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唐人的餐桌 > 第41章 树倒猢狲散

第41章 树倒猢狲散

2022-06-28 作者: 孑与2
  第41章 树倒猢狲散
  围城之战,已经进行了五天,龟兹城里已经臭的待不住人了。

  何远山越来越瘦,两只眼睛红的就像是吃过死人肉的恶鬼,脖子看起来很细,上面的大血管却蚯蚓一般的盘在脖子上,似乎只要再蠕动一下,就会爆开。

  刘雄则越来越能吃,他似乎永远都吃不饱,时时刻刻都在吃。

  大关令衙门里的六大掌固,如今就剩下云初这个替补上去的人。

  虽然还兼任着太医署的从九品司医,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云初还是跟着何远山上了战场。

  “今天,我们还要出城一次。”

  何远山蹲在被血浸透的箭垛上,稍微动了一下,就惊起无数的苍蝇。

  正在啃馕饼的刘雄抬头看着何远山,淡淡的道:“丁大有这是不想让我们活了是吗?”

  何远山道:“没有人能避得开。”

  说着话又看着云初道:“这一次对不住你了,我以为能抗一阵子的。”

  云初摇摇头道:“我知道你已经很照顾我了,事情到了这一步,躲不开的。”

  刘雄突然笑了,笑的跟一只夜猫子一样。

  “没人能活着,过了今晚,都是一个死,云初,哥哥骗了你,只要上了战场,谁都顾不得谁了,伱要是战死了,别埋怨哥哥。”

  云初安慰性质的拍拍他的手道:“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我能自保。”

  何远山瞅着远处的被烧的乱七八糟的桑林地军寨,遗憾的道:“裴东风抽走了一个折冲府的兵,要不然,我们就算是野战,也能应付处月部的这些杂碎。

  他给我们留下的兵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啊。”

  云初知道,何远山其实已经崩溃了,刘雄现在也只是一具尸体罢了。

  跟这两个人屁事情都商量不出来,就坐直了身子道:“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何远山摇头道:“你可能不知道,丁大有之所以派我们凌晨前出城作战,目的就在于吸引突厥人,他好带着商州折冲府的兵从另外一个地方突围。”

  云初连忙问道:“他们准备从那个方向突围?”

  “桑林地!”

  “可是,那里的缺口被堵上了,他怎么出去?步行翻墙出去?那就是找死。”

  “当初在修建城墙的时候,他们就在那块城墙上做了一些手脚,让城墙向内偏,再用木头顶着不让城墙倒下来,还在城墙底下挖了一个大坑,只要把木头拆掉,刚刚修好的城墙就倒塌掉坑里,这样,就能骑马朝外跑了。”

  云初朝龟兹城外光秃秃的土地看了一眼,这几日的大太阳几乎快要大地烤干了。

  城外的突厥人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只能躲在帐篷底下,即便是这样,有阴凉的地方实在是太少。

  这个时候,云初才明白,龟兹城外为何会有那么大的一片阴凉地,中间还有一条冰凉的渠水穿林而过了。

  大家不是不知道那里的桑林可以用来制作攻城器具,而是真的舍不得那片阴凉。

  云初是知道胡人的各种德行的,他不认为处月部的首领们会把自己放置在烈日之下。

  既然那座桑林地依旧完好无损,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处月部的大头领们都在林子里乘凉呢。

  至于丁大有这种杀才,临阵脱逃的事情他应该是干不出来的。

  连何远山,刘雄这样的人明知道会死都不愿意逃跑,更不要说地位比他们高的多的丁大有了。

  假如丁大有今天凌晨准备弄开城墙出去,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去突袭处月部的首领聚居地,只要干掉突厥人的首领,他就有可能在这龟兹城打一场漂亮的以少胜多的战斗,就像大唐名将席君买一样,以百骑破万骑。

  想事情可以这样想,云初没有实时情报支持,所以,只能是想一想。

  天黑下来的时候,何远山一次又一次的问云初时间,他好像等不及要去送死。

  刘雄明明瞌睡的要死,却不肯睡着,很可能是担心睡着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再看这个世界了。

  城墙下的尸臭味浓烈的像是化不开,太阳虽然已经落山了,世界依旧是炽热的,想要变得凉爽一些,至少要等到凌晨时分,沙子里的热量散尽才成。

  给何远山跟刘雄闻了一点侵神药,他们才变得安静下来,还迷迷糊糊的很听话。

  羯斯噶他们过来的时候,云初已经成了大关令衙门中的最高指挥官,这是何远山跟刘雄两人当面同意的。

  “怎么样才能让骆驼听话朝一个方向狂奔不停下来?”云初直接问羯斯噶,想要问关于牲畜的问题,胡人那里一定有最好的答案。

  “让骆驼疯掉。”羯斯噶虽然满身都是伤痕,在云初面前他还是保持了一个塞人武士的风范。

  “怎么才能让骆驼疯掉呢?”

  “给公骆驼的蛋上刷油,点着,给母骆驼的腔道里塞烧的红红的石头。”

  “牛呢?”

  “给牛的屁股刷油点着。”

  “羊呢?”

  “羊没有办法,你就算是杀了它,它也一声不吭。”

  “好吧,那就只要骆驼跟牛,按照你说的办法弄好,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点着火。

  你们骑着马跟在骆驼跟牛的后面,杀出去,然后就回家。”

  羯斯噶回头看看身边不多的几个塞人面无表情的道:“我们要龟兹城。”

  云初冷笑道:“等唐人走了,突厥人走了,龟兹城就是你们的。”

  羯斯噶道:“不行,我不离开龟兹城。”

  云初砸吧一下嘴巴道:“说句实话吧,唐人不会把龟兹城给你们的,永远都没有可能。”

  羯斯噶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大声道:“他答应我们的,他答应我们的,人又不是牦牛,说话要算话呢吗。”

  云初等羯斯噶跟一种塞人喧闹的差不多了,才继续道:“唐人的皇帝说的话才不会更改,其余人没有资格把唐人占领的任何土地白白送人。

  这一点,你一定要记清楚,你想从唐人这里拿到东西,最好,你讨要的对象应该是皇帝。

  如果不是皇帝,你最好不要相信,尤其是土地与牧场的归属。

  另外,塞来玛怀孕了,给我留下来,等你们跑出去之后,我再把塞来玛给你送回去。”

  “嗤——“羯斯噶对云初说的话不屑一顾。

  “你刚才还说唐人就没有一个说话算话的,我知道你想要塞来玛,我不会给你的。

  云初,行行好吧,你已经拿走了我的女儿,不能再把我的塞来玛也带走。

  塞来玛,塞来玛,到我身边来,不要被云初给骗走。”

  在外围等待羯斯噶的塞来玛立刻就跑过来,紧紧地拉着羯斯噶受伤的手,对云初道:“我不会跟你走的,就算你带走了我,没有羯斯噶,我会死的。”

  云初瞅瞅城外突厥人如同繁星一般多的篝火,叹口气道:“我只想让你好好地活着。”

  羯斯噶大声道:“不用你帮忙,我能保护好塞来玛的,我会用命来保护她。”

  面对羯斯噶这种二傻子,云初有一万种办法对付,唯独对塞来玛的倔强,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一个认死理的女人,当初想要养育云初,她就毫不犹豫的一口气养育了十三年,现在,她又爱上了羯斯噶,没的说,生生死死都会跟上。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娜哈,然后你就跟羯斯噶走吧。”云初准备先把这两个二傻子分开再说。

  谁料想塞来玛警惕的瞅着云初道:“不去,你在骗我,我要是去了就要跟羯斯噶分开了。

  云初,我不是你的,娜哈才是。”

  云初怒道:“胡说,你是我的母亲,娜哈是我妹妹,我只想保护你们。”

  塞来玛见云初发怒了,反而更加认定云初的心思不对,因为,云初跟她一起的十三年里,就没有发过怒。

  干脆把头埋在羯斯噶的怀里不跟云初说话了。

  而羯斯噶则得意的冲着云初眨眨眼睛,就带着仅存的百十个塞人忙着去按照云初的安排做事去了。

  他们走了,除过睡着的何远山哼刘雄之外,就没有外人了,云初挨着何远山坐了下来,听他们如雷的鼾声。

  过了一会,云初朝着城墙阴影处道:“胡人已经扛不住了,如果不让他们离开,内乱就在眼前。”

  “所以,你想最后利用他们一下吗?”

  “是的,这是最好的办法。”

  云初六天前遇见的那群不良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呈扇形将云初堵在城墙上。

  “谋害上官,这可不是一般的罪责。”

  云初摇头道:“他们两个太困倦了,需要睡一觉,何来谋害上官一说?
  我问过何远山了,你们不良人就是一群上不得文书的半帮闲的人,有什么资格过问官府的事情呢?”

  为首的不良人笑道:“我们不一样。”

  云初大笑道:“此时此刻,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城池最晚明日就会被突厥人攻破,我们所有人都努力想要在凌晨有所作为,你们就不能帮帮我们吗?”

  不良人摇摇头道:“不了,我们跟丁大有走。”

  云初沉默了片刻道:“也就是说,折冲府的人在发现事不可为,或者目的达到的时候可以突围,你们不良人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可以跟折冲府的人一起走,只有我们大关令衙门的人接到的指令是,死战到底?”

  不良人嘿嘿笑道:“丁大有给了你一个太医署的司医,意思就是给了你一条活路,你如果早早离开何远山他们,何至于此呢?
  再说了,何远山,刘雄这些人已经拿到了属于他们的东西,现在,到了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云初瞅着沉睡的何远山跟刘雄道:“我现在立刻去当我的司医,是不是就能活?”

  不良人嗤的笑了一声道:“折冲府的人马已经编练完毕,没有你的位置了,丁大有也不会再要你这种蛇鼠两端的家伙,哪怕你做的一手的好包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