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曹操穿越武大郎 > 第114章 兄弟结交贵交心

第114章 兄弟结交贵交心

2022-07-17 作者: 神枪老飞侠
  第114章 兄弟结交贵交心

  卢俊义不疑有他,只道曹操诚心夸奖,大笑道:“我家五代住在北京,祖辈们打下海阔般一个家业,小弟若事事操心,岂不是效那诸葛亮,活活累死自个儿?”

  曹操摇摇头,笑道:“这话不错。统领全局者,首先能御大势,其次善甄拔人才为我用,三则责赏罚分明,令有力者能尽其责,庸者难居其位,其余便是细枝末节。至于诸葛孔明,并非不知此理,只是为报知遇,逆势强为,不得不以身作则、事必躬亲也。”

  卢俊义佩服道:“兄长说得通透,小弟便是御大势、拔人才,知人善用。譬如管家李固,他原是东京人,来北京投人不着,冻倒在我府外,小弟救了他性命养在家中,见他为人勤勉,写得算得,便让他管顾事务,不过数年,直抬举做了都管,内外家私都在他身上,四五十个行财管干,都有他交接,让他去做诸葛亮,我自打熬武艺,闲度生涯。”

  曹操意味深长道:“诸葛亮其人,忠字当头,换了别人做他位置,社稷难安。”

  卢俊义笑道道:“便是那刘玄德,才使得了诸葛亮,贤弟虽不才,也是一身好拳脚,不逊于刘玄德。李固敢有私心,三拳两脚打死。”

  曹操听了大笑,心道我这个贤弟,天真可爱难得。

  两人一头聊一头走,后面跟着的兄弟都乍舌。他们跟着曹操在阳谷县,大都住在原属西门庆的宅院里,已经觉得足够奢遮,到了卢俊义家,才知道什么叫“五代富贵”的大富之家。

  入眼看不尽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呼吸之间,全是名花异草的宜人芬芳,来来去去的丫鬟侍女,个个都有非凡的颜色,富贵气象逼人耳目。

  曹操谈笑自若,武松目不斜视,杨再兴一双眼盯着卢俊义只想能同他打一场,樊瑞边走边摇头觉得风水有些缺欠,时迁暗自和自己游览过的大户比较。

  至于剩下几个兄弟,不免瞠目结舌、流连忘返。

  石秀当初和曹操在怡情楼消遣,便以为人间富贵不过如此,今日方知甚么叫一山更有一山高。

  一直走到招待知交好友的花厅,卢俊义请众人坐了,有侍女斟茶递上,众人喝茶闲话,没多久,李固来报,倒是酒席已备好,设在湖畔的水榭中。

  卢俊义便请众人去往水榭,转过月门,眼前风景一阔,乃是好大一个花园,居中二三十亩大小湖泊,便如翡翠一般,沿岸都是亭亭荷叶,荷花虽已开过,香气却似犹存,清风从水面掠过,众人只觉身心俱爽。

  连曹操也开口赞道:“好个园子,若是早来半月,荷花正开,更是妙境无穷。”

  卢俊义道:“兄长若是喜欢,多住几时,我这园子叫个多景园,四季多景,待到桂子花开,柿子挂满,又是别样风情。”

  一头说,一头请众人进水榭入戏,请曹操坐了首座,自己坐在一旁,燕青坐在下首相陪,十三个人团团坐了一桌。

  水榭外李固传唤一声,诸般珍馐美味,流水般端上来,一道道都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便是上等酒楼也难得见,看得人胃口大开。

  卢俊义起身敬酒,说了几句好听话儿,众人起身同饮一杯,曹操和牛皋、武松实在把酒喝了,其余几人却是各自把出手段来,有的倒在袖里,有的吐在掌心,有的看似喝了,哈哈一笑,都顺着嘴角流了。

  燕青一一看在眼里,暗暗冷笑。

  卢俊义又让众人请菜,时迁飞出几个眼色,众人知机,一个个落筷如飞,放怀大嚼,但燕青看得明白,栾廷玉吃的菜,石秀绝对不碰,石秀吃的菜,郭盛也绝对不碰,这般一来,如果哪道菜使了手脚,也至多一两人中招。

  心中愈怒,独自饮了几杯闷酒,卢俊义叫他道:“小乙,如何独自闲饮?难得许多兄弟在此,何不唱个好曲儿助兴。”

  燕青一时冲动,起身嘲讽道:“主人当他们是好兄弟,可见过酒不敢喝,菜不敢吃的号兄弟么?”说着拿起筷子,每道菜都吃一口。

  栾廷玉等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武松先前没曾注意,但燕青这话一说,他便了然,皱眉起身道:“诸位兄弟,恕武二之言,这般做派,不是好汉行径。你们就算一时还信不过卢员外,总应该信得过大哥!他肯来做客,就是真正当卢员外是自家兄弟,我等又何必提防见外。譬如我等皆是炎黄子孙,岂不知当初炎黄二帝,也曾生死厮杀?男子汉大丈夫,慷慨磊落,难道有过争执,便做不得兄弟了么。”

  卢俊义长于富贵,未经忧患,不能识人心险恶,头脑亦不精明,但有一桩好,便是心胸开阔。

  听了武松这番话,大为感动,起身道:“武二哥这番话,真真说到我肺腑里。我等之前虽然为敌,但卢某技不如人,已经认输,承蒙武大哥不弃,拜为兄弟,头磕在地上,义气便刻在心里,便如那炎黄始祖一般。卢某在此发个誓,若是有暗害诸位兄弟的一丝念头,叫我惨死刀剑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曹操急忙劝道:“贤弟,何至于此!你的义气,我尽知晓,久后兄弟们也当自知。”

  栾廷玉等面面相觑,时迁起身道:“武大哥,员外哥哥,这些不上台面的动作,却是小弟心窄,生怕有失,故唆使哥哥们所为。请员外哥哥受我一拜,权当赔罪。”

  卢俊义见他坦荡承认,便自气消,拦住道:“拜甚么拜,既说是兄弟,都不需多礼。恩,你以为我是小人,这也是伱不对,我罚你喝三杯酒。”

  时迁笑道:“怪不得武大哥要同员外哥哥结交,原来恁般大气。”当下斟三杯酒喝了。

  燕青见众人如此坦荡,也消了气,拿起酒壶道:“时迁哥哥酒杯且慢放,小弟还要敬你三杯!小弟自幼跟随主人习武,自以为身法灵便,天下有数,今日见了哥哥身法,才知道天外有天!世上竟有这等轻功,这三杯酒,便是小弟的敬意。”

  时迁大喜,端起杯道:“小乙哥的本事,才当真是非凡,更难得忠肝义胆,真正是我辈的楷模。”

  二人彼此敬佩,对饮三杯。

  燕青又倒酒道:“郭盛哥哥,小弟还要敬你三杯,聊表歉意。不合害了爱马,待明日小弟带你去主人的马廊,任意选一匹好的陪你。”

  郭盛起身道:“岂能怪你?却是我自家犯了血煞之故,不然这么多人,为何偏偏砍我马脚,单单抓我为质?”

  燕青不知前因,还道郭盛胸襟开阔,也不由赞叹,与他对饮三杯。

  随后,燕青给每个人都敬三杯酒,各有一番说辞,众人越听越是惊讶,之前那般混乱战局,他又是处在不利方,居然清清楚楚记下了个人的本事,难怪卢俊义夸他百伶百俐。

  饮至酣处,燕青解了上衣,露出雪练般一身白肉,众人见了无不喝彩,却是刺着一身精妙绝伦的花绣,见他踉跄走到亭外,一个筋斗翻起,空中摘下一片柳叶,含在嘴里一吹,却是一曲喜气洋洋的《朝天乐》。

  众人听了大喜,都夸燕青了得,卢俊义兴致愈高,叫道:“难得诸位好兄弟在此,且去请夫人来。”

  有分教:孟云五世恩泽斩,富贵传家五代卢。银妇恶奴归地府,长枪白马入江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