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驯妖记:大圣养成指南 > 第296章 295,杀皇帝?不,我全都杀!

第296章 295,杀皇帝?不,我全都杀!

2022-12-07 作者: 李古丁
  第296章 295,杀皇帝?不,我全都杀!

  五月初九,燕天鹰飞升已满一月,“忠义镇国神威远震天君庙”落成,皇帝亲率文武百官、皇亲皇嗣、勋臣贵戚前往祭祀,车驾仪仗绵延数里,鼓乐喧天。

  皇帝并不亲民,禁止百姓围观,天街御道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又有禁军铁骑在前开道,就连道旁屋脊、围墙之上,都有禁军、刑部、京兆衙门高手把守,查缺补漏。

  天空之上,还有禁军空骑乘巨鹰翱翔天穹,警戒天空。

  皇帝乘玉辂出行,尽显天家威仪的巨型车驾,由两头体型庞大的白象在前牵引。

  张诚张公公等大内高手随侍车驾之上,白超等禁军高手骑马护卫玉辂左右。

  十几个最得皇帝宠爱的皇子皇女,或骑马,或坐车,随行玉辂之后,个个顾盼生辉,春风得意。

  “皇兄,燕天鹰好不容易滚蛋了,为何还要给他如此礼遇?又是册封天君,又是立大庙,又是以国礼祭祀……这未免也太给他脸了吧?”

  “无知。燕天鹰是升仙,不是死了。天知道他去了天上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干涉人间?”

  “可是,自古以来,不是从未有地仙干涉人间的纪录吗?”

  “万一呢?万一燕天鹰还能干涉人间呢?以他性子,想来也是愿意继续干涉人间的。所以啊,至少在他刚刚飞升这段时间,咱们得给他赏些面子……”

  “父皇不仅给燕天鹰立庙,还不追究清算神捕堂的人,甚至连沈浪那逆贼都赦免了,还给他升了官,就是出于这般考虑吧?”

  “没错。不过这都只是暂时的。一旦确定燕天鹰不能干涉人间,呵,神捕堂那些疯狗嘛……”

  “去年我一个侍妾的弟弟,不过就是多占了些田亩,打死了几个泥腿子,神捕堂的疯狗,居然就把我那小舅子给抓去杀了,还把我侍妾抓了去,判了十年监禁,连我的面子都不给……那些狗子仗着燕天鹰的势,竟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现在燕天鹰走了,我看他们下场如何!”

  “神捕堂那些狗子,下场自然是不妙的。不过这事儿也用不着我们出手,天下间恨他们的人多的是,就算一时隐姓埋名藏了起来,也迟早要被一一挖出来。我们好生看他们笑话就是。”

  “对了皇兄,燕天鹰走了,神捕堂也裁撤了,秘玄楼应该能重新开张了吧?”

  “肯定的。就在下月初一,秘玄楼重新开张,血色擂台再摆,据说这次还有西洋武士、出云国咒师、漠北蛮巨人……”

  “西洋武士?可是那位风暴王国红龙公主?”

  “想瞎了你的心!”

  “嘿嘿,我也就是想想……不过若是抓到神捕堂的人,该当统统押去血色擂台打死擂,让他们自相残杀,这才叫解恨。神捕堂还有好几个姿色、身段都不错的女捕头,慕清雪不好说,可其他女捕头嘛……嘿,可以先让她们打擂,若活下来了,就当众拍卖,到时候我一定出价买一个回来,好生调教……”

  “你这主意倒是不错!可以给秘玄楼管事的提一提……”

  “皇兄,这次我想押注大的,不知你可有什么内幕消息?”

  “这伱得去问十七妹,她跟八王爷门下金童走得近,知道不少内幕……”

  虽这些皇子皇女们压低了话声,又有鼓乐喧哗遮掩,可他们的议论,还是被前头跟在天子玉辂旁的白超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群虫豸!”白超心中鄙夷:“老爹没说错,大楚皇家朽成这德性,真不值当为他们效忠卖命!可惜乾坤、白龙老而不死,我白家也没个一品,要不然,这天下该当我白家来坐!老子要是当皇帝,不比这强废物强百倍?”

  祭祀队伍行进顺利,开出皇城午门之后,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已抵达位于御园之内的燕天君庙。

  当皇帝玉辂驶入庙宇正门前,以汉白玉铺就的大广场时,突有狂风乍起。

  风声怒嚎之际,不消片刻,方才还万里无云的晴空,便已铅云密布,电闪雷鸣,天光亦霎时黯淡下来,四下里一片暗沉,宛似日暮黄昏。

  突如其来的天象变化,直骇得高踞玉辂宝座上的皇帝脸色骤变,一把扯住大内总管张诚的袖子,厉声喝问:

  “怎么回事?钦天监不是说一连三日都是大晴天,不会有半点雨水么?怎刚至此地,便风起云涌?难道是燕天鹰……”

  不仅皇帝被骇到,随行的文武百官、皇亲皇嗣、勋臣贵戚们亦一个个面露惊容,祭祀队伍虽还勉强齐整,秩序尚存,但仪仗鼓乐已渐渐散乱,喧哗四起,人心惶惶。

  白超亦一阵疑惑,手按刀柄,仰首望天。

  就见天空之上,那十几骑巨鹰空骑正在狂风之中极力维持阵型。

  可每当惊雷乍起,电光掣闪之际,训练有素可以从容穿行于雷暴豪雨之中的巨鹰,亦都瑟瑟发抖,惊惶啼啸,如遇天敌。

  “什么情况?”

  白超正自疑惑,忽然,天穹之上,轰地一声,暴雨如注。

  茫茫豪雨倾盆洒落,劈头盖脸浇注下来,不过数息,视野之内已然一片苍茫,祭祀队伍更是惊声大作,好一阵慌乱。

  狂风怒雨之中。

  有朦朦灰雾自地面腾起,不消片刻,整个庙前广场,便已尽被灰雾笼罩。

  之后,不在广场范围的禁军、官员、皇亲、勋贵等,骇然惊觉,广场之中的皇帝车驾,以及车驾周围诸般人等,赫然不见踪影,宛似被那灰雾吞没!

  “怎么回事?”

  有禁军高手失声惊呼,飞身跃入广场之中,可广场已然变得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

  那白象牵引、威仪赫赫的天子玉辂,以及随侍车驾左右的禁卫、皇嗣、高官、勋贵等上千人,俨然人间蒸发一般,统统消失无踪!

  早前进入庙内布防的禁卫高手们,广场之外的文武官员、皇亲勋贵们,在确定广场上所有人同时失踪之后,霎时彻底陷入混乱。

  所有人都宛似无头苍蝇一般,在风雨之中团团乱转,发出各种无意义的仓惶喊叫,各色仪仗跌落遍地,人喊马嘶、惶恐喧哗之声,一时竟压倒了风嚎雨啸。

  ……

  短暂的恍惚眩晕之后。

  皇帝玉辂旁的白超骇然惊觉,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虽不知何时突兀消散,可身周环境也已悄然剧变。

  地面由汉白玉广场变成了一片灰黑焦土,焦土之中,还零星散布着破碎的骨骼。

  近在咫尺的天君庙亦消失不见,四面八方都涌动着苍凉死寂的阴冷灰雾,目力难以及远,只能勉强看到百丈之外。

  而目力所及之处,亦是一片空旷死寂,不见任何人工建筑。

  灰黑死寂的焦土之上,除了斑斑白骨,也看不到半根草木。

  天空亦是一片灰暗阴沉。

  可那并非阴云蔽日,以白超二品修为可以察觉出来,那是此地天空原本的模样,这里的天穹,原本就是这般灰暗阴沉、不见天日。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白超正自惊疑时,有高官极力保持威严,绷着架势厉声喝斥:

  “谁在搞鬼?竟敢冲撞天子仪仗,简直大逆不道!”

  亦有皇亲带着哭腔失声惊叫:

  “陛下,这里是何地?我等为何会来到这鬼地方?”

  “是乾坤真人的挪移阵法吗?还是燕天鹰……”

  “闭嘴!怎么可能是燕天鹰!燕天鹰早就飞升了,从古至今,从未有真仙飞升之后,还继续干涉人间的纪录!”

  “可,可,可那是燕天鹰啊!会不会是因为裁撤了神捕堂……”

  来到这诡异所在的足有上千人。

  白超坐在马背上环顾四周,确定不拘皇帝、皇亲、禁卫、官员、勋贵,凡是起雾之时身在庙前广场的,此时统统来到了此地。

  而这等乾坤挪移的手段……

  难道真是乾坤真人的手笔?
  可乾坤真人为何要闹这一出?
  正暗自揣度时,被方才的暴雨淋得好像落汤鸡一般的人群,已纷纷看清所处环境,顿时一阵大乱。惊骇惶恐之下,众人都本能地向着最威严醒目的皇帝车驾涌来,寻求庇护。

  随侍皇帝玉辂周围的禁卫高手连忙组成军阵,防止人群冲撞车驾。

  白超更是冷哼一声,气机外放,二品武者的无形威压向外扩散冲击,朝着车驾涌来的人群给这气机一冲,顿时像被狂风席卷一般扑跌在地,挤作一团。

  刚刚止住人群冲撞,天空之中,忽然又风起云涌,刹那之间,本就阴沉昏暗的天空,又堆叠起层层墨云,涌动起雷霆电光。

  白超抬眼一望,顿时悚然一惊。

  因为电光乍起之时,他分明看到,那浓云之中,似有一道龙影,正自吞云吐雾,搅动雷霆。

  虽只于电光乍起、惊鸿一瞥之际,看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剪影,可白超无比确定,那真的是一道身形修长,头角峥嵘的龙影!
  轰隆!

  突然,墨云之中,电光一闪,惊雷涌动,跟着又哗地一声,降下倾盆暴雨。

  雨水尚未落地,白超已然瞳孔一缩,喝道:

  “起阵!”

  暴喝声中,夜魔刀锵然出鞘,白超挥刀斩天,惊雷掣电般的雷劫刀罡逆斩苍穹,斩入疾坠而下的雨幕之中,竟暴起绵密如雨的金铁交击之声!

  铛铛铛铛……

  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中,那足以劈断数十米山崖的刀罡,竟只在雨幕之中逆冲十丈,便给那遮天豪雨消磨一空!
  与此同时,暴雨落下,看似柔弱的雨滴,竟好像火炮发射的霰弹铅丸一般,每一颗雨滴,都蕴含着足以击破铁甲的力量!
  噗噗噗……

  雨滴落入人群。

  高官显贵、皇亲皇嗣们身上,纷纷亮起护符光芒。

  来到此地的高官显贵,正是帝国最有权势、地位最高的一批人,皇亲皇嗣也都是与皇帝最为亲近,最得皇帝喜爱之辈。

  所以他们才会距离皇帝车驾最近,才会被一并带入此间。

  这些人要么位高权贵,要么得皇帝喜爱,自然个个身家不菲,哪怕本身没有修为,也都能弄到几件护身法符。

  此刻那杀人的豪雨漫天洒落,高官显贵、皇亲皇嗣们身上的护符顿时应激发动,绽放毫光,撑起护罩,抵挡豪雨。

  车驾周围的禁卫们虽然绝大多数都没有护符,但既能随侍皇帝车驾左右,自然没有一个庸手。

  来到此间的数百禁卫,修为最低也有五品,四品武者亦不在少数,身上还都披挂着精制甲胄,还修炼了合击阵势,能将气机暂时联成一气,共抗豪雨。

  一时间,就见一道内力、真气结成的气罩冲天而起,顶在禁卫阵势上空,抵挡豪雨侵袭。

  皇帝玉辂更是设有法阵禁制,防御极强。

  豪雨落下时,一道纯白光晕自玉辂之上绽放出来,化为光罩,笼罩车驾,连那两头拉车的白象都遮蔽在内。

  那能洞穿铁甲的雨滴倾泻而下,落在白色光罩上,虽将光罩打得噗噗直响,激荡起无数涟漪,却并未将光罩一举洞穿。

  尽管现场的人们几乎各有防御手段,但还是有不少倒霉蛋,在豪雨落下的第一时间,就被洞穿了脑壳,射烂了肩颈,浑身飙血瘫倒在地。

  活着的人们还不及庆幸,蔽天雨幕之中,又来了呼啸的疾风。

  此风锋利无匹,宛若无形之刃,吹拂在众人护盾之上,竟发出金铁斩击一般的铛铛声,飞溅起星星点点的火花。

  同时地面之上,有一只只狰狞可怖的白骨手爪裂地而出,抓向众人脚踝。

  有人不慎被白骨手爪抓住脚踝、小腿,拖倒在地,转眼就被更多的白骨手爪淹没。

  人群一时大乱,除车驾周围结阵防御的禁卫,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抱头鼠窜,一边躲避遍地滋生的白骨手爪抓摄,一边试图寻找遮风挡雨的所在。

  可周围一片空旷,除了皇帝车驾周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风雨。

  而皇帝车驾又被禁军高手、大内侍卫结阵围住,不许任何人冲撞,哪怕是皇亲甚至皇嗣,都不能冲入阵中,躲进车驾之内。

  有皇子、公主大声哀嚎:
  “父皇,是我啊,快下旨放我们进来啊!”

  “父皇,我是沁儿呀……”

  “父皇,救我……”

  可任凭皇子、公主们如何哀声呼救,车驾之内都一片寂静,皇帝充耳不闻,毫无反应。

  皇帝不下旨,禁卫阵形自然纹丝不动,不放任何人进来。

  连这些素得皇帝喜爱,此次祭祀特许他们跟在车驾周围的皇子、公主都不接纳,更何况其他高官大员、皇亲贵戚?
  于是很快,声声绝望的惨叫次第响起。

  高官显贵、皇亲皇嗣们身上的护符,渐渐被那绵密不绝的风刀雨箭消磨一空,失去护符保护的高官皇亲们,要么被雨水射得千疮百孔,要么被风刀剐得血肉横飞,要么被骨手按倒撕得四分五裂。

  风嚎雨啸之中,高官显贵、皇亲皇嗣们成片倒下。

  穿梭于人群的疾风渐渐被血雾染红,变成了猩红风暴。

  遍地流淌的雨水亦渐渐化为了血水。

  就连那些森森骨爪,亦遍染鲜血,满指肉碎。

  白超手按佩刀,冷眼看着阵外的高官显贵、皇子公主们接连倒毙,面无表情,眼神平静。

  连皇帝都不心疼自己的儿女们,他一个外人,何必替皇帝心疼?
  至于那些高官显贵……

  偌大东土,亿万生民,哪里会缺官员?

  不要说这里的高官显贵们,就算那些没有进入此地,留在外面的官员统统都被一扫而空,也有的是人顶上。

  其实白超此时已经锁定了云层之中的气机。

  云中藏着两道气机,很强,但以他的实力、装备,他有信心冲入云层,击败那两道气息,驱散着雷云风暴。

  可他不敢擅动。

  因为有一道气机,已牢牢锁定了他。

  那气机给他的感觉非常危险。

  一旦他轻举妄动,必会招致雷霆暴击。

  所以白超一动不动,只保持高度戒备,稳守车驾之侧,主持防御阵形。

  同时期待着别人动手。

  没错,来到这里的二品高手,并不是只他一人。

  还有一位资深二品,也来到了这里。

  白超眯着双眼,透过雨帘,看向风雨中的那人。

  那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衣文士,负手伫立风雨之中,眯眼仰望天空。

  他身上没有任何护符光芒闪烁,可无论雨箭还是风刀,都无法侵进他身周三尺之内。

  脚下三尺内的地面亦一片干燥,不见半点湿痕,亦没有骨爪探出地面。

  那人,正是白龙门下,刑部郎中荀文龙,乃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资深二品,实力高深莫测。

  荀文龙周围,围了一圈高官勋贵,还有两位皇子皇女,亦围在他身边,看样子是试图寻求他的庇护。

  但荀文龙并未将周围人等庇护在内,连那两位皇子皇女都没有理会,任凭他们不断被风吹雨打,被骨手抓摄。

  他只背负双手,眯着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天空。

  白超知道,以荀文龙的修为,必然也已经捕捉到了云层之中,那两道搅动风雨的气息。

  但他为何还不动手?

  难道他也如自己一般,被人隔空锁定了气机?
  若真如此……

  此次杀阵,究竟是多少强者联手布设?
  这京师之中,怎会突然潜进来这么多强者?
  啊!
  又一声惨叫响起。

  荀文龙身边不远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人身上的护符灵光破灭,接着先被密密麻麻的雨水把脑壳打得千疮百孔,跟着又被猩红风刃撕下小半边身子,残躯刚刚倒地,还没来得及抽搐,就被一双双骨手撕成了碎片。

  白超认识那位老大人。

  他是刑部尚书,是反对神捕堂的急先锋,曾不止一次借口神捕堂侵占刑部职权,上书要求裁撤神捕堂。

  此次皇帝终于下旨裁撤神捕堂,刑部尚书欢欣鼓舞之下,又上书要求清算神捕堂众捕头,追究他们滥用职权,凌迫命官,贪赃枉法的罪责。

  好在皇帝还算清醒——或者说皇帝背后的乾坤、白龙还算清醒,没有准这道折子,反而给神捕堂众捕头加官晋爵,赏钱赐宅。

  只可惜神捕堂的捕头包括文吏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没人前来领旨接封。

  现在,这位反神捕堂的急先锋死无全尸,而他的名义上的下属荀文龙,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看来姓荀的跟我想得差不多。大楚官多,死多少都无所谓。”

  白超不无恶意地想着:

  “那些尸位素餐,只知贪腐的高官勋贵死光了更好……”

  白超虽然也是二代,但他是武二代。

  他父亲又是个无血无泪的,虽然修炼资源、武道功法从不曾短了他,该给的教导也从不打折扣,可他自从武道七品之后,就被白虎禅扔去实战磨砺,生死之间、血里火里不知趟了多少遭,一身修为都是实打实杀出来的。

  以白超的人生经历,跟很多只懂指手划脚的文官,以及靠着祖上荫庇坐享富贵的勋贵,还有那些被锦绣膏梁侵蚀朽了的皇子皇女,显然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他甚至连同为二品武人的荀文龙都看不顺眼。

  觉得那家伙太装了。

  成天一副文士打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裳还要熏香,身上还佩香囊,还在刑部任了文职……

  这尼玛还是武人作派吗?

  正暗自鄙视荀文龙时,又接连几声惨叫响起。

  荀文龙身边的高官勋贵又死了几个,个个都是部堂高官,王爷郡公。

  那两个皇子皇女身上的护符灵光亦已渐渐稀薄,吓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对着荀文龙连声哀求。

  但荀文龙充耳不闻。

  他是白龙门下,他的主子是白龙真人。

  皇子皇女算什么东西?
  当今皇帝好色成性,二十多年前还在做太子时,就有了七八个儿女。

  到如今,皇子皇女更是多达百人,皇帝自己怕是都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少儿女,也叫不出大部分儿女们的名字。

  今天来的十几个皇子、公主,虽然都是颇受皇帝宠爱的,可就算死光了又如何?
  皇帝还有七八十个皇子皇女,他自己都不心疼呢。

  荀文龙漠然坐视聚在他周围,试图寻求他庇护的高官皇亲们接连死去,始终不曾出手。

  当地位最高、身家最厚的高官皇亲们都基本死绝后,除了完好无损的皇帝玉辂,以及周围结阵而守的禁卫之外,场中还活着的,已然只剩下荀文龙,以及寥寥几个身负修为的武将勋贵、皇子皇女。

  而这时,天上铅云虽未散去,风雨却终于渐渐停歇下来。

  当风停雨住,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终于自苍白死寂的灰雾之中缓缓步出,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你!”

  看清那人模样,白超顿时瞳孔骤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来人竟是沈浪!

  冷血人屠,沈浪!
  沈浪名头实在太大,大到现场所有人都认得他。

  但即便如此,当认出那排开雾气,踏步而来之人竟是沈浪时,所有的禁军高手、大内侍卫,幸存的几个武将勋贵、皇子皇女,以及皇帝车驾中的人们,亦都难以置信地或瞪大了双眼。

  那荀文龙亦是诧异地一扬眉,眼中显出一抹错愕。

  沈浪是很强。

  当初离京之时,他杀人如麻,血洗长街,还一口气将皇帝手下,所有像样的高手杀得一干二净,以至于今天皇帝身边,除了禁军体系的白超等高手,和荀文龙这个白龙门下之外,竟只剩下大内总管张诚这一位三品武者。

  可那时候沈浪的强,也是有极限的。

  当日他就未能留下白超,并且也是靠着燕天鹰的威慑,令二品高手、三品法修都不敢在京师动手,这才令他从容离京。

  之后沈浪在魔劫当中的战绩,也是与秦清、慕清雪乃至风暴公主艾莎莉雅和她的坐骑红龙联手打出。

  也就斩杀玄剑宗四位三品剑客,以及两个旁门三品法修的战绩有些骇人。

  但那一战并无外人目睹。

  没人知道,沈浪究竟是靠自己的实力得手,还是用了什么其他手段,又或暗中有什么高手护法。

  总之沈浪虽名气很大,实力也得世人公认,但在二品强者们看来,沈浪的综合实力,了不起也就初入二品的水准——这还是算了他的道法修为,以及他某些不为人知的隐藏手段。

  可若是只有这点实力,他怎可能摆出今天这杀阵?
  一口气将上千人挪移到这诡异空间,降下风暴豪雨,把几百高官显贵、皇亲贵戚杀得只剩寥寥数人,令荀文龙、白超这等二品强者不敢轻举妄动,令数百禁军高手、大内侍卫都只能结阵自守……

  这样的杀伐手段,是初入二品水准的实力能办到的吗?
  沈浪停步在皇帝玉辂百丈之外,冲白超、荀文龙笑了笑,又看向那在豪雨风暴之中,丝毫未损的威仪车驾。

  “车不错。”

  他由衷赞叹一句,“等下就归我了。”

  天子玉辂,乃是天子所有车驾当中,规格最高的款式。

  一驾玉辂,相当于一座小型移动宫殿。

  不仅威严高大、装饰豪华,车体材料亦尽是玄金灵木,巨大坚固却并不沉重,防御超卓还不失舒适,乃是此方天地,最顶级且独一无二、只此一驾的超级豪车。

  西方那么多国王、神子,都没有这样的豪车。

  只有坐拥广阔疆土、亿万子民的东土皇帝,才能享有这等豪车。

  可惜,皇帝太不懂得珍惜。

  沈浪看赞叹地看了豪车一阵,又放眼扫过遍地残破不堪的尸骸。

  地上每一具尸骸,都是一位部堂高官,或是一位世袭勋贵、士族家主,或是一位亲王郡公,乃至皇子皇女。

  但无论生前如何显赫,此时尽成残尸。

  这一波,沈浪是无差别打击。

  所有进入此地的高官显贵、皇亲国戚,都在猎杀范围之内——反正没有小孩,这次来的皇子皇女们也都是成年人了,那就统统杀掉吧。

  也不需要甄别。

  先帝时代,与神捕堂关系亲近的几个清正老臣,早已陆续凋零。能够辞官退隐都是好结局,被皇帝活活气死的都有好几个。

  在这昏君时代,仍然能跻身帝国最顶尖权贵高层的,要么是乾坤、白龙门下走狗,要么就是皇帝的爪牙。

  这些人,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肮脏不堪,牙齿缝里都沾满了血淋淋的民脂民膏,全部杀掉,不会有一个冤死的。

  至于皇子皇女们……

  凤梧府、昆仙府、怀荣府、九真府……足足九府之地,近百万无辜百姓……不分男女,无论老少,不分稚子婴孩……

  他们死得,你们就死不得?
  在白超、荀文龙眼神凝重的注视下。

  在幸存的几个武官、皇子、皇女瑟瑟发抖隐带哀求的注视下。

  在数百禁军高手、大内侍卫极度紧张的目光中。

  沈浪漠然扫视着遍地尸骸。

  这一波打击效果还算不错。

  别看死的大多都是没有修为,又或修为浅薄的,可在场这些人都是顶尖权贵,帝国最为显赫之辈,身上至少也有一件品质不错的护身宝符,多的甚至有好几件。

  若是从前,要击破这么多护符,杀光这么多人,饶是沈浪也要累得够呛,之后未必还有多少状态与白超、荀文龙过招。

  可是现在……

  全员妖丹的小妖精们,不需沈浪动手,就打出了一波亮眼的操作,斩获了累累战果。

  那风,自是小昭唤来的风。

  第四境的小昭,御风天赋水涨船高,动念之间,便是狂风大作。

  那雨,是小鱼召来的暴雨。

  龙本就是司雨之神,第四境的小鱼,以驭水之能,呼吸之间,便能吞云吐雾,催发豪雨。

  并且小昭、小鱼召来的风雨,还不是无害的风雨。

  小昭在风中掺入庚金剑气,风便成了斩石削铁的无形之刃。

  小雨以连珠水箭之法驾驭豪雨,雨便成了洞穿铁甲的霰弹雨幕。

  四境小妖,施法没有限制,只要灵力跟得上,就可以无限施法。

  所以小昭能令每一道狂风都化为利刃,小鱼亦能令每一滴雨水都化为雨箭。

  适才那一波笼罩上千人,牵制数百禁军高手、大内侍卫,同时消磨几百上千件护符的大范围风刀雨箭,当然也令小昭、小鱼灵力消耗不菲。

  可没关系。

  有小雅在呢。

  她的“回天术”,如今也可以无限施展。

  小雅第四境之后,看似没有小昭、小鱼这般凶悍,可她的能力主要是辅助,是润无细无声的催发。

  她可以帮助小伙伴们长时间续航,可以瞬间将一柄品质不错的法杖点化为己有,可以让正常情况下,本需足足两百年光阴,才能结出灵果的灵参果树,在两个月内便成熟结果。

  小雅的能力,其实已经足够逆天。

  只是她的强大,并不是直接表现在战斗之中。

  她的强,是可以令所有小伙伴,包括沈浪,都能飞快地成长变强!
  至于此刻的战场环境。

  自然是小骨的手笔。

  小骨的“通幽”天赋,晋升第四境之后,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可以临时制造一片类似“幽冥”的异空间,将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人,都拉进这临时存在的幽冥空间之中!

  在这片空间里,小骨将得到幽冥之力加持,能唤醒骸骨尸鬼,为她而战!

  适才那遍地滋生的白骨手爪,正是她的杰作。

  【求勒个月票~!】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