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师兄请与魔女拜天地 > 第324章 天后对峙,不满一年

第324章 天后对峙,不满一年

2022-09-29 作者: 牛奶奶牛生
  第324章 天后对峙,不满一年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由于这场大比,你扮演的那天语术士突然消失,天罚协会也察觉出了不对,对于广安城的看管更为严密, 我们恐怕,出城容易,进城难,而且,在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潜入【地惘】, 更难。”

  缉天銮点点头,他也知道,这时候出城实在是冒险,虽然,紫衣身受重伤还在城外……幸好,离高远愿意去照顾他,他也安心许多。

  他抬头看向蔻御鸯,问:“【愈妖后】冕下,那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做?紫衣告诉我,您是赫缚歌的师父,想必,你的目标是救出赫缚歌。而赫缚歌的目标是救出【驭傀】所有人,所以,严格推敲,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不错,但是,【地惘】进去容易出来难,我一直是自由之身,与天罚协会没有什么瓜葛, 自然对于天罚协会的【地惘】知道的并不多,只是知道,进入【地惘】的人,之所以逃不出来,很可能是因为,【地惘】之中,所有的魔力因子都被抽干,进去的人会一直消散魔力,直至魔力枯竭,你我进入,也不例外。”

  “能抽取魔力的法阵,一定不小吧?”

  蔻御鸯不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发出如此感叹,但还是点头回答道:“根据我的推演,能抽取如此宽阔面积的魔力,这法阵,不可能是由数个小法阵组成的,否则联动效果不会这么好,必然是由一个巨大的法阵作用, 而这个法阵,很有可能就在双生塔中、【地惘】最高层的天花板上。”

  缉天銮点点头:“若只是如此的话, 不必担心,我有办法可以破解。但,【地惘】不会这么简单吧?”

  蔻御鸯吃惊于大将军竟然如此信誓旦旦地说出,他可以破解连她这个【圣十】都无可奈何的庞大阵法,要知道,画出阵法需要消耗多么庞大的魔力,破解术法就需要消耗多么庞大的魔力,缉天銮他虽然是屠龙级天罚,但是,那阵法,据她估计,也许是四五十个屠龙级天罚合力才能完成。

  不过,她没有提出质疑。这位大将军,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

  “或许,【地惘】之中,还有别的什么,但是,我并不知道了。”

  缉天銮望着她,想了一会,说道:“我能问你,你为什么会提前知道赫缚歌会出事,提前从南极之南赶来援救吗?”

  也不怪缉天銮如此谨慎,之前,仙倾抚就曾经推断过,天罚协会有预言师,一直监控着她的动向,此刻,缉天銮不得不合理怀疑,蔻御鸯也是预言师,因此才能提前得知自己的宝贝徒弟会出事,及时赶到。

  虽然也不算很及时,赫缚歌已经被抓了。

  蔻御鸯显然没想到,缉天銮的随意一问,就问到了问题的核心。

  她谨慎地看着缉天銮,思考了一下,反问道:“大将军,你知道你娶的是谁吗?”

  天罚协会虽然没有对外公开,仙笑水就是仙倾抚,但是,【愈妖后】作为【圣十】,天罚协会在通知她魔剑出世之时,肯定是要原原本本告诉她的,以争取她的支援。

  所以,蔻御鸯也属于少数几个,知道仙倾抚就是仙笑水的人。

  此刻,听缉天銮这么问,蔻御鸯觉得,要想自己把话挑明白,那缉天銮必须先把话挑明白。

  缉天銮顿时傻了。

  他没想到,本来搁这谈正事呢,怎么就牵扯起家眷了?
  不过,他想了一下,蔻御鸯定然是知道,魔女就是【驭傀】的天语师仙笑水了,说不定天罚协会也告诉她,仙笑水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国师之徒仙倾抚,所以才有此一问。

  看来,蔻御鸯是想试探自己,和魔女是否有瓜葛?
  若是自己表明了自己与魔女有瓜葛,那蔻御鸯会不会拒绝和自己一同劫狱?
  缉天銮犹豫了,他不敢轻易回答。

  然后,缉天銮又深入思考了一下,是什么把自己逼入如此两难的局面。

  是自己刚刚提出的那个问题——我能问你,你为什么会提前知道赫缚歌会出事,提前从南极之南赶来援救吗?
  这问题有什么不对吗……

  难道,难道,蔻御鸯真的就是天罚协会一直隐藏的那个预言师?
  想到这里,缉天銮已经警觉地退了一步。

  而且,蔻御鸯一直隐居在南极之南,据说,预言师只有居住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才可以压制住自己不可控的被动预言,来保留自己的生命。

  缉天銮越想越不对,又警惕地退了一步。

  这下,疑惑给到了蔻御鸯这边

  蔻御鸯也很奇怪。

  难道这大将军,不是知道了什么?
  怎么自己想要试探他的时候,他如此警觉,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像在看一个敌人?
  自己问了他什么问题?不就是他妻子是谁吗?
  按照时间推算的话,缉天銮大将军娶妻之时,真正的魔女应该已经是【驭傀】的仙笑水了。

  蔻御鸯不能确定,缉天銮现在是否已经知道自己娶的妻子并不是他的师妹了,也不知道他身为正道,是否还会对自己的魔女师妹存有情义,所以不敢轻易说出赫缚歌与仙倾抚的关系。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谁也摸不清谁的心思,谁也不敢轻易说出真相,将自己珍视的人推上险境。

  在两人的对视中,脚下的影子都已经转了半个圈,眼看西边的彩霞红的绚烂,金的耀眼,矗立在彩霞之中的双生塔,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都意识到,这么僵持下去,也不能解决问题。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两人还有合作的前提——目标一致,攻破【地惘】。

  但是,没有更深入的合作基础,他们却谁也不敢踏入【地惘】。

  蔻御鸯怕缉天銮说能打破吸取魔力的术法是假。

  缉天銮怕蔻御鸯是天罚协会的人,故意引诱他上钩。

  最终,还是蔻御鸯不停地焦急地扭过头看向双生塔,然后妥协道:“算了,我先明说,大将军,你知不知道,你娶的,不是你真正的师妹,你被骗了!”

  缉天銮点点头:“知道。”

  然后他不说话,等她的下文。

  等了好一会儿,蔻御鸯才惊声说道:“你怎么知道???”

  “?”

  感情您不是知道这件事才开口问我的吗?
  “所以?”缉天銮继续将压力给回去,现在,明显是他掌握了主动。

  “所以?所以你找到你真正的师妹在哪了吗?”

  “……”缉天銮痛苦地回忆了一下刚刚两人对峙浪费掉的四个时辰,然后对她说:“我还以为你是天罚协会的人,故意接近我,现在看来,你并不是。天罚协会的人都已经猜到了我和小倾的汇合,派出了【目木芳】花月在半路上拦截我们,你竟然都不知道这件事。”

  “【目木芳】花月?那个一天到晚只会种花和玩弄人的梦境,就喜欢躲在傀儡身后说话的娘炮?”

  “……”

  你们好歹都是圣十,能不能给人家多点尊重?
  “等等!”蔻御鸯突然反应过来,“所以,你已经知道了,仙倾抚是魔女,是吗?”

  缉天銮继续不说话,他之前一直不说话,就是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却没想到,刚刚一时震惊,说漏了嘴。

  “既然如此,那我们的目的,就是完全一致的了。”见缉天銮不再说话,但是蔻御鸯决定自己解决压力,挑明一切。

  “你方才说,花月半路拦截你们,如今,只有你一人在这,还着急寻找【驭傀】的【调皮之剑】,想必就是为了魔女。虽然我并不知道,应付花月,【调皮之剑】能帮到你什么。”

  蔻御鸯属于是实话实说,她之前被赫缚歌特意从南极之南请回来,原以为可以缓和师徒关系,没想到,她治好了人,赫缚歌又让她回去继续闭关……

  因此,她的不满,立刻转嫁到了赫缚歌如此关心的越蓉身上,说起话来,自然也是怎么损怎么说。

  “花月已死,不需要【调皮之剑】打架,但另有所求,暂时不便相告。”

  “别不便相告,实话对你说,此次,我也必要保下魔女。”

  “?”

  这下,疑惑终于重新回到了缉天銮这边。

  什么情况啊?

  蔻御鸯,大陆【圣十】,竟然主动说,要保护魔女?
  是他耳朵疯了,还是蔻御鸯嘴巴疯了?

  “大将军,你别那么震惊地看着我,在我看来,爱上魔女的你,才更不正常,我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

  缉天銮更加震惊且疑惑了。

  爱屋及乌?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那赫缚歌,和小倾之间,发生了什么?
  缉天銮陡然想起,之前【驭傀】来王都,小倾趴在将军府屋顶上的那一晚,赫缚歌为了小倾的安危,不惜以身犯险独身闯入王宫,就为了调虎离山,让自己离开将军府。

  而小倾,天生对人冷漠,却愿意称呼赫缚歌为缚歌。

  她甚至没叫过自己“天銮”!
  缉天銮可以理解那蠢龙总在小倾的身边晃来晃去。

  毕竟,那蠢龙从破壳而出,就是小倾在抚养,一点点养大,倾注了那么多感情,他对小倾依赖、小倾对他疼惜也正常。

  可这赫缚歌,他凭啥?
  他不就和小倾才认识了一年不到?
  哦从前似乎见过一面,送了封印草……但那时候小倾还小,肯定早就不记得了!

  区区一年,他们的关系就如此亲密?

  而且,小倾对自己,更像是对待兄长吧……

  缉天銮已经胡思乱想,怀疑人生了。

  蔻御鸯还没意识到自己给出的这一波疑惑十分成功,只觉得自己此行,多了一个坚定的同伴。

  “你的魔力还剩多少?你之前团赛之时,想隐藏身份,可以不用你的天罚之力,可是我们劫狱,劫的还是【地惘】,号称这世上最坚不可摧的牢房,你也不用天罚之力?”

  “我……”缉天銮拉回心神,现在不是为了那个仅认识了一年不到的赫缚歌争风吃醋的时候,“若我用了天罚之力,师父会来,他的能力,目前,举世无双。至少,剩余的九位【圣十】合力,都难以匹敌。小倾神魂不稳,她也打不过,我更无力护住她,我不能拿她冒险。”

  蔻御鸯点头:“难怪你想要我救好紫衣再一起行动,有了她的【七罗皇殿】隔绝气息,你就可以肆意施展【焚龙】了。不过,我隐居多年也不是一无所获。我结合了多种天语术法,重叠之后可以改变天罚之力的气息和形态,只不过,可能会对天罚之力的能量有一些压制,大将军,可否让我感知一下你【焚龙】的强度?”

  缉天銮点点头,画下本命术法之后,天穴微微张开。蔻御鸯即使用手掌覆住缝隙,堵住了逸出的魔力因子,感受片刻,道:“想不到大将军的天罚之力,比传闻之中的更为恐怖,已经十分接近屠龙级天罚之力的巅峰了,这样看来,我施展术法之后,有可能还能保持在屠龙级,只不过不会有现在的强度。”

  缉天銮点头:“那再好不过。”

  接下来,在缉天銮的要求之下,蔻御鸯将缉天銮的天罚之力,改成了【晶莹】的样子,甚至改完的强度,也和【晶莹】不相上下。

  然后,甚至连他的脸,也让蔻御鸯换成了赫缚歌的脸。

  缉天銮满意地点点头,他会让那认识小倾甚至不满一年的赫缚歌知道,同样的面容,同样的天罚之力,他缉天銮,必胜赫缚歌一筹!
  =3=
  第七日。

  销神钉已有七根在我的体内。

  我恐怕是这一套法器出世以来,承受它最多的人。

  我开始有点厌恶打造这套法器的法器大师了,为什么这八十一根销神钉,必须要分离八十一天才可以打完。

  每一日夜里,我的疼痛的与日俱增。我得以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而那蠢龙,又神出鬼没,大半夜趴在我床边,害得我疼痛难忍却不敢叫出声来。

  于是,我疲惫到,白天我偷偷将乔毅琛放出天穴透气之时,看着他,差点喊出那一声“阙哥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