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结局篇(2)

2022-09-24 作者: 十月未寒
  第413章 结局篇(2)

  封北辰看到来人后,微微一愣。

  他还以为自己花了眼,猛地眨了几下眼皮后,这才肯定自己没看错。

  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后,他激动的开口,“恩,恩恩, 你怎么在这儿?”

  是来看他如何在痛苦里挣扎的么?

  如果她高兴,倒也不是不可以。

  容恩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幽幽道:“不请我坐一坐。”

  “……”

  封北辰有些犹豫。

  相亲对象马上就要到了,倒不是害怕那女人误会,而是担心她会不舒服。

  但转念一想,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他了,他相不相亲,跟谁相亲于她而言大概也无关痛痒。

  “行, 你坐吧, 不过我约了人,她马上就到了。”

  容恩自动忽略他的话,踱步走到他对面坐下。

  “澈儿说想要一个家,希望父母能陪着他,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你领证。”

  封北辰瞪大了双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容恩又道:“你无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认真的,只不过结婚归结婚,咱们互不相扰,
  即便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也各过各的,你别指望我会像妻子对待丈夫那样对待你。”

  封北辰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吐不出一个字,喉咙里跟塞了棉花似的。

  容恩抬头看着他, 问:“你同不同意?”

  封北辰还在尝试找回自己的声音。

  容恩见他不开口, 蹙眉问:“你不同意?”

  “同意, 我同意。”堵在喉咙里的话语冲口而出,音调高得刺耳。

  傻子才拒绝。

  只要她肯跟他领证,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余生还有大半辈子,他总能用陪伴与呵护慢慢抚平她心中的伤痛。

  最重要的是,她的人生无需假手于人,可以由他全权负责。

  “恩恩,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么?”

  容恩眯眼看着他,提醒,“别忘了后面呢附加条件。”

  “不忘,我不忘,记得清楚着的。”

  说完,他将她刚才说的要求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

  “你看,我都牢牢记在了心里,只要你能给我一个守护你们母子的机会,我发誓,绝不再强迫你。”

  容恩缓缓闭上双眼,平复着略显混乱的情绪。

  这时,玻璃门再次被推开,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嗨,封二少, 好久不见。”

  封北辰一见相亲对象来了,连忙从椅子上站起,“高小姐,抱歉,咱们的相亲到此结束了。”

  那高小姐脸上的笑容一僵,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我连坐都没坐下呢,你就直接下判决了?”

  说完,她的视线落在容恩身上,又问:“这人是谁?怎么在这里?”

  封北辰起身走到容恩身边,将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后,紧紧搂进了怀里。

  “她是我老婆。”

  高小姐一愣,取而代之的是惊怒,“你神经病吧,有老婆了还让人介绍相亲?”

  封北辰对于她的咆哮置若罔闻,垂头在容恩眉心印了一吻。

  高小姐狠狠一跺脚,气冲冲的离开了。

  容恩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淡声道:“你把她得罪惨了。”

  封北辰面色一柔,沙哑着声音道:“为你出气,值。”

  容恩微微别过头,伸手挣脱了他的怀抱后,踱步朝外面走去。

  “封北辰,你记住了,我只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才回头的,其他东西你都别奢望。”

  封北辰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勾唇一笑。

  有婚姻就足够了。

  …

  第一杀手组织分部。

  主屋书房内,浓郁的酒味充斥在室内每个角落。

  沙发区,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坐在地上,单手支着茶几,整个人颓废不堪。

  仅仅过了三天,夏桀就将自己折腾得不成人样了。

  他想用酒买醉,可越喝人越清醒。

  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的身影,挥之不去,犹如跗骨之蛆一般。

  肩膀上的枪伤也没有上药,已经大面积感染,有点地方甚至开始腐烂。

  “烟烟,烟烟……”

  寂静的空间里不断地回荡着呢喃之声,痛苦又绝望。

  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一道稳健脚步声,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见状,连忙迎了上去。

  “爵爷,您总算来了,求您去劝劝我家先生吧,他受了重伤没处理,还喝了两三天的酒,怕是想彻底的放弃自我。”

  封司爵拧了拧眉,在原地站了片刻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坐在地上的男人听到推门声,厉喝道:“滚出去。”

  说完,他顺手捞起地上的酒杯砸过来。

  封司爵几个闪身躲开,冷幽幽地开口道:“女人跑了追回来便是,你就这点能耐么?”

  夏桀猛地抬头,刚准备质问‘人都死了还怎么追’。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这话里有话。

  封司爵不会胡说八道,他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封司爵踱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嗤笑道:“你怎么想的,就什么意思,很难理解么?”

  夏桀撑着沙发准备站起来,可太久没动,双腿早就变得麻木,刚支起一点,整个人又直直倒了下去。

  连续折腾几下无果后,他索性放弃了,靠在沙发边缘上喘息。

  “你,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女人跑了追回来就是’。”

  封司爵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夏桀微垂下了头,想起江知会配置假死药,突地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她宁愿假死也不肯留在我身边,不,不对,她是想用假死打击我,烟烟,你当真这么恨我么?”

  封司爵冷睨着他,接话,“难道她不该恨你么?”

  “……”

  是啊,他给她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她难道不该恨他么。

  最初的兴奋过后,他再次变得颓废,绝望。

  即使知道她还活着又如何?
  挽回不了了。

  一辈子都挽回不了了。

  “是兄弟就别管我的破事,任我自生自灭,这是我应得的下场,你走吧。”

  封司爵直接气笑了。

  都跟他说老婆没死,他怎么还这副逼样?

  看来自己真是来错了。

  “随你吧。”

  说完,他转身离开。

  可走到门口后,又堪堪顿住了脚步。

  “还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