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曹操穿越武大郎 > 第117章 李固脱身离地府

第117章 李固脱身离地府

2022-07-17 作者: 神枪老飞侠
  第117章 李固脱身离地府

  曹操又没真醉,自然听见花园里的惨叫。

  但他也没醒,翻了个身,眼都不睁,嘴里咕哝道:“这等丑事,谁帮你料理,你心里都是个结。老子这般帮忙,算清了杀你家丁的账。”

  不多时,便听卢俊义呐喊声炸雷般响起:“伱两个干的好事,当真欺的我苦!”

  曹操微微皱眉:这兄弟也未免太弱,这等事你该下手便下手,怎地自家还叫起来了?
  随即又听见贾氏妇人尖叫声划破夜色:“卢俊义杀人也!”

  曹操气得又翻个身:姓卢的除了一身武艺,当真一无是处,你怎么还给她叫起来了?
  也幸好卢家府邸占地极大,还不至于传到外面去。但即便如此,不免要堵下人之口,也多出好些麻烦。

  随后没了声息,曹操舒展开眉毛,正要安心睡一睡,忽然咚咚咚一阵脚步声飞速奔来,轰的一下,双门推得大开,曹操腾身做起,手攥住枕下刀柄,惊疑不定。

  却见皎白月光照进室内,卢俊义高大的身形,踉跄进房,当啷一声,将朴刀丢在地上,跪倒哭道:“仁兄,小弟杀了人也!”

  曹操松口气,放开刀柄,装作梦中惊醒摸样,起身点上蜡烛,上下打量一眼:“啊呀,贤弟怎么这般狼狈?莫非家中进了贼人,被贤弟所杀?”

  卢俊义穿一身白色道袍,此刻满是鲜血,惶然道:“若是贼人,杀了倒无妨。却是方才听见有人惨叫,隐约似我夫人声音,我提刀寻去一看,却见那贱人、那贱人……”悲愤的眼泪冲出了眼眶,一时失语。

  曹操暗叹一声:也是个老实人。伸手轻轻扶着他后背顺气,道:“莫慌,天大鸟事,自有为兄替你做主,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恩!”卢俊义感激点头,擦把泪,继续道:“我见那贱人不着寸缕,坐在李固那狗贼腰上,那狗贼却不知吃了甚么虎狼药,七窍流血,五官抽搐,死相惨烈可怖,吓得那贱人腿软起不得身,小弟怒不可遏,说你二人欺的我好苦!”

  “还有这等事情!”曹操故作惊诧愤怒状,大喝道。

  内心不免苦笑:我为了你颜面,千方百计布局,你倒是磊落,直接就跑来给我交代个底掉,若是这般,我直接告诉你,偷偷除了二人岂不是好,也不至于闹得大呼小叫。

  曹操疾走两圈,立住脚:“这般贱人,有辱门风,必须休了她!”

  卢俊义一拍大腿,悔恨道:“若早和哥哥商量,岂不是好?小弟一时愤怒,便将贱人一脚踢翻,谁知她大叫:‘卢俊义要杀人!’听了越发震怒,背后一刀,砍去了脑袋。一时彷徨无措,只得来寻哥哥。”

  曹操安慰道:“杀便杀了。既然是她不义在先,也怪不得贤弟不仁。只是要好好收拾后事!”

  卢俊义道:“小弟的打算,打点起家里细软,趁天不亮出城,不知哥哥可与哪处山寨相熟?胡乱介绍一处,小弟便去落草容身。”

  曹操摇头:“贤弟,你五代富贵,这便撒手,岂能对得起列祖列宗苦苦挣下的家业?”

  卢俊义听得呆住,流泪道:“若是被官司逮捕,只怕有死无生。”

  曹操叹口气道:“你若信得过为兄,这件事,我替你料理如何?”

  卢俊义听了似放下千斤重担:“全凭仁兄做主。”

  曹操长身而起,道:“跟我来!”

  枕头下抽出刀,就带着卢俊义,一人一瓢冷水,将一众兄弟唤醒,又照样一瓢水,浇醒浪子燕青,将事情细细一说,众人纷纷大怒,曹操并不理会,只对燕青道:“府中有几个门?”

  燕青道:“大大小小,能通外面的,共有七个门。”

  曹操道:“好,牛皋、栾廷玉、石秀、吕方、郭盛、薛永、杨再兴,你们各拿了兵刃,随着燕青去一人把守一门,不许一人擅出,强行冲门,杀无赦!二郎,你也陪着燕青去,待把住诸门,你陪他去将合府人等,尽数招去大堂,不许少一人,若有人要跑,直接杀了!”

  众人齐声道:“遵令!”随着燕青匆匆去了。

  曹操道:“贤弟,且收一收泪,去洗漱一番,换件体面衣服,为兄今日,帮你审一审家贼!”

  又对樊瑞、时迁道:“这桩事情,全仗你二人本事。”说着凑过头去,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樊瑞、时迁点头,自回房取应用诸物。

  不多时,卢俊义打扮出来,身后跟着两个战战兢兢小厮,又有几个颤颤巍巍丫鬟。

  曹操道:“且去大堂说话。”

  及至大堂,早点起无数火烛,照的恍如白日,侍女、厨娘、花匠、护院、小厮,各色人等七十余口,都立在堂前,俱是满面不安,门口,燕青武松冷着脸,如两个门神一般把住。

  曹操拉张椅子,让卢俊义坐了,自己却不坐,眼神冷冷扫过众人:“你等有识我的,有不识我的,我乃是阳谷县都头武植,也是你们主人的结义兄长!今日召唤尔等,却是有一件大不堪事,不得不为我贤弟出头!”

  卢俊义道:“我哥哥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

  曹操来回走了几圈,堂中氛围越发凝肃,忽然停步,将手一指众人:“一干背主之贼!个个该死!”

  他这一句话,声色俱厉,一众下人只觉心口一震,胆小的便已跪下身来。也有胆大些的,叫道:“我等如何就是背主之贼?大爷这话,哪个敢当?”

  曹操冷笑一声:“李固勾结贾氏,欲害了我贤弟,图谋卢家家业,你等敢说不知么?”

  众人轰地一声,有的哭有的叫,纷纷摇头说不知道。

  曹操连连冷笑:“不见棺材,岂会落泪?李固,给我滚出来!”

  话音一落,门外一阵青烟飘飘吹过,满地旋风吹进堂中,贴着人腿乱滚,那些蜡烛忽明忽灭,堂内原本热烘烘的,此刻却飞快冷了下来,有穿少些的,皮肤上顿时生出鸡皮来。

  随后,一个人影,迈着一种极为怪异的步伐,一晃一扭,走到堂前,众人一看,无不倒吸一口冷气,饶是燕青武松,也不由退出几步。

  至于那些下人,胆小的早已一屁股坐倒,屎尿齐流,便是胆大的也不由双腿战战,面色煞白。

  来的人非是旁个,正是卢家内掌管家、外掌生意的都总管李固,李都管!

  满堂里人,谁不认识李固?虽然他七窍流血,满目扭曲,毫无生人气象,也绝不会认错。

  有分教:一时怒起要杀人,又怕监牢陷此身。幸有仁兄施妙术,唤回尸鬼返红尘。

   走笔至此,想到可能会有书友感到卢俊义被弱化了。

    在此稍加解释——

    武力上的设定,本书通过合理的逻辑,增强了武松的表现,武松略胜董平,但占不到卢俊义的上风,卢俊义的水准还是保持在应有状态的。

    至于心态、智力方面,为了写这一段,原著拐玉麒麟上梁山的部分,反复读了多遍,给我的感觉是,比李逵好点有限。

    极为天真,乃至可笑:所有人都看出吴用满嘴鬼话,只有小卢死活坚信;

    智力平平,随心所欲:带着一群普通伙计过梁山,忽然打出一套打油诗的旗子挑衅梁山,号称要一个人捉了满山强盗去献俘;
    自以为是,心性软弱:被梁山放回后,燕青等在城外拦住卢俊义,说媳妇和李固背叛了他,告他造反要拿他,卢俊义百般不信,一脚踹翻燕青,昂然回府被抓。

    石秀跳楼劫法场,“一只手拖住卢俊义,投南便走。原来这石秀不认得北京的路,更兼卢员外惊得呆了,越走不动。”

    简单概述:完完全全是一个被富裕环境养傻掉的学武奇才。

    他的蜕变,我以为是在随后几个月的死牢里完成的。

    说相声的经常念一定场诗,很适合阐述玉麒麟生平: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醉生梦死谁成器,拓马长枪定乾坤。挥军千里山河在,立名扬威传后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