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301章 射光殆尽

第301章 射光殆尽

2022-11-24 作者: 上山打老虎额
  第301章 射光殆尽
  朱瞻基连射三箭。

  可他毕竟年纪还小,连开三弓,气力消耗太大,便气喘吁吁地勒马,翻身下来。

  朱棣已是快步上前,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呼道:“此孙类我。”

  言语之中,说不出的激动和骄傲。

  朱瞻基便道:“孙儿射的不好。”

  这周遭的勋臣们也都不禁啧啧称赞起来,这样的年纪,还能做到箭无虚发,实在很了不起。

  换做是他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只怕都做不到。

  于是,众人又呼万岁。

  只有张安世一人又重新蹲在石上,默默地看着,一脸无语。

  朱瞻基被夸奖了一番,便又回到张安世的身边来,和张安世肩并肩蹲下,捧着脸道:“阿舅,你看我射的怎么样?”

  “还可以。”张安世道。

  朱瞻基道:“我也怕我射的不好,不过今日还算运气,没有射偏,阿舅怎么不去射?”

  张安世道:“我等他们都射完了,再来收场,免得等阿舅出场之后,大家都没得射了,败了大家的兴。”

  “噢。”朱瞻基眼睛眨了眨:“待会儿我会给阿舅助威。”

  在朱瞻基的带动之下,气氛愈发的炽热起来。

  众人纷纷登场,有一人更是直接射了九只兔子。

  可怜那些兔子,并没有招惹谁,无端的一只只被射倒,而后被兴冲冲的宦官揪着耳朵提起来。

  当然,也有几次都射不中的人,还有人不慎摔下马来,引来众人哄笑。

  朱棣大怒,绷着脸,指着那摔下马来的道:“连马都不会骑,可见平日里定是荒废了弓马骑射。这样的人,将来朝廷还怎么指望得上?来人,拖下去,打几鞭子,将他的名字记下,下一次校阅若是再没有长进,不得袭爵。”

  这一番话,可谓是极为严厉了,吓得众勋臣子弟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不能袭爵,而且还可能被拉去边镇戍边,那这辈子可算完了,说不准到手的爵位要给自己的弟弟。

  那被责骂的勋臣子弟耷拉着脑袋被人拖拽下去,他的父亲便连忙拜下道:“臣教子无方,万死之罪。”

  朱棣是有心想要杀鸡儆猴,自是厉声道:“尔等享朝廷俸禄,富贵至极,倘若这样教子,让他放任自流,我大明还有谁可靠得住?这一次只是稍稍惩戒,不可再有下次。”

  “谢陛下。”

  却在此时,有一个家伙箭射歪了,一箭竟是直朝张安世飞来。

  张安世人都麻了,身子僵硬,只来得及睁大着眼睛大呼道:“有刺……”

  朱瞻基见状,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张安世推翻,护着张安世往旁边倒去,那箭便在数尺之外偏过去。

  张安世给推翻在地,可看着那支深深插在地里的箭,不免心有余悸,吓得脸都白了。

  朱瞻基扶着张安世站起来,关切地道:“阿舅,你没有吓死吧。”

  张安世定了定神,才气怒地道:“入他娘,我已躲得这么远了,怎么不偏不倚,就朝我这儿来?这定是阴谋……”

  那射偏的家伙,早已吓得从马上摔下来,几乎是膝行朝朱棣方向去请罪。

  朱棣似已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更是怒不可遏,喝道:“兔子在东面,你射西,这是要谋害皇孙和张卿吗?入伱娘,来人,拿下,给朕吊起来打。”

  说着,朱棣便让宦官将朱瞻基和张安世叫到了跟前来。

  朱棣关切地在朱瞻基和张安世身上来回地看,口里道:“无事吧?”

  张安世是惊魂未定,脸色依旧难看。

  朱瞻基却得意地道:“那一箭,本是朝着孙儿来的,幸好阿舅眼疾手快,护住了孙儿。”

  朱棣听罢,忍不住赞赏地看向张安世,感慨道:“张卿平日里身手不敏捷,倒是关键时刻总是顶用,这一次张卿立了功劳,朕看……此次就算他的校阅通过了。”

  众人纷纷叫好。

  其实朱棣也知道张安世上马骑射,肯定要丢人现眼的,不过是找不到借口让他不必参加校阅罢了,若是张安世不校阅,别人难免说他朱棣不公,毕竟这一次,他是铁了心要狠狠处置一批勋臣子弟。

  现在好了,张安世保护皇孙有功,就算他过关了。

  朱瞻基咧嘴,乐。

  张安世却道:“陛下,这个……这个……”

  他有点惭愧,还是外甥好啊,外甥心疼他呢,现在让他厚着脸皮承认自己保护了朱瞻基,倒是有些难为情。

  于是张安世道:“陛下,大家都校阅,臣怎么可以拉下呢?恳请陛下,准臣试一试。”

  朱棣眯着眼,心里骂这家伙:给你台阶,你还要上杆子!

  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朱棣只好道:“好,那待会儿,你也射几箭。”

  张安世道:“臣最后射,免得败大家的兴。”

  朱棣便道:“这自是由你。”

  张安世又和朱瞻基退回到了那个角落,不过这一次,禁卫们因为此前的疏忽,所以开始在二人周遭布置警戒,免得有流矢射来。

  二人并肩蹲着,张安世忍不住看着身边的朱瞻基,感慨道:“我至亲至爱的小瞻基啊,还是你有良心,阿舅没有白心疼你。”

  朱瞻基道:“阿舅,这是应该的,我已长大了,以后自然要保护阿舅的,母妃说啦,我只有一个舅舅,阿舅若是没了,我便没舅舅了。”

  张安世嗯了一声,心里欣慰极了,乐呵呵地道:“待会儿,我带你嘎嘎乱杀。”

  朱瞻基不解道:“嘎嘎是什么?”

  张安世道:“待会儿你就知道,到时候……我们舅甥二人,便是天下第一兔子杀手。”

  朱瞻基此时拿着树杈,在地上胡乱涂鸦,对此好像没什么兴趣。

  紧接着,一个个勋臣子弟,因为骑射生疏,都无法避免地被拎了出来,狠狠地一番训斥。

  定国公徐景昌最惨,因为骑在马上,吓得脸都绿了,因而忘了开弓,大家看着他在在马上手足无措了半盏茶功夫,也不见他弯弓搭箭,好不容易取了箭矢出来,这弓却是吓得摔下来。

  定国公徐景昌年纪最轻,他的父亲和徐辉祖乃是兄弟,他的父亲徐增寿早年的时候,就曾被朱元璋带在身边,封为宫廷的侍卫,此后,还曾跟随自己的姐夫朱棣出征大漠,立下功劳,后来又升为五军都督府左都督。

  按理来说,他在武臣之中,已算是位极人臣了,可朱棣靖难,他听闻朱棣谋反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偷偷给朱棣传递军情,暗中支持朱棣,结果被朝廷察觉,最终被诛杀。

  朱棣拿下了南京城,感念这个舅子的功劳,因此追封他为定国公,令他的儿子徐景昌袭爵。

  这也是徐家一门两公的来历。

  这徐景昌是年少袭爵,即便是现在,也不过是十五六而已,平日里,哪里熟悉什么弓马?这一次露怯,吓蒙了。

  直气得朱棣将他叫到面前,直接拿起马鞭,狠狠地抽打了好几下。

  徐景昌被打得嗷嗷叫,朱棣怒气腾腾地大骂:“你父亲若是在天有灵,知道有这样的不肖子,定要教朕好好收拾你,你这混账东西,将来谁还指得上你?”

  边上朱能几个连忙拉扯朱棣,劝着:“陛下,算了,还是个孩子。”

  “就因为年纪轻轻,尚且不学好,才要打。这家伙,连八九岁的皇孙都不如。”朱棣气愤难平。

  徐景昌便痛呼道:“我姐夫也不会弓马,不一样也为朝廷立功吗?陛下不还是夸奖姐夫吗?姐夫经常说,做人要动脑。”

  张安世远远听了,脸都变了,立即埋着头,假装没有听见。

  说起来,徐家和张家,还有朱家的关系,实在有点乱。

  比如朱棣是徐景昌父亲徐增寿的姐夫,而张安世又是徐景昌的姐夫,朱棣的儿子朱高炽又是张安世的姐夫,到现在,张安世也没分清楚这一层哪跟哪的亲戚关系。

  朱棣大骂道:“你这混账,还敢犟嘴。”

  “不敢了。”徐景昌见势不妙,倒也认怂得很快,立即拜下道:“万死。”

  朱棣气咻咻地道:“圈起来,三月不许出门,教人看着他。”

  徐景昌却是如蒙大赦,口呼:“谢陛下恩典。”

  众人都射完,令朱棣很失望的是,虽然有朱勇、张辅、张軏、丘松、顾兴祖这些人,都还不错,更令他诧异的乃是皇孙,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可绝大多数人,依旧荒废了骑射。

  狠狠地责骂了一批,又叫人记档,还是不解恨,倒是亦失哈看出了朱棣的心思,便道:“请陛下射猎。”

  亦失哈开了口,众人便纷纷道:“请陛下射猎。”

  朱棣脸色缓和了一些,也有心给大家做一个示范,当下应允,叫人牵来马,利索地翻身上下,随即便开始催动战马狂奔。

  风驰电掣之中,围着这围猎的围栏,弯弓搭箭,一箭箭如连珠炮一般地射出去。

  宦官激动地高呼:“射中一只。”

  “射中两只……”

  “三只……”

  “四只……”

  “……”

  “七只……”

  这时,朱棣才慢慢放慢了马速,将弓箭一抛。

  所有人爆发出了欢呼。

  张安世和朱瞻基几乎要喊破喉咙:“万岁,万岁!”

  然后张安世鼓掌,朱瞻基也有样学样,啪啪啪的跟着一道鼓掌。

  朱棣满面红光,面露得意之色,却很快又惋惜的样子,幽幽地道:“老啦,老啦,身子大不如前了,等朕和咱们几个老家伙老了,这江山还指着谁来守呢?入他娘的……”

  朱能因为儿子大放异彩,得了夸奖,所以此时也是红光满面,便道:“陛下,儿孙自有儿孙福。”

  朱棣哼了声道:“现在不努力,还指望有福,有个鸟福,谁天生下来有福,本事没有,还指望福气吗?”

  朱能咧嘴,乐。

  他喜欢听朱棣骂别人的儿子,总该是我朱能面上有光的时候,不都说俺儿子蠢吗?你儿子聪明,你也挨骂。

  此时,张安世见今日的围猎,即将进入尾声,便急忙站了起来,拉扯着朱瞻基道:“走。”

  当下,张安世到了朱棣的面前。

  朝朱棣行了个礼,便道:“陛下,臣要射了。”

  朱棣似乎有些疲惫了,笑吟吟地看了张安世一眼:“去吧,去吧,来,将朕的马给张安世。”

  张安世却是道:“陛下,臣不必骑马。”

  “不骑马?”朱棣不禁有些失望。

  不过也罢,他本来对这家伙也没啥指望的,于是道:“那就准你用步弓。”

  却又听张安世道:“臣也不用弓,此番校阅,不是说了,要比谁射死的兔子多吗?臣能射死兔子即可。”

  朱棣倒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胡来吧?

  不过这个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朱棣也只能应许,便道:“由你。”

  张安世道:“那臣去了。”

  说罢,便一溜烟的跑了。

  许多人都期待张安世出马,尤其是那些挨罚的,最倒霉的徐景昌,虽然挨了鞭子,可现在却高兴起来。

  他兴奋地对身边一起挨罚了的子弟们道:“我姐夫来啦,我姐夫来啦,我姐夫连弓都拉不开,这一下好了,陛下不会再责怪我们了。”

  却在此时……便见张安世扑哧扑哧地拉扯着一门小炮来。

  说它是炮,又实在小了一些,就两个轮子,上头夹着一根比胳膊要粗壮的大管子,边上是两个装弹的壳子,最有趣的是,这玩意还有一个小轮子。”

  张安世此时就像一个纤夫,哎哟哎哟地拉拽着它,众人见了,有人笑道:“可不准用炮。”

  张安世没理他们,将这玩意拉到了猎场口,这里头漫山遍野都是野物,都是从附近的山上驱赶来的。

  方才射箭,虽有不少的野兔被射死,可毕竟箭矢的动静不大,绝大多数的野物还是悠闲自在的模样。

  张安世将他的机枪架设起来。

  又经过改良之后,这玩意简便了不少,当然……装弹量更大了,提前装了的数百枚子弹,全部在那弹盒里。

  张安世试了试,开始调整了一下枪口的方向。

  试着瞄了瞄。

  所有人看着张安世,都是一头雾水。

  朱棣脸色也带着狐疑起来,一旁的朱能嘀咕道:“陛下,这不像炮啊。”

  朱棣点点头,却依旧不做声,只轻轻皱着眉头,定定地看着。

  以他对张安世这家伙的了解,他总感觉张安世拿出的这东西不简单!
  徐景昌在另一边,依旧笑得眼睛拱起来,很开心的模样:“我姐夫这是要耍赖了,他必定又想蒙混过关,大家放心,这么小的炮,那也炸不死几只兔子,陛下待会儿见他投机取巧,肯定要生气的。”

  众人都点头,也都乐起来。

  虽然大家很渣,但总有比他们更差的,一想到这个,大家就有一种没有白混日子的感觉。

  朱瞻基兴冲冲地过去,蹲下,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忍不住道:“阿舅,你这是要做什么?”

  “打兔子。”

  张安世很认真地调试。

  “阿舅要帮忙吗?”

  “待会儿你帮忙,捂我耳朵,这东西用起来,我自己都害怕,我怕吓着我自己。”

  “噢。”

  张安世继续认真地调试,不愧是能工巧匠手搓出来的,这尼玛才是真正的匠人精神啊,这玩意十分精良,在准备妥当之后,张安世便深吸一口气道:“好啦,我要射了,瞻基,你要小心了。”

  朱瞻基大声道:“阿舅,我会保护你的。”

  不远处,无数的野物还在悠闲自在地寻觅着食物。

  它们并没有发现危险的临近。

  此时,张安世大呼一声:“张安世来也。”

  说罢,便立即按住了扳机,而后……手摇弹仓。

  众人听张安世大呼一声,面上都是错愕。

  可就在此时。

  突然……哒哒哒……

  那枪口开始冒烟。

  而后……那清脆的哒哒哒声开始在大家的耳畔响起。

  禁卫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开始要围住朱棣。

  朱棣一脚将一个要挡住自己视线的禁卫踹开:“别挡道。”

  紧接着……

  哒哒哒哒……

  这哒哒哒哒的声音连绵不绝。

  那七八个枪口,轮流地开始喷出火焰。

  随即……无数的子弹嗖嗖嗖的飞出。

  野物们听到了动静,受惊不轻,疯了似的撒腿要跑。

  可已经迟了。

  子弹是没有长眼的,可这种密集的子弹,倾泻而出。

  且威力巨大,到处都是横飞的弹片,顷刻之间,围猎的围挡之内,便是无数被击飞的野兔,到处都是血肉横飞。

  一头麋鹿,只在瞬间便被射得千疮百孔,来不及哀嚎,便已一头栽下,而子弹射穿了它的身体,却显然没有停止的迹象,贯穿出来的子弹,又射入泥土,于是……尘土飞扬。

  朱棣看得眼睛都直了。

  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玩意后坐力很大,张安世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麻了。

  幸好,这玩意根本就没有瞄准的概念,射就完事。

  朱瞻基兴奋起来,他捂住张安世的耳朵,见无数的弹壳跳出来,偶尔有溅在他的身上的,挺疼,不过他不在乎,眼里只有兴奋。

  哒哒哒……

  这机枪没有停止的迹象。

  一个个弹仓在张安世的手摇之下,疯狂地变幻,子弹从不同的弹仓里射出。

  这恐怖的声音,足以造成千山鸟飞绝的效果。

  只可惜,野物们被围挡围住,跑不掉,于是一窝蜂密密麻麻地聚在那围挡的周遭。

  这恰恰给了张安世机会,这机枪的枪口,便朝那最密集处,喷出火焰。

  子弹射入野物身体,骤然之间,便可将野兔打得削掉半个身体。

  这子弹的余势,又可能将其他挨近的野兔一并带走。

  无数的野物哀鸣声被哒哒哒的机枪声所掩盖。

  张安世不但手臂已酸麻,整个人也已麻了,为了让自己坚持下去,口里发出了振奋人心的呼喝声音:“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须臾功夫,数百发子弹射完。

  烟火弥漫之下,机枪口冒烟,好在因为有八九个枪管,所以……这枪管虽是冒烟,这枪管倒还能支撑。

  这时,张安世道:“瞻基,舀点水,冷一冷枪管。”

  “噢……噢……”朱瞻基反应过来。

  张安世则开始抽出打掉的子弹链,开始换上新的早已装好了子弹的子弹链夹。

  就在所有人还惊魂未定的时候,先是听到张安世的声音:“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紧接着,又开始了。

  哒哒哒哒哒……

  所有人惊恐地看着张安世,还有那不断喷出焰火的机枪。

  野物们又开始骚动。

  无数的野物射飞,数不清的野物尸横遍野。

  张安世杀得兴起,呼叫得更大声。

  此时,他就如同一个冷面的兔子杀手。

  朱棣已是倒吸一口凉气,此时即便是他,也觉得自己的腿肚子有点发软。

  朱能、徐辉祖、丘福几个,也都色变,眼中是掩盖不住的震惊。

  那本是去报数的宦官,已是吓瘫了。

  禁卫们一个个不吭声,眼珠子却都要瞪出来。

  徐景昌哀嚎,其他的少年,更是沮丧无比,此时此刻,他们哪里还有半分争’弱‘好胜之心?只觉得人都麻了。

  哒哒哒哒……

  咔……

  转轮终于转不动了。

  应该是卡了壳。

  这哒哒哒的声音,方才停息。

  张安世只觉得自己热汗淋漓,扑哧扑哧地喘着粗气,虽然现在还没数自己杀了多少只兔子。

  不过……张安世有信心,他应该能打破前人的记录,哪怕是后人,比如某个爱杀兔子的康某皇帝的记录,应该也已打破了。

  据说康某一天杀了三百八十五只兔子,张安世觉得,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天能杀三千八百只。

  而此时……

  沉默。

  整个围场,尽是沉默,几乎没有人发出声音。

  只有人喉结滚动着,而后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围场里的野物,已死了个七七八八,偶有一些活动着还能动弹的,现在似乎因为求生欲的缘故,也躺倒在地上,眼睛眯开一条缝,身子却好像僵住了不动弹,装死……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张安世豪气干云地道:“去数一数,杀了多少只。”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