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第255章 飞碟?

第255章 飞碟?

2022-08-06 作者: 君莫令
  第255章 飞碟?

  办案被冤,牢狱之灾……

  除了在这个自称学生的杨文广处套话,又花了两天时间,通过与狱卒闲聊比对,林书航大致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姓林名特,官至当朝刑部尚书,也是如今林家的家主。

  林家自林月如生林嵩,传至现在,不过才只仅仅历经了五代,如今是公元1018年6月,真宗天禧二年。

  林特是林嵩的曾孙,自己此前对身体的判断相当准确,林特现年已有67岁,为当朝刑部尚书,林家亦为当朝旺族,不敢说权倾朝野,但也算得上是北宋核心人物之一了。

  事件的起末源自于一个月前西京洛阳出现的帽妖案,有河阳三城节度使张旻上书,称‘近闻西京讹言,有物如帽状,夜飞入人家,又变为大狼状,微能伤人,民颇惊恐,每夕皆重闭深处,以至持兵器捕逐’。

  谣传闹市有妖怪,民间这类传闻本就不少,这本不算是什么大事,但能吓得民众人心惶惶,以至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对社会秩序造成了严重影响,这就属于大事了。

  往小了说,这会一定程度的影响上层统治,往大了说,这有可能有人在图谋不轨、心窃社稷。

  于是真宗下令刑部彻查此事,一开始时抓了几个道士,说是妖道作法、祸乱西京,而主管此事的,就正是时任刑部尚书的林特。

  可等林特去西京查了一圈,所谓的妖道明明已经被关押了,可西京仍旧还有帽妖出现于夜空之中,且能发光,形颇巨大,即便在高空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林特是个文人,本是信奉孔夫子‘子不语乱力鬼神’那一套的,但亲眼所见,不得不如实回报,结果就出了岔子……

  宋真宗赵恒是个不信鬼神的,原本派林特去西京,就是要他平息谣言,结果连这当朝刑部尚书都口口声声‘帽妖帽妖’,岂不是在妖言惑众、蛊惑人心?
  再加上朝中政敌借机落井下石,攻奸林特蛊惑人心、图谋不轨,于是被真宗下令暂革官职、打入这天牢之中。

  不止是他,连同朝中一系列林家派系的官员,也都是革职的革职、查办的查办。

  那天晚上学生杨文广所谓的‘梁少保、左詹事、张同知等大人已联名上书’之事,对朝堂而言不过只是一点小小的插曲,上书所述,也并非是真正的站到林特一边为他辩驳,不过只是恳请皇帝看在林特曾经功劳的份儿上,从轻发落而已。

  这显然指望不上。

  至于杨文广所谓的京城出现帽妖,皇上只要亲眼目睹,又或是众口一词,便会相信林特的奏报,并且放他出来云云,那显然就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朝堂上的党派之争,林书航即便没有经历过,但至少也明白这肯定不是‘对与错’的问题。

  他一个堂堂刑部尚书,能被直接下狱,这是断案对错的事?内里的情况不知有多复杂,断然不是所谓帽妖出现在京城就可以为自己佐证什么清白的。

  林书航倒是不着急。

  皇帝纵然能轻易关押一个刑部尚书,但要说问斩,那也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自己眼下虽然受困,但只要等模拟器吸收灵元体力的十天虚弱期一过,小小牢笼,自然是困不住自己,哪怕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已经很稀薄了也不影响,毕竟金刚不坏之身还在,那自然是想留便留,想走便走,就看到时候局势如何了。

  相比之下,他倒是对自己这个学生更有兴趣一些。

  那日晚上时便曾旁敲侧击的求证过,不是同名同姓,这位杨文广,正是著名的杨家将中,六郎杨延昭之子。

  说到这个,现代倒是有许多人都被小说带偏了。

  在真实的历史上,杨文广并非是杨宗保和穆桂英这两个小说杜撰人物的儿子,而是杨延昭的长子。

  至于杨延昭这所谓的六郎称呼,也不过是因为辽人认为北斗七星中的第六星镇幽州,是他们的克星,因此把杨延昭称为杨六郎,也被小说演义给照此编撰了下来,可事实上,杨延昭乃是杨业的长子……

  关系有些乱,与演义小说大相径庭,也不似唐朝李玄霸那般有林书航这个‘冒充者’去带节奏,倒是给了林书航几分更加真实的感觉。

  如今是天禧二年,杨文广之父杨延昭,早在四年前便已战死沙场。

  与小说中杨家几代兴旺不同,杨家虽因杨延昭之死受了不少追封,但毕竟朝中已无人,这几年除了一些民间人士在崇拜外,已然是彻底退出了北宋的权利中心。

  杨文广如今不过19岁,其父死后,不甘在家闲赋,游学四方,因年轻气盛,与林家一后辈在酒馆中大打出手,挨了揍不说,还被开封府所拿,后来林特知其为名将杨延昭之后,便出面担保,最后收其为徒,跟在林特身边学习已经有一年有余了。

  要说这林家,对杨文广的吸引力可着实是不一般。

  林特本身便是当代大儒,进士出身,学问那是没得说,更要命的,林家一直还有武学传世,虽说如今林家的主流是学文为主,但自当初林天南那里传下来的各种江湖武学,终归还是有些喜好此道的林家后人在练着的,偶尔也能出一两个一流高手,这对一向好武的杨文广而言,吸引力就更大了,与林特属于亦师亦父的关系。

  想象着昨晚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居然会是杨家将中第三代的代表人物,未来北宋的名将之一,林书航也是不禁觉得有些有趣。

  在模拟器里经历得多了,可对这种看着著名的历史人物在自己眼前成长的事,仍旧还是显得如此有趣。

  似乎……除了自己老了一点外,也挺好玩的。

  这几天,就权当体验一把别样的人生,突破天仙要的是人生感悟,这天牢大狱的生活,可不是正好?
  灵元和体力虽然枯竭,但模拟器的功能还在。

  他在百度上搜了一下,发现北宋天禧年间,还真有过这么一档子帽妖案的记录,而根据史书上的形象描绘,形如帽盖、悬空而停,要照现代人的理解,这不活脱脱的就是一架飞碟吗?

  因此现代人往往认为那应该是人类对UFO的最早期记录之一。

  当然,对林书航而言就未必觉得有这么简单了。

  毕竟是了解过寒武时代的人,也接触过了道家玄法和仙界,所谓的形如帽、悬空停,光是道家的许多法宝就都有做到的可能,妖魔道中应该也有许多达成这一点的手段。

  反倒是UFO、外星人什么的,倒不是说直接否认,但林书航反正是从来没亲眼见过,何况接触了诸多仙界隐秘、乃至寒武隐秘,都没听谁说过有外星人的存在,他倒宁可相信这只是某位仙家或大妖的法宝手段。

  林特去西京调查过此事,亲眼见过所谓的帽妖,可惜……看不到林特的记忆,模拟器的魂穿可没有灵魂融合一说,否则若是能结合亲眼目睹的景象,那就能轻易分辨出到底是法宝还是UFO。

  不过没关系,等十日期满,只要愿意,自己自可以随时出狱去查看那帽妖到底是什么东西,即便这个世界的灵气已经变得相当稀薄也不影响,毕竟肉身的修为还在。

  “林尚书,天快亮了,职权所在,对不住您了,该上枷了。”狱头姓陈,年约四十出头,粗人一个,但对林特倒是极其尊敬,晚上时不会有人来,便会将他身上的脚枷取下,这样至少让他好睡一些……事实上,陈狱头对这里关押的所有人几乎都很尊敬。

  毕竟这是天牢,能关押进来的几乎都是些四品以上的当朝命官,谁也说不好这些官员到底有没有翻身之日,在牢狱里面对他们好点,万一平反了一个出去,说不定就能成他的贵人,即便出不去,这些官员的势力在京城错综复杂,你在职权范围内让人家舒服点,多少总也会有些好处,至少也没坏处不是?

  林书航倒是顺其自然,要上枷就上,要下也就下,给好的就吃,吃不惯的就少吃,一副泰然处之之象。

  一晃五日已过。

  这几天,学生杨文广依旧每晚过来送饭,除了陈狱头好说话外,上上下下的打点自然也是在所难免,除了各种食物和药物,带来的外界消息自然也是必不可少。

  事情果然与林书航五天前预测的相同,京城虽也出现了帽妖,但所谓的赦免却并未有任何消息。

  且京城出现的所谓帽妖,除了几个百姓言之凿凿外,并没有多少人亲眼目睹。

  如今开封府已将那几个百姓‘请’了去,由刑部郎中吕夷简负责审问,要详细追问其‘帽妖’的形状与发现过程。

  杨文广兴奋的说道:“那帽妖,当日我与师尊在西京也皆是亲眼目睹,其神奇之处,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出来的。这刑部郎中尹吕夷简既是老师下属,又素有贤名,平素也与老师交好,这次询问那几个百姓,必会不厌其烦的求证细节处,倘若连细节与老师汇报的如出一辙,自然便可证明帽妖真实存在,或许再有一两日,陛下的赦令必到,老师便可出去了!”

  林书航微微一笑,暗暗摇头,这杨文广还真是个愣头青。

  这吕夷简虽是他在刑部的下属,可却并非是由他一手提拔上来的。

  吕夷简此人,妥妥的名门之后,吕氏一脉,在这北宋初期可谓是真正的权倾朝野,其父吕蒙亨为当朝大理寺丞,叔父吕蒙正则更为太子太师,其祖父吕龟详为殿中丞知,乃至其太祖父吕孟奇,亦为户部侍郎,且家族中人人进士,别人是所谓的一门三进士,可这吕氏家族已经是一门六进士了。

  而吕夷简本人更是真宗近臣,如今虽只是刑部郎中,但在宋真宗面前的受信任程度,比他这个上级只高不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上下级情面可言。

  若要说为公,吕夷简揣摩圣意,也该知道真宗只是想平息事端和谣言,而不是想真的查个究竟,因此为从大局着想,哪怕这帽妖是真的,他也必须说是假的,是有人在妖言惑众,以此来迅速的安人心。

  而要说为私,吕夷简如今是刑部侍郎,又得真宗信任,林特这刑部尚书倘若下台,那顶他位置的必然便是吕夷简了,即便抛开这层阴谋论不谈,前有刑部尚书因言之凿凿的说‘西京有帽妖’,就被下入天牢,那吕夷简到底需要多么愚蠢,才会在这当口去给皇帝汇报说‘咱们京城也出帽妖’了?

  因此无论于公于私,这审查到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给林特,所谓的‘细节’对上了号,那可不是给林特洗脱罪名的,反而是加剧他的罪名,把这惹得皇帝震怒的案子给赶紧接了,理由也是现成:这些百姓必然是林家花钱雇佣,故意让他们这样说,去帮林特洗脱罪名的,否则怎会连帽妖的细节都说得一模一样?
  当然,这些就用不着和杨文广这铁憨憨一一说来了。

  他并不担心自己,不管皇帝想要如何处置他,政敌想要如何坑害他,只要十日之期一满,他便可天地任逍遥,这官还能做便做,不能做,那大不了便带着林家后代再‘隐居’一次罢了。

  所以,与其和杨文广扯那些政治,还不如说点有趣的。

  林书航笑着问道:“说到帽妖,你那日也曾亲眼所见,给为师再描述描述,年纪大了,怕是有些细节记不清了,万一对起口供时,说错了可不好。”

  杨文广说道:“不就一个明晃晃的帽子嘛,飞在空中悬停,边缘处要平整些,像是帽檐,中间却是隆起的,还会发光……可惜那日我们注意到时,只看它在空中悬停了数秒,便突然飞向远处,速度之快简直是闻所未闻,只一眨眼就只看到一个残影,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它飞走时可有发出什么声音吗?”

  杨文广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当时周围许多人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嘈杂声太大了,应该是没什么声音吧?”

  “它的光是如何发出来的?”

  “呃……老师您这可是为难我了,我怎可能知道这妖怪的事……”

  林书航换了个说法:“是整体发光,还是局部发光?是发散性的光芒,还是成束的光芒?”

  杨文广愣了愣:“这么说来,好像是局部发光……对了,它身上应该是有十几个光点在一起发光,这有什么区别吗老师?”

  林书航笑了笑,并未回答,只是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来。

  但见那纸张的左边画了个飞碟的模样,右边则是画了一个圆形的法宝……此二物非但栩栩如生,乃至其光照影像,以及一边的金属科技味、一边的灵气宝相十足的仙界法宝,那种感觉完全泾渭分明。

  即便是形状上稍微有些许出入,但二物的表现力、带给人的感受却是天差地别,绝不可能混淆认错,毕竟作此画的并非林书航,而是山河图里的画中仙。

  此时将两幅图案同时放到杨文广面前:“你且认一认,哪一个更像?”

  杨文广看了看,毫不迟疑的便将手指在了飞碟上,笑着说道:“老师还说记不得细节了,原来是哄我,这不是画得一模一样吗!”

   北宋这段,一开始想写杨家将,写大战辽国,但战场争斗,此前已经写过几次了,感觉没什么新意,不外乎装逼再装逼,于是还是写了帽妖。

    天禧二年的帽妖案,在资治通鉴上是确有记载的,也是最早的、有明确记载的飞碟目击事件,当然,咱们已经写了寒武人了,再来外星人就不太合适了,但具体怎么发展就不剧透了,请看后文吧。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涉及林特、吕夷简、杨文广等著名人物的事,肯定会有与历史不同的改编,怎么有趣怎么来,希望懂历史的大神们不要太较真就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