折磨你?”

  “我嘴硬道:也不算囚禁吧,我和他在冰原上也是这样的,就两个人相依为命,现在我还有你,还有乔毅琛,比在冰原上热闹多了。而小珏孤身一人在海里,倒是更加孤独。而且,我忍疼不说,他被人欺骗,以为销神钉对我没有影响,只会伤害神魂,所以,他不是故意要伤害我的!”

  白雪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准备午睡,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这就是母爱吧。”

  “……”

  =3=
  入夜,缉天銮和蔻御鸯抹黑潜到了双生塔旁的树林中。

  “如何?”缉天銮问。

  既然两人目标完全一致,蔻御鸯自然也将自己的底牌告知了缉天銮。她作为那子佛第一圣手,找她治病的人无数,她只收实力足够的病人,而且在诊疗期间,都会在他们身上打入隐形印记,这样,蔻御鸯无论在何处遇险,都可以即使寻找救援。

  而大陆【圣十】,正巧,除了那已经很老的【降龙尊】,都找【愈妖后】治过病,所以,蔻御鸯接近双生塔,就能感知,塔内是否有【圣十】。

  原本这一招,是求救用的,却没想到,现在被用成了避雷针。

  蔻御鸯细细感受了一下,突然笑道:“这气息是……呵,倒是真巧呢。”

  “谁?”缉天銮压低声音问道。

  蔻御鸯似笑非笑地看了缉天銮一眼:“【狸煊方】,都公狐。”

  缉天銮听了这个名字,同样也勾起了嘴角:“不足为惧。”

  早在他十五岁,都公狐在武力上就输给了他。他又领兵打仗多年,谋略上,都公狐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不过缉天銮不会轻易轻敌,甚至有一些疑惑。

  花月绝对是天罚协会的人,而且是天罚协会派去阻止小倾南下的。

  而自己失踪的时间与小倾出世的时间如此巧合,天罚协会不可能想不到,自己已经与小倾合流了,广安城突然出了一个来历不明、去向不明的天语术士,天罚协会应该很轻易就猜到,是自己到了。

  那怎么还会仅让【狸煊方】一人独守双生塔?

  这不是摆明了:我知道你要来偷塔,你来就来吧,我假装拦拦,意思意思。

  蔻御鸯作为老牌【圣十】,在一阵窃喜之后,自然也发现了不对劲。

  “引君入瓮?”她问。

  “我想,他们如此安排,还有一个原因。”

  “愿闻其详。”

  “我在边关,对外宣称失踪,然后不久之后,花月就死了,但是,花月毕竟是小倾所破所杀,我虽动手,但动手的痕迹更重的还是小倾,同时知道我出现在金山镇的,只有离高远他们几人,他们还没有告知天罚协会,就被天罚协会的阴谋吓到了,我想,他们也不会再说。所以,天罚协会此时,还不确定,我来了广安城,他们特意安排了火属性的【狸煊方】,就是想测试我对火属性术法的了解程度,判断我是不是缉天銮。”

  “原来如此。那你大可不必出手,我来拖住他,你去【地惘】救人,等救出【驭傀】的人,大家联手,都公狐不足为惧。”

  “好。”

  两人商量好之后,蔻御鸯直奔都公狐所在的位置而去,缉天銮则贴墙,在双生塔墙壁上开了个洞,又用幻术补全,然后潜入了进去。

  一路上,他遇见数队巡逻的执法队,防守甚密。他一路上用障眼法掩盖身形,在天花板上倒立行走,七拐八绕终于到了双生塔的中心,看见了一闪圆形的,漆黑的大门,直径足有五米,看起来像是一个黑洞,仿佛能把人的所有精气全都吸进去。

  缉天銮分析了一下,之所以产生这种感觉,应该是【地惘】内那个能够吸收魔力的法阵所致。

  他观察了一下面前这扇黑漆漆的门,仔细看可以看见上面的黑色法阵。

  缉天銮皱紧了眉头。

  黑色法阵?他从没看见过这种颜色的法阵。一般法阵的颜色,都是由组成的魔力因子的颜色决定的,而没有一种魔力因子的颜色是黑色。

  不过,这法阵本身,却只是简单的多重封印法阵。

  当然,对于缉天銮来说,很简单。

  因为,仙倾抚发现的魔力守恒原则。

  这条原则,也只有师父和他们师兄妹三人知道,其他人,都会苦恼与根本寻不到这黑色的魔力因子来解阵。

  这时,他看见一名佝偻着背的老人,推着餐车前来送餐。

  餐车的第一层,就是普通的白米。而餐车的第二层,却是排满了像注射器一样的东西,里面还装着颜色各异的液体。

  那老人来到门口,从怀中掏出一张令牌,往那漆黑的大圆门上一放,那卡片就嵌在了上面。

  缉天銮这才发现,原来这黑门上有个凹槽,估计是专门放这种魔力机关的地方。

  看来,倒不需要强行解开这大门上的法阵,也能进去了。毕竟,这【地惘】内,也不全是【驭傀】的人,也有一些真正穷凶极恶之徒,耗费了先辈门的多少精力与鲜血,才抓捕成功。

  趁着门打开的时候,缉天銮跟着那送饭的老翁,一起进入了【地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