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曹操穿越武大郎 > 第116章 如意神仙痴心丹

第116章 如意神仙痴心丹

2022-07-17 作者: 神枪老飞侠
  第116章 如意神仙痴心丹

  次日。

  暑气格外闷燥。

  卢府多景园中,一早新煮的梅汤、甘草汤、雪泡豆儿水、紫苏饮诸般消暑饮品,都放在瓷坛里,瓷坛又放在满是碎冰的木盆中,飘溢着丝丝寒凉白气。

  又有冰镇的诸般瓜果、酥酪,摆满长桌,谁要吃便任意拿取。

  水榭回廊,大树荫下,好汉们三五成群,各自乘凉取乐。

  曹操不仅感慨:“待他日诸事全了,人间太平,我等兄弟还能齐聚一处,把酒言欢,便是人间第一等好事也。”

  樊瑞知他宏图,笑道:“若有那日,吾等纵在,须发也已全白。”

  曹操嬉笑道:“我闻本朝东坡居士,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妙句,吾等白发,正好映出美人青丝红颜,岂不美哉?”

  卢俊义听了不解道:“美人有什么趣味?我们还是谈谈宝马名驹,岂不比美人可爱?仁兄,我那匹坐骑‘麒麟兽’,你昨日可曾留意?比二郎那匹黑马不逊分毫……”

  有诗证曰:

  多景园中自在风,先摇莲叶后扶松。

  清霜凝玉银杯外,嘉果含烟冰碗中。

  暑气难蒸轻葛软,金乌不透碧纱笼。

  九州若待金瓯复,长乐樽前白发翁。

  听得自家主人开始滔滔不绝的吹嘘相马之术,立在一旁伺候的李固微不可察地撇撇嘴,抱起一坛紫苏饮道:“主人,我去给那边的客人添些茶水。”

  卢俊义正说的兴起,不耐烦挥挥手,李固捧着坛子,到处给人添茶水,忽见一株大树下,时迁、石秀、栾廷玉三人满脸红光,窃窃私语,笑得极为猥琐,顿时精神一振,溜溜达达转了过去,给三人盏里斟些茶水,笑道:“三位兄弟,方才说得热闹,怎么我到就不说了?”

  石秀翻他一个大白眼:“燕小乙说了,你这厮是个耳报神,专会告刁的,当我不知么?”

  李固叫屈道:“兄弟岂是那等人?你也亲眼看见,主人对我不是打就是骂,燕小乙便如亲儿一般疼爱,我几个胆,敢告他的刁状?”

  栾廷玉道:“石秀,伱别听人说风就是雨,我瞧李都管是好人,不然员外哥哥偌大家私,肯交给他打理?”

  时迁道:“栾教师说的不错,那燕小乙眉眼灵便,倒是个会讨好卖乖的。”

  石秀听了咂咂嘴,坦荡荡道:“罢了,看来竟是误会了好人。其实我三人也没说什么,就是说起我当初一件奢遮事。”

  李固探头看看卢俊义,说得神采飞扬,似乎没甚要吩咐,便放宽心坐下,笑问道:“不知是怎样的奢遮事,可能让小弟开开眼界?”

  石秀嘿嘿一笑,从怀里摸出几个荷包,拿出里面一两一两元宝,咔咔在手中娴熟把玩,绘声绘色地低声讲述起,拼命三郎和曼曼、珍珍、秀秀、杏儿、琴香、兰兮不可不说的小故事来。

  他这个小故事已说了很多遍,越说剧情越丰满,越说内容越细致,栾廷玉皱皱眉,总感觉他把别的兄弟吹嘘的许多故事,似是而非地植入了自家经历。

  譬如什么“她就说:‘啊,怎还有些鱼腥味。’我道:‘若不习惯,便喝些醋压一压。”便仿佛是某个渔民说过的,却被石秀演绎的活灵活现。

  石秀越说越来劲,双手比划,李固听得瞪大了眼,红着脸,聚精会神,一直说到“第二天,我掏出这些荷包银子,我哥哥武孟德,何等奢遮的好汉?也不由羡慕,道:‘兄弟,还是你了得,便是我年少时,亦无你这般惊天动地身手。’”方才结束。

  李固长叹口气,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嫉妒,看着石秀、栾廷玉等鼓涨的疙瘩肉,失落道:“便是你们这些练武的,一个个如此了得……”

  想起自己情人昨夜流露的向往,愈发悲从中来。

  却听时迁嗤笑道:“李都管,当真听他们胡吣便信?他石秀一战六,你以为凭借的自己真才实学?我告诉你,他可都是靠吃……呜呜呜呜呜。”

  却是石秀猛扑来捂住时迁的嘴,红了脸大叫:“不许说,不许说。”

  李固顿时来劲了:“吃什么?难道也靠吃药?”

  栾廷玉也满脸兴奋,一边道:“兄弟,你这可不地道,什么好东西,不该弟兄们分享?”说着上前,两臂一插一扭,架开了石秀胳膊。

  时迁一个筋斗翻出来,坏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家里什么丑事能瞒得过我鼓上蚤?你不是苦苦求着樊瑞给你的?”

  李固哪里知道他这些人的前后来历,急道:“啊哟,给了他甚么?”

  栾廷玉道:“李都管不知,樊瑞兄弟,乃是炼丹的全真出身,擅能呼风唤雨,又能撒豆成兵,江湖人称‘混世魔王’的便是他。他是炼丹的大行家,你说给了他甚么?”

  时迁道:“石秀哥哥,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若再瞒,不免伤了兄弟间义气。”

  石秀哀声叹气道:“罢了罢了,先放开我。”

  栾廷玉将他放开,石秀满脸肉疼从怀中摸出一只锦盒,打开,一共三粒指甲盖大的丹丸,圆滚滚,金灿灿,看着便自不凡。

  栾廷玉惊呼一声:“好仙丹!且把我一颗吃。”

  伸手去抢,被石秀一巴掌打开手,骂道:“你若吃了,兴致一起,难道去求卢员外赏你几个侍女?就算卢员外肯舍得,那些丫鬟女子没经人事的,来一个死一个。待我与你等细说!”

  他看看左右,低声道:“不瞒尔等,原来樊兄弟有位师兄,比他本事还高,专门在皇宫替官家炼丹,官家的性子你们都知道,一日不能缺少!因为此丹效果极好,服下一颗,那真是变化如意,且丝毫不伤身体,只消一次,管教这女郎心中再无旁人。有个名目,叫做‘如意神仙痴心丹’。”

  满脸得意道:“樊兄弟有一次帮他师兄一个大忙,他师兄为了报答,故而赐下这几颗丹,但樊兄弟只爱修道,不好女色,偶尔说起,被我苦苦哀求,方才到手。”

  栾廷玉咽口吐沫,迫不及待道:“给我一颗!”

  石秀道:“你好意思开牙!樊瑞对我说,这丹便是成本,也要三十多两银子一颗,若不是官家内府,诸般药物尽有,外面想做也做不了,乃是无价之宝也。”

  时迁一把拉住他手,垂涎欲滴道:“一世人两兄弟,我给你五十两银子本钱,你让我一颗如何?”

  石秀不屑道:“本钱是数十两,真要卖可不止这个价了,再说来,我难道在乎这点银子?大丈夫的威风、脸面,哪样不比银子重要?譬如女人跟你时,想着别的汉子,那还有什么活头?”

  话音刚落,李固咬牙切齿道:“一百五十两!”

  石秀奇道:“甚么?”

  却见李固一脸悲怆:“石秀兄弟!你帮我一回,一百五十两,晚间便送去你房里,只求让一粒仙丹给我,让小弟也知道做男人的滋味。”

  又求其他二人道:“眼见得两位哥哥都是龙精虎猛好汉,吃此仙丹也不过助兴,小弟却是从未知道大丈夫是如何做法,年纪不小了也没个后代,对不起父母祖宗。”

  石秀等人听了皱眉,都露出不忍之色:“啊呀,李都管,原来你不能人道么?”

  李固含羞忍耻,满脸哀伤点了点头,又求道:“吃了多少药,全无半点用,但能做一次大丈夫,一生记得哥哥的恩,若侥幸有后,日日给你上香祈福。”

  石秀思前想后半晌,一跺脚道:“罢了!我拼命三郎平生见不得苦人儿,便匀给你一粒,万一生出一男半女,也是我的阴功。不过卢员外和我哥哥是结拜兄弟,我也不好挣你的钱,你回头送一百两银子即可,这仙丹事前吞服,当即见效,若要发作快,便用烈酒送服最好。”

  说罢满脸肉疼的取出一颗,千般不舍、万般珍重慢慢往李固掌心里放,李固怕他后悔索要,劈手夺过,宝贝似的揣进怀里,叫道:“主人好像叫我,我先去看看,晚间银子准送到房里。”

  飞一般走了,心中暗笑石秀愚蠢:“呆子,老爷说你便信,这等蠢货也配在江湖上走?呵呵,今晚先伺候的夫人痴心不改,还有两粒丹,弄死你这厮也要到手!”

  石秀三人见他去远,对视一眼,挑挑眉,各自不言。

  晚上摆宴,卢俊义宰了三四头羊,抹了芝麻、蜂蜜,细细烤得焦香,与众人痛饮。

  曹操使个眼色,他一个,时迁、石秀、栾廷玉三个,四个人里应外合,煽风点火,把一众兄弟全部灌得大醉,他几个也佯做醉倒,各自回屋去睡。

  卢俊义却只是半醉,得意笑道:“咦?我的酒量,似乎见长,竟独自喝翻了这许多好汉?快活、快活!”

  他乐乐呵呵上床便睡,睡到半夜,忽然后花园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卢俊义一骨碌坐起,侧耳细听,却无声息,自家言道:“作怪!若说做梦,又不像做梦,怎么竟似是贾氏声音一般,且去看一看。”

  说罢也不穿鞋,就赤着脚下床,壁上摘下条朴刀,快步走向后院。

  有分教:石秀身怀如意丹,管家硬闯鬼门关。老曹兄弟皆高睡,自己帽儿自己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