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娥皇(4.4k)

2023-01-25 作者: 狐妖九千岁
  第297章 娥皇(4.4k)
  “曹谨行的伤好了……”

  桃花岛上,黄家家主黄柏渊看着手上的信难以置信:“怎么会这么快?!”

  这才三四天的时间,秦家能挖出什么?
  倘若并无重宝,一有来敌,弃如敝履,那这个时候告诉方家,不是白送给他们?

  但是若现在不说,有曹谨行参与,难保他不会看出什么,这个时间怎么把握?

  黄柏渊一阵头疼,鬼衣候和潜鱼叟也想不出好办法,尤其看上面的消息,曹谨行当着方家的面废了公输家族那么多的杀器,连方家无可奈何的玄铁机关兽都照废不误!

  如此实力,就算告诉他们,他们还会像之前预想的那样对秦家出手吗?

  黄柏渊急得来回转。

  秦家一旦得势,势必挤压黄家的生存空间,这是关系到家族生存的大事。

  秦照南闭关了,正是秦家软弱之时,偏偏又来了个更难缠的曹谨行……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打捞沉船?独得宝物?
  那之前为加紧赎回思远答应他们狮子大开口所花费的财宝,岂不打了水漂?

  “家主不必忧心。”

  潜鱼叟安慰道:“秦家打捞并不顺利,那艘沉船上机关遍布,据探子得回的消息,他们已经死了十来个好手,空有金山却无法取下一斤一两,他们只会比我们更愁。”

  “是啊,家主。”

  鬼衣候道:“东海并无精擅机关术的高手,即便有,秦家也不敢贸然请来,难保那人不会起歪心。如今曹谨行又惹了公输家的人,自绝生路,为了那沉船,秦家指不定还要填多少人命,咱们可以再等等,等有真正的宝物现世再透露不迟,曹谨行不会久居东海,秦家未必守得住。”

  “……”

  黄柏渊沉吟片刻,此言确实有理。

  机关术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秦家请不来能人,就要用人命去填。

  沉船宝物越好,机关越繁复,赔命的人就越多!

  任何家族都禁不住如此死法,秦家这是在赌,赌那船中的宝物足够顶的上如此大的代价。

  “加派人手,盯着沧溟岛。”

  “是。”

  ……

  秦璇阙确实愁。

  又有四个人因为开采豫章楼船死亡,而且这还没到为武帝出行设计的主舱室,只是为随行人员准备的副舱,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就刚进个门而已,已经死了十三个人!
  损失惨重。

  这些人的后事、抚恤都要做,来稳住其他人,可即便如此,开采豫章的热情还是与日俱下。

  渐渐的,已经到了人人谈船色变的程度,再不请来能破解机关的高手,就没人敢进船了。

  秦璇阙深深叹气。

  “大小姐。”

  一个下人快步走进秦家大堂,对秦璇阙和时毅说道:“大小姐、二岛主,四岛主传回口信:‘木郎君’正在南洋,没法过来……”

  “知道了。”

  秦璇阙又叹了口气:“你下去吧。”

  “是。”

  那下人弯着腰慢步退出大堂。

  “还有别的机关师吗?”

  秦璇阙伸手按着太阳穴,道:“‘小诸葛’、‘机关头陀’远在中原西北,‘木郎君’又在南洋……好巧不巧,东海能信得过、对机关术又有造诣的人全都不在,这可怎么办?马上就月末了,沧溟岛的‘冥水漩涡’将起,到时候怕是连下海都难,更别提破解机关术,唉……”

  秦璇阙愁的心焦。

  时毅苦笑一下,拿出一份信件:“再看看这个……”

  秦璇阙接过纸张,大略扫了一眼,吃惊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曹谨行的伤提前好了,是一大好事,但是惹了公输家,这……”

  她连连摇头,公输家在机关师圈子话语权极大,随便点拨两句、扔出两件机关,都能让其他机关师受益匪浅。

  公输家族驻地之于机关师,就像国子监之于学子,简直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

  都不用公输家特意说明,一旦让他们知道此事,其他机关师为了避嫌,只怕就更难请了。

  “难道只能放弃?”

  秦璇阙满心不甘。

  “恐怕瞒不了多久了……”

  时毅摇头道:“上次黄家的人假扮海匪,跟着老四强抢了一瓶【真人丹】,摆明了是早有预谋,这段时间说不定已经探听到了一些风声,可别小看【七色锦鲤】;另外,沧溟岛也非铁板一块,又快到月末了,内忧外患,只怕,还真得停一停……”

  “那就……”

  秦璇阙当机立断,刚要说休整一阵,等过了月末再说,也好趁这段时间加紧请靠谱的机关师……还没等说完,大堂外的院子上空传来声音:
  “不必。”

  随着话音落下,曹谨行和秦璇玑先跳下来,接着是轩辕十四、毕方和湘君,以及湘君手里提着的神色麻木的公输翼。

  秦璇阙和时毅看向门外。

  那一行人走进大堂。

  曹谨行笑道:“我这有个人选,可以帮忙。”他心神一动,湘君抬手将公输翼推了进去。

  公输翼脸色麻木,无动于衷。

  时毅仔细看了两眼,大吃一惊道:“公输家的少主?这……他怎么……”

  “跟公输家借的。”

  曹谨行随口道:“怕他不老实,先用摄心术控住了,你们尽可让他去破解机关,他是公输家百年难遇的天才,想必对自家机关很了解,应该能帮上忙。

  不用担心他泄密,此人心性不足,破不了我的摄心术。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公输纶也别想让他透露一个字!”

  “……”

  这哪是借啊,分明是抢。

  但是,抢的好!

  秦璇阙和时毅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东海的机关师哪里比得上公输家嫡传,还是嫡传中最有天分的那个,有他出手,万无一失!
  没想到,曹谨行连公输家视若珍宝的少主都能掳来……

  “多谢曹大人。”

  时毅认真抱拳行礼。

  秦璇阙跟着福身行礼,说道:“事不宜迟,沧溟岛‘冥水漩涡’将起,二叔,就麻烦你走一趟,带这位公输少主过去,尽快把核心舱室的东西带回来……”顿了顿,她继续道:“打捞出来的东西,先请曹先生任意挑选十件。”

  “好。”

  时毅一点不迟疑,对曹谨行行了个礼,走向公输翼。

  曹谨行再给公输翼加个心理暗示,让他听从时毅的命令,目送两人离去,回头看向秦璇阙,说道:“东西就不必了,随手之劳。不过,我有个疑问,这个‘冥水漩涡’又是什么?”

  “是沧溟岛的一种自然现象。”

  秦璇玑接口道:“东海诸岛的海潮一直很有规律,在新月或满月时,也就是月初和月末,会产生高·潮;在上弦或下弦时,又会产生低潮。沧溟岛的潮汐变化尤其大,每逢月初和月末这两天,起潮之时,岛下就会涌出一股暗流,在海面形成巨大漩涡!漩涡中的水非常沉重,无法行船,航行在漩涡之中,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水鬼在扒着船底往下拖,所以岛民就叫这股暗流‘冥水’,它所形成的漩涡也就成了‘冥水漩涡’……”

  “没错。”

  秦璇阙补充道:“豫章楼船很可能就是因为冥水才沉没。这几天开采出不少公输家霸道机关武器,虽然比不上火神炮,也是汉时首屈一指的杀器,海兽必然无法抵挡。能让全副武装的豫章楼船沉没,只可能是冥水的原因……”

  “又或者,是神兽……”

  曹谨行喃喃加了一句,说道:“没有查清那股暗流的来路吗?”

  秦璇阙摇了摇头:“冥水沉重异常,漩涡形成之处,船只无法行船,人更无法接触。一旦被卷进漩涡,轻则被暗流扯进海底深处,溺水而亡,重则当场被绞杀分尸,死无葬身之地!”

  “……”

  曹谨行皱眉沉吟,潮汐……暗流……

  听起来好像有迹可循,但总感觉这里面有事……

  算了。

  曹谨行懒得深究,反正工具人已经带到,刷了波好感度,他直接告辞,准备回吞云吐雾楼巩固一下境界,秦璇阙说了句“且慢”,从袖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他:“这是昨日中原商会送过来的一封密信,虽然走的雾流岛的消息渠道,但是,是给你的。”

  “给我的?”

  曹谨行挑了挑眉,接过信一看,上面还真是“曹谨行亲启”。

  看着有点像大哥的笔迹。

  秦璇阙道:“这封信我没看过,本想昨日就命人送去卧蛟岛,交到你手上,但担心我们的人上岛会走漏风声,泄露你们的身份,所以……”

  “无妨。”

  曹谨行直接撕开信封,抽出信件,看了起来。

  还真是大哥的来信。

  信很长,有五六页,曹谨行确认是刘振远笔迹,就准备回吞云吐雾楼慢慢看,说了声告辞。

  秦璇玑很自然地搂着他的胳膊一起走,秦璇阙看的眼角抽搐,但到底没再拦着……

  回到吞云吐雾楼。

  秦璇玑吩咐下人准备酒菜,曹谨行坐到蒲团上,拿出信看了起来。

  轩辕十四卧在他身旁,毕方站在肩膀,湘君像门神一样守在门口……

  秦璇玑拿过蒲团,紧挨着坐在他身边,不时偷眼看看信纸,又怕被发现,一幅正襟危坐的模样。

  曹谨行忍不住笑了,一把搂过她:“想看就看,怕什么。”

  秦璇玑伏在他胸前,脸红了一下,小声道:“是刘大人催你回去吗?”

  “嗯。”

  曹谨行点头道:“不过也不急。除了一些京城最近发生的大事,就是让我休养完了尽快回去,一来为了台州之战的奖赏,二来……也有些事想跟我商议。”

  “事?”

  秦璇玑一愣:“什么事?”

  “信上没说,估计不是什么大事。”

  曹谨行道:“等我写封信让荧惑送到京城,仔细问问。”

  “嗯……”

  秦璇玑点了点头。

  如果真是大事,就不会走雾流岛的渠道,经多人之手。

  镇抚司要想送信,还有很多更隐秘、更高效的法子。

  秦璇玑犹豫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曹谨行道:“怎么也得见见你父亲,把咱们的事说开,不然我回去也不放心……万一他们棒打鸳鸯怎么办?我一走,你自己要是顶不住呢?”

  曹谨行忍不住笑了。

  “我可以的。”

  秦璇玑坐直身体,认真看着他道:“我一定可以!”

  ——顶不住的潜台词就是被迫嫁给别人,秦璇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

  曹谨行看着那张完美无暇的俏脸和她斩钉截铁的神色,心中一阵潮热,伸手将她拥入怀里。

  “我知道你可以,但是不用你顶着。我来。”

  ……

  深夜。

  弦月高挂,海风吹拂。

  沧溟岛外商船林立,桅杆成群,一片整肃!
  沧溟岛位于东海群岛的东南侧,整体面积很大,在东海仅次于蓬莱、桃花、雾流三岛。

  但因为岛上多高山,没什么特产,加上地理位置较偏,一直不受重视,直到这次挖掘出沉船。

  沧溟岛海底,那艘豫章楼船仍静静地斜插在深不见底的海沟之中,四周黑洞洞的,透着恐怖阴森之感。

  此船长六十丈,高十五丈,上下四层,气派无比!
  此时此刻,楼船之外,高手环伺,楼船之内,气氛凝重——连同时毅在内的三位岛主,正跟着公输翼顺着开拓出来的大洞,慢慢游上二层,来到豪华程度仅次于主舱的副舱。

  三岛主杨景辰握紧了长枪。

  四岛主毛嘉赫戴上了手套。

  ——这舱室看着豪华,实际上吃人不吐骨头,必须要严阵以待。

  时毅是第一次进船,即便以他的见识,看到二层舱室内外那成片的发光夜明珠时也不禁吃了一惊。

  好奢华的舱室!

  这种程度还只是副舱吗?那主舱又该是何等规制?
  三人停在舱门口。

  公输翼径直游了进去。

  到底是公输家嫡传,熟知本家布设的各种机关陷阱,面对来自一千多年前的老布局,公输翼显得十分轻松,游刃有余。

  这里扔个石头、那里敲下木板……只是简简单单的试探,就让舱内各种隐藏的机关现行,毒箭、地刺、陷坑、飞针……各种机括启动声此起彼伏,咔咔咔,杀气四溢!
  “……”

  三个岛主在后面看的心惊肉跳!
  这要是一个一个试,怕是要死上上百人……

  没一会,整个舱室就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利器填满了,放眼望去,上上下下,刀光剑影,一片森寒。

  等公输翼处理的差不多了,由时毅打头,三人小心翼翼绕过各种陷阱,游向舱室最里面。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副冰棺。

  三人心脏一抽!
  被夜明珠照的绿油油、阴森恐怖的舱室里突然多了一副棺材,更增添了几分诡异。

  难怪海水如此阴冷,这里竟然有一副万年玄冰打造的冰棺!

  时毅问过公输翼,确认棺材内外没有机关陷阱后,和杨景辰、毛嘉赫三人合力,推开了棺盖。

  棺材里躺着一个女人。

  肌肤雪白,五官如画,美艳动人。

  三人都看呆了。

  忽然,海水涌入冰棺漫过那女人的身躯之后,女人的双腿竟自行变成了鱼尾——她是个鲛人!

  原本紧闭的双目蓦地睁开,放出蔚蓝的冷光!

  砰、砰、砰……

  那颗沉寂千年的心脏开始跳动,越跳越急,女人眼珠转动,看向四人,杀意陡然爆发。

  四人脸色大变!

  “不好!快撤!”

   亲戚来了(真亲戚,七大姑八大姨的那种亲戚,陪吃陪玩陪聊天,我是爷们,怎么还扯到底线了?)……这章晚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