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 > 第107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第107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2022-08-07 作者: 努力吃鱼
  第107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嘭!”

  申鼎延的掌力拍在了窗沿上,窗沿瞬间破碎,木屑飞的到处都是。

  醉仙楼的掌柜听到动静,赶忙上来,但是看到申鼎延仙云剑派弟子的服饰,又赶紧退了下去。

  在仙云城内周边,仙云剑派是真正意义上的霸主,其底下的弟子自然也是享受各种特权。

  这种酒楼内的东西被破坏,如果是其他人,那肯定要讨要赔偿。但是面对仙云剑派的弟子,那完全就是看对方的心情。

  “躲的还挺快。”

  申鼎延若无其事的将手收回,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斐,道:“还记得我吗?”

  陈斐一眼就看见了申鼎延两人的服装,仙云剑派,再看申鼎延的脸,认出了是前几天在路上碰见的那个人。

  没想到时间都过去这么多天,对方竟然还对这件事揪着不放。

  “问你话呢,没听到吗!”

  许元春上下打量了陈斐一眼,见其这么大年龄,竟然还只是煅骨境,不由嫌弃的撇了一下嘴巴。

  许元春也是煅骨境,但他今年才十几岁,真到陈斐这个年龄,恐怕都成练脏境了。无论怎么看,陈斐这资质,都是低劣的存在。

  “遇到他人争斗,我并没有义务上前帮忙。”陈斐起身,皱着眉头道。

  “看来你想起来了。”

  申鼎延盯着陈斐,突然一掌拍在桌面上,大声喝道:“我在捉拿神炎派的人,你看见了,竟是当做没看见,转身离开,导致那神炎派弟子脱逃。我觉得,伱应该是跟那神炎派的人有牵扯,所以才会这样!”

  “申师兄说的对,不然看见神炎派的人,怎么会视而不见!”许元春大声道。

  周围远远躲开的人,听到申鼎延两人的话,心中不由恍然,接着一下议论开来。

  神炎派在仙云城,就是一个邪派的存在,属于人人喊打。这元辰剑派弟子见了,竟然转头就走,确实有些不该。

  “我不知道那人是神炎派的弟子,而且你当时也没说。”陈斐摇头道。

  “你是说,我在冤枉你吗?”申鼎延轻声笑了起来,眼神当中满是阴狠。

  “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

  陈斐看着申鼎延两人,转身就走,借势压人,陈斐已经在克制自己,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丝毫的结果。

  “我让你走了吗!”

  申鼎延突然一把抓向了陈斐的脖颈,陈斐拳头拽紧,最后松开,身形闪动间,躲开了申鼎延的抓取。

  “话没有说清楚,心虚想要跑吗?”许元春拦在了楼梯口。

  “你想如何!”陈斐眼睛盯着申鼎延道。

  “我想如何?”

  申鼎延大声笑了起来,伸手指着陈斐,道:“我怀疑你是神炎派,藏匿在元辰剑派中的奸细。现在束手跟我走一趟,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还不束手就擒!”许元春大声喝道。

  陈斐不再说话,看了一眼旁边的窗户,身子向前一探,申鼎延下意识的伸手阻拦,却发现陈斐身形滑动间,已经从另外一个窗户跳下。

  “神炎派余孽,杀!”

  申鼎延大喝一声,右脚向后一踏,整个人消失在原地,紧紧的追在了陈斐的后面。

  许元春赶紧跟上,但只是片刻后,就不得不停了下来,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师兄跟陈斐两人,消失在眼帘当中。

  “不好好提升修为,竟然将精力花在身法上,简直愚蠢!”

  眼见跟不上,许元春有些狠狠的说道。

  许元春也不去其他地方,重新返回了酒仙楼内,等待申鼎延回来。

  在许元春看来,申鼎延要抓陈斐,不过是片刻功夫的事情,即便陈斐身法不俗,结果也不会改变。

  屋檐上,陈斐双脚不时点在瓦片上,整个人仿若一只大鸟,滑翔着向前飞跃。

  追魂步已经施展到极致,却无法将申鼎延甩开。陈斐回头看了一眼,申鼎延与自己的距离,竟然在慢慢缩短中。

  陈斐眉头紧皱,自己这种身法,在元辰剑派的练髓境弟子中,可以说属于翘楚的存在。

  即便是那些练脏境,陈斐也可以比拟一二。

  可仙云剑派随便来一个练髓境弟子,身法就能隐隐赶超自己,虽然主要是修为原因,让陈菲无法尽数施展身法奥妙,但也可以看出整个仙云剑派的气象。

  陈斐见识过神炎派的手段力量,就是这样的门派,却只敢躲起来,生怕被仙云剑派捉住尾巴。

  “你逃不掉的!”

  申鼎延在后方,目光死死的盯着陈斐,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从刚开始的五六十米,缩短到了如今二十米不到。

  疾行!

  劲力在陈斐双脚间,以奇特的方式流转。

  陈斐的身子骤然一轻,接着整个人一下窜了出去,相比刚才,又快了数成。

  “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申鼎延大声笑了起来,双脚微微膨胀,脚下的瓦片一下破碎,申鼎延没有被拉开,还是死死的咬在了陈斐的后方。

  陈斐感知后方的气息,神情凝重。以前无往不利的身法,如今终于没有那么好用了。

  陈斐有心将弓箭拿出,但以申鼎延此刻表现出来的身法,箭矢恐怕无法拦住申鼎延半步。

  陈斐从屋檐落到地面,从城门位置窜出,申鼎延紧随其后。

  两人的距离还在不断拉近,一刻钟后,陈斐的速度骤然减弱,申鼎延一下跃过陈斐,拦在了陈斐的面前,陈斐不得不停了下来。

  “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申鼎延俯瞰着陈斐,眼神当中的恶意已经不加掩饰。

  “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仇怨。”陈斐深吸一口气,看着申鼎延,沉声道。

  “有没有仇怨,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来说!”

  申鼎延大声笑了起来,食指点着陈斐,讥诮道:“刚才在酒楼里,你让我打几下,我出个气,这件事也就算了。你竟然敢躲,最后更是敢跑。既然做了这些事,那就要付出代价,知道吗?”

  陈斐不再说话,提起手中的长剑,双眼盯着申鼎延。

  “还想反抗?哈哈哈,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申鼎延疯狂笑起,其手中剑刃一动,一声雷霆响起,申鼎延的剑已经来到了陈斐的面前。

  雷霆响起的时候,陈斐的神智骤然一空,但马上,静源诀自动运转,陈斐瞬间就恢复过来。

  星夜剑盾展开,剑芒形成的剑盾拦在了申鼎延的面前。

  “嘭!”

  一声闷响,陈斐向后滑动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手中的长剑微微震颤,一丝丝电流竟是在剑刃上流转了片刻,才消散不见。

  惊雷剑劲!

  陈斐当初在平阴县就如雷贯耳的功法,甚至还学到了当中的惊字诀。陈斐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见识到完整版的惊雷剑劲。

  一声雷霆,气贯长河,何等的威严,何等霸道。

  如果不是静源诀,如果不是星夜剑盾,刚才一剑,陈斐就已经死了。换其他门派的练髓境来,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不错,看来元辰剑派的弟子也不是完全废渣。”

  见陈斐挡住自己这一剑,申鼎延眼睛微亮,特别是星夜剑盾,颇为的惊艳。但,也仅仅是惊艳。

  如果陈斐修为达到练髓境,兴许还有一点逃生的可能。但就一个煅骨境,再如何,都不可能逃脱他的手心。

  “轰!”

  又是一声雷霆声响起,震慑魑魅魍魉,申鼎延的长剑泛起微微蓝光,展开剑式,将陈斐笼罩其中。

  巨力!

  陈斐的身形微微膨胀,一股力量在体内升腾,星夜剑盾开始遍布周身上下,将申鼎延所有的剑招都挡在了身体之外。

  但只是十招,陈斐的身形就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惊雷剑劲,雷霆声,陈斐可以免疫,但是剑刃中带的雷霆劲力,让陈斐的身体有些扛不住。

  巨力特性虽是让陈斐勉强挡了一些,但雷霆劲力的穿透以及麻痹,正在逐步的吞噬陈斐的灵动。

  再出十招,陈斐就会因为肌肉僵硬,导致星夜剑盾无法正常使用,那到时候,就是陈斐被申鼎延一剑撩首的结局。

  “乌龟剑不错,可你还能挡住我几剑!”

  申鼎延讥笑的看着陈斐,剑劲已经在陈斐体内聚集,再过片刻,就会自然引爆,到时候,陈斐要生要死,全在他一念之间。

  区区一个煅骨境,还是元辰剑派的煅骨境,竟然也敢向他伸爪子,简直愚蠢至极。

  五招六招七招!

  陈斐感觉到了身体的僵硬,再有两招,星夜剑盾就会出现破绽。

  申鼎延的脸上已经出现狞笑,但其手中的长剑依旧平稳,没有丝毫的急躁与蛮进。

  致盲!失聪!
  陈斐怀中的玉佩突然亮起微光,申鼎延刚要递出剑招,突然眼前变得一片黑暗,同时耳朵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将他抛弃。

  申鼎延本是稳健的剑招,一下出现了一丝散乱,犹如申鼎延此刻的内心。

  静源诀!

  整个世界骤然停顿,陈斐看着申鼎延的剑招中,出现的一丝缺口。

  剑六!

  陈斐的鞋子一下破碎,劲力自下而上,传递到陈斐的长剑中。皮肤在绽裂,露出当中的血红肌肉,无数的血点从毛孔当中渗出。

  陈斐的长剑爆出刺眼的光芒,撞开申鼎延剑招,一剑刺在了申鼎延的胸膛上。

  “轰!”

  申鼎延身后的地面被炸出一个深坑,陈斐缓缓收回手中的长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