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全福夫人要和离 > 第122章 少点什么

第122章 少点什么

2022-09-25 作者: 抹茶蘸醋
  要不是陆风禾亲眼所见,她是绝不敢相信,沈南珣是抓住了她的手才醒的。

  沈南珣瞬间犀利的眼神吓了陆风禾一跳,沈南珣也再看清来人是陆风禾之后立刻眼里带笑。

  “你起了。”

  陆风禾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着实被吓到了,她转了转自己被抓疼的手腕。

  “你自己看看还烧不烧。“

  沈南珣感受了一下,摇摇头,“不烧了,劳禾娘挂心了。“

  陆风禾移开视线,并不与他对视,“那就好,我先去用朝食了,你接着睡吧。“说完就转身要走。

  沈南珣伸手想拉陆风禾,最后还是收了回来,只是坐起来对陆风禾说:“以后我睡着不要对着我的脸伸手,我会下意识出手。”

  陆风禾嗯了一声,不大放在心上,也没以后了。

  沈南珣唤了福安进来伺候他起身。

  “主子,要不你再歇会,你们可是快三十个时辰没合过眼了。”

  沈南珣摇头,“不碍事,朝食用了再睡不迟,一口气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觉都睡回来。”

  朝食出了有陆风禾点名要的面拖蟹以外,还有城里茶楼从来的早茶,说是早茶其实并没有茶,都是些点心。

  陆风禾最喜欢的一道是豆腐皮包子,没有一点肉,这包包子的豆腐皮就很有讲究了,先过油,炸出韧道,再煮软。半透明的豆腐皮里包着香菇,一口下去,汤汁溢出,好像在包子皮里包了一道菜而不是一种馅。

  如今夏日,各种野菜也都上桌了,这个时节最好吃的约莫就是翡翠烧卖了,一屉烧卖上坐,隔着薄皮,荠菜的青翠色透出来,光是颜色就让人觉得美极了,中间掺上糯米,卖尖放上松子,既有松子的清淡油香,又有糯米扎实的粘腻口感。

  虽然一年四季都有翡翠烧卖,但其他时节里面包的是青菜,青菜蒸完之后就变乌青色,并不如荠菜馅碧绿喜人。

  扬州茶点大多讲究一个“蒸“,所谓“蒸功夫”,要恰当地把握蒸的时间、温度和火候。

  另一道讲究蒸的茶点就是月牙蒸饺,形似新月卤汁盈口,皮薄馅多咸中微甜。

  另一道就是蟹黄汤包,陆风禾可太喜欢蟹黄汤包的汤汁了。

  至于其余的盐水鹅,烫干丝、饺面、粢饭……陆风禾就确实……有心无口了,想吃可实在装不下,只能少少用上一口尝个味,表示自己也算吃过了。

  沈南珣收拾妥当出来的时候,陆风禾正咬着筷子对着一桌子美味叹气。

  沈南珣不解,这一桌子看起来就很不错的样子啊,为什么要叹气,难道……中看不中用,实际上并不好吃。

  “不好吃就让人重新做来,不必委屈自己。”沈南珣说着就要让人撤下去。

  陆风禾连连去拦,“诶诶诶,这都好吃着呢,撤去哪里。”

  “那你为何叹气。”

  “感慨自己胃实在不争气,还有那么多好吃的,确装不下了。”

  沈南珣闻言笑出了声,“无事,喜欢什么再用些,往后想吃了再来吃。”

  陆风禾有些不大高兴地看了沈南珣一眼,“来一趟扬州谈何容易,我自小到大也没来过几趟。”

  沈南珣没有再说话,也是,虽然女子出门不大受限制,但是要出远门,那还是不容易的,尤其是长大以后,女子大多数时间还是养在深闺的,不像男子,说走就走,毗陵到扬州,换成小巧的沙船,行船也就一天就到了。

  陆风禾最后还是不大情愿地放下筷子,实在吃不下了,硬吃下去,那反而是在为难自己。

  沈南珣先喝了半碗荷叶粥才吃起汤包来。

  “诶……”陆风禾喊正要吃蟹黄汤包的沈南珣。

  沈南珣两三口吃完了一个汤包才问陆风禾,“怎么了?”

  陆风禾皱眉,“你没觉得这汤包有什么问题吗?”

  沈南珣仔细咂摸了一下,味道很正常,不像是坏了的样子。

  “你不觉得着汤包少了点什么?”陆风禾又问。

  沈南珣试探着回答,“没蘸醋?”

  陆风禾大翻白眼,谁管你蘸不蘸醋。(我又不是抹茶蘸醋)

  “这汤包的汤汁都被我喝了。”陆风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她是在太喜欢这蟹黄汤包的汤汁了,可为了一口汤汁吃一个蟹黄汤包她又实在吃不下,于是就把汤包皮戳破,让汤汁流到碗里,都喝了,一屉汤包,她就吃了一个,其余五个都被她戳了。

  沈南珣倒是很不在意,“无碍,正好没了汤汁不烫嘴。”

  啊?就这?

  陆风禾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自私了,往常都是翠芝几个和她一起用朝食,都是一起长大的,她偶尔这么干,对翠芝她们也不会太不好意思,有一点,但不多。

  可换成沈南珣吃被她戳走汤汁的汤包,她就有点很不好,这不合适。

  沈南珣还真是半点不在意,五个汤包,两口一个,一个汤包喝口粥,汤包吃完,粥也见底了。

  看到旁边有一小碗面饺挪过来就吃。

  还把面都捞到几乎没什么蟹的面拖蟹里沾一沾。

  沈南珣不大吃虾蟹,他嫌麻烦,让下人给他剥他也不乐意,于是陆风禾就经常提前让人把肉取出来,做成虾羹蟹粥,这样沈南珣就会吃很多。

  至于像陆风禾喜欢的面拖蟹,沈南珣基本都只是用全是蟹黄的汤汁拌面吃,他觉得比螃蟹吃着有意思多了。

  如今他也一如往常,把面饺里的面捞到面拖蟹的汤汁里,让每一根面都裹上蟹黄汁,有的还沾着毛豆,一口下去,味蕾和胃都很满足。

  陆风禾看着一点不见外的沈南珣气不打一处来。

  这大概也是男子与女子的区别吧。

  女子觉得我们要和离了,马上就是陌路人了,从下定决心那一刻就开始疏远、生分,甚至有些排斥。

  而男子却不,就算和离文书他都已经揣着了,只要人还在跟前,他就能做到一如往常,不可以、不躲避,大大方方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幸好备的茶点多,沈南珣也只是把面饺子和蟹黄汤包吃完了,身下的各种茶点也足够让翠芝几个吃饱了。

  最近要装做沈南珣在舱房的样子,每一顿都会拿两个人的回来,就导致了翠芝几个只能一道吃,要不然就露馅了。

  如今沈嫩珣真的回来了,她们也不能立刻就出去用朝食,转变太大也招人怀疑不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