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炫耀

2022-11-27 作者: 大爱在心
  第302章 炫耀
  乔耀祖含笑跟在后面,看着古知恩和她的狗友团有说有笑的吃瓜,就像以往一样。以前觉得这很平常,此刻才知道眼前的平常有多珍贵,心里头酥酥麻麻的,这种滋味儿很让他沉溺,恨不能就这样长长久久的过完一辈子。

  抬头看了眼夜空,感谢老天爷让她回来了,感谢老天爷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天的黄昏,乔耀祖记忆特别的深刻,天上的晚霞是七彩的,还有半圆形的彩虹,古知恩牵着甜甜在彩虹之下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天边的彩虹不会为任何人定格,我却可以把彩虹定格。

  点赞的人极多。

  贺之江在古家刷到时正在喂鸭子,因为太惊讶了,差点就把盆给摔了,一旁的郝女士惊了,立即就把古董盆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我来喂,我来喂,我来喂。”

  “嗯,妈,我得回去了,下次到这边出差再来看你们。”看到海岛的定位,贺之江哪里还呆得住,恨不得会飞,立即就能飞到古知恩的身边。

  一听准女婿要回去了,郝女士也不喂鸭子了,去打包特产:“老古,老古,阿江要走了。”

  当提着大包小包从古家走时,贺之江的眼尾泛了红,在古家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和温情,他很感动,很喜欢,也很眷念,同时想一辈子都拥有。

  贺之江心急如焚的赶路时,古知恩正被甜甜带着撒丫子跑,边跑边崩溃的大叫:“乔耀祖,乔耀祖……”

  音飙到了八百度,还喊劈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杀猪,一路上惹来了无数人的注目,乔耀祖只想掩面:“……”!!!
  只要她在,日子过的就很鲜活,再也不是一潭死水了。

  挺好的。

  等乔耀祖追上去时,甜甜也不跑了——他已经找到他的小伙伴了,正一起欢快的摇尾巴。

  人菜不如狗,古知恩气喘吁吁的:“乔耀祖,甜甜是不是谈恋爱了!你要有狗儿子了。马上就儿孙满堂了,激动吗?高兴吗?”

  还儿孙满堂!“甜甜已经14岁了。相当于我们人类80高龄了。你觉得80岁的老人还有这个精力吗?”

  飞快的扫了眼乔耀祖的某处一眼后,古知恩的眼珠子开始滴溜溜的乱转,嘴里小声嘀咕:“你不行,不代表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不行。概率性问题,也许甜甜就天赋异禀呢……”

  又胡说!乔耀祖危险的眯了眯眼:“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古知恩笑得精灵古怪的凑过来,压低声音到:“男朋友,你的女朋友在线怀疑你功能障碍。”

  熟悉的想念的味道突然席卷而来,乔耀祖心跳失速,喉结飞快的滚动:“女朋友要不要亲自验证一下?”

  低沉暗哑的声音,正经又色气。

  古知恩红着脸,却眨巴着大眼睛:“好的呀。”

  这狗遛不成了!乔耀祖一言不发,一手拉狗,一手拉女朋友,健步如飞的往回走。

  然后遭遇了拦路虎,在回到小匹楼下时,孔宝珠激动的扑了过来抱住了古知恩,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知恩姐,我好想你。”

  看着榜一大哥,古知恩特别的感概:“衣带渐宽,你咋憔悴成这样了?”

  一半是自责,一半是被吓的,孔宝珠被古多福算帐后,吓到隔三差五就做恶梦,这些日子她是真的天天吃斋念佛,就求菩萨保佑古知恩快点好起来。

  真好,她终于回来了,就是瘦太多了:“知恩姐,我们吃大餐去,好好补一补,你身上的肉都掉光了。”

  一旁的乔耀祖脸色越来越黑,他忍无可忍,再次动了心思会计部招聘新员工,这批都不行,一点上司的眼色都不懂看!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碍眼的孔宝珠,又来了个苏桃花,乔耀祖:“……”!!!没完没了不成!杀心四起。

  苏桃花见面就扑了上来,眼睛红通通的:“亲爱的,我好想你。”

  扑过来的力道太大,古知恩受不住连连后退,还是乔耀祖在后面扶了她的腰一把,才堪堪稳住了:“桃花,你换新发型了呀?短发好适合你,显脸小,好年轻。”

  苏桃花听了,非常高兴,可很快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古知恩居然说:“灿宝的生日快到了,买什么给她好呢?”

  记忆又混乱了,忘记灿宝已经因车祸身亡好几年了。

  早夭的女儿是苏桃花心底最深的痛,可现在古知恩居然轻描淡写的提起了她的生日也是她的祭日,她神情都扭曲了,熟悉的恨意呼啸而来。

  乔耀祖敏感的察觉到了恶意,他目光沉沉的看了眼苏桃花:“苏小姐今天过来,是来还我钱的吗?”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做为一个合格的债主,见到就催债,没毛病。

  提到钱,苏桃花立即就开始卖惨:“乔总,不好意思,现在手头资金周转不开,请你再宽限我一些日子。”

  这套老赖打太极的说词,乔耀祖听太多人说了,套路他极熟,似笑非笑:“不巧,苏小姐,我也需要资金周转。”

  很快,苏桃花就落荒而逃了,一路上都在咒骂,一个大老总,怎么可能差几十万钱周转!
  骂完之后,苏桃花又开始羡慕古知恩,乔耀祖总是护着她,命真好,每年那么多人吃到毒蘑菇死掉,她怎么就没有死呢?还因此减肥成功了,瘦下来比以前好看多了。居然因祸得福!
  看着乔耀祖逼她还债居然一声都不吭,一句好话都不帮忙说!真是白瞎了这十年的交情。画个圈圈诅咒她不得好死。

  被诅咒的古知恩连连打喷嚏,乔耀祖见了心慌,立即就进屋去拿了外套给她披上:“不要受凉了。”

  古知恩的身体确实差了很多,比以前更惧寒,她把冰棍似的手伸进乔耀祖的怀里取暖:“你是不是还差很多贷款没有还上?孔宝珠欠了我一百万,我跟她要回来给你还债呀。你的女朋友是不是对你很好?”

  又出现记忆认知错误了,明明是借了孔宝珠一百万,记忆成孔宝珠借了她一百万。

  不过,乔耀祖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女朋友很宠他,他眉眼满满都是笑意,拉开外套把她整个人都包裹进怀里:“嗯,女朋友对我真好。”

  怀里的小人儿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乔耀祖不禁用力把人抱得更紧了些。

  古知恩仰着脸,抬起下巴,嘟着嘴巴吐气如兰:“女朋友要亲亲。”

  福利来得太突然,乔耀祖愣住了。

  一愣神的功夫,他的女朋友胆大包天,柔软的手倔强又强势的勾住他脖子,用力把他的头往下压,唇很快就被柔软覆盖住了。

  又觉得不够,亲他的嘴,亲他的脖子,亲他的喉结,咬着他的衬衣扣子往下亲。

  乔耀祖的手指在身侧蜷缩,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正犹疑间,她的牙齿又重又虐地咬上他的唇,他痛的闷哼一声,身体不可遏制的颤抖。脑子里一团乱麻一样的纠缠在一起,身体五脏六腑都感觉到了一阵一阵的酥麻,最后销魂钻进了骨子里,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都在颤栗,都在意乱情迷,都在蚕食着他的理智。

  她脱掉他的衬衣,又去解他的皮带,乔耀祖要疯了,用最后一丝理智按住了她作乱的爪子,制止到:“阿恩。”

  古知恩很不满,委屈巴巴的控诉:“别人的男朋友都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觉得太委屈了:“我要换一个男朋友。”

  想换男朋友?不会给机会的,乔耀祖的眼眸很深,声音压抑:“那你不要后悔。”

  “不后悔,”古知恩的唇贴着他的,声音含着笑又甜又娇,又带了微微的喘:“你别动。”

  声音全部落在他的口腔里,乔耀祖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点点的沦陷,随着她给予的越多,沦陷得越彻底,每一个毛礼都激了起来,一层层地立着,身体绷成了弦,血管里的血液跟烧沸腾了一样,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正紧要关头时,古知恩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上,脸埋在他的怀里,撒娇到:“你的女朋友累了。”

  这个妖精!要人命了!乔耀祖觉得自己脑袋被避开了,一半是慾求不满,一半是天人交战。最后挫败的叹了口气:“那你不要乱动。”

  “好。”古知恩觉得手要酸死了:“我没力气动了。”

  哪知道她只听话三分钟,乔耀祖好不容易才压下了那股要命的慾念,她又拿鼻子蹭他耳朵后面的肌肤,还用尖利的牙齿轻轻的啃咬耳尖,一点一点地挑起他的神经,痒痒的又格外的不满足,刺激的血管中的血液几乎重新烧起来,恨不得把她的血喝干了,到死都是他的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眸子里染上了红色:“你在玩火!”

  调皮的手指摸上了滚动的喉结,声音又娇又媚:“不是,我在玩你呀,男朋友。”

  你的男朋友快要被你玩死了!

  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眼神比狐狸精还勾人:“怎么?男朋友不愿意给我玩?”

  要命极了,乔耀祖大脑一片空白,全无招架之力,感觉心口火烫的就像火山口的岩浆,心甘情愿:“愿意的。”

  古知恩耳廓微红,十指紧扣住他的,仰头轻咬着他的下巴,声音嗲嗲的稍有些含糊不清:“那我也愿意给男朋友玩,我的男朋友要不要玩?”

  想玩,可怕被阿福打死,声音闷闷的:“阿福会生气的。”

  他的女朋友在线鼓励他勇敢一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乔耀祖倒不怕挨打,大不了打骨折住院,怕的是阿福把人藏起来:“阿福是打铁出身,你要不要给我点保障?比如持证上岗。”

  “你在骗婚!”古知恩吮住他的唇细嚼慢咽,缠绵悱恻,惹得他身上一下起了战栗,她得逞般坏笑:“阿福说了,我要敢不经他同意就拿证,他会打断我的腿,把每根骨头都拆了。”

  又给堵死了,这古家的弟弟太讨厌了!想打他。

  乔耀祖眼底聚起浓浓的不满,按住她作乱的手:“那现在怎么办?它难受。”

  古知恩笑弯了眼,伸手用拇指和无名指捏住他的脸:“要么清心寡慾,要么自力更新,男朋友想选哪个?”

  她的男朋友选择了轻亲她的唇诱哄:“辛苦女朋友,帮帮我。”

  看在腹肌手感好的份上,古知恩笑意盈盈:“乐意效劳,我的男朋友,需要我怎么做呢?摸摸它?还是亲亲它?”

  被撩的理智全无,乔耀祖不受控制的急喘,全身都在战栗,在痉挛,他的感官世界天崩地裂了。

  等终于平息时,夜也已经深了。

  窝在乔耀祖的怀里,古知恩边煲剧边吐槽:“以前的武侠都是大义大勇为拯救天下苍生丧生,现在的武侠都忙着恋爱脑傻白甜动不动就让天地当陪葬。三界苍生倒血霉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不是男女主要恋爱脑,是编辑和导演要他们傻白甜。”以前这些没营养的剧乔耀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觉得浪费时间和生命,这还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跟着她从头看到尾,觉得——确实在糟蹋时间,浪费生命。不过能和她在一起,干什么都愿意,干什么都觉得别样的甜。

  “男朋友言之有理,奖励一个。”古知恩嘟着红唇在他喉结上盖了一个章。

  乔耀祖瞬间绷紧了身子,抬手扶额,女朋友动不动就撩他,怎么办?很煎熬,可是真的好喜欢。感觉祖坟上冒青烟了,才能得到她的垂青,他嗓音沙沙哑哑的:“谢谢女朋友的夸奖,我很开心。”

  女朋友立即就亮出了挖好的陷阱:“男朋友,那给我讲讲题呗,看不懂。”

  乔耀祖认命的叹了口气:“但听女朋友吩咐,万死不辞。”

  拿起课本,绞尽脑汁详细讲解例题,力求用最简单明了的语言让女朋友理解,可惜——女朋友睁着小鹿般清澈无辜的大眼睛:“听不懂。”

  乔耀祖:“……”!!!世界很美好,拒绝暴燥,淡定重来。

  半小时后,乔耀祖想打人——女朋友舍不得打,但她弟还是舍得的。到底是多想不开,让她考研。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古知恩脑子里成了一团浆糊,她也很不可思议:“这也太难了,每个字我都听得懂,可把它们排列组合成句子,我就听不懂了。你说我一个医学生,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去会计考研?我脑子进水了不成?”

  医学生!这专业跨的有点大,乔耀祖小心翼翼的:“你居然是学医的?”

  “我会把脉,怎么就不是医学生了!”为了证明所言非虚,古知恩摇头晃脑的背起了《本草纲目》,《金匮要略》,《脉经》、《针灸甲乙经》……

  乔耀祖这回是真的被震惊全家了:“……”!!!平常没见她看这些书,是怎么背下来的?古家天赋?只是她属于隐藏属性?古多福知道这种情况吗?感觉有必要跟他说说。于是,录了段长长的古知恩背书视频。

  背得口水都干了,古知恩才停下来:“我还是改个专业吧?这会计考研太难了。我感觉中医比较容易点。”说着话,还顺便给乔耀祖把了个脉:“你身体有些外强中干,我给你开个药方,喝个三天就好了。”

  刷刷几笔开出个药方子:“承惠专家号诊费一千元,你是男朋友,打对折,五百。”

  把药方子拍了个照传给古小叔后,乔耀祖默默的转了个520的红包。

  古知恩眉开眼笑的收了,信誓旦旦:“包你药到病除。”

  很快,古小叔就给了回复:“胡闹!哪个庸医开的?这是在草菅人命!”

  乔耀祖:“……”!!!好的,知道了,女朋友的考研专业不能改,改了怕她祸害一方。

  古知恩打了呵欠:“好困,我要睡啦,男朋友晚安。”

  抱着乔耀祖的腰,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式,秒入睡。

  看着怀里乖乖巧巧的小人儿,呼吸着有她味道的气息,感受着她实实在在的体温,乔耀祖还是觉得不真实,感觉这一切跟水中月似的,他不敢睡着,怕醒来睁开眼,一切又成了空。

  如痴如狂的看着古知恩的睡颜,正笑得一脸宠溺与满足时,刺耳的门铃跟疯了似的轰炸个不停。怀里的人被惊了美梦,她轻皱着眉头用手堵住了耳朵,又睡了过去。

  乔耀祖轻手轻脚的下床,在可视门禁中看到了一脸焦燥的贺之江。虽然很讨厌他来打扰,可是也知道这一遭迟早要来的,躲不过!冷着脸打开了房门。

  贺之江迫不及待的问到:“知恩呢?”

  “她睡了。”乔耀祖非常心机,他身上的衬衣故意只扣了最下面的两个扣子,满身都是被她撕咬过的痕迹,青青紫紫异常的明显,触目惊心。

  这一幕深深地刺进了贺之江的心脏里,他脸上神情格外的难看,咬着牙嘴里满是铁锈味:“我要见她。”

  乔耀祖故意伸手摸上被她咬伤的嘴角,是的,他在炫耀:“我先跟你谈谈她的情况,这是阿福给的病历相关资料……”

  半个小时后,贺之江的脸色更加难看,怎么会这样?愤怒不甘甚至还有说不清的委屈从眼眸丝丝缕缕地渗透出来,贺之江用尽所有的自控力才没有崩溃,牙关咬紧,恨老天爷对他不公,为什么记得的不能是他?为什么偏偏记得的是乔耀祖?
  凭什么?
  “阿祖,你在跟谁说话?”古知恩含含糊糊的声音在卧室门口响起:“你不在,我睡不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