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快穿:千古风流人物 > 第114章 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二十二)

第114章 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二十二)

2022-09-02 作者: 安离不失眠
  (二十二)

  在这个荒唐可笑光怪陆离的北齐皇室,独善其身的高长恭是真正的山间清风,林中细流。

  一群乌鸦中,出了一只天鹅,也是造化弄人。

  不纳妾,她也乐得祝贺高长恭夫妻二人举案齐眉,可立誓不生子,那就大可不必了。

  无论是利益至上胡皇后,还是疯批美人高湛,都不会是桎梏她的枷锁。

  “堂兄,那些都不算威胁的。”

  高湛比任何人都清醒,能江山绵延富贵不绝,高湛绝不会选择自断臂膀。

  至于胡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高湛对待胡氏,就好似是在逗弄自己养的名贵小猫儿。

  包括胡氏不耐宫闱寂寞,同高湛的亲信随从和士开私通之事,不见得高湛就真的一无所知。

  只不过,高湛不在意,便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高湛在,胡氏永远掀不起任何风浪。

  “殿下,您不必心有负担。”

  “王妃年幼时落下了寒症,本来对子女缘分就是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如今这般,倒也省得王妃再钻研各种偏方了。”

  站在郑妃身侧的高长恭,少了凌厉和淡漠,多了温润和随和。

  显然,高长恭与郑妃夫妻相处甚好。

  “多谢堂兄追随。”

  “在这里祝愿堂兄和堂嫂伉俪情深,恩爱白头。”

  乱世之中,白头是最奢侈的心愿。

  “借殿下吉言。”

  荪歌忍不住在心中感慨,真真是一对璧人啊。

  外柔内刚的郑妃是治愈兰陵王高长恭最好的良药。

  幸好,她不是致力于拆cp的任务者。

  而提出禅位一说的段韶此刻在宫门外被严严实实的堵着。

  有不满的,也有想套话的。

  段韶有心无力,解释又不能解释,只能高贵冷艳的瞥了众人一眼,淡定自若地朝着自家马车走去。

  这群人,暂时是得罪狠了。

  议论纷纷下,太史官,钦天监择定的禅让礼还是到来了。

  高湛下旨,太宰段韶兼任太尉,持节奉皇帝玺绶传位于皇太子高纬。

  随后高纬在晋阳宫即位,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天统,尊父高湛为太上皇,军国大事全部向其奏报。

  最后的军国大事上报高湛只是为了堵天下人主少国疑。

  将及时行乐奉为人生信条的高湛巴不得做甩手掌柜。

  荪歌摇身一变穿上了龙袍,坐上了龙椅。

  成为北齐帝王的荪歌,还没来得及思索从何处入手大展拳脚,案头就摆满了各种各样建议立后的折子。

  立后……

  真慌啊!
  她不满十岁,就要立后?北齐的文武官员都玩的这么花吗?
  荪歌迟迟按而不发,奏折便被送到了高湛的太武殿。

  纵情声色沉溺享乐的高湛顿时表示被打搅到了,于是想着一劳永逸,将荪歌召了过去。

  “纬儿为何不愿立后,不愿纳妃?”

  高湛拍拍手,各色美人儿齐刷刷地站了两排。

  有的俏皮可爱,有的冷若冰霜,有的妩媚天成,有的书香文雅,各有各的特色,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都是高湛退位成为太上皇以后新纳进宫的。

  “纬儿,是否秀色可餐,赏心悦目?”

  “再说了,只是立后,你若不喜欢,那就冷着,给予她皇后的尊荣便好。”

  “入宫的女子,其实心中都门清,求真情的凤毛麟角,求荣华富贵才是大多数人的本心。”

  “美人儿在身侧,处理政事都如虎添翼神清气爽。”

  “你要不先试试?”

  高湛指着那一屋子貌美如花的女子,问道?

  荪歌脸黑,高湛是真真的无节操无底线。

  父子共用?

  她该说什么……

  “父皇,我还小!”荪歌叹了口气,无奈道。

  “不小了,先预留着也可以。”

  “你就看在父皇忙的焦头烂额的份儿上,同意百官所请,立后吧。”

  高湛招招手,一旁的内侍立刻将一堆画卷捧了过来。

  “如今百官举荐之人中,呼声最高的有两人,一是斛律光的嫡女,另一个便是你母后的侄女,你的表妹。”

  “斛律光战功卓著,在朝中声望极高,你若迎娶斛律氏女子入宫为后,能让你快速在朝中站稳脚跟。”

  但,相对应的,斛律光的权势将会直逼段韶,桎梏皇权。

  “至于你那表妹,也算是古灵精怪,是个美人胚子,若能成,亲上加亲。”

  “这两个都是不错的选择。”

  “若纬儿纠结,那就将两个人都纳进来。

  高湛绞尽脑汁不遗余力地想要说服荪歌。

  他实在是不想见到那些一言不合就磕头的老脸了。

  有这时间,倒不如钻研些新的玩法儿。

  荪歌沉默,高湛方才所列出的两个人便是历史上高纬的前两位皇后。

  只是,下场都算不得好。

  高纬忌惮权势滔天的斛律光,想方设法诬陷扳倒斛律光后,随即将斛律皇后废黜。

  不久便又下令让斛律皇后削发为尼,凄苦一生。

  直到北齐灭国,斛律皇后才还俗得了自由身。

  而那位小表妹……

  高纬对其的确有几分青梅竹马的情谊,但架不住陆令萱在胡太后面前的颠倒黑白卖弄口舌。

  那胡氏女是被胡太后亲自下懿旨废去皇后之位,剃去头发,送还胡家,再不得出。

  都是孽缘……

  “父皇,盛极必衰物极必反。”

  “斛律家和胡家,如今都已是如日中天,若是后位再出自这两家,只会平白滋养对方的野心。”

  “届时,儿臣该如何做?”

  荪歌目光灼灼地望着高湛,虚心求解道。

  亲手养大对方的野心,然后又心存忌惮抄家灭族吗?

  高湛呼吸一滞,凝眉沉思。

  “也有几分道理。”

  “那就择一家世寻常的女子为后,如何?”

  于高湛而言,立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立。

  “父皇,医书中有记载,过早的接触男女之事,有损寿元。”

  “父皇,您还想不想长长久久做北齐的太上皇随心所欲了?”

  打蛇打七寸,荪歌直接捏住了高湛的命脉。

  这种时候,还有什么方法是比让疯批美人儿高湛出面发狠更简单有效的?

  高湛出面,噤若寒蝉。

  “那也可以先大婚,不同房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