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 > 第324章 魔尊现,吴钰机缘,得剑尖

第324章 魔尊现,吴钰机缘,得剑尖

2022-09-30 作者: 九三废废
  第324章 魔尊现,吴钰机缘,得剑尖
  “行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这里没你们什么是了。”

  “真、真的?”悲凉眨眨眼仿佛十分不可置信地样子。

  “你不是要拿我们俩去肉身溶解池研究刑罚吗?”四目魔君不禁开口道。

  “我研究伱大爷,抓紧滚犊子吧!”吴钰看着两人:“我告诉你们啊,抓紧跑吧!等一会我就要大开杀戒了,直至你们四大魔尊有人把我送出去为止!”

  “所以别怪我到时候误杀了你们俩货!”

  此言一出,四目魔君还有悲凉反而不怕了。

  好家伙,要是直截了当地杀了他们,那也就杀了,他们才不怕呢。

  但如果吴钰说要折磨他们个生不如死,那才是两魔最怕的。

  “靠!还有这种家伙?”吴钰见状摇了摇头也不再说什么。

  这俩货反正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只不过,他觉得这魔界之中的家伙,脑子好像的确都有点问题。难怪狄阿布罗魔尊都能成为魔界的一把手了。

  随后,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吴钰默默调整状态的同时,也在心底里不断地和那柄残剑进行着沟通。

  按照金笔客所言,残剑的这些部分,只要在靠近一定距离之后,应该是都能彼此感知到的!
  而这里的剑尖,应该也是如此才对。

  哪怕是有着魔界的封印,但也绝对不会有错。

  因为很现实的一个问题,你不能指望一个小学生出了的乘法口诀,把一个大学生给难为住。

  魔界与其说是封印住剑尖,不如说光明正大地将其放在了哪里,但却根本没有人能够拿得到。

  “残剑啊残剑,当初咱答应你的,可真的做到了。”

  “这可是危机四伏的魔界啊,你知道吧?”

  “为了给你找剑尖,咱说来就来了,但接下来我可就真的没什么办法了,要怎么办你给个话啊!”

  “当然,如果剑尖没有在这里的话,那就马上离开吧,我感觉这里好像不太对劲!”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吴钰就能感受到在这暗中似乎隐藏着一个高手正盯着自己呢。

  这种感觉他是不会感知错的,所以这个看似好像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防范的肉身溶解池,绝对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

  只不过,对方明明实力不弱,但感觉对自己却好像很忌惮,一直不肯出手。

  这让吴钰多少有些奇怪。

  因为在魔界,强就是强,弱就是弱。

  根本不会有这种情绪存在,弱者就要听从强者的,不服就是死路一条。

  如果感觉和对方势均力敌,那么分分钟就会大战起来。因为彼此双方都认为他们有本事可以获得胜利,杀死对方。

  所以,按照魔物的一贯作风,这个时候这家伙应该第一时间冲上来找自己才对!

  结果呢……竟然一动不动,根本不出来!
  不过既然如此,吴钰也不打算主动去找对方惹事。

  都已经来到肉身溶解池这边了,那么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剑尖!
  金笔客的消息,绝对不会有错。最起码在这弯弯省一亩三分地,他绝对是神算了。

  因此,他说在这里,那么必然如此。

  “残剑,你不会因为要看到身体一部分了,所以害羞了吧?”吴钰心中不禁古怪道。

  随即,又开始整个人碎碎念了起来。

  但吴钰没有发现的事,随着他的到来,在池边打坐之后没多久,肉身溶解池上升的白色雾气,越来越浓了。

  到最后吴钰的身影都已经彻底消失了。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躲在巨石之下的卧龙和凤雏,忽然脸色一变,眼神闪烁着几缕诡异的光芒看着彼此。

  “啧啧啧……我就知道,肯定是你这个家伙!”

  “我呸!你特妈的还不是把这个祸害要弄到老子的地盘上去?”

  “我呸!”

  “我呸!”

  “呸!”

  “呸!”

  “……”

  一时之间,这俩货开始玩起了埋汰,片刻之间衣服都湿了一大片后,这才停下来。

  “卧槽!这特娘的不是你的身体,可这是我的啊!”四目魔君忽然脸色一变,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嘎嘎嘎……活该!”悲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不过这个小魔童来魔界到底想干啥?”

  “那谁知道了,还好发现得及时,要不然还不知道又断送了多少儿郎呢!”四目魔君叹了口气。

  说起来挺无奈的,但没有办法啊……吴钰者身份,打打不得,骂还骂不过。

  想想当年的狄阿布罗魔尊和吴钰的对骂,现在那老魔头回想起来还会气急败坏呢,所以就更别提他们俩了。

  可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吴钰在自己地盘上霍霍魔啊!

  没办法,那就演戏吧……虽然这个神不是他们请来的,但总得把他平安送回去吧!

  就这样,先是悲凉,后是四目魔君。

  没错,这俩货不是别人……前者正是控情操欲魔尊和百变战甲魔尊。

  位于魔界四大魔尊之二的存在。

  虽然真要比起个人实力,也许弱上一点狄阿布罗魔尊,但也有限,要不然也不会成为魔界的四大巨头之一。

  悲凉也就是控情操欲魔尊在最初就发现了吴钰。

  对于普通的那些魔族来说,也许很难。但对于魔界顶尖高手来说,分辨吴钰是不是魔界之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更何况,吴钰的名头谁不知道,所以他也想看看吴钰这家伙为什么忽然来魔界了。

  当然,就如吴钰所想的那样,四大魔尊基本上不会轻易地对他出手,公司的压力比起十二时空要大得多。

  所以,演一出戏,还是可以的。

  就这样,悲凉地出现直接脱颖而出,成为了吴钰的临时跟班。

  但因为还没有套出什么话来,所以但又不愿意吴钰在自己的地盘弄出什么事端了,所以他就想办法带着吴钰来到了邻居……百变战甲魔尊的地盘。

  寻思着,怎么着如果真要闹起来的话,那也是在他地盘上,甚至说吴钰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也跟他没有关系了啊!

  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一件事,自然让他无比开心了。

  但万万没有想到,吴钰还没等到呢,就同样被百变战甲魔尊给发现了。

  作为魔尊级别的强者,想要知道自己地盘上发生什么事,实在是太简单了。甚至于,四大魔尊对于各自地盘的掌控,都有着某种的预感,可以提前感知到一定可能发生的事宜。

  所以,他顺道灭杀了一个魔君之后,利用对方的气息进行伪装,然后出现在了虫洞的入口处等待了起来。

  果不其然,吴钰和控情操欲魔尊两人出现了,让他顿时满头黑线。

  尤其是当知道吴钰是要去肉身溶解池之后,更是如此。

  他母亲的,肉身溶解池也轮不到自己的地盘啊!

  但谁叫百变战甲魔尊已经说了啊,他只好装着一副不知道肉身溶解池位置的样子,同时也是为了这个想要自己逃跑的家伙,给留了下来。

  如若不然,对于吴钰来说只要有一个带路地就足够了,而他又没想杀了悲凉,所以现在有了魔君,那么魍魉悲凉也就不用带着了。

  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个不认识路的宅魔,没办法,悲凉就只好继续带着了。

  而当时装着昏过去的悲凉,本来是打算想要逃跑的。

  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样子呢。

  作为一个魔界人,竟然还有不知道肉身溶解池的?

  我呸!

  当时听到这个解释后,他就猜出来的,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四目魔君。

  但究竟是谁,他还在思索。

  可不管怎么样,看来自己是溜不了了,所以没办法只好“醒”过来了。

  而这两个家伙的小心思,吴钰当然是不知道的了。

  他是真没想着随便的大开杀戒,虽然也杀了不少低等的魔物,但没办法谁叫那些家伙自己上来送死的呢。

  说白了,吴钰也是没有多想什么,这俩货就好像那个铁憨憨一样,所以没有多想。

  如果他知道,自己身边跟着的竟然魔界四魔尊之二,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不好,肉身溶解池怎么会沸腾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两位魔尊忽然脸色微变快速后退起来。

  这肉身溶解池,就算他们是魔尊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

  少量的还好,但如此沸腾的程度,他们沾染上了都不好过。

  更何况,很显然这是吴钰来此的目的,他们的那个人不放心了。

  所谓的肉身溶解池,其池水是无比寒冷的!
  上空飘荡的白雾,更像是寒气一样。

  而此刻原本盘膝而坐的吴钰,猛然睁开了眼睛,摊开掌心只见残剑缓缓在掌心之中不断盘旋,就好像表针一样。

  只不过,飞速地旋转,好像根本无法确定准确的位置。

  “看来,这肉身溶解池果然有点门道!”吴钰眯起眼睛看着这一幕道。

  残剑亦如金笔客所说的那样,的确可以感知地到其他部分的位置存在!

  但很显然,因为肉身溶解池的关系,所以将其阻挡了下来。

  这样一来,想要找到那么除非将肉身溶解池的水抽干!

  可这玩意……有底吗?

  原著里,兰陵王进入这里拿到了冥界磁石,只不过是边缘的几个小池子罢了。

  而真正的肉身溶解池,几乎如一片汪洋。

  只不过被划分成了无数个大小不一的池子罢了。

  边缘的,浅一些。

  而越往里面去,越深。

  也许只是一个小池子,但下面却深不见底。

  但根据吴钰的对策,这也只是表面现象罢了,在下面恐怕所有的池子都是彼此相互连接相通的!

  所以,想要找到剑尖,难度更是不小。

  残剑似乎知道了吴钰的想法,瞬间威压暴涨,吴钰只感觉自己的内力好似被一个无底洞霸道地吸收着。

  下一秒,一股恐怖的力量从残剑上爆发出来,周遭的池水瞬间被震得冲天而起,化作一片片的水幕和怒龙水柱,整个肉身溶解池都瞬间躁动了起来。

  而当一些池水刚要淋落下来的时候,吴钰刚想要去抵挡。

  却忽然只见掌心残剑飞快转动,发出阵阵剑吟。

  吴钰莫名心头一动,抵抗的心思被他强行按了下来。

  下一秒,赤水打在身上,吴钰只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猛然传来。

  身上的衣服在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掉。

  皮肤瞬间红肿一片,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吴钰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卧槽!”

  下意识地想要再次聚起护体罡气,将这些赤水隔离开来,但残剑却再次暴走,将剑意瞬间打乱。

  这一次还没等吴钰反应过来,一道水龙已经扑面而来,转瞬之间吴钰叼起扔向了半空中。

  下一秒,所有水龙好像得到了某种指令一样纷纷前来,围绕与吴钰周身上下不停地冲撞着。

  恐怖的腐蚀之力,让吴钰此刻的肌肤已经开始溶解,满身的鲜血淋淌到下面,将池水已经染成了猩红色。

  而每当吴钰想要聚起内力,或者撑起护体罡气的时候漂浮在他胸口的残剑,总会猛然下坠刺他一下。

  瞬间便将护体罡气给弄破了。

  “你大爷的,合着云顶天宫没玩死小爷,在这等着呢是不是!”

  只不过,刚刚说完话音落下,就见得一道水龙瞬间钻入自己口中,下一秒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传递开来。

  那一刻让吴钰不禁想起了当年小时候自己第一次偷喝六十多度的白酒!

  一杯下去的感觉,和现在一样。

  只不过,这种火辣辣的是愈演愈烈,越来越强,最后整个五脏六腑,都在这股疼痛感之下,燃烧了起来。

  “啊!!!”

  终于,外在的疼痛他还能忍受一下,但这体内的疼痛,让吴钰再无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怒吼。

  但很快这种感觉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在残剑的操控下,越来越多的池水,顺着七窍开始疯狂涌入其中。

  很快吴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炸掉了。

  但偏偏身体剧烈的疼痛苦不堪言,却让他始终无法晕过去,意识无比清醒地可以感知到这一切的发生。

  这才是让吴钰感到真正痛苦的地方。

  每一寸肌肤,五脏六腑的腐蚀,在这肉身溶解池的池水之下,彻底融化殆尽。

  “自己难不成要成为魔界那些没有身体,只能以魔物形态存活的低等杂碎了吗?”

  吴钰心中莫名叹息一声,意识逐渐地开始模糊了下去,哪怕在加强但终究还是要到达了极限。

  但就在这个时候,残剑忽然发出惊天剑吟,恐怖的剑意更是席卷了整个魔剑。

  此刻,哪怕是正在闭关的狄阿布罗魔尊,也猛然睁开了眼睛。

  “该死的,这是哪来的剑气?”

  “为什么让本尊有一种更熟悉的感觉!”

  很快,狄阿布罗不尊下令手下赶快去盘查一下,得到的结果却让他顿时脸色大变!

  好家伙,那个小魔童竟然又来他们魔界了?

  这一下,就算想闭关都妹纸弄死了。

  狄阿布罗魔尊犹豫再三,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前去看一看的好。

  毕竟,十年前这个小家伙就已经十分难缠了。

  而十年之后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但有一点他却明白,这种家伙,只要没死,那么十年之后的今天只会变得更难缠!

  只不过,他和对方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自己现在不能随意离开本部,一念至此不由得眉头皱起。

  思索再三,大手汇聚无穷魔气,随后猛然一抓,一杆黑色长枪骤然浮现。

  下一秒,在狄阿布罗魔尊注入了无尽魔气之下,长枪逐渐化作了人形,乍眼一看似乎和狄阿布罗魔尊有着五六分的相似,只不过更加年轻了起来。

  随后,猛然一掌排向自己额头,三道金光不停闪烁浮现,犹豫片刻大手一挥其中一道没入那长枪幻化的人形之中。

  猛然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点了点头:“那么小魔童那边我就去看上一看!”

  “最好查一下是不是公司指派,若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就将其丢出魔界去。”上座的狄阿布罗魔尊开口道。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青年点了点头。

  “那你从今日起就叫多摩迪昂魔君吧!”狄阿布罗魔尊开口道。

  “好!”多摩迪昂魔尊点点头,随后化作一道魔气遁入远方而去。

  宫殿内,狄阿布罗魔尊思绪纷飞,看着周围盘旋的恐怖剑气,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小魔童……剑……小魔童……肉身溶解池……”

  “报……”只见一个身穿铠甲的魍魉快速跑来跪在地上:“启禀魔尊,城内剑气萦绕,已经造成不少魔族弟子受伤,现在大家都在外面恳请魔尊出手,将剑气清除。”

  “嗯!”狄阿布罗魔尊点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走出大殿,纵身跃起直入云霄之中。

  下一秒,一个高达千米的狄阿布罗魔尊虚影,在蕴藏之中若隐若现。

  “镇压!”

  宛如雷霆,震耳欲聋的两个字,让所有人都为之胆寒,但很快所有的剑气都在狄阿布罗魔尊之下,镇压了下来。

  只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坑,但总算剑气清除了,这让不少人都松了口气。

  随即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高呼魔尊万岁。

  而狄阿布罗魔尊却猛然脸色一变!
  因为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猛然转头看向远处,眼神充满着犹豫,不知道到底自己该不该直接出手!
  他现在已经猜到了吴钰为什么会前往肉身溶解池的原因了。

  吴钰在剑道上的领悟和天赋,他十年前就见过了。

  如果不是因为公司的关系,吴钰当年绝对走不出魔界,哪怕他和灸舞的身份对调,狄阿布罗魔尊也宁可和十二时空的正道武者闹掰,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而这一次,吴钰的目的很显然,就是当年他丢进肉身溶解池的那块神剑残片!

  “此子本身便是剑道一途不世奇才,倘若被他找到了神剑,未尝没有可能得到神剑认可,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此子真将要一飞冲天了!”

  一念至此,狄阿布罗魔尊陷入了深深的犹豫当中。

  如果他出面的话,阻拦下吴钰自然不在话下。

  但……真的值得这样做吗?

  思索再三,狄阿布罗魔尊大手挥打出一道魔气涌向西方,随后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魔界。

  刹那间,魔界其他三位魔尊还有十二时空当中的不少老妖怪,都瞬间感应到了狄阿布罗魔尊离开魔界的事情!
  一时之间,纷纷行动起来。无论是什么原因,这都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而原本还在肉身溶解池吵闹的两位魔尊,不由得也停了下来,彼此看望了对方一眼之后,化作两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这些事显然吴钰并不知晓。

  哪怕是金笔客也没有想到,吴钰拿个残剑,竟然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

  而此刻吴钰更是苦不堪言。

  谁能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么个局面。

  不过,在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多少也明白了残剑的用意。

  并非是谋害,而是在锤炼他的筋骨。

  同时,吴钰更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无双剑体,较之从前强大了无数倍。

  剑道一途的天赋,更是几乎扩张了无数倍。

  吴钰从来没有想过,以前一直为了内力短缺而发愁,但如今看来自己的想法太单一了。

  内力,很重要。但并不意味自己的身体就达标了。

  经过了这肉身溶解池的池水一番由内到外地洗刷之后,在借助残剑的力量凝聚剑气,捶打剑体,简直堪比重生一般!
  但可惜,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吴钰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同时,他也对这柄残剑有了更深的好奇心。

  究竟是一柄什么样的存在,竟然会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而这样的一柄剑,又是怎样的大战,才能让其断裂成这个样子。

  最后……它的主人,又是谁?
  深深地叹了口气,想得越多,心中就越发的好奇。

  只不过,很快这股锻体重生的痛苦,又再次袭来。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就连吴钰都不知道自己经历这样的疼痛,到底持续了多久。

  每一分一秒,对于吴钰而言都好似一年十年那般。纯粹的痛到极致,之后在残剑的催生之下再次重新生长。

  可再之后,疼痛会再次袭来。

  一次次地腐蚀,一次次地融化。

  但偏偏还要让本人无比清醒地看着这一切,吴钰甚至已经麻木了,他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看着他的肉身开始被池水一点点地融化掉了。

  半个月后,终于池水化作的水龙一次又一次的席卷而来。

  只不过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造成什么影响了。

  水龙掠过的感觉,就好像站在三九寒天里面洗了一个冷水澡,只在皮肤上留下些许的刺痛罢了。

  而这种情况之后,又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我从半空之中跃下,站在池子边缘不禁感叹:“这一次,总算是完成了。”

  说着话,蹲下身来捞了一下池子里的水,这给他的感觉,就和那些普通的水流,没有什么区别。

  但其溶解腐蚀的力量,却丝毫不弱。

  只不过,这股力量如今已经无法对吴钰产生什么威胁了。

  “没想到,这一次来到这里还能有这般机缘!”

  对此,吴钰也是心中感叹不已。

  这对被人来说,是无比恐怖的肉身溶解池,可谁能想到对于自己来说竟然成为了机缘呢。

  肉身溶解池存在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人获得,如今却便宜了自己。后无来者不敢说,但绝对称得上是前无古人了。

  不过吴钰也清楚,这一切恐怕都是因为这手中的残剑。

  若非没有它,吴钰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扛得住肉身溶解池的力量。

  只能说,自己从一开将这些东西想得太简单了,如果肉身溶解池真的可以让人随意进入的话,那么狄阿布罗魔尊也不会将东西光明正大地丢在这里面。

  而十二时空那些老妖怪们,也不会坐视不理,一点想法都没有。

  “现在自己的这副肉身,不知道已经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心中感叹一声,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外之喜!
  那就是自己修炼的《戮仙剑诀》所孕养的赤霄剑,竟然也有了巨大的变化!
  因为自己这次肉身的突破,使得以自身气血和精气神的孕养对赤霄剑来说更是事半功倍!
  这让吴玉不禁有些跃跃欲试越来越期待有朝一日赤霄出鞘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刚想要从琴盒内取出一身自己的衣服时,吴钰又停了下来。

  看了看肉身溶解池不禁拍了拍脑门:“差点忘了,我们还要进去呢!”

  说完,背着琴盒,手持不停旋转的残剑,吴钰直接跳到了肉身溶解池之中。

  而随着吴钰进入肉身溶解池之中后,多摩迪昂的身影也缓缓浮现。

  看着吴钰刚刚的举动眉头深皱。

  他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多天了,吴钰前前后后可以说都被他看在眼里。

  但也正是因此他才明白,吴钰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虽然是狄阿布罗不尊捏造出来,并且分化自己一魂而创造出来的,但二者记忆却是完全共享的。

  所以多摩迪昂在看到吴钰当时胸口上那节残剑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是什么东西!
  神剑!

  这一点着实惊讶道他了。

  没想到十年不见,吴钰竟然得到了神剑的剑身!

  这让他无比的震惊,但当想要出手抢夺的时候,面容顿时泛起一丝苦涩。

  没办法,他的身体,是狄阿布罗魔尊的魔器神兵所锻造。

  说得再直白一点,就算现在化成了人,也无法改变还是兵器的本质!
  这也就导致,他根本拿不下这柄残缺神剑的剑身。

  别忘了神剑的特性,当初可是就连吴钰从小带到大的九柄神兵,都背叛了他,甚至差点弑主的存在。

  虽然说他的本体不是剑而是长枪,不可能绝对地策反,为其所用,但压制却是肯定的了。

  而且,神剑对并且破坏性,更是恐怖的,他没有信心可以接得住神剑的一击。

  想想弯弯省这个小世界是怎么来的,想想魔界和十二时空是如何分割的……别人不清楚,狄阿布罗魔尊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这是一个更深的秘密。

  所有人都以为,他和其他三位魔尊一样,都是在魔界之中通过修炼吞噬,逐渐形成的。

  但实际上,却是其他三位魔尊是靠着自己的天赋,一步步兑现,然后成长起来的。

  但他不是……他是魔界天生地养,以魔气为本源,直接孕养诞生出来的!

  换而言之,狄阿布罗魔尊,才是整个魔界的主宰,是魔界所选择的继承人。

  但狄阿布罗魔尊却没有那么做,因为他很清楚此刻外界的情况,融合了这方世界之后,他层无数次地外出了解。

  他也曾见识过那青铜之门,见识过张家的麒麟踏火,更在暗中窥探过老天师,结果被一巴掌差点没拍死。

  更清楚地知道,如今外界世道是个什么样子,哪都通快递公司,又是否真的做到的如名字一般的“哪都通”!
  所以,他最后选择了隐忍,甚至暗中扶持,将另外三尊潜力最强的家伙,扶持成了魔尊的地位。

  这三个家伙都以为是自己天赋异禀,殊不知这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因为他们是狄阿布罗魔尊所选中的关系在里面。

  但那是狄阿布罗魔尊本尊,而他虽然继承了一魂,却并非是狄阿布罗魔尊,对于神剑的力量本能地就无比惧怕!
  原本还想着以他的力量,可以镇压下如今的吴钰,将其丢出魔界。

  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不可能了。

  没办法,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吴钰竟然得到了神剑的一部分。

  可他想要去找狄阿布罗魔尊汇报这件事,但偏偏狄阿布罗魔尊已经离开了魔界,暂时没有人能联系得到他。

  但他清楚,吴钰找到神剑剑尖的可能性很大,在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可能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离开了。

  剩下的事,只有狄阿布罗魔尊才能有解决的办法,别人都不行。

  但多摩迪昂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原地忽然又多出一道身影来。

  看着离去的方向,眉头紧锁。

  “奇怪,明明是狄阿布罗魔尊的气息,但却为什么是一个陌生人,难道他把狄阿布罗魔尊给吞噬了?”

  说完,不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逗笑了。

  没有人知道,狄阿布罗魔尊就是魔界,魔界就是狄阿布罗魔尊。

  如果狄阿布罗魔尊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么整个魔界将会瞬间毁灭!
  甚至因为魔界毁灭,产生连锁反应下,十二时空都得跟着陪葬。

  毕竟,时空严格来讲都是一体的。

  更不用说十二时空和魔界纠缠的关系了,彼此之间相互关联,根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没有极致的恶,又哪来的极致善!

  而吴钰随着不断地深入,残剑的反应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尤其是让吴钰发现在这池水深处,虽然还不见底,但周围除了腐蚀的力量外,更多了一种锐利的感觉!

  好像下面的每一道水流,每一道水线,都好似厉箭一样,可以将所有的生物都完全贯穿。

  但可惜,在这肉身溶解池里面,根本容不得有偶半点活物出现,甚至微生物。

  并且随着不断地深入之后,池水越发的昏暗了起来,直至最后视线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再加上四周那诡异的寂静,甚至连波动水流,都无法发出半点声响,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吴钰都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烦躁和压抑,不过很快就被吴钰压制了下去,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这样的心情,那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以吴钰如今的心性,这点小压力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转眼之间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后,继续游动起来。

  在这昏暗的环境下,视力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全部都只能依靠手中的残剑。

  不过好在,随着不断地游动下,残剑对剑尖的感知明显越来越强了。

  那种欢呼雀跃的感觉,让吴钰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剑尖的距离,不远了!

  果不其然,数分钟后,残剑骤然脱手而出射向远处。

  但同样吴钰也能感知到,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同样破土而出,仿佛相互吸引一般,快速地向着自己而来。

  随即,一阵清脆的剑吟之声响彻了整个肉身溶解池之内。

  而当二者碰撞到一起,之后恐怖的剑气冲池底直接冲上了天际。

  那断裂的部分,以诡异的速度飞快融合了起来。

  但吴钰却脸色大变,整个人瞬间好像被抽干了一样,尤其是丹田之中的,那磅礴入海的内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失。

  甚至根本来不及让他盘膝打坐调整的机会,几个呼吸之后二百多年的内力就被抽空了。

  无奈之下,吴钰赶忙调动五行之力,随后催动调度了过去给残剑使用。

  是的,没错,哪怕内力没了,吴钰此刻也心甘情愿啊。

  一截残剑的力量,已经如此恐怖了,不难想象……如果两截会是什么样子。

  “嗡!”

  剑吟四起,响彻云霄。哪怕是在池底,也无法阻挡它的传递。

  到最后,整个魔界,都听得清清楚楚,根本无法阻挡!
  同时,吴钰也开始调戏起来,尽快恢复着自己的内力,然后再度被残剑调动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残剑需要内力的速度也逐渐放缓了下来,似乎好像是在等吴钰一样,很快二者之间达到了一个平衡。

  吴钰这边化身成为了一个无情的修炼机器,几个大周天之后,内力还没等进入到丹田内呢,就已经被残剑抽掉走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吴钰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内力被用掉了多少,总之这一个月里面,他的丹田就是个摆设,里面空空如也。

  同时也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残剑先要给自己“改善”一下身体了。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彻底摆脱肉身溶解池的制约,哪怕是在池子底部的最深处,也无法阻碍到他呼吸或者是活动。

  而同时,在池底也是对自己最佳的保护场所。

  毕竟这么大动静,外界是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但有一点绝对已经围观不少魔物。

  这个时候吴钰动都不能动,岂不是任魔宰割?

  可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那群家伙连肉身溶解池都进不来,更不用说是这么深的底部了。

  所以,对此吴钰还是很满意的。

  安全得到了保证,那就当是闭关修炼好了。

  只不过,一个多月后,吴钰也算是明白了。

  这残剑是个吸食内力的大户,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这两者之间愈合的也不过是一个发丝都不到的微弱链接。

  看上去还真是可怜啊。

  但也让吴钰不禁疑惑,这要是想要彻底融合好,到底要多少内力?

  光是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

  更何况,这还只是两个,还有半截剑身以及剑柄呢?

  一念至此,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该死的,我这内力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吴钰叹了口气,残剑已经又回到了自己体内。

  只是吴钰感知地到残剑传递过来的意思,需要大量的内力。

  对此,吴钰也只能报以苦笑,他还能怎么样呢。

  无奈之下只得保证自己会努力修炼,并且丹田内力它可以吸收,但必须要保证自己有五分之三左右的内力以备不时之需!

  残剑明白了吴钰的意思之后,一瞬间刚刚充盈的丹田,瞬间消失了五分之二的内力。

  这还不算,无论他如何的修炼积攒,但丹田内超过五分之三之后,马上就又消失不见了。

  好家伙……这数值卡的还真是死死的啊。

  无奈地叹了口气,吴钰也不再纠结这些了。

  毕竟,自己却内力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五分之三的内力,也不少了。

  更何况真要是有需要的话,那么残剑那边再暂停下来就是了。

   又多了几位兄弟成为执事,感谢支持。只知道数量,名字已经记不住了……汗一个,不过绝对是真心感谢的。

    双倍月票开启了,大家支持一下吧,感激不尽,今日份万更依旧……

    感谢阿Q正传、亚里士太缺德、懒夏金、万霖芬、what a fool几位兄弟们的月票支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