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靠吃来练武 > 第106章 靠金银票挣钱

第106章 靠金银票挣钱

2022-09-25 作者: 青史暮笔02
  第106章 靠金银票挣钱
  王鼎恒一通挣扎,可是最终无效,如果不满足了这个沈玉佩,那么就达不到目的。

  只能无可奈何的屈从了。

  密室是一处看起来特别高大,厚重,又很神秘的建筑物。

  门户是金铁打造,融入了特殊的材料。

  特别的坚固, 不好撼动。

  这要是想强求打开,最起码得是宗师级别,还得是多人合作。

  反正这件事是特别难办的。

  况且这地方,有许多三品高手守卫,真可算固若金汤。

  王鼎恒当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被这里的气势惊呆。

  原来经济基础何止是决定上层建筑,也同样可以决定下层建筑啊!

  沈玉佩满脸都是满足之感。

  现在,王鼎恒只要提出一件事, 她就巴不得投入一百二十倍的努力。

  生怕被挑出毛病来。

  经过一番复杂的操作以后, 这看起来几乎不可能被轻易打开的门,终于开启了。

  看里头珠光宝气的,就知道好处良多。

  王鼎恒对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客气。

  “相公心肝儿,我要跟着你进去。”

  沈玉佩面如桃花,呼吸急促,水汪汪的双眼充满了迷离之色。

  本来都要进入了,结果却被王鼎恒给推了出来。

  “这个地方般,不太适合你。”

  “所以你就先别进来了,等我叫你,你再进来!”

  王鼎恒故意露出不满的神色。

  果然。

  沈玉佩长期忍受,和刘崇分居,导致了内心十分的脆弱。

  现在终于又能够与刘崇再续前缘,当然非常的高兴。

  虽然内心有种强烈的欲望, 就好像是小怪兽般,就要冲破牢笼。

  不过此时的她, 也只能暂时的忍受。

  生怕稍稍的有些不对劲, 就要惹怒了相公,再给人家气跑了。

  那这一切又开始得不偿失。

  无可奈何,只好忍受住,心中的强烈感觉,在这里等待。

  “千万别让我等太久啊。”

  沈玉佩充满了暗示,迫切的意思。

  这让王鼎恒特别尴尬。

  如此看来,刘崇这个家伙,到底因为啥不回来,恐怕就得多琢磨琢磨了。

  王鼎恒办事,还是很利索的。

  虽然身边全部都是奇珍异宝,随便的拿走几样,都可以发笔小财。

  这要是都给卷走,马上就能富甲一方。

  当然这样的操作,对他来说很简单,可他不想冒险,因为现在没时间。

  将印章给弄到手以后,又拿了一大批金银票。

  这玩意就和地球的支票差不多,是刘氏钱庄的加密产品。

  只要有这个玩意,就可以在各处办理信贷业务。

  因为技术比较厉害,因此是没有假冒伪劣产品存在。

  将足足几千张都给拿走,就匆匆的从另一个门出去了。

  当然,这个门也是需要, 输入类似密码的东西。

  他之前就秘密的观察沈玉佩。

  尽管只是输入了一次,但还是被他给记住了。

  其中很多都需要用到,复杂的技巧,虽然十分的难,但这对他而言不是事。

  就在王鼎恒将这件事给办成后。

  悄悄的离开,全过程也就五分钟。

  前门。

  刘崇喝的醉醺醺。

  这个家伙一步三摇,朝着密室走来。

  大多数的时候,他都会去喝花酒。

  因为现在早就财富自由,产业更无时无刻不在给他创造价值。

  钱花也化不没。

  如果赚到了海量的钱却不消费,实际上就和没赚钱,好像没区别。

  但无论喝的多烂醉如泥。

  他也得来一次仓库看看。

  这是他的财富,是他能享受一切的根本。

  要是这里出了事,那可就完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刘崇大吃一惊。

  之前他曾经三令五申的告诫,除了他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来这里。

  这个命令当然也包括沈玉佩!

  可没有想到,这个贱女人,竟然不听话!
  沈玉佩愣住,心里还纳闷。

  自己始终都在这等待团聚,可没想到,这人怎么就突然跑后边去了?

  “哈哈,肯定是从后面出去的,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玩惊喜。”

  沈玉佩露出了笑容,“相公,我的心肝儿,来吧,不要枉费良辰!”

  她就扑过来,看起来好像要吃人般。

  气的刘崇简直要吐血,上去就几个大嘴巴,抽的沈玉佩嗷嗷吐血。

  “你……”

  刘崇又踹了好几脚。

  “妈的,你岁数大了开始失心疯了吧?”

  “来人,将这个贱货给我带下去!”

  “扔到了柴房之中严加看管,晚上我要审问!”

  “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放走她!”

  好几个彪形大汉都怔住。

  他们之前可是亲眼看见,庄主带着夫人过来,看起来有说有笑。

  还真的是羡煞旁人。

  可这才多久后,竟然就如此变脸。

  甚至现在还要惩罚,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这些人都是打工仔,老板让做什么,不敢不听从。

  沈玉佩现在迷迷糊糊,大脑一片混乱!
  完全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啊。

  一个人如果不是精神病,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两面?
  当被暴力拖拽的时候,她还想不明白,到底自己错在了哪里?

  然后就被这么戏弄,最后被关押,报复?
  “我早就知道,你这个白眼狼,窃取光了我的家产以后,早晚要对我动手的。”

  “只是可惜我当初没有看穿,也没有想的明白。”

  “虽然现在知晓了,却也晚了,真是可恨啊……”

  刘崇本来喝的迷迷糊糊,正常就是检查一遍仓库,马上就去睡觉。

  醒了以后,就接着喝花酒。

  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这就是他的生活常态,日复一日,醉生梦死。

  可现在察觉到了,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感觉喝进去的酒瞬间,都顺着毛孔排泄出去。

  大跨步的朝着,已经被打开的仓库走去。

  他将武器给拿出来。

  看起来非常的谨慎!

  双眼深处现在充满了冰冷的气息,似乎随时都能动手,和进来的某个人发生冲突!
  耽误了大概半小时左右。

  他这才彻底缺人,这里头没有人。

  “妈的,谁拿走了老子的金银票!”

  “贱人,贱货,肯定是你干的好事!”

  “把人给老子带上来,老子要好好的审问!”

  刘崇本来的计划是收缩资本市场,迫使很多老板破产。

  他再收割这些优质资产后,转手倒卖出去,就可以赚差价,可以说这是发家致富的重要方式。

  眼看着计划就要成功,可没想到关键的时候,却闹出了这种事。

  任凭谁能不郁闷?
  与此同时。

  “吩咐下去,告诉旗下的全部钱庄,立即停止办理金银票业务!”

  “快,要是损失了一文钱,老子拿你们是问!”

  很多打手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老板竟然这么生气。

  好像随时要打人!
  就知道这件事,非常的不简单。

  现在哪还敢有丝毫的废话,纷纷都选择出手,足足上百人,去各自办事去了。

  这些家伙此时,都特别害怕。

  刘崇这人办事,是从来没有感情因素存在的。

  从前的很多老兄弟,老伙伴,都是该被他给除掉,就是除掉。

  现在,看到跟着他患难与共的夫人,竟然都能往死里打。

  就知道其他人,在这个家伙的眼中,根本就是韭菜。

  现在将任务给发布下来,那最好就是别说丝毫的废话。

  赶紧的,争取将事给办成。

  只有如此才能够,不被这个家伙给惩罚。

  要不如此,真的不清楚,会被怎样的对待。

  刘崇将一根带刺的皮鞭,给取了出来。

  “妈的,今天老子要是不打出你实话来,就不姓刘!”

  他现在好像变成了奴隶主般,就恶狠狠的朝着柴房而去。

  ……

  金银票是特别奢侈的物资。

  无数的人虽然很想获得,但是因为近期平阳郡资本市场的波动,使得他们暂时没有办法购买到。

  这样的话,很多老板就活不下去了。

  借钱借不到,只能低价贱卖资产。

  这其实也符合奸商的标准。

  发国难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等等。

  显然,生活在这里的生意人,尽管都是特别憋屈。

  想要将情况,如实的反应给太守府。

  可是太守府不管。

  这给了很多生意人,官府和这些奸商勾结的印象。

  当然,太守府也不是一点作为都没有。

  毕竟平阳郡真乱了,对他们也没好处。

  但太守府没办法强制怎样。

  因为刘氏钱庄太厉害,背景很硬。

  真闹的急眼了,人家一句话,可能太守就得离开平阳郡!
  正是因为中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才导致了这个刘氏钱庄,越来越过分。

  但却没有人能管!
  然而。

  当正版的金银票被投入到了市场以后。

  别看只是几分钟,结果就以火爆的方式,迅速的席卷了整个平阳郡!

  很多到了要破产前夕的生意人,都获得了银两的支持。

  得以渡过难关。

  甚至还凭借这笔钱,趁机收购了一些廉价资产,使得自身能够获得一定的扩充。

  毕竟经历了这次的市场波动,很多生意人都意识到。

  所谓的刘氏钱庄是靠不住的!
  这些家伙小钱可以借给你。

  但只是为了吸血,一旦要是你失去了吸血的价值,且这种失去已经很有规模。

  这个大吸血鬼,就会露出獠牙来。

  人为的制造金融危机,让你还不起高昂的债务,那你只能贱卖掉产业后,乖乖的滚开。

  刘崇委派出去的人,虽然已经尽力了。

  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失败。

  等质问后才知道,每家钱庄都被借贷光了!

  “金银票呢?拿过来,我要检查!”

  管事的现在,充满了愤怒。

  这么大的事情,结果却绕过了刘崇,使得计划不单单没法完成,还被重创了!
  要是这件事瞒不住,恐怕破产的就不是那些,随时被收割的生意人。

  而是他们了!
  钱庄负责人,现在都各种的紧张,知道是出了事。

  谁也不敢耽误事,赶紧匆匆的过来。

  等看到了这些金银票,并且仔细的检查以后。

  管事的简直是大发雷霆!

  钱庄负责人,对此还很不服气。

  “你和我们生气做什么?金银票是刘老板发行的。”

  “他之前也没有下达通知,告知不能够交易。”

  “现在出了事,你来找我们的麻烦,是否有些不合理?”

  “还有这金银票又不是打白条,是有律法效力的!”

  “是可以赚钱的!”

  既然这笔钱只是借贷,那就是普通的业务。

  这才是钱庄最基础的业务啊。

  钱庄的很多负责人,骨干人员,对此都露出了不能理解的表情。

  管事的看起来,简直是充满了霸道。

  “睁开你们狗眼给我好好的看看!”

  “这金银票被人做了手脚!”

  “上面的文字,都被用药水抹掉了!”

  “你们只是收到了一些没有任何极好的白条!”

  负责人们都吃了一惊,等此时仔细的检查过后,果然发现是这样。

  “我,我们冤枉啊!”

  “这谁啊,敢如此的坑人!”

  “真是缺德啊!”

  管事的现在是气的发抖。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们太蠢!
  还说人家什么缺德!
  要是你们但凡在办理业务的时候,多留个心眼,至于获得这样的悲惨结果吗?

  看到这些捶足顿胸,甚至跪地求饶的家伙。

  管事的现在只是冷笑,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当夜几百个工作人员被杀,血流成河,震惊了整个平阳郡!

  太守府对这件事采取了封锁消息的做法。

  毕竟朱松正在玉京考试,正在被朝廷考察的关键时期,要是在这个时候。

  平阳郡却闹出了这种事,这对他的前途,恐怕会造成影响。

  纳兰心立即委派王破,全力彻查这件事!
  并且安抚了那些受害者家属,给了一定的抚恤。

  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

  平阳郡的金融危机平稳度过,金融格局重新洗牌。

  很多老板重新的恢复过来,但在这过程之中,他们都支付了一笔钱给王鼎恒。

  当然了,王鼎恒用的是“吴思”的身份。

  赌场和钱庄属于竞争对手,钱庄虽然最资本大,但是赌场的背景深厚。

  可以说是各有优点,互相看着对方不对付。

  但平时因为大家的生意还都过的去,谁都不想发生拼斗。

  因为那没有意义!
  既然他们都挺克制,那王鼎恒就人为的给推一把,添把火!
  虽然仇被赌场给承担了去,但是这海量的利益,却落在了他的手里。

  无论是赌场还是钱庄,没有好东西,他们斗的越狠,王鼎恒就越高兴!

  刚好找机会收割一番!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