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曹操穿越武大郎 > 第112章 霉运缠身赛仁贵

第112章 霉运缠身赛仁贵

2022-07-17 作者: 神枪老飞侠
  第112章 霉运缠身赛仁贵

  那俊俏汉子眼见难脱身,一心只要救主,便将手弩瞄向武松,嘶声叫道:“主人,走也!”

  弦声一震,一只白羽小箭如电飞去,时迁大叫:“二哥当心!”

  武松眼神一凝,本来砍向卢俊义的右戟往回疾收,间不容发挑开弩箭。

  卢俊义眼一亮,挥枪封住武松左戟,策马一跃,跳出战圈,狂冲出十几步,勒马高叫:“武大郎,莫再杀了!”

  曹操喝道:“住手!”

  众人齐齐停手,这时卢俊义的家丁,还活着的已不足十人。

  卢俊义武艺虽然高觉,终究是个养尊处优的员外,不比真正见惯生死的悍将。

  此刻浑身臭汗,头发披了一脸,哪有之前那潇洒之态?再看遍地横尸,都是久随自己的熟悉面孔,不由潸然泪下,嘶声道:“何至于此?”

  曹操抬起下巴,冷傲道:“你让吾赤脚徒步数十里,去给周侗老儿磕头时,便注定了是这个下场。你以为这就凄惨了么?不过是个开头。”

  他大槊一摆,指着残余几名家丁道:“这些人自是必死,你武艺高,马又好,说不定今日还能逃生。但伱记住,大名府之城墙,即为汝之牢笼。以后凡你卢家商队,出城一队,我杀一队,凡是为你做事之人,有一人,我杀一人!”

  他的嘴角一翘,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你这等生来荣华、养尊处优之辈,又岂知世道艰难?待我杀得你众叛亲离,连喝一杯蜜水都成奢望之际,你才知道你惹的是谁!”

  卢俊义身躯轻轻颤抖,眼神惶然,满脸泪花。

  武松等人面无表情看着他,眼神深处,甚至微微有一丝怜悯,但更多的却是狂热和骄傲。

  河北三绝,枪棒天下第一,玉麒麟卢俊义。

  不过如此!

  卢俊义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狂吼道:“你不敢!你杀我的人,卢某手中枪便不能杀人么?”

  “那就杀啊!”

  曹操大喝道,眼神凶狂:“男子汉欲在世间横行,不是杀人,便是被人杀,生死何惧!你问问我的兄弟,可有一人怕死!”

  石秀挺起胸膛大喝道:“吾等追随哥哥,图谋大业,百死无悔!卢俊义,你这厮吓唬谁?”

  郭盛跌得满脸鲜血,此刻站在一边,也不擦血,眼神如受伤孤狼一般,喝道:“正是!姓卢的,你要杀人,来杀啊!”

  卢俊义身形一颤,座下马倒退了几步。

  那俊俏汉子见卢俊义丧胆,急急喝道:“主人别被他们唬住,只要你一枪一马在手,天下有谁不怕你报复?”

  武松瞪起虎目道:“暗放冷箭的狗东西,爷爷这便杀你,倒看他如何报复。”

  跳下马背,几大步冲上前,劈头一戟,那汉子横刀招架,只觉一股巨力袭来,身不由己跌退两步,翻了个跟头,手臂剧烈颤抖,手中腰刀已成了废铁,不由满目惊骇。

  卢俊义眼见武松下手狠毒,大叫道:“休得伤我小乙!”

  纵马便去救人,栾廷玉跃马而出,一条铁枪将之拦下。

  武松一连数戟,那汉子不敢硬接,仗着身法灵便,连滚带爬地闪避,虽然一时未死,情形却是凶险至极。

  卢俊义心急救人,一连几枪快若狂风,但一来方才酣战良久,力气多有折损;二来连哭带怕,胆气已沮;三来栾廷玉也是难得的好手,见招拆招,丝毫不落下风。

  那俊俏汉子口中发出凄厉叫声:“主人,你走啊,别管我等。”说话间动作稍慢,被武松一脚踢中心窝,飞出一两丈远,人在空中,便已狂喷鲜血,落在地上,连连翻滚。

  “小乙!”卢俊义赤目圆瞪,忽然奋力一枪横扫,强行逼退栾廷玉,自己滚鞍下马,弃枪下拜:“武孟德,还请留情。”

  “二郎!”曹操喝道。

  嗖!
  沉重的大戟从小乙脸侧掠过,毫厘之差,砍入土中。

  那小乙紧闭地双眼慢慢睁开,吐出一口长气,却听武松道:“卢俊义,你投降晚了,我虽没砍碎他脑袋,方才那一脚,却已踢断了他的心脉。”

  卢俊义闻言悔之莫及,伏地大哭。

  “主人!”那小乙挣扎着爬起身,踉踉跄跄去到卢俊义身边,跪倒在一旁扶住他:“主人不、不必悲伤,小乙还死不了。”

  武松闻言冷笑,那小乙转过头,怒视他一眼,伸手去怀里摸啊摸,摸出一块瘪进去的护心镜,扬手一扔,当啷一声丢在武松脚下,还滴溜溜转了几个圈。

  武松敛起笑容,看向小乙,却见对方神色又是骄傲又是得意,挑挑眉毛,仿佛倒是他打赢了武松一般,武松本待发怒,见对方这般神情,却是忍不住一笑,摇头道:“倒是个妙人。”

  “小乙!”卢俊义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但看着满地鲜血,又悲伤道:“可惜,可惜这么多忠心耿耿的兄弟……”

  曹操摇摇头,淡淡道:“你如果疼惜你兄弟性命,便不该来寻我为敌。又或者你自行闯出去,以期来日报仇血恨。你如今既与我为敌,又下马认输,岂不是连自己带这些人,全都白死了?”

  卢俊义一抖,脸色瞬间苍白,似乎才想起自己的命还在别人手上。

  旁边叫小乙的却是连磕三个响头,哀声求告道:“武都头!是我等有眼无珠,冒然触犯都头,请都头怜我家主人也是一番孝心,饶他一命,他以后绝不敢再和都头作对。都头若不解恨,便将小人千刀万剐出气,只求放我主人一条生路。”

  曹操笑道:“你若不叫我都头,我倒是忘了,好歹也是个都头,你这厮们袭击朝廷命官,岂不是要造反?我听说卢员外身价豪阔,如今抛家舍业造反,梁中书对抄了卢家应该很有兴趣,”

  卢俊义主仆都是一呆,那小乙咬牙不语,忽然拼命磕头,瞬间,皮破见血。

  郭盛上前一脚踹倒,骂道:“你这厮险些跌死了你爷,今日必死无疑,还费力气磕头作甚。”

  扭头对樊瑞道:“你上次教我的法子,是不是没用?你看今日,便只我一人受伤,是不是那霉运还缠着我?”

  樊瑞脸黑道:“你若倒霉,怎么不曾跌死?”

  郭盛“啊”的一声,恍然大悟道:“此言有理,看来我也不算倒霉到……”

  话犹未了,忽然脚下一软,噗通倒地,却是那小乙,双脚缠倒了郭盛,顺势骑在背上,手中一支小箭抵住咽喉,大喝道:“放了我主人他们去,我自留下来,让你等杀剐泄恨,不然好歹拖他垫了棺材。”

  樊瑞叹道:“上次怕是橘叶不够,这次若能逃生,回去我好好为你驱一驱霉运罢。”

  有分教:泼皮自古能搏命,富贵从来少狠劲。休看麒麟本事高,心未坚矣骨未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